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288 我是畜生

288 我是畜生

    韓簡好笑地看著一臉“我在做壞事”的莫莉和拉納這兩只,自家老婆和表弟也就只有在一起做壞事的時候才不會吵架,不過他才不會承認自己其實也很想看薩德拉出丑呢!

    韓簡輕輕地提醒了聲“隱身符”,莫莉和拉納眼楮一亮,對啊!怎麼把隱身符給忘了?他們齊齊地看向韓簡賣萌,兩只腦袋四只眼楮,眼巴巴地看著韓簡,活像兩只布拉格小狗。

    “去吧!”高冷的韓簡輕啟朱唇,引來莫莉的香吻一枚。

    韓簡帶著老婆和表弟七拐八拐,來到一個死角,才讓莫莉打上隱身符,三人朝著議事廳飄去。議事廳的大門沒有關,門口倒是守著兩個侍衛,他們三人找了個能看到整個大廳的地方,悠閑地坐了下來,此時薩德拉正激烈陳詞︰

    “鐘母妃的遭遇我很同情,可是同情歸同情,我覺得鐘母妃已經不適合再做王妃,這樣會讓全世界的人笑話我們王室的!”

    其他的人大部分都附和薩德拉的話,認為鐘雯已經失去了最後的價值,根本就沒有資格做王妃,為了不讓王室再出洋相,還請國王早做決定才是。

    拉赫曼陰著臉,全身都散著“我很生氣”的氣息,他的心里真的對鐘家還有鐘雯起了怨恨,認為正他們才讓自己處于如此被動的局面,最後耐不住議事廳的人都同意讓鐘雯離開,拉赫曼只得妥協,不過他還是堅持讓鐘雯參加完塞繆爾的婚禮。

    其他人見國王終于松口了,倒是不再糾纏時間問題,只有薩德拉不滿意,覺得根本就沒有必要讓一個即將被休棄的王妃參加婚宴。莫莉忍不住,動了符術,薩德拉突然叫了起來,“我不是人,我是畜生!”

    因為是在房間里,薩德拉的喊聲顯得更加響亮,把拉赫曼和其他人都驚呆了。目瞪口呆地看著薩德拉。有點不相信剛才听到的話,一定是他們听錯了。

    薩德拉恐懼地捂住自己的嘴巴,怎麼又會叫起來的?到底是怎麼回事?他怎麼會這樣說自己?莫莉笑了笑。又動了,薩德拉雖然用手捂住了嘴巴,可是他依然字正腔圓地高喊了同樣的話,這下拉赫曼和其他人總算是听懂了。

    “薩德拉。你在說什麼?你瘋了嗎?”拉赫曼喝斥道。

    “我不是人,我是畜生!”薩德拉反復地說著。他越說越恐懼,全身冷汗直流,恨不得現在就這麼暈死過去才好。

    拉納看得好幾次都忍不住要笑出聲來,他用手捂住嘴。指了指外面,再不出去他可真憋不住了。莫莉也有點累了,這個失魂符好是好。可就是自己說得也挺累的,以後有時間再改進改進。最好是動動手指就能動的。大戲看夠了,三人又悄悄地走出了議事廳,待來到死角位置時,莫莉消除了隱身符。

    韓簡帶他們去了美食街逛,他知道莫莉早飯根本就沒吃飽,果然莫莉看到那些香氣撲鼻的小吃時,眼楮都亮了,三人點了一大堆好吃的,坐在路邊大快朵頤。“表嫂,那頭豬身上的東西能持續多久啊?”拉赫一邊吃烤肉一邊問著。

    “二十四個小時!”莫莉給薩德拉用的可是時效最長的失魂符,不折磨死那頭豬她就不姓莫。

    24小時,拉納的眼楮亮了,頓時覺得全身上下無一不暢快,他痛快地咬了口烤肉,舉起大杯的生啤,“來,踫一個!”莫莉也不含糊,和拉納一起干了一杯生啤,嚼著香噴噴的烤肉,嗯,這肉烤得還真不錯,等會問問老板調料能不能賣的,多買點回去自己烤著吃,莫莉吃得小嘴油汪汪的,旁邊的韓簡不時地拿紙巾給她拭嘴,讓旁邊的一些年輕女孩羨慕不已&1t;div netbsp;r&quot;&gt;&1t;snetbsp;type=&quot;text/javascript&quot;&gt;reads;&1t;/snetbsp;href=&quot; target="_b1ank">org/books/4/4425/&quot;</a> target=&quot;_b1ank&quot;&gt;獸人之平淡的幸福&1t;/a&gt;。

    他們三人大半天都在外面逛著,吃著美食,買些特產,順帶莫莉心情好時還念念咒語,這也讓已經嚇得癱軟的薩德拉時不時還會冒出“我不是人,我是畜生!”,讓拉赫曼听得怒火沖天,對這個大兒子失望不已,心情也愈加煩燥,這段時間是怎麼了?為什麼事事不順?難道真的是真神降怒了嗎?

    由于晚上要參加宴會,而且韓簡和莫莉還是主角,他們下午三四點左右時便打道回府了,剛回到韓簡的寢宮,奧爾罕便興奮地跑了過來,“二哥,你可算是回來了,我都來你寢宮好幾趟了。”

    韓簡挑眉,“奧爾罕,你也不小了,怎麼還這麼不穩重,大呼小叫的!”

    奧爾罕忙放慢了腳步,但是臉上的笑容還是出賣了他內心的激動,“二哥,二嫂,拉納表哥,你們听說了沒,薩德拉被真神詛咒了!”

    莫莉和拉納听奧爾罕這麼說頓時捧腹大笑,“表嫂,你什麼時候變成真神了?”拉納笑得直打跌。

    奧爾罕被這兩人笑得莫名其妙,疑惑地看著他們,韓簡好心地為他解惑,“早上出門時踫到了薩德拉,這家伙惹得你二嫂很不舒服,你二嫂便小小地懲罰了他一下。”

    奧爾罕一听頓時兩眼放光,原先以為二哥就很厲害了,沒想到二嫂也不是一般人哪,他跑到莫莉身邊,不斷地搖尾乞憐,“二嫂,你是怎麼做到的?教教我吧,求求你了!”

    一個身高足有19o又長了一身健子肉的陽光帥哥圍在身邊賣萌,雖然有點搞笑,不過莫莉還是被奧爾罕喊得心軟了,她扭頭看向老公,韓簡對她微微頷,見老公大人同意了,她便毫不猶豫地拿出一堆符紙,讓奧爾罕打住別賣萌了,奧爾罕立馬剎車,他稀奇地看著桌子上一堆金燦燦地紙,兩眼冒蚊香圈?啥米東西?

    莫莉拿出失魂符,介紹道︰“薩德拉中的就是這種符,可以遙控指揮對方說出你想讓他說的話。”見奧爾罕還沒听懂,莫莉看到正伸著長脖子的拉納,計上心來,打出一張失魂符在拉納身上,對著拉納說了聲,“我是人見人愛的小拉拉,汪汪汪!”

    拉納立即活靈活現地說了同樣的話,把奧爾罕看得哈哈大笑,莫莉倒也沒有多折騰拉納,只讓他說了三句便收回了符,拉納委屈地看著莫莉,對著還在大笑的奧爾罕怒目而視。

    莫莉見著拉納的委屈樣,愧疚了,怎麼說這拉面還是為了保護自己才來的,怎麼能夠這樣對待他呢?忙對他說好話,拉納繼續施行哀兵政策,最後從莫莉那里拐走了五張失魂符,五張隱身符,六張木人符,六張噤聲符。

    本來他還想多拐一點的,可是耐不住莫莉身邊有個精明的表哥啊,眼見表哥的眼神越來越犀利,拉納只得略遺憾地拿著這二十來張符坐到一邊思考以後的一個月得如何折騰薩德拉那家伙,寢宮的薩德拉只覺得背後寒,當下決定明天就沐浴焚香拜神,一定是有一段時間沒有祭拜真神大人,讓他老人家生氣了。

    奧爾罕瞧著拉納那一摞厚厚的符,還有那些稀奇古怪的作用,眼紅得不行,他也不說話,就這麼眼巴巴地看著莫莉,反正他也看出來了,這個二嫂就是個吃軟不吃硬的主,只要他學拉納表哥的樣,肯定也能要來那麼多好東西的。

    果然莫莉看到奧爾罕水汪汪的黑眼珠子,想想也確實不能厚此薄彼,便把剩下的二十來張符都給了奧爾罕,並教了他使用方法,奧爾罕得了符紙後,興奮地和拉納坐在一起頭踫頭地互相顯擺了。

    莫莉清空了符紙,笑眯眯地坐到韓簡身邊,看著韓簡玩股票,“送完了?”韓簡頭也不抬地問她。

    “嗯!”莫莉點點頭,其實她也是有意的,拉納和奧爾罕這兩人一看就對薩德拉非常不爽,現在有了這些符,薩德拉今後的生活不要太舒服哦!莫莉yy著薩德拉將來的倍爽體驗,樂得咯咯笑了出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