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287教訓薩德拉

287教訓薩德拉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莫莉把早已準備好的禮物拿了出來,是一串珍珠項鏈,每個珍珠都有拇指大,圓潤柔和,十分稱氣質,鐘雯打開盒子倒是愣了一下,沒想到這個平民女人眼光還不錯,挑的禮物挺合她心意,鐘雯可不認為這珍珠項鏈是莫莉自己掏錢買的,拿著她兒子的錢充面子呢!

    換了以往鐘雯是肯定要冷嘲熱諷一番的,不過她剛和韓簡達成協議,也不敢亂說話,擠出一個笑容,“項鏈很不錯,我很喜歡!”

    拉赫曼詫異地看了妻子幾眼,今天早上妻子表現得太不正常了,不,應該說是太正常了,按照以往的脾氣,不是應該把禮物往地上一扔,甩手走人的嗎?不過拉赫曼也沒有多想,他被鐘老爺子的那份聲明給弄暈頭了。

    “塞繆爾,奧爾罕,你們怎麼看這份聲明?”

    “我覺得無所謂,這件事影響最大的應該是母妃吧,我們應該問問母妃的想法才對。”韓簡裝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奧爾罕也點頭附和。

    鐘雯將杯中的果汁喝完,淡淡地說道︰“我也不介意,我吃好了,先走一步。”說完,鐘雯便輕移蓮步款款而去。

    拉赫曼被鐘雯憋的一口氣上不來,看著妻子的背影一陣火大,他沉著臉狠狠地咬了口面包,莎曼嚇得吐了吐舌頭,把牛奶喝完後便匆匆地走了,臨走前和莫莉笑了笑,表示晚上的接風宴一定回來參加的。她可得把昨晚二嫂送的粉鑽拿去炫炫,上次那個安吉塔有顆拇指大的粉鑽就不可一世了,哼,這次她的可是有鴿子蛋那麼大,成色也比安吉塔那顆要好,看她還怎麼在本公主面前耀武揚威!

    韓簡他們也快速地吃了早餐,莫莉則只是喝了杯果汁加幾口面包,王宮里的食物可真難吃,拉納倒是把面前的食物都吃完了,在這一點上。莫莉是真的很佩服這根拉面,不管食物有多難吃他都能夠面不改色的吃下去,從來都不會剩下一點。

    幾人和拉赫曼告辭後便退出了餐廳,韓簡打算帶莫莉去街上逛逛。拉納自然要跟著的,奧爾罕則和他們告辭了,他得去盯著那些人干活,今晚可是二嫂的接風宴,就沖著二嫂給他的那株碧骨草。他也得把好關,不能出差錯了。

    莫莉他們和奧爾罕道了別,朝宮外走去,快到大門時,迎面走來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長得倒是挺英俊的,只是那一身的陰郁讓人覺得不舒服,路上的侍者不斷地向男子彎腰行禮,神態很恭敬,想來這個男子在王宮的地位很不一般。

    韓簡低聲地說了聲“是薩德拉”。話音剛落,薩德拉已經走到了跟前,見到清麗的莫莉時,薩德拉的眼里露出驚艷,沒想到塞繆爾的老婆比相片里更美,哼哼,等我把塞繆爾和奧爾罕都滅了,這個美人就是我的了,薩德拉心里著,臉上露出志得意滿的神情。

    雖然薩德拉隱藏得很好。可是莫莉還是能夠感覺到他內心的淫邪,真惡心!莫莉輕輕地皺了皺眉,沒想到韓簡的大哥竟然是這麼下流的人!韓簡也有所察覺,重重地喊了聲。“大哥!”

    薩德拉被韓簡的聲音驚醒,干笑了幾聲,“塞繆爾不介紹一下嗎?”

    韓簡介紹了莫莉和拉納,莫莉笑著用**國的禮節行了禮,薩德拉忙用手來扶,莫莉哪會讓這只豬手踫到自己。她不等薩德拉來扶就起身了,嘴里客氣地問了好,莫莉被韓簡特訓了一個月,一些**國的簡單日常語言還是能說能听的,太過于復雜的莫莉就只能當天書听了。

    薩德拉遺憾地伸回了手,外國人行禮就是不規範,哪能不等對方扶就起身的呢!韓簡也懶得和他多廢話,“大哥是要找父王吧?我們就不浪費大哥的時間了。←百度搜索→【ㄨ書?閱ゃ屋”

    韓簡拉著莫莉的手往外走,薩德拉想到早上的頭條新聞,得意地說道︰“塞繆爾你如果心里不舒服不用強顏歡笑的,我做大哥的能夠理解你的心情,畢竟有一個被家族驅逐的母妃可不是件光彩的事!”

    韓簡笑了笑,淡淡地回道︰“母憑子貴,我的母妃根本就不需要依靠娘家的勢力也能過得很好,難道大哥你沒有信心讓帕麗公主過上好日子嗎?”

    拉納一邊听一邊小聲地為莫莉翻譯,莫莉悄悄給老公豎起大拇指,這個薩德拉什麼的跟韓簡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嘛,韓簡對上他輕而易舉地就完勝。

    “怎麼可能?我的母妃現在過得不知道有多開心!”薩德拉矢口否認,他可不會承認不如塞繆爾的。薩德拉大概也知道在韓簡這里嘴上討不到便宜了,便說道︰“我有一些政事要和父王商議,塞繆爾帶你的妻子和表弟去玩吧。”

    話說得倒是挺好听的,可是他那一副正宮太子的派頭讓莫莉十分不爽,我老公不知道比你這只豬頭強多少倍呢!再加上剛才薩德拉那淫邪的氣息,莫莉對這個薩德拉真的很厭惡。

    莫莉想了想,拿出了一張“失魂符”朝薩德拉打了過去,薩德拉正準備轉身,突地身上一涼,便頓住了腳步,莫莉朝他笑著輕輕說了一句話︰“我不是人,我是畜生!”

    拉納看得莫名其妙,表嫂這是要做什麼?不過他知道一定有好戲看,興奮地看著呆呆的薩德拉,這個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的王八蛋,小時候就經常欺負他,還老是讓他背黑鍋,這次先讓表嫂練練手,反正還有一個月時間呢,他可得把小時候的帳都連本帶利找回來才行。

    韓簡笑眯眯地看著,隨莫莉鬧,別看莫莉做了很多事,其實在外人看來薩德拉不過只是轉身時稍微停頓了一下,根本沒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莫莉說完那句話後,薩德拉便清醒了過來,他摸了摸手臂,誰在背後罵我?剛才怎麼這麼冷?

    薩德拉也沒多想,他可是很著急要跟父王一起探討鐘雯的事情呢,鐘雯既然已經被鐘家驅逐了,那也就說明她對于父王沒有任何價值了,一個沒有價值的王妃還要她干什麼?還不如把位子空出來讓給他的母妃,薩德拉一直為他的母親只是前王妃耿耿于懷。

    薩德拉漸漸走遠,拉納失望極了,早知道表嫂不出手,他剛才就不用忍著了呀!莫莉神秘兮兮地笑了笑,輕輕地說了句,“我不是人,我是畜生!”

    只听見前面遠遠地傳來一聲響亮的喊聲,“我不是人,我是畜生!”

    薩德拉的叫聲嘹亮高亢,整個王宮都能听見,薩德拉嚇得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他這是怎麼了?怎麼可以這麼說自己?難道是昨晚沒有睡好的緣故?薩德拉為自己找著理由,只是莫莉哪會讓他如此輕松,薩德拉如同鸚哥學舌般又高喊了一聲,引得那些侍者紛紛避得遠遠的,大王子殿下不會是惹怒真神了吧?侍者們三三兩兩地在遠處指手畫腳,薩德拉又羞又怒,急急忙忙地往議事廳走去。

    “表嫂,你怎麼不讓他叫了?”薩德拉只叫了兩聲就完了,讓拉納很是遺憾。

    “等那頭豬到了議事廳,當著父王還有那些長老們的面,再讓他……”莫莉眨了眨眼,露出“你懂的”的笑容。

    拉納“哦”了一聲,對莫莉翹起了大拇指,真是最毒婦人心哪!不過他喜歡,這才過癮,只是可惜看不到薩德拉出洋相了,莫莉也覺得挺遺憾的,就好比親手導了一出大戲,自己卻不能欣賞,真是太沒勁了!(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