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272 聖果

272 聖果

    鐘涵瑜看著地上奄奄一息的妹妹,哭著向韓簡求情︰“易之,求你停下來吧!小玉她受不住的!再下去她真的會死的!快停手吧!求你了!”

    鐘涵正用手刀往涵瑜的後頸重重地砍下,涵瑜一聲不響地倒了下去,鐘涵堅忙上前接過涵瑜,扶到了沙發上躺著。此時地上的鐘玉連聲音都發不出來了,就那麼癱軟地躺著,只有胸口劇烈地起伏說明她還活著。

    這個拉普看來還挺能熬,韓簡走上前,給鐘玉嘴里喂了幾顆益氣丸,要不然她可能真的會挺不過去了。待鐘玉臉上恢復了一絲血色,韓簡又加大了靈力的輸送,鐘玉發出一陣淒厲的慘叫,身體彈了起來,隨之便昏死過去,不多時,從鐘玉的身體里跑出了一道黑色的人影,就像一道影子一般。

    黑影似乎想往外跑,不過韓簡哪會讓他逃離,伸手這麼一抓就把黑影抓在了手里,明明只是飄若無物的虛影,可是被韓簡抓在手里感覺就像是抓著一個人一般,而且還不斷地掙扎。

    莫莉朝黑影打上一道傀儡符,黑影這才老實了下來,不再動彈,韓簡松手將黑影放了,黑影也不敢再逃跑,他現在就跟莫莉手里的提線木偶似的,莫莉讓他往東他不會往西。

    之前那麼囂張的拉普一下子變得這麼安分,眾人都嘖嘖稱奇,韓簡又喂了幾顆藥丸給鐘玉吃,這次鐘玉算是元氣大傷了,得好好養個一兩年才能恢復如初,當然如果每天吃上一顆益氣丸,不出兩個月就能恢復,但是韓簡會這麼好心嗎?當然不會,這個鐘玉私自隱瞞這麼多事,只讓她躺兩年算是便宜她了。

    鐘涵瑜只暈了一會兒就醒了,正好看到拉普從妹妹身體里跑了出來,而地上的妹妹則如同死人一般,他的眼楮一酸。小玉這可算是自找苦吃了,還害得涵燁成了活死人,涵瑜對地上的鐘玉又憐又恨,他嘆了口氣。彎下腰抱起了妹妹。

    黎安安和鄭晴一起幫著鐘涵瑜把鐘玉抱回房間了,鐘玉整個人都跟水里爬出來似的,還是給她洗個澡換身衣服的好。

    韓簡走到黑影面前,冷言說道︰“把盜走的生機還回來!”

    黑影這次倒挺配合,老老實實地說道︰“生機都被我用來供給聖草了。要想找回生機只要把果子吃了就可以了!”

    “聖草不是只喝血的嗎?它什麼時候可以吃人的生機了?”拉納忍不住出聲問道。

    黑影露出一個蔑視的笑容,只不過他現在只是一道影子,笑起來真的很恐怖,氣氛十分詭異。“那不過是我外公隨便說著玩的,誰知道那幫傻蛋居然當真了,真是愚蠢!”

    拉普越說越好笑,只不過是一句玩笑話而已,那些布魯赫曼家的笨蛋竟然為此籌備了二十多年,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拉納雙眼赤紅地對著黑影一字一句地說道︰“也就是這句玩笑話,你和你的母親外公才會有如今的下場。否則你的母親依然還是布魯赫曼家族尊貴的當家夫人,你還在做你的大少爺,你外公也依然還是開羅名聲顯赫的巫師大人,呵呵,也不知道你的外公在地下會有何感想呢!”

    拉普愣了一下,是呀,如果不是因為外公的話,他也不至于成為一只孤魂野鬼,哈哈哈!是誰的錯?這到底是誰的錯?當初外公因為布魯赫曼家族不肯轉讓聖草,才故意說聖草需要純淨的血液方可以催熟結果。要不然就需要巫術進行催化,外公本是打著讓布魯赫曼家族知難而退的主意,哪知這幫家伙居然會想到那麼個主意,讓他的母親痛苦了二十多年。也讓外公一直都不敢和母親說實話。

    不過外公說過,只要那株聖草吃飽了人的生機,就會結出能夠使人復活的聖果,所以他才會在拉納復仇的時候偷偷地把那盆聖草藏在了身上,並托付給了鐘玉那個傻鳥。

    想到只差一步就可以重新做人,拉普不死心的盯著那盆小小的如血般的聖草。就這麼完了,他辛苦了這麼長時間有什麼意義?拉普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頹廢地貼在了地面上。

    “你盜用了這麼多的生機滋養這草是為了什麼?就只是為了復活嗎?里面還有什麼目的?”韓簡可不相信拉普費了如此大的心力會僅僅只是為了復活,況且只是吃這麼幾顆果子就能復活,他可不相信!

    拉納突然想起一個問題,“就算你吃了這些果子,你怎麼復活?你連身體都沒有怎麼做人?”

    拉普已經沒了指望,倒也十分配合,回答道︰“我指的復活不是那種普通的復活,我可以依附在聖果上,只要讓孕婦吃下這幾顆聖果,那麼我就可以奪了她體內胎兒的身體,重新做人!”

    拉普的話讓大家暗暗心驚,若是拉普的計劃成功了,那麼z國就會出現一個陰邪的巫師,而且還是一個從胎兒時期就有著成人思想的巫師,頂著幼兒的身體,卻有著成人的邪惡思想,這將會有多麼恐怖! “你找的投胎對象是誰?是不是我們這群人里的?”莫莉問道。

    “是鐘玉的大嫂,她肚子里已經有孩子了,本來我都計劃好了,再過一個月,我的聖果就徹底成熟了,可惜……”拉普言語中頗為遺憾,黎安安听了高爾雅的翻譯後,又是喜悅又是後怕。

    難怪這幾天她總覺得犯困,心里隱隱有了懷疑,本想著去醫院檢查一下的,但是家里的事情實在太多了,她總是抽不出時間,沒想到是真的懷孕了,黎安安輕輕地撫摸著肚子,幸好易之他們來了,要不然她的孩子豈不是會變成一個邪魔?只要一想到面前的黑影會成為她的孩子,黎安安就覺得惡心,跑到衛生間干嘔了起來,剛下樓的鐘涵瑜見狀忙跟了過去,得知他又要做爸爸了,苦悶的心總算是覺得好受了一些。

    鐘家又要添丁了,老爺子臉上有了笑意,老人家最喜歡的就是家中人丁興旺,先前因為鐘玉的郁氣也散了不少,再加上涵燁有救,睡意頓時涌了上來,老爺子打了個哈欠,朝下面喊到︰“好了,這里就交給你們幾個了,一定要把事情都搞清楚了,我看這家伙不老實,藏著掖著的,易之,呆會好好審審他,浩文你們也好睡覺去了,你還當自個是小伙子呢!”

    老爺子扭頭又對衛生間的黎安安他們喊道︰“涵瑜,扶你媳婦睡覺了,肚子里有娃了就得休息好,你都生了兩個娃了還不知道啊!”吼完後老爺子背著雙手回房間了,身後跟著鐘浩文他們。

    老爺子他們走後,客廳里空了許多,韓簡繼續審問拉普,老爺子說的沒錯,這家伙還有許多事沒說出來,一點都不老實。韓簡想了想問道︰“你所謂的復活應該沒有那麼簡單吧?如果僅僅只是為了復活,你無需用這麼復雜的辦法,只要隨便找個人奪舍即可!”

    “復活是很簡單,可是要找到一具合適的軀體卻很困難,但是吃了聖果的孕婦生出來的胎兒就不一樣了,那樣生出來的胎兒會像雪山一樣純淨,也具有最優秀的修習巫術的資質,我之所以不能把巫術修到最高境界,就是因為資質不夠純淨。”拉普解釋道。

    想不到這個所謂的聖果還有洗髓伐筋的作用,韓簡頓時來了興趣,等會可得好好研究一下,看這聖草到底有什麼功效?

    “那你在沙漠的時候為什麼讓鐘玉把你的心髒埋在樹底下?”莫莉想起來問道。

    “心髒是魂力的源泉,埋在樹下的心髒能夠源源不斷地補充生機,這樣我才能不斷補充魂力!”拉普有氣無力地說著,地上的黑影也漸漸地變淡,就像滴進水里的墨汁一般,越來越淡,“我要去見巫神了!下輩子我一定會擁有最好的資質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