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315 鐘雯的結局

315 鐘雯的結局

    鐘浩文很干脆地掛斷了電話,老爺子在二樓悄然隱進了房間,他不能再讓兒女們為這個小閨女操心了,兄妹只是兄妹,不可能像父母一樣毫無所求地付出,就這樣吧,易之也說了,他不會不管這個母親的,雖然不能像其他女人一樣被兒女孝順,但是起碼日子還能過得下去,這樣就夠了,種的什麼因就結的什麼果,鐘雯她這也叫做因果報應啊!

    電話頭的鐘雯看著傳出“嘟嘟”聲的手機不敢置信,大哥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她以後就不是鐘家人了?氣極了的鐘雯把手機使勁往地上一扔,頓時四分五裂,躲在暗處的男人身子抖了抖,他媽的,要不是看著這個老女人有錢,誰願意陪個神經病老女人?

    難怪她以前的老公要跟她離婚了,就這臭脾氣,是個男人都受不了,听說她以前的男人還是個國王?也不是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要是真的,老子也算是睡了把王妃,味道倒還是不錯,就是老了點,算了,看在錢的份上,咱也就將就一下吧。

    男人整了整衣服,臉上露出完美的微笑,從暗處走了出來,朝還在生氣的鐘雯甜蜜蜜地喊道︰“達令,誰惹你生氣了?告訴我,我立馬去替你出氣。”

    莫莉如果在場的話,一定會把兩只眼珠子都彈出來,這個男人不是以前被她嚇走的劉之江嗎?上次在馬艷麗那里騙了1oo萬就銷聲匿跡了,沒想到竟然在豪華游輪上和鐘雯勾搭上了?

    劉之江被自己的話寒得抖了抖,就是他這種老江湖都受不了了,不過鐘雯非得讓他這麼叫,沒辦法,一切都是為了錢啊!劉之江給自己打了針強心針,攬著鐘雯的肩膀,輕聲地問她。

    鐘雯見到情人,心情好了許多,這個小劉是在游輪上認識的。相貌英俊,又會哄人,本來自己還覺得年齡差了點不是差了點,是差很多好嗎?你都可以做人家媽了。不想答應,可是小劉說他就喜歡像她這種年紀的女人,還說她看起來就跟三十來歲一樣,一點都看不出真實年紀來,說得鐘雯心怒放。便也就順勢從了劉之江,兩人在船上的三個月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知不覺中,鐘雯的錢包也縮水了不少。

    鐘雯絮絮叨叨地把事情說了,劉之江心里暗罵這個老女人真是個神經病,這麼好的爹和哥哥愣是讓她給敗沒了,他劉之江要是有這麼好的出身,早就混上人上人了,哪還用得著放下身段哄你這個老女人?心內腹誹的劉之江面上一派為情人打抱不平的模樣。“達令,這種家人不要也罷,你不是還有我嗎?我對你好!”

    被情人哄得極為高興的鐘雯立馬帶著劉之江去酒店開房了,她真是極為享受情人在床上的服務,比拉赫曼那個老家伙強多了,劉之江一看鐘雯又要拉著他去酒店,心里暗暗叫苦,都說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就閉關了。怎麼這個老女人還這麼就連他這個一夜七次狼都快擋不牢了!

    他娘的,這個老女人不會是練什麼邪功的吧?采陽補陰?要不然像她這個年紀哪還會這麼年輕的劉之江不知道鐘雯之所以這麼年輕是因為喝了莫莉釀造的靈酒的緣故?越想越恐怖的劉之江決定這次再撈一票大的就立馬走人,錢雖然是好東西,可也得要有命才是。再陪這個老女人呆下去,他總有一天得精盡人亡!

    韓簡手上拿著劉之江和鐘雯一起的親密照,臉色極為難看,剛從外面回來的莫莉見到韓簡的樣子嚇了一跳,忙走過來他是怎麼回事?當看到韓簡手上的相片時,莫莉“咦”了一聲。“這個人怎麼會和母妃在一起的?”

    “你認識這個男人?”韓簡將相片遞給莫莉讓她看仔細一點。

    “嗯,這個男人名叫劉之江,專門靠騙女人為生,以前在京都鬧出了人命,後來到s市後騙了馬艷麗1oo萬,因為被我拆穿他嚇得逃走了,他怎麼會和母妃在一起?”莫莉大略將劉之江的情況說明,雖然她嘴上這麼問,不過心里已然明白劉之江肯定是和鐘雯勾搭在一起了,只是鐘雯這口味也太重了點吧?劉之江可是和韓簡差不多大的,她怎麼就沒有考慮一下兒女們的感受?

    “老公,這個劉之江的騙術是極為高明的,要不我們還是打個電話給母妃提醒她一聲,免得上當受騙。”莫莉心里是真的一點都不想管這個婆婆的死活,不過鐘雯再壞也是韓簡的親媽,她這個做媳婦的不看僧面看佛面,面子工夫還是要做的。

    “不必,這事你不用管了,我會處理的,你不是說想吃天橋下的酸辣粉嗎?怎麼沒去吃?”之前莫莉出去是因為她突然想吃天橋下的酸辣粉,興沖沖地自己跑出去吃了。

    “吃了三碗,我還給你帶了兩碗回來,呆會我熱給你吃啊。”莫莉舔了舔嘴唇,意猶未盡地說道。

    “外面的小吃少吃點,你要是想吃咱們自己做。”韓簡伸手替莫莉抹去了嘴邊的辣椒醬,吃完了東西也不知道把嘴巴擦擦。

    “自己做的沒有他們賣的好吃,老公,你別擔心了,母妃她會沒事的,大不了就是騙點錢罷了,反正咱們不差錢。”莫莉見韓簡臉上仍然不豫,安慰他道。

    韓簡笑著拍了拍莫莉的頭,真是個傻女人,他才不會為鐘雯那種女人擔心呢!他是為老爺子擔心,就怕老爺子知道鐘雯現在的情況又要生氣了。

    有心不想告訴老爺子這事,不過以鐘雯那種高調的性子,恐怕是瞞不了多久,與其讓老爺子從別人口中知道,還不如他來說吧,也讓老爺子有個心理準備,韓簡打通了鐘家電話,把鐘雯的情況和老爺子說清楚,並把劉之江的情況也說了。

    老爺子听了不怒反笑,“好個鐘雯啊,居然玩老牛啃嫩草,易之,你不用管她了,把你的手下撤回來,讓她自生自滅,我鐘青山真是造了什麼孽?居然養出了個有了小情人就不要老父親的白眼狼女兒出來。”

    韓簡之前派人保護鐘雯不過是為了讓老爺安心而已,既然老爺子這麼說了,那他肯定得撤回來,他的人可還得辦其他事情呢!韓簡一個電話就讓兩個手下回韓思身邊,听候安排,正在酒店盯梢的兩人如逢大赦,他媽的,整天听老女人和小男人的床腳,這活真不是人干的!

    劉之江果然在騙了鐘雯一大票後就拍拍屁股走人了,當然他騙的這筆錢被韓簡拿回去了,他父王的錢怎麼可能讓一個騙子用?韓簡讓人把劉之江送到了非洲一個女酋長那做面,想來以劉之江的本事,一定能混得風生水起的。

    鐘雯因為情人突然消失還愁苦了一陣,不過很快她又不難過了,因為又有一個男人和她勾搭上了,就這樣,沒過幾年,鐘雯的錢就差不多被男人騙完了,而她也因為縱欲過度,又加上沒有靈酒的滋補,老得特別快,完全失去了以往的風采。

    在身上最後的錢也被人騙走後,無處安身的鐘雯打電話給鐘家人,可是沒人理她,老爺子也不接她電話,無奈的鐘雯只得打電話給韓簡,拉赫曼其他幾個兒女那里她是沒臉打過去了,現在她這模樣比乞丐婆好不了多少,鐘雯自己也不弄不明白她怎麼就從一個天之驕女混成如今的情況了?

    韓簡派人把鐘雯送到了s市的一個療養院,每天有專人照顧她,他一次都沒有去看望過,莫莉倒是每個月去看一次,給她帶些吃的和用的,不過鐘雯不怎麼搭理莫莉,總是問韓簡為什麼不來,弄到後來莫莉也懶得和鐘雯見面了,每次去都是把東西交給看護後就回去了。

    鐘雯雖然不滿意療養院的生活,不過她也沒辦法,身上沒錢走不出去,于是她只得這麼呆在療養院里直到死去。未完待續。

    ps︰鐘雯以後不會出現了,有讀者說世上不會有這樣的母親,不過這種人確實是有的,有些女人真的很自私,當然這只是極少數!老羊這段時間真的很忙年關將至,公司里的活多了許多,請大家諒解,老羊會努力每天更新的,下一本書老羊已經差不多想好了大綱,背景是民國時候,還沒有動手,等這本書結束後,老羊就會著手寫下一本,相信第二本書老羊會成熟一些的,老羊自己也有信心的!最後還是要謝謝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