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295 了結了

295 了結了

    這段時間**國相當熱鬧,先是有王妃鐘雯被家族驅逐的頭條,再接著又是大王子殿下和邁拉迪長老父女倆被真神降罪,尤其是大王子殿下薩德拉,听說他是因為做錯太多事情才得罪了真神,身上的晦氣已經快要沖天了,他的岳父大人邁拉迪就是被他連累的,不過邁拉迪自己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和薩德拉私下里干了不少缺德事。

    韓簡把從邁拉迪私庫里拿的那些賬本交給奧爾罕後,被拉納調教得十分腹黑的奧爾罕把這些賬本挑了一些公開了,這下全國人民嘩然了,沒想到表面斯文謙和的大王子殿下背地里竟然那麼黑,和邁拉迪長老一起干了那麼多壞事,難怪真神會生氣,連預兆都沒有直接降罪下來了,看來真神還是庇護好人的。

    于是民眾對真神的信仰更加虔誠,一時間全國上下興起了一陣朝拜真神的潮流,同時民眾反對大王子殿下的聲音也越來越多,起先還只有一小部分人悄悄地說,最後擴至全國乃至全世界,鐘雯的那點屁事早被大家忘得一干二淨了。

    當然這些事情都是拉納帶著奧爾罕干的,本來韓簡還不想這麼快結束薩德拉的政治生涯,他還想讓奧爾罕再鍛煉一段時間,不過當他看到拉納從薩德拉那里搜出來的厚厚一摞莫莉的相片時,有幾張甚至還起了毛邊,應該是經常被人觀摩的緣故,想到薩德拉竟然在無數個深夜里**自己的女人,韓簡就怒火攻心,真是不知死活,他冷冷地對奧爾罕下達了“不死不休”的命令,所以才會有薩德拉在短短的一個月里從高高在上的大王子殿下跌落到了人人鄙視的罪人。

    拉赫曼和王室長老會迫于無奈只得剝除了薩德拉的王儲身份,最後的結果也正如同莫莉說的那樣,老大廢了,老二不干,也就只剩下老三了,再加上奧爾罕的能力並不差。就這樣奧爾罕成為了**國的王儲,不過他的王儲授位儀式需要等到韓簡的婚禮過後再舉行,官方的解釋是王宮分不出時間籌備三王子殿下的王儲授位儀式,其實真實的原因是長老會和拉赫曼想等到鐘雯離開王宮之後再向全世界宣布**國的王儲易位。

    烏姆最後得償所願成了大長老。被他打敗的邁拉迪長老只能躺在床上,大小便都不能自理,因為他中風了。原來自從被烏姆冤枉他是被真神降罪後,邁拉迪便沒有再去長老院工作,拉赫曼安慰他說等外面的風聲小一些再讓他回來。邁拉迪想想也是,便听話的呆在家里,無所事事的他實在是無聊,某一天打開了私庫,想要好好欣賞欣賞自己大半輩子的積蓄,有了這些,就可以保證他後半生吃香的喝辣的,依然還是人上人。

    可是當邁拉迪志得意滿地打開私庫大門時,頓時便傻眼了,將近二十平方的私庫變得空空蕩蕩。連塊木頭都沒有留下(韓簡當時嫌麻煩直接就全收進戒指了),邁拉迪只覺得眼前一陣暈眩,全身不斷的顫抖,“是誰干的?”吼出了他人生中的最後一句話後,邁拉迪長老就這麼華麗麗的中風了。

    本來邁拉迪只是小中風,除了嘴歪眼斜,手腳不大靈便外,一般的日常生活還是可以自主的,可是還沒等邁拉迪從痛失巨額財產的打擊中恢復過來,關于他和薩德拉私下的黑幕又被曝光了。電視、網絡、報紙、電台等等都充斥著他和薩德拉的丑聞。

    安吉塔也不去上學了,怕被同學欺負,自從那次晚宴上出丑的相片被莎曼發到校園網後,安吉塔總覺得無時無刻都有人在嘲笑她。本來過了一段時間同學們都被姐夫的新聞給轉移了視線,安吉塔悄悄松了口氣,可是沒等她輕松幾天,她父親和姐夫的交易黑幕又被曝光了。

    這下可好,學校的同學沒一個人對她有好臉色,曾經跟在她的屁股後面捧著她的那些人都換了一張臉。每個人都可以欺負她,就連老師也不待見她,安吉塔哪受得了這種委屈,哭哭啼啼地跑回了家朝父親哭訴,邁拉迪當然心疼女兒了,恨不得和以前一樣把那些欺負他女兒的人都狠狠警告一番,可是他現在的樣子連走路都困難,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再加上後來他的丑聞越鬧越大,最後發展到每天都有一些憤怒的民眾往他家里扔爛菜葉幫子,扔臭雞蛋,甚至還有潑糞的,一座美輪美奐的鄉村別墅就這麼被破壞得臭氣燻天,邁拉迪在這些重重打擊之下再次中風了,這次他可沒有那麼幸運,徹徹底底癱瘓了,大小便**,成了一個生命進入倒計時的廢人。

    就這樣烏姆順勢坐上了大長老的寶座,了了他一生的心願,烏姆在做了大長老後還特意跑到邁拉迪家里去看望了他,烏姆居高臨下地看著曾經的死對頭,笑眯眯地把他身上的大長老服飾現給邁拉迪看,把邁拉迪氣得嘴直哆嗦,烏姆火上添油地還把那些他安排扔臭雞蛋和潑糞的事也說了出來,直到把邁拉迪氣得暈死過去他才心滿意足地走了,從此以後再沒有踏足過邁拉迪家里,直到出席邁拉迪的葬禮。

    拉赫曼其實是懷疑過韓簡和薩德拉的事情有關聯的,哪有那麼巧的事,韓簡他們兩口子一回來薩德拉就出事了,再想到這個二兒子神秘莫測的手段,拉赫曼只得將懷疑藏在心底,只是對韓簡說了一句,“留下你大哥的性命吧!”

    韓簡盯著拉赫曼看了良久方說道︰“父王知道薩德拉曾經引誘奧爾罕吸毒並染上毒癮嗎?那時奧爾罕才只有十五歲,如果不是我發現得及時,父王您在十年前就已經失去一位兒子了!薩德拉的命可以留下,不過他必須離開**國,永遠不能回來!”

    說完韓簡便離開了,留下拉赫曼一人發呆,他還沒有從韓簡說的事情中回過神來,過了許久他沖自己狠狠地扇了兩個耳光,痛苦地抱著頭,他真是一個失敗者,原來這些年的兄友弟恭、家庭和睦都是假的,都是些禁不起考驗的泡泡,現在都被塞繆爾戳穿了。

    韓簡最後倒沒有取薩德拉的性命,奧爾罕實在是不甘心,狠狠地揍了他一頓,被揍得傷痕累累的薩德拉連夜收拾了行禮,帶著四個孩子和托婭離開了王宮,去了他母妃現在居住的地方—美國,之後倒是不斷地在一些花邊新聞上可以看到薩德拉,不是找了個小嫩模就是泡了個三四流的小明星。

    不知不覺韓簡和莫莉在**國呆了快一個月了,莫莉已經在準備回z國的行李,這段時間莫莉總的說起來還是過得比較開心的,本來以為會和婆婆大人鐘雯明爭暗斗一番,莫莉甚至都從網上下載了好多斗婆婆大人的秘籍,可惜一樣都沒有用上。

    鐘雯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不吵不鬧,不爭不搶,每天就像是在演戲一般,臉上永遠都是不苟言笑,對任何人都是這樣,包括拉赫曼和她的幾個孩子,就好像她只是一個局外人一樣,毫不關心這個圈子里的人是死是活,看得莫莉真心佩服鐘雯的冷情,對自己親生的孩子那麼冷漠無視的女人還真是少見,不過莫莉一點也不覺得奇怪,有了她家里的兩個極品做比較,莫莉真覺得一點也不稀奇,鐘雯這樣的還算是小兒科。

    關于鐘雯的去留韓簡也和拉赫曼交流過,他們達成了一致意見,就是鐘雯在韓簡婚禮過後便與拉赫曼離婚,從此鐘雯將不再是**國的王妃,因為這韓簡的姐姐莎麗公主還特意回了娘家一趟,本來莎麗公主早就想回來的,不過因為她丈夫的父母身體不太好,在她臨來之前婆婆突然發病了,于是莎麗便拖到了現在才回來,與她一同回來的還有她的丈夫以及四個可愛的孩子。(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