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299 回京都

299 回京都

    鐘家來接他們的是鐘涵堅,他見到兩漂亮的外國娃娃,愣了一下,得知是韓簡姐姐莎麗的孩子,他笑著說道︰“正好今天是星期六,鐘陽他們都在,可以陪兩孩子一起玩。”

    莫莉苦笑,“得了,還是別禍害鐘陽他們孩子了,這兩家伙實在是太能折騰了,沒看我們都死攥著不敢放手呢,真是兩個小祖宗啊!”

    “舅媽,我們不是你祖宗,我們和你都不是一個品種的,怎麼可能是你祖宗?”安德烈居然會說z國語言,雖然不是特別流利,但是交流是一點沒問題的。

    “安德烈,葉蓮娜,你們會說z文,為什麼還一定要和舅媽說英文?不知道舅媽英文說著費力嗎?”莫莉火大了,她一個大人竟然被兩小屁孩給耍了。

    “舅媽,你又沒問我們會不會說z文?我們又不嫌棄舅媽你的英文說得爛!”安德烈很無辜,還跟大人似的攤了攤手。

    莫莉被安德烈的話說得哭笑不得,她一個大人居然兩小孩子鄙視了,一邊的韓簡見老婆被外甥欺負了,他伸手就給了安德烈一個重重的爆粟子,鐘涵堅笑得連方向盤都打不好了,易之的外甥實在是太逗了。

    “堅舅舅,你得專心開車!你年紀大活夠了,可是我和哥哥還沒享受夠青春的美妙呢?”葉蓮娜毒舌的功力一點都不比哥哥差,立馬就把鐘涵堅說得正襟嚴坐,專心開車。

    莫莉這下可不慣著他們了,板著臉教訓道︰“葉蓮娜,你現在的行為言語是一個有教養的孩子應該做的嗎?堅舅舅是你的長輩,你剛才是對一個長輩該有的說話口吻嗎?如果你這麼不懂禮貌,那我和你舅舅立刻就把你和你哥哥送回你們父母那兒去,反正坐飛機也很快。”

    韓簡懶得和他們多廢話,直接讓莫莉對他們倆用木人符,莫莉本還不忍心,可是在見到裝得乖巧的兩兄妹居然低著頭不斷地做鬼臉。還學著她的樣子說話,這下她是真火大了,還真沒見過這麼調皮的孩子,真不知道莎麗和列昂怎麼會把兩娃給帶成這個樣子的?莫莉直接兩張木人符打了過去。

    就這樣。安德烈和葉蓮娜兩人就一動也不能動了,起先他們還嚇了一跳,嘴里不斷地嚷嚷,“舅舅,舅媽。外星人來了!”不過見到韓簡和莫莉都很淡定,他們似是想到了什麼,不再驚叫,很快鎮靜了下來,韓簡看了後暗自頷首,兩孩子的資質確實很不錯,如果好好調教一番的話,以後的成就不可限量。

    **國王宮內,莎麗和列昂幾番顛鸞倒鳳,總算是雲收雨歇。莎麗疲累地躺在列昂的懷里,想到家里的兩只魔星,她不由對弟弟和弟媳心懷愧疚起來,“列昂,我們是不是太過分了點兒,把安德烈和葉蓮娜扔給塞繆爾他們。”

    列昂也覺得有點對不起小舅子兩口子,不過人不為已天誅地滅,像今晚這麼高質量的夫妻生活他和老婆可是有好幾年都沒有過了呀!以前在家里床上總是會蹦出來一些惡心的毛毛蟲、蜘蛛、蛇等,害得他好幾次箭在弦上都被嚇得差點陽痿,恨得他真想把那兩只塞回老婆肚子里。現在總算是好了,沒有了兩只搗蛋的魔星,生活是多麼美妙啊!

    意猶未竟的列昂低頭見到懷里嬌媚的老婆,心里那點小愧疚早飛到九宵雲外了。“老婆,相信塞繆爾一定沒問題的,我們還是不要浪費時間了,......”

    于是房間內又響起了羞死人的聲音,一直持續到天邊泛白,月亮都羞得躲到雲層後了。真是一點都不知道節制呀!

    話說被親爹親媽嫌棄的安德烈和葉蓮娜兩人在多次努力後,發現依然發不出聲音,他們興奮地大叫,“舅媽,你對我們做了什麼?為什麼我們不能動了?真好玩!”

    “噤聲符!”韓簡被他們吵得不勝其煩,索性讓莫莉再打上噤聲符。莫莉想想都做初一了,也不怕再做十五了,再說這兩只吵起來的確是頭疼,她毫不猶豫地打上了噤聲符。

    這下車里總算是清靜了,鐘涵堅看得好笑,沒想到向來淡定沉穩的易之也有這種狼狽的時候,不過這兩孩子還真是不好惹,回去後得告訴鐘陽他們,可不用對他們客氣。

    到了鐘家後,家里的人大部分都在,韓簡和鐘涵正一人扛了一個巨形芭比娃娃下了車,把他們往客廳的沙發上一扔,老爺子被他們嚇了一跳,忙走到他們面前,伸手摸了摸,熱的?

    “易之,這是從哪弄來的小洋鬼子?”老爺子向來對洋鬼子不感冒。

    “爺爺,這兩個可是您老的曾外孫,他們的媽媽是莎麗,是您老真真切切的外孫女兒。”鐘涵堅替老爺子解惑。

    一听是鐘雯的外孫,老爺子才想起來他還有一個老毛子外孫女婿, “真是的,咋一個都不像我們老鐘人呢?瞧這一頭黃毛,我都帶不出手!對了,這兩娃娃咋的了?為啥弄成這樣了?”

    老爺子都發話了,莫莉只得給兩孩子解符,解符前還特意恐嚇他們,“要是再吵的話,舅媽用更厲害的招術對付你們!”兩孩子嚇得一個勁地點頭,原來最厲害的人不是舅舅,而是看著和藹可親的舅媽呢!難怪z國諺語總是說“最毒婦人心”,果然沒錯。

    安德烈和葉蓮娜兩人一被脫了束縛,立馬跳了起來喊道︰“廁所,我要上廁所,憋死我們了!”

    鐘涵堅忍著笑帶著他們去了廁所,其他幾個人都面面相覷,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莫莉只得把路上的一些事簡單說了些,最後她無奈地吐槽,“實在是沒辦法了,這兩小祖宗就是個紅孩兒轉世投胎的,我就說莎麗和列昂兩親爹媽為啥那麼高興送走孩子,原來是人家自己當爹媽的都受不了哇!”

    眾人這才恍然,原來是兩個問題孩子,鄭晴立馬表態,“不怕,再厲害的孩子,只要到了我們涵正手里,立馬讓他們乖乖的,保證不敢亂來,現在涵正出去了,等中飯回來時,你們就看著好了。”

    莫莉不敢苛同,涵正再厲害有韓簡厲害嗎?人家連韓簡都不怕了,還會怕涵正?不過她也沒表態,不想打擊鄭晴的積極性。從廁所回來的安德烈和葉蓮娜兩人大概是吃足了莫莉的苦頭,也不再亂來了,安靜地坐在沙發上做乖寶寶,惹得高爾雅和鄭晴疑惑地看著莫莉,是不是有點言過其實了?兩孩子挺乖的啊!

    莫莉撇了撇嘴,哼,她一開始不也是被這兩小家伙的外表給騙了,等著吧!她敢打賭,不出一小時,兩小家伙就會原形畢露的。安德烈和葉蓮娜坐了十分鐘不到就坐不住了,兩屁股不停地在沙發上扭來扭去,一會兒扭到東一會兒扭到西,鄭晴便讓鐘陽帶弟弟妹妹去院子里玩,鐘晨和鐘巨也對這兩個漂亮的外國親戚十分好奇,跟著一塊去了。

    莫莉嚴肅地交待鐘陽,“小陽,一定不要對他們心軟,記住嬸嬸的話啊!”

    鐘陽也挺認真地點點頭,一大一小這麼當回事,把鄭晴和高爾雅給逗得不停地笑,連說莫莉真是大驚小怪,兩十來歲的小屁孩再吵能吵到哪去?不過很快她們就會被自打嘴巴了。

    鄭晴和高爾雅幫著劉玉英一起準備中飯,小王家里有點事,老爺子就讓他回去辦事去了,這幾天都是他們幾個女人在燒飯。韓簡和老爺子還有鐘浩文一起去了書房,莫莉知道他們一定是去說鐘雯的事情去了,她閑得無聊便也去了廚房幫著洗菜切菜。(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