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286 與婆婆見面

286 與婆婆見面

    韓簡的問話讓拉赫曼和奧爾罕都陷入了沉思,是啊,鐘雯的情況確實不好,其實到現在拉赫曼也隱隱有些後悔了,鐘雯真的一點都不適合做王妃,沒有頭腦,沒有才干,沒有容人之量,可以說她除了一副好相貌和一個好父親外,真的是一無是處了!其實鐘雯倒也沒有拉赫曼想的那麼一無是處,只能說鐘雯不適合呆在王妃這個位置上。

    他的前妻帕麗王妃除了家世比不上鐘雯外,可以說不管是哪點都比鐘雯要強,拉赫曼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薩德拉的母妃帕麗,這段時間他和帕麗有見過幾次面,帕麗看起來狀態非常好,依然很漂亮優雅,看來離開他以後的生活過得很不錯,這讓拉赫曼的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大概男人都有這種通病,前妻或是前女友如果日子過得不好,才會讓男人覺得心情愉快。

    可是要讓他現在就這樣放棄鐘雯,他又挺舍不得的,對于鐘雯他還是有感情的,最主要的是他舍不得鐘家這座大靠山,這些年鐘家雖然沒有明著幫什麼忙,可是有些事情是不需要說什麼的,只要擺在那里有心人就會想到,也讓他避免了很多麻煩。

    看著父王那一臉糾結的表情,韓簡嘲諷地笑了笑,父王還是舍不得鐘家這塊大肥肉啊,不過這次可是不能讓父王滿意了,父王揩鐘家的油也夠多了!就算以後還想揩,也得讓奧爾罕去揩呢!

    “塞繆爾,你外公有和你打過電話嗎?對于你母妃他有沒有說什麼?”拉赫曼是真的很想知道鐘老爺子在電話里對鐘雯說了什麼,搞得鐘雯這麼瘋瘋癲癲的。

    “沒有,外公怎麼會和我說這些事情,在他眼里鐘家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韓簡才不會把老爺子的決定說出來。他現在可還不想得罪父王。

    拉赫曼嘆了口氣,揮手讓他們兩兄弟回去休息去了,韓簡和奧爾罕兩人走出寢宮後,見沒有什麼人了,韓簡才把鐘家的決定說了出來,讓奧爾罕也有個心理準備。

    奧爾罕沉重地點了點頭,這對于母妃也算是一個好的結果吧。其實母妃真的很不適合王室生活。她應該生活在外面,無拘無束,恣意飛揚。

    韓簡和奧爾罕兩人去了鐘雯的房間。剛打開房門,一柄飛刀就射了過來,韓簡兩只手指一夾便夾住了飛刀,他再一運力。飛刀應聲而斷,“母妃。您是不是要把您所有的孩子都殺死才甘心嗎?”

    鐘雯沒有說話,只是帶著恨意看著他們,看得奧爾罕心拔涼拔涼的,這還是一個母親的眼神嗎?韓簡一點也不在乎。因為他對鐘雯已經沒有期望,所以也就不會有失望。

    “我過來是通知您一聲,從明天開始您將不再是鐘家的女兒。您就只不過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z國女人,雖然您不是一個稱職的母親。不過我還是不忍心看您客死他鄉,我建議您還是回z國的好,雖然沒了鐘家的庇護,不過我還是可以保證您的生活過得不會太差。”

    鐘雯的表情有了一絲松動,真的能夠回z國嗎?要知道自從她嫁過來後也只回過兩次z國,爸爸不讓她回去,說她的身份今非昔比,天知道她有多麼厭惡這個王宮里的金色,多麼厭惡那些虛假的宴會,也多麼厭惡穿那些隔應人的禮服,可是她回z國了,拉赫曼怎麼辦?鐘雯對拉赫曼這個丈夫還是愛著的。

    見到鐘雯的表情,韓簡心中有數了,他繼續說道︰“如果您想回z國過自由的生活,我可以幫助您,不過這段時間您得听從我的安排,如果您再像今天一樣亂來,那麼我也不能保證您可以順利地回家。”

    “可以,只要你能讓我回國,我會听你的安排,不過,你父王怎麼辦?他也會去z國嗎?”鐘雯希企地看著韓簡。

    韓簡真心為這個母妃的智商醉倒,“您以為被鐘家放棄後,父王還會像以往一樣對您寵愛有加嗎?母妃,您可真是太天真了!”見鐘雯面上不豫,韓簡也懶得多說什麼了,“如果您不相信我的話,那麼就請您看看明天父王看到了外公的聲明後的反應吧,不過我最後還是要警告您,在我大婚前還是請您規矩一些好,否則我可保證不了您的性命,要知道這個王宮可不是那麼安全的,特別是失去了靠山的您。”

    說完韓簡便和奧爾罕一道出去了,留下鐘雯一人在房間里沉思,他們這個母妃真是白活這麼多年了,竟然還真的以為父王對她是純粹的愛情,沒錯,父王可能對母妃確實是喜歡的,不過他更喜歡的怕是母妃的身份吧,當母妃失去了鐘家的支持後,父王只會對母妃越來越厭煩。

    韓簡回寢宮時順便去了邁拉迪那里把奧爾罕傷口的相片都拿了回來,這一去居然還讓他現了邁拉迪長老的私庫里巨額的財富和一些與薩德拉私下來往的證據,韓簡毫不客氣地把這些都收了進來,珠寶和黃金都給莫莉把玩,那些證據就交給奧爾罕,本來他還想讓奧爾罕通過自己的努力打敗薩德拉,順便讓他練練手,現在看來他們得加快腳步了,父王還是讓他早點退休吧!

    第二天他們起得有點遲,到餐廳進餐時已經快九點了,其實這是韓簡有意為之,總得給父王一點緩沖的時間吧。餐廳里拉赫曼沉著臉看著桌上的早報,沒想到鐘家這次做得這麼絕,真的放棄鐘雯這個女兒了嗎?可是他怎麼辦?他還需要鐘家這座大山呢!鐘家到底有沒有替他這個女婿考慮過?

    餐廳的氣氛十分沉重,奧爾罕和莎曼都低著頭吃飯,一聲不吭,鐘雯倒是十分安靜,動作優雅,好像對于報紙上的頭條毫不在意。“小雯,你的父親究竟是在做什麼?為什麼和我們一點商量都沒有就在全球布了這樣的聲明?”拉赫曼指責道。

    鐘雯用餐刀切下了一小塊培根,再用叉子送進嘴里,細嚼慢咽地吃掉培根,再用餐布拭了拭嘴唇,動作不緊不慢,“我的父親做事從來不會和別人商量,拉赫曼你為什麼對這樣的聲明這麼在意?鐘青山的女兒和拉赫曼的妻子這兩個身份你更看重哪一個?”

    昨晚韓簡和奧爾罕離開後,鐘雯想了很多,她的這一生,她嫁給拉赫曼後的生活,突然她現自己真的很失敗,沒有一個真心愛她的丈夫,沒有一個和她親密無間的兒女,也沒有一個可以談心的閨蜜,就連唯一真心愛她護她的父親和哥哥也被她給折騰沒了,不過鐘雯還是對拉赫曼抱有一絲幻想,如果拉赫曼能夠和她一起回到z國該有多好,就他們兩個一起游山玩水,環游世界!

    不過一切的暇思都在拉赫曼剛才的指責中終結了,塞繆爾說得沒錯,她真的是太天真了,拉赫曼最看重的還是她的父親是鐘青山這一點,鐘雯突然感覺松了口氣,患難見真情,父親這樣做也好,她對拉赫曼沒有了利用價值,她也可以毫無留戀地回z國了。

    拉赫曼被鐘雯噎得不知該如何回答,難道讓他說如果你不是鐘青山的女兒,我根本就不會選你做妻子!就在他難堪的時候,韓簡和莫莉走了進來,也讓他有了個台階可以下。

    莫莉還是第一次和鐘雯這個婆婆見面,鐘雯的樣子一點也不像鐘老爺子,倒是有點像鐘浩文,看來應該是韓簡外婆的基因好的緣故,鐘雯看到莫莉微啟朱唇笑了笑,十分平靜,讓莎曼看得驚異萬分,明明母妃前幾天還說要給二嫂好看的,今天怎麼這麼客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