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281 喪心病狂的鐘雯

281 喪心病狂的鐘雯

    九月份很快就到月尾了,莫莉和韓簡把小魚拜托給了于姐和舒姐,便和韓簡、拉納一起登上了飛往**國的飛機,听韓簡說韓思會在**國機場接他們,他們登機的時間是早上,到**國大概是晚上七八點左右吧,正好睡一覺養足精神。

    **國王宮

    鐘雯與拉赫曼一起在餐廳共進早餐,還有他們的小兒子奧爾罕,侍衛都在外面等候,奧爾罕主要是把二哥婚禮上邀請來賓的名單拿來給父王看的,韓簡的婚禮雖然有王室禮儀官籌備,不過奧爾罕可不放心,在他心里二哥可是比父王母妃都要重要的人。他自告奮勇地向父王求來了這個差事,奧爾罕打定主意一定要把二哥的婚禮舉辦得風風光光,不讓薩德拉有機可乘,

    奧爾罕把他準備邀請的國家元首、政要以及盟友、金融大鱷等的名單遞給拉赫曼看,拉赫曼仔細地看了看,滿意地點了點頭,不錯,小兒子的辦事能力越來越強了,這些來賓都請得十分恰當,就是他自己來擬怕也擬不好如此合適的名單出來了。

    拉赫曼看到了摩爾家族的名單,不免訝異,“這個摩爾家族和我們**國好像並沒有什麼來往吧?你怎麼把他們放在貴賓席上了?”

    “這是二嫂的客人,摩爾家族親自打電話過來說要把他們放在新娘子的來賓席那邊,說他們是二嫂很好的朋友。”奧爾罕其實也對二嫂很好奇,居然和摩爾家族都是好朋友。

    拉赫曼這下來了興趣,原本以為這個二兒媳除了是來自神秘門派外,其他應該也沒有什麼可以稱道的,沒想到她竟然在俗世中的人脈也不差,“那你可得好好安排,別讓你二嫂的客人挑出咱們王室的錯處來。”

    奧爾罕點頭應下了,鐘雯喝了口果汁,不屑地瞟了眼那張婚宴名單,哼。不就是個平民嗎?有必要弄得這麼隆重?這段時間因為鐘老爺子和三位哥哥都不接她電話,再加上韓簡也放了狠話,她比以往收斂了許多,不敢再隨便發火。其實最主要的還是她根本就沒時間去管這些

    這段時間鐘雯都忙著做保養和美容,盡量讓自己看來年輕貌美,拉赫曼因為吃了碧骨草後,起碼比以往年輕了十來歲,以前她和拉赫曼一起出席宴會。大家都是夸贊她保養有加,比拉赫曼顯年輕,這也讓她一直很得意。

    可是最近一段時間出門,再也沒人稱贊她了,最讓她受不了的是那個死帕麗居然還諷刺她最近是不是身體不好,看起來氣色真是十分差,還說她和拉赫曼看起來就跟姐弟似的,鐘雯當時就想給帕麗幾巴掌,可是她還算有點理智,知道這巴掌要是真抽下去了。那她這個王妃也就真的可以讓位了。

    鐘雯回到家里趕緊照鏡子,果然發現自己的眼角多出了幾條細紋,氣色也不好,看起來真的比以往老了好幾歲,再加上拉赫曼又這麼顯年輕,這麼一比較,她和拉赫曼確實看起來像是姐弟了,鐘雯是又悔又氣,早知道那株草這麼好用,當初她干嘛要發火啊!

    听說這草是易之那個平民老婆孝敬的。要是這次那女人識相點把草獻出來,那就算了,否則可別怪她不認這個兒媳婦!鐘雯也不想想,她認不認這個兒媳婦對莫莉有什麼威懾力。人家韓簡和莫莉根本就不在乎你的看法。

    拉赫曼扭頭看了看鐘雯,沉聲道︰“塞繆爾和他妻子今晚就要來了,听說還有塞繆爾的表弟,埃及布魯赫曼家族的繼承人,你也做些準備,讓王宮的侍者都打起精神來。別讓客人覺得我們失禮。”

    鐘雯無可不可地應了聲,都讓人懷疑她到底有沒有听進去,拉赫曼搖了搖頭,也沒再多說話,妻子這段時間脾氣倒是收斂了,可是卻變成了如今這副陰陽怪氣的模樣,活像誰欠了她八百萬似的,奧爾罕看了母妃的模樣,心里挺來火。

    “母妃,希望您能記得自己的身份,不要給**王室抹黑,就算您只是一個普通家庭的母親,得知兒子帶了新媳婦來拜見,難道不應該好好地做準備嗎?您現在這種毫不重視的態度讓人看了真覺得失望!您根本就不配做**國王妃這個位子!”

    “奧爾罕,怎麼和你母妃說話的?”

    “我根本就沒說錯,父王您太順著母妃了,母妃她不僅不是一合格的王妃,也不是一位合格的母親,母妃,我先丑話說在前頭,這次二哥大婚,如果您不好好配合的話,那麼您可別怪我做兒子的對您不客氣!”奧爾罕沉著臉,一點都不客氣,對于鐘雯這個母妃,他是真的很失望,小時候不能給他們幾兄妹關愛,長大了還要時刻給他們拖後腿,每天只關心自己的日子過得舒不舒服?從來也不會為幾個兒女考慮,真是太自私了。

    鐘雯被這個兒子氣得血沖頭,什麼不客氣?一個個地都能對我不客氣,這些白眼狼,真是白生了!這段時間的憋屈加上奧爾罕的刺激,鐘雯腦子一熱,手上的餐刀對著奧爾罕飛了出去,拉赫曼駭得忙拿起桌上的餐盤摔了出去,企圖把那道飛出去的餐刀打下來, 可是哪還來得及,拉赫曼眼睜睜地看著餐刀朝著他的小兒子胸口刺了過去。

    “不,奧爾罕!快躲開!”拉赫曼急得大叫,這種無能為力的感覺真是太糟糕了。

    奧爾罕起先嚇了一大跳,他根本就沒有想到自己的母妃居然會用刀子來刺他,隨即他便鎮定了下來,以他現在的功夫躲開這把餐刀輕而易舉,不過他不能做得太輕松,他暗地練功的事情除了二哥沒人知道,就連父王他都沒有告訴,畢竟父王也是薩德拉的父王。

    想到這,奧爾罕打定主意,他裝作驚慌失措地閃躲,甚至還打翻了桌子上的碗盤,最終他往一邊偏了偏,避開了胸口這個要害,餐刀貼著他的手臂擦了過去,盯在了牆上,發出嗡嗡的響聲,可見當時鐘雯用的力氣之深,奧爾罕只覺得手臂一陣刺痛,一股紅紅的血冒了出來,奧爾罕冷冷地看著自己的母妃,鐘雯這一刀算是把他心里最後的一點溫情給刺沒了。

    門外的侍衛听見里面的動靜,準備進來,被拉赫曼大聲地喝退了,他可沒臉讓手下看見這個場面,拉赫曼見兒子只是受了點皮肉傷,大松了一口氣,他忙拿了一塊干淨的餐巾替奧爾罕包住了手臂,走到牆上用力把餐刀拔了下來,再放回到桌子上,冷冷地看著鐘雯。

    鐘雯也嚇壞了,她當時就是腦子一熱,什麼都不知道就把刀射出去了,她真沒想殺奧爾罕的,奧爾罕為什麼躲不開呢?當初塞繆爾不是躲得很輕松嗎?鐘雯不斷地喃喃自語,拉赫曼和奧爾罕听清了她的自言自語,心里更是火冒三丈,用刀子殺人居然還怪別人不躲,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拉赫曼抬手對著鐘雯狠狠地扇了兩個耳光,鐘雯白嫩的臉頰頓時腫了起來,一邊五個鮮紅的指印,鐘雯從小到大哪挨過打,尤其還是打臉,此時的她哪還有愧疚之心,只覺得這兩個耳光不能白挨,得找回來,她下意識地用手抓起了桌上的另一把餐刀。

    拉赫曼看見妻子的動作,心頭的火更加盛了,他又打了兩個耳光下去,搶過鐘雯手上的餐刀,罵道︰“你還是不是人?連自己的親生兒子都要殺,以前是塞繆爾,現在是奧爾罕,你是不是還想了你的丈夫?你到底是怎麼想的?所有指出你錯誤的人都是你的仇人嗎?你的心里難道就沒有親情的嗎?”

    奧爾罕眼明手快地把桌子上的危險用品都收了起來,免得他這個腦子有病的母妃真的犯病,用刀子對付父王,那她可就是謀害國王的重罪,就算她是z國鐘家的女兒也救不了她。(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