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271 復活

271 復活

    拉納從門口走了進來,他身後還跟著韓思,有這種刺激的事情,韓思當然要來參與了,美其名曰是幫殿下的忙,實際上是他自己想松松筋骨,不過有他的參與,韓簡確實覺得輕松了許多,也就隨他了。

    拉納手里托著一盆艷紅的植物,紅得似血一般,莫莉盯著這盆植株看了幾分鐘便感覺頭暈目眩,似乎里面有一個什麼東西要把她拽進去一般,莫莉忙運轉靈力,才感覺頭腦清醒了一些,她忙喊道︰“不要盯著這個東西看,很邪門!”

    但喊得太遲了,鐘涵堅等人都露出了如夢如幻的笑容,一步步地朝拉納手里的植物走去,莫莉見狀忙打出了幾道清心符,幾人打了個激靈,頓時清醒了過來,發現自己竟然已經離開了原地,走出了十幾步的距離。

    拉納沒想到他手上的聖草竟然會有如此大的迷幻作用,明明他自己並沒有一點事的呀?而且他身後的韓思也很正常,拉納不知道的是,因為這盆聖草本身就是由他自己的血催大的,可以說這盆聖草就跟他自己的孩子一樣,當然不會傷害他了。

    而韓思則是因為他受過特殊的培訓,對于迷幻之類的藥物有很強的抵抗力,再加上他長期服用韓簡提供的靈泉水,這種抵抗力就更加厲害了,所以他也不會有什麼影響,像鐘涵正剛才也不會被聖草所迷惑,那是因為鐘涵正也受過此類特訓的緣故。

    躺在地上的鐘玉(拉普)見到拉納手上的聖草時,這才驚慌起來,這可是他最後的退路了,現在連這條退路都被封死了,那他還有什麼希望?拉普面上一派頹然,看著好不可憐,不過在場的人沒有誰會同情這個邪惡的人。

    “這是什麼草?怎麼看著這麼邪門,好像能夠吸人魂魄一般!”鐘涵堅不敢再看聖草,好奇地問道。

    “我的族人把這草叫做聖草,不過我覺得他應該叫魔草才是。它就是一株害人性命的魔草!”拉納恨恨地看著手上的草,就是這個東西,才會造成他和媽媽的悲慘生活,真恨不得立時把這盆草毀去。不過表哥說他還有用,拉納也只得忍住了心頭的恨意。

    “拉普,沒想到你還留了一手呢?不過就算你的巫術再厲害又如何?現在不照樣被我表哥收拾了,我表哥你大概還不知道吧?就是這位韓先生哦,很厲害吧!對了。你還不知道你的母親,埃及最偉大的巫術家族尊貴的大小姐菲麗絲夫人現在的情況吧?她現在可是中東花街最有名的頭牌呢,雖然年紀大了點,不過還是很受歡迎哦!我特意交待那里的媽媽要好吃好喝的侍候菲麗絲夫人呢,每天給她找30個不同的男人服侍她,我那親愛的大媽可是被滋潤得相當爽呢!”

    拉納臉上帶著痛快的笑意,一字一句地刺激著地上的拉普,鐘涵堅等人听到拉納說韓簡是他表哥,可比他們剛才知道鐘玉被拉普附體還要驚慌,今晚是怎麼回事?一道接著一道的。先是鐘玉被鬼上身,再是易之和沙漠里臭名昭著的豹狗首領竟是表兄弟關系?恐怕下一刻有人來告訴他們說鐘家的祖先是外星人,他們也不會懷疑了!

    拉普听到自己母親的狀況,毫無表情,依然緊閉雙眼,似乎拉納嘴里說的是一個毫不相干的人,“拉普,你還真是冷心呢!雖然我很恨菲麗絲,但是她對你可是真心疼愛呢,嘖嘖。要是菲麗絲知道她一心愛護的兒子竟然如此不在乎她的死活,不知道該有多傷心呢!”

    拉普睜開眼楮,對拉納說道︰“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我沒有什麼好說的,你也不用說這些話來氣我,我和我母親既然敗在了你手里,說得再多也無用,隨你怎麼處置好了!”

    “傷心嗎?你現在可真是一只孤魂野鬼了,沒有人會來幫你。你的外公也不會來幫助你,他早就去見真神了!也許過一會兒你們倆可以在地下相遇!”拉納見到拉普這副雲淡風輕的模樣就氣不打一處來,恨得要打他幾巴掌,不過被莫莉叫住了。

    “現在拉普可還頂著鐘玉的皮囊呢,你這麼打下去,傷的可是鐘玉。”莫莉提醒拉納,拉納听了只得收手,便宜這家伙了。

    拉普依然不為所動,拉納氣得哼了聲,走到韓簡身邊,不再搭理地上的拉普,韓簡走到拉普面前,蹲下身子與他平視,“你以為我們拿你沒有辦法嗎?所以才這麼有恃無恐?你乖乖地把那些盜去的生機還回來,也許我會考慮不讓你魂飛魄散,以後你還可以轉世投胎,否則,就別怪我下狠手了,我可不會對這副皮囊手下留情的!”

    拉普沒有一絲反應,似是料定了韓簡只是危言聳听,韓簡冷哼一聲,將靈力從鐘玉的頭頂輸入,他用的是從明陽真人的藏書中學來的“搜魂術”,特別適合對付現在的拉普,這種靈力輸進去,會讓人的神魂分離,異常痛苦。

    果然,鐘玉(拉普)疼得在地上打滾,冷汗直流,嘴里不停地求饒。

    “易之表哥,我好疼啊!”

    “易之表哥,我不怕疼,你幫我把這個魔鬼趕出去!”

    “塞繆爾,你為什麼要多管閑事?我和你無冤無仇!”

    “我就差一步,就差一步就可重新做人了,哈哈哈!你們這些凡人根本就不能理解我們巫師的理想!”

    “易之表哥,我快受不了了,我好疼啊!我要堅持住!我不想害哥哥的,我不是故意的,我控制不住自己,拉普他是個魔鬼!”

    “大哥,救救我!我受不了了!”

    ......

    鐘玉在地上不斷地打滾,臉上的表情忽而凶狠,忽而不甘,再又轉為軟弱和後悔,嘴里也吐著不同的語調,一會兒是小女孩清脆軟弱的聲音,一會兒又是一個說著埃及文的男聲,高爾雅在一旁為大家翻譯,眾人這才听懂了那個男人說的話,看到地上的鐘玉不斷地哀嚎,高爾雅他們都不忍地閉上了眼楮。

    他們沒有注意到的是,二樓老爺子他們都已經起來了,鐘浩然兩夫妻因為被韓簡點了昏睡**,沒有听到一樓的動靜,鐘涵瑜和黎安安都流著眼淚看著樓下,得知妹妹是被人控制了意識才做出這些事情,他們早已原諒了鐘玉,黎安安擔心地問道︰“爺爺,小玉這樣不會出事吧?”

    “出事了又怎麼樣?她必須得為自己做的錯事付出代價,你們不要打擾易之辦事,易之自有他的分寸,而且就算小玉她熬不過去,那也是她自找的。”老爺子雖然也不忍心,但還是硬著心腸看了下去,他知道易之不會讓鐘玉出事,不過吃場大苦那是免不了的。

    地上鐘玉的哀嚎聲漸漸地弱了下去,身上就如同被水浸過一般,鐘涵瑜看到地上快撐不下去的妹妹,實在忍不住想出聲,被鐘涵正瞪了一眼,嚇得他閉緊了嘴巴,不敢再求情。

    “易之表哥,我不行了,我想在死前見見爹媽和大哥大嫂,求你讓我見見他們吧!”鐘玉楚楚可憐地說話,氣若游絲。

    “大哥在這里,小玉,你堅持一會兒,大哥馬上就來了。”鐘涵瑜哭著朝鐘玉那里跑去,弟弟生死不知,妹妹也快沒了,他們家這是怎麼了?

    黎安安雖覺得有異,但也沒有多想,跟著丈夫一起跑了下去,跟看兩人就要跑到鐘玉面前了,韓簡突地攔住了兩人,喝道︰“看清楚他是誰?”

    鐘涵瑜定住腳朝鐘玉看去,只見鐘玉的臉上浮現出一個極陰冷的笑容,那種笑絕對不是他可愛的小玉擁有的,鐘涵瑜嚇得一身冷汗,還好易之攔住了他們兩口子,要不然豈不是又要跟涵燁一樣了。想到這里,鐘涵瑜恨恨地大喊道︰“你這個王八蛋,為什麼要害我弟妹?枉我妹妹當初還幫過你,你這個白眼狼!”(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