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314 寒心

314 寒心

    歐陽濤為了阿恰放棄了青春、事業、大好前途,陪著她守在貧苦的山上二十多年,沒想到這一份誠摯的感情到頭來反倒抵不過幾個女人的勾引,是歐陽濤的定力太差?還是現在的小三小四功力太深?道行不深的人根本就無法抵制她們的誘惑?

    拉納嗤笑了一聲,“當然是歐陽濤那人的定力太差了,不就是幾個女人嘛,我看都長得不咋的,還不如儂娜她媽呢!就是年輕了點,還是畫家呢,一點審美水平都沒有。”

    莫莉白了他一眼,一個三天兩頭換女人的花花公子還有臉說別人定力差?真是好笑!拉納被莫莉不屑的神情刺激到了,不服氣地說道︰“表嫂,你可別看不起我,我和那些女人都是你情我願的事兒,要是我結婚了,我肯定會一心一意守在家里的,男人要麼不娶老婆,娶了就一定要守規矩,我可不是歐陽濤那種軟骨頭的男人。”

    唉喲,還真看不出來,換女朋友比衣服還換得勤的拉公子居然還是個模範好丈夫?一旁的韓簡涼涼地開口了,“那你什麼時候結婚?”

    又來了!拉納哀嚎,表哥最近總是催他結婚,結了婚可就得守規矩了,他還沒玩夠呢!等他什麼時候厭煩單身生活再考慮吧,拉納連飯也沒吃,說是和朋友約好去西藏玩,拍拍屁股溜了。

    莫莉看著臉色鐵青的韓簡,笑著安慰他道︰“別生氣,起碼拉納現在已經不排斥結婚了,咱們慢慢來,等他自己玩夠了自然就會考慮結婚的事了。”

    現在也只能如此了,韓簡也懶得管拉納的事。剛才也是想起來才問一聲,他現在更關心莫莉的肚子,本來他想讓莫莉吃他新研制出來的孕靈丹,可是莫莉不肯吃,她說是藥三分毒,還是讓寶寶順其自然好了,韓簡想說孕靈丹不僅沒毒。還能增強胎兒的體制。不過後來想想還是算了,他也想看看自己和莫莉順應天命生出來的孩子到底是個什麼資質,就算到時候資質不好。他也有洗髓丹可以改善,于是這事就這麼擱著了。

    不過韓簡也打算好只等半年,若是半年後再沒動靜,他就說服莫莉服用孕靈丹。要知道他可是答應父王給他生一串蘿卜頭的。听奧爾罕說父王現在把他使喚得跟牛似的,忙得連軸轉。連喝口水的工夫都沒有。

    奧爾罕在電話里抱怨了沒幾分鐘便被拉赫曼叫走了,韓簡笑眯眯地掛了電話,諸君有那麼好做的?那可是個苦差使,不過父王是不是有點操之過急了!

    拉赫曼當然急了。他現在越來越向往平民的普通生活,恨不得奧爾罕能夠一天之內就成長為一個合格的君主,可是羅馬哪是一天就能造就的。奧爾罕雖然聰明,不過做一個君主哪里僅僅只靠聰明就夠的。于是拉赫曼只得每天讓奧爾罕處理許多政事,希望他能夠熟能生巧。

    鐘雯在塞繆爾和莫莉回國後便離開了王宮,**國王室表了全球聲明,說明國王和王妃已經離婚,不過鐘雯也沒有回到z國,她也沒給老爺子他們打電話,一聲不響地就消失了,韓簡派去跟蹤的人回來給他報道說鐘雯買了一張豪華游輪的船票,準備環游世界。

    韓簡听了後給鐘家人打電話說明了鐘雯的行蹤,一直記掛著小女兒的老爺子听說韓簡一直有派人暗中保護鐘雯,這才放了心,不過他的心情依然不是很好,听鐘涵正說老爺子把自己關在房間里呆了一天才肯出來,出來後老爺子對鐘浩文說讓他們以後不用再管這個小閨女的事了,就當他沒生過這個女兒,說這話時的老爺子神情十分落寞,看起來鐘雯的悄然離去還是對他有很大的打擊。

    因為這一直對鐘雯寵愛有加的鐘浩文難得地生氣了,也對這個小妹寒了心,他們這麼多年的疼愛就抵不過一次責備?讓她竟然就這樣不待見自己的娘家人?難怪易之說這個母親心是冷的,起先他還不相信,現在看來,還是易之看得透徹,這個小妹的心就是石頭做的,只知道索取,不願意付出。

    鐘浩文對鐘雯寒了心後,也讓家里的小輩們不用再管這個姑姑的事情,以後他們的姑姑就只有鐘梅一個。對這個決定最高興的是鐘涵正,他這個姑姑雖然離了婚,不過以他看來,這個姑姑怕不是個安分的人,以後可還有的是亂子惹呢!他可不想替這樣的親戚擦屁股,幸好姑姑生的幾個孩子都不像她那樣!

    鐘雯哪知道她一時的使小性兒徹底失去了至親的心,當時她和拉赫曼離婚之後,其實有想過回京都的,不過她一想到父親竟然在報紙刊登那樣的聲明,讓她臉面全無,她心里就覺得委屈,這口氣一直都憋著呢!要是老爺子和哥哥不來跟她說好話,她就不回去了。

    只不過鐘雯在酒店左等右等都沒有等到老爺子和鐘浩文的電話,讓她主動打回去,鐘雯又覺得跌份兒,于是她一氣之下便買了張豪華船票,反正現在她不差錢,拉赫曼給她的贍養費夠她花幾輩子了,鐘雯想好了,等她環游世界回來,心情好的話,那她就勉為其難打個電話回鐘家好了。

    只是鐘雯卻沒有想到,人心不是永遠都是熱的,鐘家人幾十年來對鐘雯付出,卻從來都沒有得到一絲一毫的回報,甚至就連一句感謝的話都沒有听到過,就算是火爐也冷卻了。

    所以,鐘雯三個月後下船,鐘家人依然沒有給她打電話,她雖然生氣,不過因為在船上認識了新的男友,第二春讓鐘雯的心情十分好,于是她便拿起了手機給鐘家打了電話。

    “喂,大哥,你們為什麼不給我打電話啊?”接電話的人是鐘浩文,鐘雯一如既往地抱怨了過去。

    鐘浩文也沒想到隔了這麼久,鐘雯居然想起打電話回來了,不過他已然對鐘雯寒心,冷冷地說道︰“為什麼要我們打電話給你,你難道就不會打電話回來嗎?”

    從來沒有听過大哥用這種語氣對自己說話,鐘雯愣了愣,不過她也沒多想,仍然和平時一樣使小性子,“大哥,你怎麼了?你心情不好干嘛朝我火啊!我都還沒怪你們在報紙上刊登那樣的聲明呢!”

    鐘浩文一口氣堵在胸口,悶悶地非常難受,這就是他疼愛了一輩子的小妹,為了這個小妹,大妹與他有了隔閡,說他將來總會有後悔的一天,果然,大妹是對的,他現在無比後悔,這麼個白眼狼,根本就不配做鐘家人。

    “你火?你有什麼資格火?你不敬丈夫、不愛子女、不孝公婆,我只後悔沒早些登報申明與你脫離關系,我們鐘家有你這樣的人真是令祖宗蒙羞!”鐘浩文氣極之下,他直接罵了起來,把鐘雯罵得傻眼。

    鐘浩文還不解氣,繼續罵道︰“你但凡心里有一點對父親的關愛,就不會鬧出這麼多事情出來,你難道不知道爸爸他老人家為了你的事情幾晚上沒睡好覺,要不是易之找來的好藥,爸爸能不能熬得住還難說,你倒好,離婚了就來個人間蒸,玩夠了才想起打電話,居然還怪我們不給你打電話,你難道連打個電話的工夫都沒有?鐘雯,我們不欠你的,這些年我們已經為你做得夠多的了,反倒是你,你好好想想你對父親對我這個大哥做了什麼?你自己好自為之吧,以後不要打電話回來了!那份申明並不是假的,你現在已經不是鐘家人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