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274 有矛盾了

274 有矛盾了

    安茹亞被老爺子訓斥了後,不敢再為女兒求情,只是低著頭喝粥,莫莉看著眼前不再精致美麗的小舅媽,眼角皺紋非常明顯,兩鬢的白發似是越來越多了,唉,可憐天下父母心哪!希望鐘玉經過此次教訓後,能夠有所改變,做事不再只憑個人喜好,不去想是否會給鐘家帶來麻煩和禍端,也讓小舅和小舅媽省點心。

    韓簡倒還算給安茹亞面子,把碗里的粥喝完,淡淡說道︰“讓鐘玉在家收收心,養養性子,兩年後就可以出門了!”

    安茹亞苦澀一笑,讓在家里一個禮拜都待不住的小玉兩年不能起床出門,可真是比要了她的命還要厲害,不過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起碼一條命算是撿回來了!

    鐘浩然大概是下了狠心,扭頭對安茹亞道︰“你等會就去京都大學給小玉辦兩年病退,小玉現在還年輕,耽擱兩年沒啥!最主要的是要讓她充分意識到此次的錯誤,要是改不了脾氣,就在家關一輩子吧!”

    “得了吧!別又一個月不到放出來了!小三,我跟你說,這次你要是再心軟的話,那可別怪我狠心,我直接把小玉扔鐵血營去,就算死了也是為國家做貢獻,不會給鐘家抹黑!”老爺子眯著眼看著鐘浩然和安茹亞兩人,臉上雖很平淡,但是嘴里說出的話卻血腥味十足。

    在做的諸位都心中一凜,除了莫莉和拉納兩只,鐘浩然不斷點頭保證,關在家里起碼還能保證女兒活著,如果真去了鐵血營,那可真是時刻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啊!他一點都不懷疑老爺子能下得了這個狠心,當初對鐘雯老爺子不就是說不管就不管了嗎!

    韓簡才不管鐘玉去哪兒呢!他呼嚕呼嚕吃完了早飯,見拉納和莫莉他們也都吃好了,便起身向老爺子告辭,老爺子知道他和莫莉是臨時來的京都,也沒多挽留。讓韓簡和莫莉他們走了。

    韓思直接回了公司,莫莉本還以為拉納是要回h市的,可是這家伙卻緊緊跟著他們,看樣子是要賴著他們了。莫莉斜看了他一眼,諷刺道︰“怎麼?不用陪儂娜小美人了?”

    瞧拉納和儂娜那時的纏綿樣子,都恨不得黏在一起了,怎麼就這半月不到的工夫,兩人就有七年之癢了?

    拉納皺了皺眉。不解地問道︰“女人真的不可理喻!”他看到莫莉危險的眼神,轉而改口道︰“部分女人,部分女人,表嫂不算在內!”拉納心里暗暗腹誹,你就是個最不可理喻的女人!

    莫莉哼了聲,示意他繼續說,拉納清了清嗓子,接著吐槽,“我不就是和畫廊(歐陽濤把那棟梅園改成了畫廊,弄得還挺不錯)里的女客人聊了幾句天嘛!儂娜就和我生氣。還有她父母也是,一個勁說我不對,真是的,我有什麼不對的?難道我賣身給了他們家嗎?連和別人說話的自由都沒有了?”

    拉納的聲音越來越高亢,引得出租車司機不斷回頭看他,似是奇怪這個老外z國話咋說得比他這個z國人還地道!拉納這憋了一肚子氣總算是找到人訴苦了,絮絮叨叨地把這幾天的事說了出來,韓簡越听眉頭越皺,突然出聲道︰“別回h市了,反正那個儂娜肚子里也沒孩子。既然他們一家在h市適應得很好,你就不用管他們了!”

    韓簡對于儂娜沒懷上拉納的孩子還是有點失望的,而且他這人有點護短,自己的人他隨便責罵都可以。但是不允許外人欺負,說得不好听就是護犢子。現在儂娜一家這個樣子,那就讓他們自個過日子去。

    拉納听到表哥這麼說,臉上的表情有點糾結,磨嘰了半響才哼哼唧唧地說道︰“其實儂娜不生氣的時候對我還是很好的!”

    莫莉在後面听得實在忍不住噗嗤笑了,明明就是舍不得人家嘛!韓簡恨鐵不成鋼地看著這個表弟。真是沒用,被個女人吃得死死的,不過韓簡似乎忘了,他自個不也被莫莉吃得死死的。

    “那你怎麼打算的?還回不回h市了?”莫莉忍著笑問拉納,其實她對于拉納和儂娜之間的未來實在是有點不大看好,一個是**不羈向往自由的花花公子,一個是山上從來沒有接觸過外界紅塵的小女孩,兩個人的人生觀和愛情觀都完全不一樣,說得不好听一點,就是兩個人的起點和終點都完全不一樣,走的根本就不是一條路。

    本來莫莉還想著儂娜回歸塵世會去讀書的,不過听說儂娜自己死活不願意去,嫌丟人,只肯呆在家里讓父親請家教來教她,這樣儂娜接觸的人和物也只有家里這麼一個小天地,甚至比寨子還不如,起碼寨子還有山有水有花有草,可以讓人心胸開闊。如果儂娜繼續宅在家里的話,那也就只能做個井底之蛙了,也越來越小家子氣,這樣她和拉納之間的距離也會越來越遠。

    “我先去你家住幾天,然後出去散散心,h市那邊到時候再說,看我心情吧!”拉納有氣無力地說著,看來這次是真的弄得心力交瘁了,沒想到儂娜那個嬌滴滴的小女孩竟然能把拉納這個凶神給逼成這樣,可真是一物降一物啊!莫莉有點幸災樂禍,該,就該讓你吃點苦頭,省得總是看扁女人!

    前面的司機張了幾次嘴,最後終于忍不住說道︰“小伙子,咱們做男人的就得雄起,別總是被女人管這管那的,像我家里,全都是我說了算,我指東我老婆絕對不敢往西,洗腳水都要捧到我面前,把我伺候得就跟大爺似的。”

    司機是個四十來歲的瘦小男人,看起來可一點都不像他吹噓的那樣威風,莫莉看著司機得意洋洋的豬腰子臉,突然來了興趣,用了觀相術,畫面中,司機一臉討好地給一個胖女人端了一盆熱水,並還給女人不斷按摩腳底,莫莉看得好笑,強忍著也沒出聲,且听這位司機怎麼忽悠拉納。

    拉納還挺好騙,被這個司機忽悠得一愣一愣的,听著這位司機講述家里的光輝事跡,拉納羨慕地說道︰“大哥,你可真厲害,把家里的女人制的服服帖帖的!”

    拉納是真心佩服,要是儂娜也那麼服帖的話,其實他還是很享受小女人的溫柔小意的。司機被拉納恭維得得意萬分,還想再繼續吹噓,不過已經到終點了,只得遺憾地報了價錢,“七十五塊!”今天怎麼開得這麼快,他都還沒有說過癮呢,司機有點意猶未盡。

    韓簡身上沒現金,莫莉拿出一張粉紅票票,遞給司機時,突然問道︰“你老婆回娘家了,你今晚可不用替她洗腳按摩了吧?”

    “是啊!總算是盼著她回娘家了,也讓我過幾天松快日子!”司機接過錢條件反射般地回答,等話一出口他才覺得不對,這不是自打耳光了嗎?他看著莫莉似笑非笑的模樣,以及拉納一臉“原來你騙人”的表情,急匆匆地找了錢,倉皇失措地開車走了,他娘的,這個漂亮女人有點邪門,她咋知道老婆回娘家了?又是咋知道他每天晚上給老婆洗腳按摩的?

    看著司機留下的一縷尾煙,拉納氣得罵了幾句,跟著韓簡他們去了酒店,舒敏嫻和張耀華兩夫妻都在酒店里,來之前莫莉就給他們打了電話,讓他們不要出門,不過莫莉沒想到的是房間里會有這麼多人?老老小小加起來得有十好幾個呢!最主要的是這些人看起來都來者不善呢!

    啥米情況?莫莉有點摸不著頭腦,不過人都已經進門了,也不好轉身走人,不過韓簡可是沒那麼多想法,他和張耀華兩夫妻點頭算是打了個招呼,便拉著拉納往外走去,邊走邊對莫莉說︰“我們在一樓大廳等你!”(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