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311 離開王宮

311 離開王宮

    眨眼間一個月很快就過去了,莎麗和列昂兩口子半月前回了俄羅斯,把安德烈和葉蓮娜留給了韓簡和莫莉兩人,韓簡讓他們先跟著小魚練基本功,小魚十分嚴厲,稍有不對就用小鞭子狠狠地抽了下去,把安德烈和葉蓮娜疼得眼淚汪汪的,拉赫曼有時候看著挺心疼,把小魚悄悄拉過去說好話,不過小魚同學板著小臉反倒把拉赫曼國王教訓了一頓,說他是嚴格執行爸爸的命令,讓他老人家有啥意見和爸爸提去。

    最後小魚同學還挺奇怪地看著拉赫曼國王說道︰“爺爺,爸爸說您很嚴厲的,他小時候都被您揍了好多次,可是我看您一點都不嚴厲啊!”拉赫曼被小魚的話噎得不上不下的,這讓他怎麼回答?韓簡在一旁似笑非笑地看著他,拉赫曼站了半天只得灰溜溜地走了。

    不過小魚的問話倒是讓他想了好久,難道真是他年紀大了?要不然怎麼會變心軟了?其實拉赫曼不清楚,他這種情況按照z國老話來說就是隔代親,對于自己的孩子都很嚴厲,但輪到孫輩時就變得慈祥可親了。

    安德烈和葉蓮娜見外公出馬都沒用,只得沮喪地繼續蹲馬步,兩條腿像篩子一樣抖著,韓簡見狀讓小魚耍了趟鞭法,小魚將鞭子舞得虎虎生風,鞭頭打在花園里的石頭上,霎時將石頭擊得四分五裂,看得安德烈兩兄妹目瞪口呆,這鞭子不是軟的嗎?怎麼會把那麼硬的石頭打碎的?

    這就是練了功夫的效果嗎?原來z國功夫這麼厲害,那他以後學成了就可以在學校里大展神威了,那些女生都會用崇拜的目光看著自己,越想越美的安德烈精神大振,屏息靜氣。認真地蹲馬。

    小魚收打碎石頭後在韓簡的示意下,將鞭子朝一旁的樹枝一甩,勾住了樹枝,他整個人輕輕一躍,便如同狸貓一般躍上了二三米高的樹冠,小魚再縱身一跳,又從樹上跳了下來。極輕地落在了地上。整個動作行雲流水,臉不紅氣不喘。

    葉蓮娜的眼楮亮晶晶的,這個功夫不錯。可以像貓女一樣在屋頂上散步(高智商孩子的思維真的和普通人不一樣),韓簡見小魚的表演收到了成效,在一旁補充道︰“只要你們好好練,今後也可以像小魚一樣厲害。但是練功夫肯定是很苦的,如果你們怕吃苦的話。那麼就和我說明白,我立刻便把你們送回俄羅斯。”

    已經被小魚勾得心癢癢的安德烈和葉蓮娜兩人哪還願意回去,他們一個勁地點頭表示他們不怕吃苦,韓簡面無表情。冷冷地說道︰“那麼從此以後,不要讓我再看見你們無精打采的樣子,要練就給我好好練。如果我現一次你們偷懶那麼就請你們自動回家。”

    兩兄妹被舅舅嚇得身子抖了抖,猶豫了一會兒。還是點頭了,學功夫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他們舍不得放棄,再說不就是吃點苦嗎?小魚那個小屁孩都能學會,像他們這麼高智商的天才,就不信會學不會?

    韓簡滿意地點了點頭,嘴角勾了勾,他根據兩人的特點給他們分別傳授了功法,安德烈是男孩子,個子高力氣大,就讓他練剛猛的功夫,小魚練的拳法正好適合,葉蓮娜身子柔軟靈活,就讓她練柔功和輕身功夫,韓簡也懶得多說,他把要點和心法說了一遍後,就讓小魚揪著他們練了,反正這些小魚都明白,他還要去陪親親老婆呢,哪有那麼多閑功夫陪這些小屁孩子!

    很快一個月就住滿了,本來韓簡和莫莉再多住幾天也無妨,只不過小魚已經請了一個多月假了,再不去上學怕是連老師和同學都要忘記班上還有他這麼一位同學了,最主要的是王宮里其實真的一點都不好玩,偶爾住個幾天度度假倒是挺不錯,可要讓莫莉在王宮里住上一年半載的,她是真心受不了,也難怪鐘雯會脾氣越來越古怪,肯定就是在王宮里給憋的。

    這一個月里莫莉和鐘雯基本上沒有什麼交流,鐘雯也很少出來,就連一些重要的活動她都沒有參加,而拉赫曼國王也好像忘記了他還有一位王妃似的,每天處理完了政務後就是陪安德烈和小魚他們三個一起玩,興致來了他也會和孩子們一起練練,反正看著他的心情應該很不錯。

    不過莫莉他們要走,最不高興的就是拉赫曼國王了,塞繆爾他們一走,孩子們也跟著走了,兒媳婦也走了,沒人陪他玩,也沒人做好吃的飯菜,從此以後他又得跟以前一樣孤孤單單地面對這個冰冷的王宮了,這一個月算是他有史以來感覺最溫馨的時刻了,就像是平常百姓家庭一樣,每天下班回來就有好吃的飯菜,還可以一邊吃飯一邊話話家常,感覺多好啊!

    莫莉也有點不忍心,這一個月和公公接觸下來,她覺得拉赫曼國王算是很開明的公公了,不僅對她很不錯,就是對小魚也很好,像真正的爺爺一樣,教導了小魚很多人情世故以及做人的道理,他們這一走,公公又得一個人了,他也六十多歲了,孩子們不能陪在身邊,妻子又是那個德性,身邊連個說話嘮嗑的人都沒有,想來他心里應是極孤單的吧。

    臨走前一天晚上,莫莉把她的擔憂說了出來,韓簡想了想,現父王大概是真的老了,雖然外表越來越年輕,可是心卻越來越老,最近見他和孩子們一起呆的時間越來越長,嘮叨的次數也多了許多,這個現讓韓簡有點心酸,英勇的父王也老了嗎?

    韓簡讓莫莉先睡,便出去了,莫莉猜想他應該是去找拉赫曼國王了,他們兩父子商量了些什麼莫莉不知道,不過從第二天拉赫曼臉上的笑容可以看出,拉赫曼國王心情是極好的。

    後來莫莉才知道,原來韓簡把弟弟奧爾罕給賣了,他讓拉赫曼國王盡快把奧爾罕帶出來,等奧爾罕能夠獨當一面時,拉赫曼國王就可以來z國找他和莫莉了,到時候他們就可以一起生活,可以每天吃很多好吃的,還可以幫他帶孩子,將來他和莫莉肯定會有很多孩子的。

    拉赫曼國王被韓簡描述出來的美麗前景吸引了,想像著每天有一幫小蘿卜頭跟在他屁股後面,想想都心里美,拉赫曼隨即便在心里打算明天一定要加重奧爾罕的工作,爭取一年內就把奧爾罕培養成一位成熟的君主,到時候他就可以過上幸福的含飴弄孫的生活了。

    這次莎曼也跟著一起回z國了,韓簡本來以為拉納不會跟著回去,可是沒想到拉納在出前急急忙忙地趕來了,一到就催著他們趕緊走,看他那樣就知道一定是惹桃花債了,真是個**的花花公子,也不知道那些女孩兒看中拉納哪點了,不就是長得好看了點嗎?真是一群傻女孩兒!

    拉納坐到飛機上後才長長地舒了口氣,和小魚安德烈他們玩了起來,莫莉冷哼了一聲,小聲地問莎曼,“拉納這家伙和那個酋長女兒什麼時候分的?”

    莎曼也很小聲地回答︰“那個早分了,人家都已經回自己國家了,現在這個是我們**國酒店大亨的千金,剛和拉納表哥勾搭上才一個月不到,也不知道拉納表哥為什麼要逃跑?听說他們兩人感情十分好呢,有人看見他們在酒店里呆了三天三夜沒有出門!”

    最後一句莎曼說得極小聲,是貼著莫莉耳朵說的,把莫莉逗得連連直笑,三天三夜?這個拉納也不怕精盡人亡?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