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302 緣分未到

302 緣分未到

    老爺子一說到孩子的問題,桌上的幾人都不出聲了,鐘涵堅見老爺子看向了高爾雅,他嘟囔道︰“爺爺,我都已經貢獻兩個娃了,您老人家可別再讓我和爾雅生了,我們可還沒好好享受二人世界呢!您讓大哥大嫂生去。”

    鐘涵堅話音剛落就感受到了大哥冷冷的目光掃來,他縮了縮肩膀,不再吱聲,低著頭猛吃菜,老爺子見他的話沒引起重視,哼了一聲,心里非常不爽,不過他也沒辦法,生娃娃這種事可不是他說生就能生的,還得兩口子自個願意啊,唉,現在的年輕人咋都不愛生娃娃呢?听說還有很多叫什麼丁克的,一個娃都不生,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不生孩子哪有未來?

    莫莉見老爺子不再提生娃娃的話題,悄悄地松了口氣,要說這麼多孫媳婦里面可就她連一個都沒生了,高爾雅見莫莉那一副如逢大赦的模樣,不禁好笑,小聲地說道︰“咱們家里每隔個幾天老爺子就得提生孩子的事,我們都習慣了,不過你和易之打算什麼時候要孩子啊?我看你們還是早點生好,易之的年齡也不小了。”

    “什麼時候有了就生唄,大概是孩子的緣分還沒到吧!”莫莉聳了聳肩。

    高爾雅見狀也沒再提起這個話題,孩子的事情也就是講究個緣分,听莫莉的語氣看來她並沒有避孕,那麼也只能說她和易之現在還沒有孩子緣了。

    莫莉想到還在樹上掛著的葉蓮娜,到現在也過去快一個小時了,她還是過去看看吧,免得真把孩子嚇壞了,她幾口把碗里的飯吃了,和韓簡說了聲,韓簡笑著說道︰“去看看也行,不過我看那個葉蓮娜膽子大得很,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的,她要是求饒了。你就放她下來,要不然就讓她一直在樹上掛著好了。”

    莫莉笑了笑,從廚房用飯盒裝了飯菜拎著出去了,高爾雅見狀也跟著去了。她對那個葉蓮娜實在是挺感興趣的,就沒見過這麼愛折騰人的小女孩,長得還那麼可愛,難道外國的小孩特別會鬧一些?

    大槐樹下,鐘陽和安德烈已經在吃飯了。鄭晴給他們準備的是紅燒肉、雞腿還有冬瓜排骨湯,香噴噴的,兩人跑了那麼長時間肚子早餓了,聞著這香味哪還忍得住,先喝了口湯,大口大口地吃起了飯。

    菜香味不斷地往上飄,傳到了葉蓮娜的鼻子里,她聳了聳鼻子,真香啊!這麼長時間下來,她倒也習慣了掛在上面。上面還挺涼爽的,只是這肚子實在是受不了啊!特別是下面這安德烈和鐘陽兩人還不時地發出吧嘰聲,真是可惡!最可根的是安德烈,一點都想不起來上面還有一個妹妹餓著肚子呢!

    恨得不行的葉蓮娜眼珠子一轉,從樹上擼了一把葉子往下面灑,安德烈和鐘陽兩人正吃得歡呢,這頭頂上就飄下了一片片的葉子,有幾片都落到了飯盒里了,安德烈氣得要死,大聲朝上嚷道︰“葉蓮娜。你干嘛?自己沒飯吃難道也要害我們沒飯吃嗎?”

    “哼,誰讓你自己吃得這麼舒服,卻忘記了上面還有一個可憐的妹妹了!我這是提醒你。”葉蓮娜理直氣壯地說著。

    安德烈噎了一下,隨即又喊道︰“我倒是想給你吃呢!可是你夠得著嗎?”

    葉蓮娜半晌沒答話。安德烈得意地笑了,以前總是妹妹把他說得啞口無言,這下可算是贏回來了,他把飯上的葉子扔了繼續吃飯,曾姥爺家廚師燒的食物還是挺不錯的,比在俄羅斯中餐館吃的要好吃多了。

    鐘陽根本就不理他們兩兄妹。他面無表情地把飯盒里的飯吃得干干淨淨,空盒子扔給鐘晨,盤腿坐在草地上閉目養神。安德烈吃好了飯,也學鐘陽的樣坐在地上,不過他怎麼坐怎麼不舒服,總覺得全身上下哪里都不得勁,鐘陽看著他的別扭勁,忍不住出聲提醒安德烈盤腿的方法。

    安德烈在鐘陽的指導下總算是成功地坐好了,他興奮地問道︰“鐘陽表哥,你也練過z國功夫嗎?”

    “嗯,從小就練的。”鐘陽點頭說道。

    “z國功夫好學嗎?你和舅舅練的功夫是一樣的嗎?”

    “不一樣,練功夫很苦的,而且365天都要堅持,一天都不能放松。”

    “我不怕吃苦,只要能讓我練得像李小龍那麼厲害就好了。”李小龍大概是所有外國人心目中的z國功夫大俠吧。

    “李小龍才不是最厲害的呢,我爸爸一只手就能把他打敗。”鐘陽對于安德烈竟然把李小龍當作偶像十分鄙視。

    “真的嗎?你爸爸這麼厲害,那是你爸爸厲害還是我舅舅厲害啊?”

    鐘陽想了想,有點不肯定地說道︰“我爸爸經常說表叔很厲害的,不過我爸爸也很厲害,他們倆大概一樣厲害吧!”

    “舅媽和另一個舅媽來了,哇哦,好像是來給我送飯的。”樹上的葉蓮娜站得高看得遠,最先看見朝這邊走來的莫莉和高爾雅。

    “舅媽,你是來給我送飯的嗎?你快把我放下來吧,我都餓死了。”葉蓮娜大聲朝已經走到樹下的莫莉喊道。

    “你知道錯在哪里了嗎?如果你還沒有認識到錯誤,那就繼續在樹上乘涼吧!”莫莉板著臉問道。

    “我不該讓豆豆爬樹去掏鳥蛋,可是那個豆豆也太沒用了,膽子小得跟老鼠一樣,我要早知道他這麼膽小,才不要他去爬樹呢!”葉蓮娜覺得她挺冤的,不就是去爬個樹嗎?雖然中間出了點意外,可那也不是她的錯啊,只能怪那個豆豆的膽子太小了,為什麼舅舅和舅媽都要責怪她?

    莫莉見葉蓮娜還一副死不知悔改的模樣,真想把她弄下來狠狠地揍一頓,這不是自己的孩子就是不好帶啊!高爾雅拍拍莫莉的手讓她稍安勿燥,不過莫莉哪忍得住,她將飯盒遞到高爾雅手上,彈出銀絲,把葉蓮娜直接從樹上卷了下來,葉蓮娜只覺得身子飛了起來,不一會兒便安全著陸了,喜得她在地上轉了好幾圈,樹上雖說涼快,可還是地上踏實啊!

    “你知不知道如果豆豆一不小心從樹上摔下來的話,很可能就會沒命的,他的奶奶心髒不好,極有可能也會因為傷心過度而出事,你有沒有想過,你這樣做的後果會嚴重到摧毀一個幸福的家庭?”莫莉表情嚴肅,孩子可以調皮,也可以愛玩,可是不能不分輕重,今天她非得把這熊孩子給掰正了。

    “既然豆豆自己選擇爬上去了,那就說明他已經做出了對自己生命負責的選擇,如果他沒有把握保證自己的生命安全,那他又為什麼要爬樹呢?既然他自己都不重視自己的生命,憑什麼讓別人替他去重視?”葉蓮娜振振有詞。

    莫莉詞窮了,她惱羞成怒地吼道︰“如果不是你蠱惑豆豆去爬樹,他能上去嗎?”

    “那也只能說明豆豆的耳根子太軟了,一點主見都沒有。”葉蓮娜梗著脖子回道。

    “你真是不可理喻!”莫莉氣得又把葉蓮娜吊了上去,死不悔改的東西,讓她在樹上醒醒腦子。

    安德烈見到莫莉的一手神功,兩只眼楮瞪得溜圓,沒想到舅媽也是高手啊,不行,他一定要留在z國學功夫,只要能把舅舅和舅媽的功夫學到一半他就是武林高手了。不過葉蓮娜也是的,z國諺語不是說好漢不吃眼前虧嘛,暫時和舅媽低個頭,說幾句軟話,不就能吃飯了,真是傻死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