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273 洗髓草

273 洗髓草

    拉普的聲音充滿了遺憾、不甘與憧憬,黑影越來越淡,最後消失不見,恍如一夢,但是躺在床上的鐘涵燁和鐘玉兩人證明了這一切不是一場夢,而是切切實實地發生過的。廳內的眾人愣愣地看著拉普消失的方向,似是不相信事情就這麼解決了?

    “表哥,拉普是投胎去了嗎?”拉納打斷了客廳的沉靜,他臉上的表情很奇怪,像是高興又像是遺憾,莫莉看得都很糾結,這拉納到底是高興拉普死了還是不舍得唯一的哥哥死啊?

    韓簡接過拉納手中的聖草,點頭道︰“嗯,投胎去了。”他並沒有做到趕盡殺絕,一般不是有什麼深仇大恨,他是不會讓人魂飛魄散的,這樣的話,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形成心魔,對他自己以後的修煉也會有所影響。

    “這株草我拿回去研究一下,盡量快一點研究出藥給涵燁和其他四個人,讓他們盡快恢復生機。”韓簡現在只想立刻回到空間里去研究這株聖草,看看這草到底有什麼奇特之處。

    “好的,那就辛苦易之了,涵堅和涵瑜和我一起把客廳整理一下,其他人都上樓休息吧。”鐘涵正拿出大哥的威嚴,對兩個弟弟發號施令。

    韓思遺憾地聳聳肩,真是一點勁道都沒有,還以為會有什麼精彩的大戲上演呢,沒想到這麼快就結束了,他就跟著拉納一起去找了一盆所謂的聖草,啥都還沒開始做就完了,唉,都還沒有過癮呢!

    莫莉抬頭看了看牆上的鐘,都已經11點了,難怪眼皮子這麼沉呢,她和鄭晴高爾雅一起哈欠連天地上樓睡覺去了,美人可都是睡出來的,事情既然已經解決了,下面的爛攤子就交給男人們去辦吧。

    韓簡一進空間就鑽到藥房里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反正莫莉是睡了又起來,起來和小笨一起干活,或是和龜媽媽聊天。然後再睡,就在莫莉實在忍不住想要去叫韓簡出空間時,韓簡終于出來了,臉上帶著喜色,抱著莫莉狠狠地親了一大口。“寶貝,我又研究出了一種新的丹藥,我把它叫做洗髓丸,凡人吃了可以洗髓閥筋,改變資質。”

    莫莉也覺得很開心,有了洗髓丸也就意味著普通人也可以修真了,萬一以後她和韓簡的孩子沒有靈根,那麼就可以用這洗髓丸了!不過這洗髓丸難道就是那盆所謂的聖草弄出來的嗎?為什麼她總覺得那盆草邪得很,不像是好東西。

    莫莉她的感覺說了出來,韓簡笑了。“這根本就不是什麼聖草,而是已經絕跡的洗髓草,卻被布魯赫曼家的人用鮮血來喂養它,當然把這草弄得邪氣沖天了,其實種植洗髓草應該放在靈力充足的地方,這樣才能保證它茁壯成長,而且正常的洗髓草應該是淡紅色的,而不是現在這種赤紅的顏色,都是讓布魯赫曼家族的人給毀了。”

    莫莉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啊!怪不得拉普說這草吃了能夠淨化人的身體呢!不過為什麼拉普說這草最喜歡吃的是人的生機呢?感覺這草又是吸血又是吃生機。怎麼這麼邪門呢?

    韓簡听了莫莉的自言自語,微笑道︰“他們都弄錯了,洗髓草最喜歡的是純淨的靈氣,不過他們也算是誤打誤著。人體的血液和生機都含有微弱的靈氣,所以這也才能使這株地球上唯一的洗髓草活了下來,要不然這草恐怕挨不到和我們見面了。”

    韓簡在空間內打坐休息了一陣後,和莫莉一起出了空間,外面還是凌晨四五點左右,他們在床上又躺了一會兒。直到樓下傳來了老爺子中氣十足的說話聲,才相視一笑起床下了樓。

    此刻鐘家的人都起床了,鐘浩然和安菇亞兩夫妻已經從鐘涵瑜口中得知了昨晚發生的事情,他們萬萬沒有想到這一切都是女兒惹來的禍,害了自己的親哥哥不打緊,還害了其他的人,萬幸的是還沒有鬧出人命,但就是這樣也夠麻煩的了,要是讓有心人得知鐘家的人竟然做出這種吸人生機的陰損事,光是利用這件事就能讓鐘家的政敵做大文章。

    z國的百姓可不會管你鐘玉當時是不是被別人鬼上身了,他們只會認定殺人凶手就是鐘家人,而他們鐘家還不能夠對外做出任何解釋,就算是解釋了也沒人會相信,反倒會以為他們鐘家是故作姿態,更加加深民眾的反感。

    想到此,鐘浩然不禁一陣後怕,他雖然對政治不感興趣,但是這件事情可能造成的嚴重後果他還是能夠想到的,幸好易之他們小兩口及時趕到找出了幕後黑手,鐘浩然此刻心里無比感激易之和莫莉兩人,而且剛才听涵瑜說那個鬼魂還想對兒媳婦肚子的娃娃下手,一想到他以後的孫子被一只鬼霸佔了身體,鐘浩然就毛骨悚然,安菇亞的心里也是同等想法,他們老兩口對視了一眼,同呼出一口氣,這次真的是好險。

    “爸,媽,小玉這次可是大傷元氣了,到現在都還沒醒過來,你看要不要讓易之給小玉看看?”鐘涵瑜剛才去看了鐘玉,只不過鐘玉現在還人事不知,一副氣若游絲的模樣,看著好不心疼。

    鐘浩然和安茹亞當然也看過了女兒,他們也心疼,女兒現在這模樣就像是在生生地挖他們的心肝啊!可是他們可沒臉開這口去求易之,而且他們對于女兒也是有怨的,若不是小玉不安份,自作主張,隱瞞了那麼事情,何以至此?涵燁也不會出事,家里也不會鬧得烏煙瘴氣!

    老爺子和鐘浩文兩人已經鍛煉身體回來了,兩人一進屋便看到了鐘浩然和安茹亞兩人的頹然狀態,意味深長地看了他們兩人一眼,也沒說話,上樓去換衣服了。鐘浩然兩口子被老爺子和大哥的那一眼看得膽戰心驚,也不知道這次的事情父親和大哥會怎麼處理?

    早餐時,韓簡從袋里拿出一瓶藥,扔給鐘涵正,說道︰“這里面有十顆藥,你給涵燁吃六顆,一個月吃一顆,半年後便可恢復,另外四顆你給其他受傷的四人,一人一顆。”

    鐘涵正接過藥,感激地對韓簡笑了笑,一切盡在不言中,這次的事情也讓他意識到了自身的不足,沒有及時發現鐘玉的不正常表現,還不如妻子的觀察仔細,如果他能夠早一步發現問題,也許涵燁和其他四個人也不會出事了,鐘涵正在心里暗暗告誡自己。

    听到兒子能夠恢復健康,鐘浩然一家都十分開心,臉上的愁苦也少了很多,安茹亞想到床上的女兒,實在忍不住開口道︰“易之,你看小玉那樣,你能不能......?”

    鐘浩然還沒來得及斥責妻子,老爺子牛眼一瞪,喝斥道︰“小玉怎麼了?死了沒?沒死就讓她躺著,這次闖了這麼大的禍,我還沒罰她呢!還有,你們兩口子給我听著,若是再對小玉這麼嬌寵,讓她不知輕重,無法無天,那就不要怪我老頭子不客氣,既然你們當爹媽的管不好女兒,那我這當爺爺的來管教孫女,省得以後再替鐘家帶來更大的禍水。”

    安茹亞臉漲得血紅,嫁到鐘家後,她還是第一次被老爺子喝斥,並且還是當著這麼多小輩的面,不過她也知道老爺說得對,鐘玉確實是被他們寵壞了,做事一點也不會為家里考慮,只憑自己的喜好,像這次的事情,如果小玉不是隱瞞了那麼多有關拉普的事情,也不至于會弄到如今的地步。

    黎安安沉默著喝粥,沒有幫婆婆說話,若是換了平時,賢惠的她早就會替婆婆圓場了,可是她不情願,鐘玉這個小姑子和她的關系還算可以,因為是公婆的心頭寶,她做大嫂的平時也會容忍小姑幾分,不過是一些小事而已,可是一旦涉及到她的孩子就不行,誰要是想要傷害她的孩子,她一定會與那人拼命,雖然元凶不是小姑,可是也是鐘玉帶來的,黎安安不可遏止地遷怒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