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270 竟然是他?

270 竟然是他?

    安茹亞見丈夫發怒了,忙好聲安撫他,“好好好,不打就不打了,你不要生氣,當心血壓又升了。”她是真的擔心,小兒子在醫院里生死不知,女兒現在又是這個德性,萬一要是老公再出點什麼事,這個家可真要散了。

    “小舅媽,你如果和鐘玉打電話,不要說是我讓你們住進外公那里的,就說是外公想涵燁了,讓你們搬進去,明白了嗎?”韓簡提醒安菇亞。

    鐘浩然一听外甥這麼說,警醒地問道︰“易之,你的意思是不是小玉她......?”鐘浩然現在雖然不待見這個女兒,可那也只是嘴上說氣話而已,畢竟是他捧在手心里疼了二十幾年的寶貝疙瘩,要說全鐘家誰最疼鐘玉,那是非鐘浩然莫屬了。

    “現在還不好說,我和易之只是為了以防萬一,擔心小玉年輕不知事,把一些不該說的在外面隨便說了,讓那些別有用心的人鑽咱們鐘家的空子,小舅和小舅媽不要多想。”莫莉忙接過話來,她就怕韓簡這個直筒子一古腦兒把話都說了,就小舅和小舅媽兩口子現在的狀態,怕是得立馬被刺激得倒在醫院里了。

    韓簡也點了點頭,附合莫莉的說法,鐘浩然雖有疑惑,不過他沒再多問,現在最要緊的是把小兒子的病治好,安茹亞也听話的點點頭,表示一定照做。鐘涵瑜很快便辦好了出院手續,韓簡把涵燁抱上車,幾人一起回了鐘家。

    回到鐘家的時候鐘涵堅和高爾雅兩夫妻也回來了,他們倆見到韓簡和莫莉都十分開心,特別是高爾雅,這麼多妯娌里面,她和莫莉是最談得來的,也許是因為兩人的性格脾氣都比較直爽的緣故吧。

    鐘老爺子和鐘浩文兩夫妻都已經上樓睡覺去了,鐘浩然和安菇亞兩人也被韓簡點了昏睡**,讓他們休息去了,鄭晴和黎安安把幾個孩子安頓好便跟著下來參與討論。

    “我覺得我們應該引蛇出洞。把那個凶手引出來,然後再把他抓住。”鐘涵堅出主意。

    “不必,我大概已經知道凶手是誰了,等我見到她本人才能下最終結論。只是我擔心這個結果小舅和小舅媽接受不了。”韓簡有點頭疼,鐘玉是最大嫌疑對象已經勿庸置疑了,而且現在的鐘玉早已不是鐘玉了,而是不知從哪里冒出來的魂魄。

    “你是指鐘玉嗎?”鐘涵正挑眉問道。

    “嗯,也許現在的鐘玉已經不是原先的鐘玉了。你們把她叫過來,我看一看便清楚了。”韓簡決定還是直接了當快一點,現在鐘玉應該還不知道他和莫莉已經來京都,就算她發現山上的嘉嘉不見了,應該暫時還懷疑不到是他和莫莉做的。

    “我打電話給她。”高爾雅主動打起了電話,這些人里面,也就她和鐘玉走動得最頻繁。

    鐘玉在電話里似乎不怎麼情願來,高爾雅騙她說家里人全都來齊了,就差你一人,要是再不來。爺爺可要生氣了。看來老爺子在鐘家小輩里的威望還是很重的,就連這個被其他魂魄佔據的鐘玉也不例外,她猶豫了好一陣,才答應過來。

    京都某大學昏暗的樹林內,美麗嬌艷的鐘玉遺憾地看著面前已經昏迷倒地的年青男子,“真可惜,今天吃不到美味了,下次再和你約會哦,小帥哥!”鐘玉蹲在地上輕佻地拍了拍男孩的臉,實在是忍不住想下手。可是想到家中那位煩人的老頭兒,她只得忍痛放棄,算了,美味隨時都可以吃到。現在事情還沒完成,不可以讓老頭兒他們起疑心。

    鐘玉來得還挺快,二十分鐘不到就到了,莫莉一打量,吸了口冷氣,這鐘玉怎麼會變成這樣了。妖妖艷艷的,哪還有沙漠里第一次見到的清純和甜美?

    鐘玉見到韓簡和莫莉心內暗暗吃驚,這兩個煞星怎麼來京都了?她下意識地就想往回走,但心念一轉,便假裝生氣道︰“爾雅姐,枉我那麼相信你,你居然騙我,什麼爺爺讓我來?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是我讓她打這個電話的,你是誰?為什麼要佔了鐘玉的身體?”韓簡在鐘玉一走進來的時候便感覺到了濃烈的邪氣,再看鐘玉臉上的一派妖艷,當下便確定了此鐘玉已非彼鐘玉了。

    “我還能是誰?我不就是鐘玉了,易之表哥你這話說得好有意思!我不和你們廢話了,我還有事情要做呢!”鐘玉面色一變,隨即笑了起來,轉身就要離開。

    韓簡和鐘涵正兩人同時出動,朝鐘玉掠去,這時廳內的眾人也明白了原來真正的凶手竟然就隱藏在家里,並且還是他們向來嬌寵的小堂妹,幾人都嚇得出了一身冷汗,還好,家里的孩子都沒有出事,只是可惜涵燁了。

    鐘玉朝韓簡和鐘涵正兩人吐了一口黑氣,鐘涵正立刻便倒在地上,韓簡雖然吸入了一點陰邪之氣,但對身體並沒有多大影響,他屏住呼吸將鐘玉制伏,莫莉忙走上前對她打了三道木人符,這下就算這個鬼魂再厲害也逃不掉了。

    “易之,快來看看涵正怎麼樣了?”鄭晴蹲在鐘涵正旁焦急地大喊。

    韓簡走過去,用靈力替他疏通了全身筋脈,將剛才吸進身體的邪氣都排了出來,不一會兒,鐘涵正便悠悠醒轉,鄭晴這才放了心,謝過韓簡。

    鐘玉被莫莉用符術制住動彈不得,便也不再掙扎,閉著眼楮一副有持無恐的樣子,似是極肯定廳里的這些人奈何不了她。韓簡走到她身邊,冷冷地說道︰“拉普,你以為你這樣做就能復活嗎?別做夢了!”

    鐘玉大驚失色,隨又淡定,“你說什麼?我听不懂你的意思,拉普不是早就死了嗎?還是我親手埋藏的他。”

    莫莉也一頭霧水,拉普確實死了啊,怎麼會在鐘玉身上?其他人也被韓簡突來的問話弄得莫名其妙。韓簡從身上掏出了一個黑乎乎的東西,在鐘玉面前亮了亮,引得鐘玉咬牙切齒,再也裝不下去了,恨恨地道︰“都是你,若不是你把我的魂木拿走了,我豈用費這麼多事?早就可以重新做人了。”

    鐘玉的話間接地承認了她就是拉普,大家都驚了,特別是鐘涵堅,他不相信地問道︰“易之,小玉怎麼會變成拉普那家伙的,他不是已經死了嗎?怎麼會在小玉身上復活了?”

    難道是鬼上身?廳內眾人都浮上這個想法,想到現在面前有一只鬼,頓時覺得打了冷氣的客廳陰森森的,幾人不約而同地打了一個寒噤,只有鐘涵正和韓簡兩人依然淡定如初,不受影響。

    “那是因為拉普的母親是埃及有名的巫術家族,而拉普的外公極其寵愛拉普,所以拉普把他外家的巫術學得爐火純青,比他的外公還要厲害,當初他在沙漠的時候就已經打好了主意死遁,只是一直都沒有找到合適的人選,正好這個時候鐘玉這只傻鳥就撞上門去了,當然也怪我沒有事先料到,讓拉普鑽了這個空子。”從門口傳來了一個聲音,解釋了鐘涵正的問題。

    “拉納,怎麼會是你?”鐘涵堅嚇得跳了起來,忙把老婆高爾雅扯到身後,作出一副防備的狀態。

    “涵堅,拉納是我請來的客人,不得無禮!”鐘涵正喝斥道。

    原來韓簡對鐘玉產生懷疑時,就想到了當初拉普送給鐘玉的那枚詭異的護身符,再想到拉普外家的神秘,他便和鐘涵正商量把拉納請了過來,埃及巫術的情況他也不是很清楚,還是讓拉納來比較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