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279 老爺子雄起

279 老爺子雄起

    安老太太被自家大兒子這麼一罵先是愣了,待反應過來,便破口大罵,此處省略三百字,安衛華听得面上鐵青,一聲不吭,老爺子見到大兒子的樣子,心里一咯 ,忙沖上前對著自家老婆子一耳光,喝道︰“嚎啥?也不看看是在哪?老老實實跟我回家!”

    老爺子的一耳光下來,老太太立馬剎車,閉緊了嘴巴,這速度之快真是讓張耀華和舒敏嫻嘆為觀止,安衛華心里倒是松了口氣,幸好家里還是有人制得住老太太的,老爺子討好地對大兒子笑道︰“衛華,你看,我這就把你媽領回去?”

    “先道歉,讓咱媽給耀華和弟妹道歉,並保證以後再也不來找耀華和弟妹的麻煩。”安衛華仍舊板著臉。

    老太太不服氣,她沒錯干嘛要道歉,但是老爺子在邊上盯著她呢,老太太沒法,只得不甘不願地對張耀華兩口子道了歉,只不過那個態度卻是怎麼看怎麼不舒服,張耀華和舒敏嫻不介意,只要老太太以後別來煩他們就萬事ok了,他們倆可是真怕了這個奇葩老太太,打打不得,罵罵不得。

    安衛華也沒指望老太太能真心悔改,只要有人把她看牢了就行,他對張耀華兩口子再次道了歉便和老爺子一道領老太太回家了,張耀華和舒敏嫻看著這個菩薩終于走了,相視苦笑,這真是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啊,看來京都和他們一家真是相沖,以後可得少來,就是嘉嘉以後畢業了也得讓他回南邊工作。

    老太太一路罵罵咧咧,開車的安衛華听得一肚子火,他把冷氣開到最大,老爺子和老太太都被這突然的冷氣凍得打了個寒顫,“老大,你想凍死你老娘啊!你個白眼狼!”

    “你不是火氣挺足的,讓你清醒清醒,省得你一天到晚罵人。給我丟臉!”安衛華也沒啥好話,他都成白眼狠了,還想指望他說啥好听的話。

    “你給我消停點吧,一天到晚淨瞎胡鬧!再鬧你就給我回老家去!”老爺子難得動了回腦子。自家大兒子是真干得出來脫離關系的事,要是他再不把老婆子看牢了,大兒子和安家失了心,就憑老二和老三這兩個沒用的,安家別說是三流。就是末流都排不上,以後出門還有誰會喊他一聲“安老爺子”?理都沒人理他了。

    “爸,我就和你直說吧,您知道咱媽今天得罪的是誰嗎?”見自家老爹還不算糊涂到家,安衛華便也耐心地指點指點老爺子。

    “不就是耀華兩口子嗎?沒事,呆會我和老張說幾句好話就行了!咱們兩家是啥交情?”老爺子極有把握,別的他不敢保證,和老張家那可是過命的交情,當年他和老張一個連,最後也就剩他和老張兩人了。那可真是比親兄弟還親哪。

    “再好的交情那也是你和張叔的,不是你和耀華的,再說當年咱媽害得耀華跑到南邊一呆就是幾十年,這筆賬還沒理清呢?還有這些年要不是她一直在張姨耳朵邊瞎嘀咕,張姨能對耀華媳婦那麼不待見?害得耀華兩口子平時都不回京都?”

    安衛華一听又來火了,張叔心里對自家老娘的意見別提有多大了,不過因為張姨也有責任,所以他才不好直接怪到自家老娘頭上,但心里有個大疙瘩是肯定的,這也難怪。換了他自己,要是自家兒子被人逼得不敢回家,一年到頭見不著面,他心里也是冒火的。安衛華想了一陣。算了,他也管不了那麼多,現在最重要的莫莉那邊的事。

    “再好的交情也比不上親兒子,算了,我都被您岔開了,我要說的是另外一個人。您知道咱媽嘴里一個勁罵的小**是誰?衛紅的胳膊和咱媽的耳光是誰弄的?”

    老太太一听到莫莉又來勁了,“就是那個小狐狸精,那個小**,老娘下回見到她,一定要把她衣服給扒了,看她還有臉不!”

    老爺子啪的一聲拍了過去,把老太太打得立馬噤聲,張大眼楮不敢置信地看著老頭子,不過她也沒膽質問,在她心里男人就是頂梁柱,哪是她一個女人可以反抗的?所以這里也就能體現出老爺子的糊涂了,如果他不是一直這麼裝聾作啞,以他在老太太心目中的威信,老太太是不會變得這麼不可理喻的。

    安老爺子這一巴掌毫不含糊,又脆又響,他也听出味來了,敢情自家老太婆得罪的還是個了不得的人物,要不然兒子也不會這麼生氣了,這下他真來火了,平時他對老太婆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那是因為老太太最多也就是因為雞毛蒜皮的小事和大院里的人吵吵,沒啥大問題,可要是老太婆得罪了大人物那可不行,萬一要是影響老大升官可咋辦?

    要說老爺子這人糊涂吧,他也不糊涂,腦子里有些事還是門清的,一些原則性的事情他還是知道厲害的,而且他這人還極好面子,兒子混得越好他的心里就越舒坦,走出去都昂首挺胸的,現在一听老太婆得罪了老大都不敢惹的人物,他立馬來火了,毫不手軟。

    “老大,死老太婆得罪誰了?會不會影響你往上升啊?”

    “還往上升呢?別人把我擼了都有可能!”安衛華索性說得嚴重點,嚇唬嚇唬老爺子,免得他不當回事,雖然他心里知道韓簡和莫莉都不是那種小肚雞腸的人。

    果然老爺子聲音都顫了,“啊?是誰啊?咋這麼大本事呢?”

    “鐘家您老總知道吧?那可是跺跺腳地都要抖三抖的人物,您老媳婦罵的就是鐘老爺子的外孫媳婦,**國的二王妃,而且據說這個外孫媳婦可是在這麼多孫媳婦里最得鐘老爺子歡心的一個,咱媽可倒好,一口一個小**,小賤貨,人家只是打了她兩耳光還算輕的呢!”

    “鐘老爺子?”安老爺子一听鐘家就腿軟了,鐘青山的威名那可不光是在敵軍響亮,就是在自己部隊里那也是鼎鼎有名的,而且安老爺子這一輩子最敬畏的人可就是鐘老爺子了,現如今一听自家老太婆居然敢罵鐘家的人,他這火騰地一下就沖上來了,轉過身子,對著老太太一頓揍。

    “你個膽大包天的死老太婆,連鐘家的人也敢去罵,人家還是個王妃呢,你不想活了?你是不是想害死我們安家啊?我讓你嘴里亂噴糞,讓你沒個把門的,今天開始,你就給我老老實實呆在家里,哪都不許出去,要是再讓我發現你在外面亂罵人,立馬給我滾回老家去,一輩子別回京都了。”

    “這個鐘家外孫媳婦和耀華媳婦可是好姐妹,剛才她就是去耀華那里做客才被咱媽罵的。”安衛華火上添了一把油,一點都不同情自家老娘,活該!

    果然老爺子一听耀華媳婦和鐘家居然也有關系,立馬揍得更凶了,“以後張家你也給我少去,你個死娘們,一天到晚就知道作妖,還有衛紅讓她出院了就給我搬出去,都嫁出去的閨女還老呆在娘家干什麼?老大,你就幫你妹妹最後一次,給她找個工作,以後是死是活都和你沒關系了!”

    老爺子難得雷厲風行了一次,安衛華當然得給自家老爹面子,一口答應了,安老太太嚇得要死,用手護著臉不斷求饒,老爺子打也打累了,他靠在座椅上呼呼直喘氣,心里涌上一股悲哀,真是老了,想當年他扛著百來斤的東西一晚上都要急行軍幾百里路呢,第二天照樣生龍活虎,打得小日本嗷嗷叫。

    “老大,那鐘家那邊沒事吧,要不我帶著死老太婆去鐘家賠禮道歉去?”老爺子想到老伴惹下的禍事,小心翼翼地征求兒子的意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