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282 脫離關系

282 脫離關系

    鐘雯被拉赫曼四個耳光打得頭暈腦脹,又是痛又是恨,更多的還是覺得丟臉吃虧了,被人寵了五十多年沒受過氣的鐘雯哪受得了這口氣,早就忘記了她王妃的身份,也忘記了這里不是在z國,而是在**國,她騰的一下站起來,準備還手。

    奧爾罕一看不對,忙繞到鐘雯背後,出其不意地用手刀朝鐘雯頸後一砍,鐘雯頓時便軟倒在地,拉赫曼也松了口氣,幸好奧爾罕反應快,否則以妻子的功夫,發起 來,他還真打不過她。坐下來喘了幾口氣的拉赫曼越想越氣,這個鐘雯真是越來越過分了,不行,這事不能這麼算了,他得找老丈人好好告一狀。

    拉赫曼氣暈頭了,忘記了他一國之君的身份,就像普通家庭吃了虧的女婿一樣,拿起手機便給鐘家打電話,這個時候鐘家正在吃午飯,老爺子接過電話時,拉赫曼先喊了聲爸,然後便把剛才的事情詳詳細細地說了,最後他委屈地說道︰

    “爸,您說這叫什麼事?小雯她是不是吃錯藥了,奧爾罕和塞繆爾可都是她的親生兒子,她怎麼能夠用刀子對付自己的親兒子?您不知道剛才奧爾罕要是躲得不及時,還有沒有命活下來都不知道呢!現在這事王室長老會都還不知道,要是他們知道了的話,就是我也保不了小雯。”

    鐘老爺子在電話那頭沉呤了半晌,他沉聲道︰“拉赫曼,對不住你了,是我沒有教好女兒,這樣吧,你把鐘雯叫過來,我和她說會話。”

    拉赫曼掐人中叫醒了鐘雯,鐘雯一醒來就“啊”地叫了聲,想要出手揍人,被奧爾罕抓住了她的手,拉赫曼把手機遞給她。沉聲道︰“爸爸他老人家要和你說話。”

    鐘雯收回了拳頭,接過手機放到了耳朵邊,委屈地喊了聲“爸爸”,就像小時候一樣。不管是誰欺負她,只要她一這麼叫爸爸,爸爸就一定會為她討回公道,所以也讓她在大院里橫行霸道,無人敢欺負她。

    鐘老爺子听到女兒久違的聲音。重重地嘆了口氣,一切都怪他啊,把小女兒教成了這麼個嬌蠻自私不懂事的性子,唉,趁他還沒死,把事情了結了吧!

    “鐘雯,我只問你一句話,你還想不想做**國的王妃?”

    “當然想了,我從來都沒有說我不想做。”鐘雯不知道爸爸為什麼要這麼問,不過因為之前鐘老爺子對她發了狠話。她也有點忐忑,不敢過于放肆。

    “那好,既然你還想做王妃,那麼我就請你忘記自己鐘家人的身份,你不是我鐘青山的女兒,你只不過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人,明天我便會去向外交部申請,讓他們向全世界發布聲明,你鐘雯從此以後與我鐘青山沒有一絲一毫關系,你的所作所為也與鐘家沒有一絲一毫關系!”

    鐘青山的聲音听起來十分蒼老頹廢。鐘雯印象里的爸爸從來都是虎虎生威的,就算是以前身上的舊傷發作疼得冷汗直流,爸爸也從沒有這麼頹廢過,鐘雯莫名就覺得害怕了起來。這次自己大概是真的要失去什麼了嗎?

    鐘雯不確定,她哀哀地叫道︰“爸爸,為什麼您要這麼做?我到底是哪里做錯了?你們一個個都要指責我,拉赫曼剛才還打我了,奧爾罕和塞繆爾也都怨我!”

    “不,你沒有錯。是我的錯,我不該把你養成如今這幅德行,我已經給你撐了五十多年的腰了,接下來的路你自己走吧!你不就是仗著是我鐘青山的女兒才敢這麼為所欲為的嗎?那麼我就親手把你這個身份給撕了!免得你給z國抹黑!”鐘青山沉痛地說著,他現在是真的後悔了,鐘雯小的時候不該這麼寵著她,要不是自己這把老骨頭挺在這,就鐘雯那種脾氣怕是死了好幾回都不止了吧!

    鐘青山不等鐘雯開口又說道︰“你不用說了,我不想听你說任何話,拉赫曼打你你還覺得委屈是吧?那我告訴你,要是有哪個敢朝我兒子動刀子,老子會活剮了他,鐘雯,我教你功夫不是讓你用來對付自己的親人的,你在把刀射向奧爾罕和易之的時候,你就沒有想到他們是你的兒子嗎?我之前以為你只是脾氣刁蠻了些,但是心地還是善良的,可是我錯了,虎毒尚不食子,鐘雯,你比畜生都不如!”

    鐘老爺子說到最後情緒特別激動,劇烈地咳嗽起來,旁邊的劉玉英忙給老爺子拍背順氣,待老爺子緩過勁來了,又端了茶杯讓他喝水,老爺子喝了幾口水潤了潤喉嚨,才感覺好受了很多。

    鐘雯在電話里不斷地哀求,“爸爸,求求你了,再給我一次機會,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就是腦子發熱了,我真沒想到奧爾罕躲不開刀子的呀!”

    老爺子剛才咳嗽的時候電話擱在了桌子上,鐘雯的聲音就這麼從話筒傳了出來,雖然不大,但是在場的人都能听明白。劉玉英實在是忍不住了,待老爺子緩過勁來後,她接起電話訓道︰“小雯,你也是做外婆的人了,為什麼就不能為別人多想想?咱爸這麼大年紀了還要一天到晚為你那些破事操心,你說你這叫什麼事?哪有一個做娘的用刀子殺親兒子的?小雯,你這是要遭天譴的啊!”

    劉玉英是真恨,本來她一手帶大鐘雯,對于這個小妹,她是真像母親一樣愛護,可是如果她愛護的小妹傷害到了她最尊敬最愛重的鐘老爺子,那麼劉玉英肯定是毫不客氣要舍棄鐘雯了,更何況這個鐘雯居然還對自己的親生兒子揮刀,真是天理不容。

    鐘浩文對這個妹妹是又恨又氣,他還想接過電話罵鐘雯一頓,被老爺子阻止了,“不必再說了,多說無益,從此以後我鐘青山沒有這個女兒,老大,你現在就去替我擬一份和鐘雯脫離關系的申請書,我下午就交給主席。”

    鐘浩文和劉玉英同時喊“爸!”,鐘青山疲累地揮了揮手,表示他意已決,無需再勸,鐘青山無奈只得去了書房寫申請,並讓劉玉英好好照看老爺子。

    鐘雯听到電話那頭父親和大哥的對話,絕望地癱軟在地上,父親真的不要她了,哥哥們也真的放棄她了,她現在是真成孤家寡人了,哈哈!她鐘雯到底做錯了什麼?為什麼一個個都要譴責我?為什麼?

    拉赫曼和奧爾罕看著已經有點癲狂的鐘雯,面面相覷,這是怎麼回事?鐘家的人對鐘雯說了些啥?把鐘雯刺激得這麼厲害!眼見鐘雯的臉越來越扭曲,奧爾罕沒辦法,繼續用手刀砍暈了鐘雯,反正二哥馬上就回來了,他一定有辦法的。

    鐘家老爺子似乎是傷了元氣,一下子就現出了老態,有氣無力地靠在藤椅上,讓人看著就心酸,劉玉英快急死了,老爺子可是家里的頂梁柱啊,要是老爺子有個啥三長兩短的,可咋辦啊!此時此刻劉玉英別提有多恨鐘雯了,真是個不省心的東西!

    最後還是老爺子見大媳婦那急得團團轉的模樣,笑了笑,讓她去把易之媳婦做的酒拿過來,劉玉英猛的拍腦袋,瞧她這個豬腦子,咋就沒想到那酒呢!她小跑著跑到倉房里拿了半瓶酒過來,給老爺子倒了一小杯,老爺子喝了酒後,臉上有了絲活氣,人也精神了許多,劉玉英總算是松了口氣,又給老爺子倒了小杯讓他喝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