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269 涵燁中招了?

269 涵燁中招了?

    鐘老爺子和鐘浩文他們已經在家等著韓簡兩口子了,莫莉一走進客廳就撒嬌道︰“大伯母,我快餓死了,給我們下兩碗面唄,要臥兩個荷包蛋,再多擱點辣椒油!”

    晚上因為急著問嘉嘉事,再加上酒店里的飯菜味道著實不好,他們幾人都是匆匆扒了幾口,就只有嘉嘉和小劉這兩個年輕人吃得津津有味,還一個勁地說好吃。

    鄭晴笑罵道︰“吃個面還那麼多講究,真是嬌的你!”鄭晴邊說邊起身對劉玉英說道︰“媽,我去煮面吧,您歇著!”

    “你燒的沒有大伯母燒的好吃!”莫莉故意氣鄭晴,鄭晴哪會當真,白了她一眼。

    劉玉英笑眯眯地說道︰“沒事,你和小莫他們一塊說話,兩碗面我很快就好!”劉玉英現在對莫莉真是感激得不得了,自從喝了莫莉釀的酒後,她的胳膊腿別提有多靈活了,前段時間大院里老年團組織扭秧歌,就她扭得最好,還拿了個獎狀回家呢!其他人也夸她年輕了十來歲。

    她自己的老爹也在公公的默許下每個月都送了酒過去,現在她爹的身體也倍兒棒,每天早上都把拳打得虎虎生風,這一切可都是莫莉的功勞,劉玉英打心眼里感激莫莉。

    莫莉和韓簡把面吃好後,這才滿足地拍了拍肚子,對劉玉英翹了大拇指,夸她做的面比酒店里的好吃多了,把劉玉英夸得心花怒放,直說明天大伯母還給你做面吃!

    等劉玉英收好碗筷後,韓簡問道︰“家里發生什麼事了嗎?”

    “嗯,本來我們就準備打電話叫你和莫莉一道來趟京都的,對了,你們來京都做什麼?”鐘涵正說道。

    韓簡把嘉嘉的事情大概說了,最後他說道︰“我和莫莉懷疑鐘玉在里面有問題,她的嫌疑太大了,所以我才想著來問一下,鐘玉這段時間有沒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或者說京都有沒有出現年輕男人突然衰老或是虛弱的情況?”

    鐘老爺子眾人听了韓簡的話後。均都面色肅然,“有的,至今已經發現五例這樣的病例,其中最嚴重的是涵燁。現在還在醫院重癥室里躺著,但毫無進展!”

    鐘涵正淡淡地說著,好似一點都不關心堂弟的死活,不過熟悉他的人都知道鐘涵正就是這個性子,恐怕就是天塌下來了。他也不會著急,但是鐘家的人都知道,鐘涵正不過是外冷內熱,他其實是個非常關心弟妹的好大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鐘玉的事情還沒搞清楚呢,鐘涵燁又出事了,听起來涵燁應該是生機泄露太多才導致昏迷不醒的,現在只有找到那個元凶,才能把這幾個人的生機找回來,希望一切還來及!

    “那另外四個人呢?他們的情況怎麼樣?”莫莉插話問道。

    “其他四人都是年紀二十歲左右的年輕男人。都是在校大學生,他們都還好,只是身體有些虛弱,並沒有涵燁那麼嚴重!”鐘涵正又補充道︰“我請國安局的那些特異人士看過,他們都說涵燁他們是被陰邪功法所傷,必須找到元凶方可救治,那些人已經去追查凶手了!”

    韓簡點了點頭,同意國安局的說法,看到韓簡也說是邪術出現了,鐘涵正不禁緊張了起來。看來京都要不太平了,“這個用邪術盜取別人生機的人到底有何目的呢?”

    “現在還不知道,不過我估計不外乎兩種原因,一種就是這人身受重傷。需要盜用別人的生機來療傷,另一種便是這人想要復活已經死去的人,所以才需要源源不斷的生機!”韓簡大概說明了情況。

    “這人也太可惡了,把別人的生機拿走了,那被拿走的人豈不是要少好多壽命?哎呀,那涵燁怎麼辦?他會不會……”鄭晴的話引來了鐘老爺子和其他人的擔心。都看向韓簡。

    “現在還不清楚是哪種情況?不管是哪種情況,都需要找到下手的元凶,這才能把那些盜取的生機拿回來!”韓簡緘著眉頭,這事還真有些棘手呢!希望和鐘玉沒有關系,否則小舅和小舅媽怕是受不住的。

    “只要還有法子就好!涵正,鐘玉現在是什麼情況?她親哥躺在醫院里生死不知,她倒好還有心情去游山玩水!也不想想當初她陷在沙漠里時,涵燁是怎麼找她的,沒良心的東西!”老爺子最看不慣就是不講情義的人,鐘玉的做法已經犯了他的大忌。

    在場的人都對鐘玉的做法不贊同,太沒心沒肺了,涵正想了想說道︰“小玉和平時也差不多,小叔關了她一個月後就放她出來了,之後她還是和以前一樣,沒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听到鐘玉只關了一個月禁閉,老爺子哼了一聲,倒是沒說話。

    “不對,小玉有不對勁的地方,本來我還不覺得,剛才易之問起來我才覺察,小玉越來越漂亮了。”鄭晴忍不住插話。

    “小玉本來就是個漂亮女孩啊!我看著沒啥不一樣的,不還和以前一樣?”劉玉英不贊同兒媳婦的說法。

    “媽,那是因為您經常看見小玉的緣故,所以覺不出,我因為平時上班也見不著她,上次我冷不丁看見小玉都不敢認了,實在是大變樣啊,而且我覺得小玉現在的模樣有點妖,感覺有種違和感,越來越不像原來的小玉了。”

    看來這個鐘玉很不對勁呢!韓簡站起身說道︰“我和莫莉去趟醫院看涵燁,外公、大伯、大伯母你們早點休息吧,不用等我們了!”

    “我和你們一起去。”鐘涵正也跟著起身。

    “那你們小心點,注意安全!”老爺子囑咐道。

    三人點頭答應了,涵燁在京都醫院住院,他們去的時候,鐘浩然兩口子都在,鐘涵瑜一家四口也在,不過沒看到鐘玉。小舅和小舅媽看起來老了很多,兩鬢都變得灰白了,臉上的皺紋也多了幾條。他們一家看到韓簡和莫莉的到來,不禁喜形于色,易之兩夫妻都是有大本事的,涵燁應該會有救了吧?鐘浩然和安茹亞兩人好像看到了曙光,臉上顯出希冀。

    韓簡也沒和小舅他們多聊,直接走到病床前,為涵燁把脈,涵燁體內的氣息沉滯不前,就如同行將就木的老朽一般,韓簡擰著眉,把益氣丸喂給他兩顆,藥丸在涵燁嘴里融化,他臉上也有了血色,不再是如死人般的慘白。

    鐘浩然一家見韓簡一來涵燁就好了許多,不禁喜極而泣,看來涵燁有救了!“易之,真是謝謝你了!要不然涵燁恐怕……”鐘浩然哽咽著說道,這段時間怕是他一輩子最難熬的時候了,妻子本來早就想打電話給易之,被他給阻止了,易之馬上就要舉辦婚禮,一定忙得很,不過他現在卻後悔了,早知道涵燁的病如此嚴重,他怎麼地也會打電話給易之啊!

    “一家人不要太客氣,小舅,把涵燁帶到外公那里去住,你們幾個也別回家了,都去外公那里住!”鐘玉現在已經可以確定是有問題了,那麼小舅家里肯定不安全,還是讓他們搬回大院里去住安全一些。

    鐘浩然雖然不明白韓簡的用意,不過他也不多問,立即便讓涵瑜去辦出院手續,並讓兒媳婦回家去收拾衣物等。

    “不用回去了,只要人去了就行,等會直接買新的。”韓簡打斷了小舅的話,讓他們直接回大院,反正家里的人除了鐘玉都在。

    鐘浩然愣了一下,二話不說便依了韓簡,易之這麼安排肯定有他的道理,他們只要服從安排就好了。

    “那要不要打個電話給小玉,跟她說一聲。”安茹亞小心翼翼地問道,這段時間女兒實在是太過分了,老公好幾次氣的血壓上升,只是到底是自己肚皮里出來的,再怎麼不是安菇亞還是掛念著的。

    果然,鐘浩然一听見鐘玉的名字,血壓又升了,“別給這個白眼狼打,就讓她在外面逍遙去,哼,我就當沒生過這個女兒!”(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