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294真神降罪

294真神降罪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薩德拉就這麼一聲接著一聲地喊著“我不是人,我是畜生!”,這可比安吉塔的事要勁爆多了,拉赫曼此時也顧不得邁拉迪的事了,這個薩德拉是怎麼回事?既然還沒有好全乎就不要來參加宴會了呀,現在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出洋相,想來明天全世界人民都知道**國的大王子癲狂了吧!

    听著薩德拉那一句句的“我是畜生”,拉赫曼的臉色比剛才還要難看,兒子是畜生,那他這個老子成什麼了?不是老畜生嗎?韓簡心里暗暗好笑,他朝奧爾罕使了個眼色,奧爾罕心神領會,和韓簡一起走到薩德拉面前,韓簡悄悄打出了無色無味的蒙汗藥粉,薩德拉應聲而倒,奧爾罕朝人群大聲說道︰“大王子殿下因為政事操勞,近段時間過于疲累,所以有些語無倫次,等大王子殿下休息一段時間後就會好的。”

    奧爾罕說完後便將薩德拉扛在了肩膀上,準備將他送回寢宮,急得六神無主的托婭緊跟在他身後,本來她還想和韓簡述述舊的,不過現在丈夫這個樣子,她也沒那個心情了,如果薩德拉出什麼事的話,她和四個孩子以後可怎麼辦?

    拉赫曼對小兒子的應急措施十分滿意,他朝人群說道︰“晚宴繼續進行,大家一定要玩得開心!”

    說完他便和鐘雯一起去舞池跳舞了,現在時候還早,可不能讓晚宴就這麼無疾而終,他得把氣氛活躍起來才行,這關乎到王室的顏面問題。】鐘雯今晚十分安靜,她嘲諷地看了看邁拉迪一家,自從和韓簡達成了回國的協議後,她現在就像是一個旁觀者一般,站在圈子外面看著圈子里的一幫人,她從來都沒有這麼清醒過,也正是因為這清醒,她才意識到以前的自己夠傻夠天真。竟然在王室里乞求愛情?

    現在的鐘雯只想安靜地演完這最後一個多月的王妃角色,從此以後她就可以自由自在地過她想要的生活了,什麼王妃什麼鐘家女兒都通通見鬼去吧!總的說起來,鐘雯還就是一個極度自私的女人。就算她意識到了錯誤也不會想著要去改正,她由始自終想的都是自己過得好不好!

    由于薩德拉發病,安吉塔的事就這麼不了了之了,邁拉迪也沒有心思再呆下去,他拉著安吉塔往外走去。心里火急火燎,大王子這到底是怎麼了?難道真的是癲狂了嗎?不,絕對不可以,他還等著做國丈呢!

    莫莉可沒打算輕易放過這兩人,她悄悄地從空間里取出兩張木人符和一張噤聲符,朝著安吉塔和邁拉迪打去,就這樣,安吉塔和邁拉迪兩人就這麼保持著行走的姿勢僵住了,莫莉笑眯眯地對看得張口結舌的莎曼眨了眨眼,拉著韓簡一起去舞池跳舞去了。

    安吉塔和邁拉迪兩人的異樣不多時便引發了眾人的注意。父女倆就像蠟像一樣僵著,有一個好奇的小男孩還用手戳了戳安吉塔的屁股,嘴里驚叫道︰“這個蠟像是軟的,還熱熱的。”

    跳了一曲舞後想休息一會兒的拉赫曼听說邁拉迪兩父女又出事了,他氣得直搖頭,這個邁拉迪在搞什麼鬼?一個晚上淨瞎折騰,他氣哼哼地走到兩只蠟像邊,鐘雯緊跟在他身後看熱鬧,之前的小男孩十分熱情,主動說道︰“國王陛下。這兩個蠟像是熱的。”

    安吉塔狠狠地瞪著那個小男孩,把小孩嚇得嘴一扁哭了起來,“媽媽,這個蠟像好恐怖。好像怪獸!我要媽媽,嗚。”

    正到處找兒子的小男孩媽媽听見兒子的哭聲忙跑了過來,尷尬地抱起兒子哄他,拉赫曼心里其實挺想笑的,邁拉迪和安吉塔確實是挺像蠟像的,“怎麼回事?”他向旁邊的人詢問。

    只不過沒人能說出所以然。誰知道是怎麼回事?烏姆長老趕了過來,他看到死對頭這一副滑稽樣子,樂不可吱,還調皮地輕輕地推了推邁拉迪,本來邁拉迪就是在行走的時候被莫莉打上木人符的,一只腳懸在空中,只有一只腳著地,被烏姆這麼一推,失去了重心,砰地一聲就倒在了地上,烏姆無辜地聳了聳肩,表示他什麼也不知道。

    “國王,我覺得邁拉迪長老一家應該是被真神降罪了,否則難以解釋他們父女倆為何會如此怪異?”烏姆時刻不忘給邁拉迪補刀。

    邁拉迪很想解釋不是這麼回事,在**國被真神降罪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甚至很可能他的政治生命將從此終結,因為民眾不會讓一個被真神降罪的人領導他們的。邁拉迪想張嘴說話,可是他卻一點都說不出來,莫莉在打木人符的同時還對他使了噤聲符,因為著急他頭上的青筋都爆了出來,看著挺駭人的。

    于是邁拉迪和安吉塔兩父女得罪真神的罪名就這麼愉快地確定了,宴會廳的人都紛紛遠離了邁拉迪父女兩人,就怕和他們走得近一點都會被真神責怪,沾染上晦氣,邁拉迪又急又氣,血管越爆越脹,一下子腦充血,就這麼直直地暈死了過去。

    拉赫曼心里暗叫晦氣,他招來了幾個侍衛,讓他們把這兩人送回家,侍衛們雖然也怕晦氣,不過國王都發話了,他們也只得嫌棄地彎下腰,直挺挺地抬著安吉塔和邁拉迪兩人走出了宴會廳。

    烏姆心滿意足地和妻子跳舞去了,不過他心里也覺得挺奇怪的,邁拉迪到底是怎麼回事?突然就這麼成木頭人了,真是怪,難不成真是真神降罪了?看來自己離大長老的位子越來越近了啊,民眾絕對不會允許一個被真神降罪的人留在大長老這個位置上的,烏姆想了想,招手叫來了他的手下,低聲囑咐了幾句,讓他把邁拉迪被真神降罪的新聞以最快速度傳播出去,越多人知道越好。

    宴會結束後,莫莉和韓簡一起回寢宮休息,莎曼本還有許多話想要問莫莉的,韓簡瞄了她一眼,涼涼地問道︰“你不用睡覺了嗎?”

    莎曼只得悻悻地回自己的寢宮,等明天一定要找二嫂問清楚,剛才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安吉塔和邁拉迪會突然變成那樣了?莎曼知道肯定不是烏姆長老說的原因,之前她有看見二嫂好像打出了什麼東西,因為動作很快,她只看見了一點點金色的光。

    莎曼也沒有多想了,反正明天就知道原因了,要是二嫂還有這種好東西的話,她一定要向二嫂討一些,這可是整人的神器啊!莎曼開心地回了寢宮,今天可是她二十年來最痛快的一天了,以前總是被安吉塔欺負,父王也不幫她,這次可算是找回場子了。莎曼想起了她之前拍的相片,忙打開電腦,把安吉塔和邁拉迪兩人的丑照都傳到了網上。

    這邊薩德拉也沒消停過,莫莉在回到寢宮後,趁著精神好,狠狠地折騰了他一番,薩德拉的寢宮一整夜都響著他嘹亮的叫喊聲,于是一條“大王子殿下也被真神降罪”的流言悄悄地向宮外傳去,並以光子的速度傳遍了全國,待拉赫曼發現時,全國上下都已經流言四起,禁也禁不掉了。

    而且因為薩德拉在拉納的努力下,他間歇性地犯了好幾回病,有說“我喜歡男人的”,也有說“我最喜歡吃粑粑的”,還有說“我是天下第一賤!”的,.......,總之在拉納和莎曼,沒錯,就是莎曼,莎曼自從知道了莫莉那些神奇的符紙後,她便迅速地和拉納臭味相投,以整薩德拉和安吉塔為樂,並還提供了許多新鮮的點子,讓拉納對她佩服不已,夠無恥,有前途!

    當然這兩人的行為肯定是瞞著拉赫曼的,莫莉為他們提供了大量的符紙,所以薩德拉這一個月的生活一直都處在水深火熱之中,他已經絕望了,為什麼他焚香沐浴拜了真神,真神還不原諒他?(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