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340 百慕大

340 百慕大

    韓簡把相片一張張看完,都只是外部圖,那些相片也不過是從不同的角度拍攝而已,拍攝的距離有點遠,看著不是特別清晰,看著模樣都差不多,大概是莫莉練過神卜門功法的緣故,她還是從相片上感受到了一種神秘的氣息,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吸引著她一般。

    莫莉把她的感覺說了,“對對對,表嫂說得沒錯,當初我和朋友在潛艇上遠遠地看著它,都差點控制不了自己的心神,就想著要潛進那個塔里面,後來還是我把他們一個個都打暈了才開回來的,要不然這回大家伙都得陷在百慕大。”

    拉納想起當時的情景到現在都還覺得後怕,那個時候要不是有表嫂送他的符紙,讓他保持一絲清明,也許也會和同伴一樣著魔,死也要往塔里沖,這一沖進去,那他們可是真就有去無回了,百慕大的威名他們誰沒听說過,而且那個塔他怎麼看怎麼邪門,沒有表哥帶著,他可不敢獨自進去。

    拉納雖然平時看著無法無天的,不過他有一點都記得很牢,出自己能力範圍的,他絕不逞強,這也是韓簡放心他獨自在外面鬼混的原因。

    “有這回事?你把當時的情況說說。”韓簡讓拉納說清楚當時的情形。

    “我們現這個塔是在一個月前,當時因為知道那里是百慕大,所以我們都不敢太過靠近,只是遠遠地觀察它,上個星期,我們覺得就這麼遠遠地看實在是太不甘心,于是便往里靠了一點,就這樣。一天一點距離,最後我們距離塔越來越近,都能夠看到塔頂上巨大的漩渦。”拉納心有余悸地說著。

    “然後我們便拍下了這些相片,因為那個漩渦,我們也不敢再靠近了,便打算返航,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隊員提議要潛入塔里觀察。然後其他的隊員都同意了,只有我還保持了一絲清明,我看見隊員們好像都像是吃了迷幻藥一般。就知道不對,想起來表嫂給我的清心符,便用了一張清心符,把隊員們打暈。開了潛艇離開了那里。”

    “看來那里應該是有什麼影響人心神的東西,就是不知道是什麼?”莫莉覺得她應該多做些清心符一類的穩定心神的符紙。如果真要去探寶,準備工作可一定得做足了。

    “嗯,應該是,也許是陣法。也許是某類動物,又或者是一些植物,各種可能都有。我們先做好準備工作,等過了年再去那里看看。”韓簡做了決定。

    拉納見表哥同意去了。高興得怪叫了幾聲,這個寶藏就是他心中的執念,若是不把它找著了,心里總是不得勁,這下好了,有表哥和表嫂兩人一起,就算是那座塔里有史前怪獸他都不怕了。

    “表嫂,餃子還有沒有了?我都沒怎麼吃飽呢。”拉納摸了摸肚子,覺得他應該還能再裝些餃子,這幾年在外面飄蕩,飯都沒怎麼好好吃。

    “有啊,不過你還是少吃點,可別把胃撐壞了。”莫莉收起了碗筷,準備下去。

    “不會不會,我可是鐵胃,對了,怎麼沒看到小魚?”拉納一听還有餃子,忙先莫莉一步下樓,又想起了剛才似乎沒看著小魚。

    “小魚和同學們去外面玩去了,得過兩天才能回來。”小魚放假時給家里來過電話,說準備和同學們一起去班上一個同學家里去玩,那個同學家里是在j省的一個山區,听說風景很不錯。莫莉也隨他,孩子大了她也不怎麼管,再說小魚根本就不用她操一點心,她只是讓小魚年夜飯一定要趕到家來吃。

    拉納一听小魚三十能回來,便也不急,今天是二十二,一個星期時間很快就能過去,拉納搶先下去吃飯,莫莉扭頭問韓簡,“我們什麼時候去百慕大,我總覺得那個塔有點神秘,看著心慌。”

    “沒事,開春就我們三個人去,實在不行,我們還有最後的退路,我把拉納打暈了一起進空間,對寶藏我倒是不感興趣,我總覺得那里應該是一個大能留下的洞府,里面應該有我們需要的東西。”韓簡低聲解釋,他這幾年研究那張羊皮地圖,越研究越覺得就是一個修真大能的洞府。

    “洞府?你是說那里面可能有修煉功法?”莫莉眼楮一亮,混元決只有上冊,現在他們都已築基,若是再練下去,結丹是遲早的事,可是沒有下冊就無法繼續練下去,若是一開始就沒有希望還好,可是給了他們這麼大的一個甜頭,卻看不到未來,這種滋味真是一點都不好受。

    只要有一絲希望能夠找到混元決下冊,他們就不會放棄,這些年因為孩子還小,他們也不好出門,現在孩子也大了,那麼他們也要為將來做打算了。小豬和小牛、小熊三人都具有靈根,不過不是太好,韓簡給他們吃了洗髓丸,把資質提升了不少,三小家伙已經開始修煉混元決了,不過沒想到練得最好的竟然是年紀最小的小熊,一月不到就已是煉氣一層,而小豬和小牛則了一個多月。

    他們下樓時,拉赫曼也回來了,他是听小豬說的,知道在外面流浪了好幾年的拉納總算是回家了,他做為表叔當然得來表示一下關心,順便教導教導這個表佷兒,此刻拉赫曼就正苦口婆心地說著︰

    “拉納,你年紀也不小了,塞繆爾像你這個年紀時孩子都有三個了,你看看你,還只想著在外面快活,這樣可不行,布魯赫曼的血脈可不能就這麼斷了,這樣吧,這兩年你就別出去了,我替你找一些美麗的姑娘,你看中了哪一個跟表叔說,我為你舉辦婚禮。”拉赫曼這幾年過著含飴弄孫的生活,早就不是以往那個鐵血強硬的君主了,絮絮叨叨地和拉納說著家常話。

    拉納被拉赫曼念叨得眼楮都快閉上了,他一點也不想結婚呀,一個人多自在啊,他又不是有病才會去找個女人來管束自己,可是拉赫曼是長輩,他也不好反駁,只得裝出一副乖巧的模樣听著。

    “父王您不用擔心,布魯赫曼的血脈肯定不會斷的,我已經給拉納在醫院里存了不少精子,若是三年之內他再不肯結婚,我就給他造幾十個孩子出來,都讓他養著。”韓簡從樓梯上走了下來。

    拉納翻了翻白眼,他那天是腦子有病才會跟著表哥去醫院,想到以後會有一屋子的小孩叫他爸爸,拉納不禁抖了抖,表哥肯定做得出來的,他可不想要有一個連的孩子,難道真的要在三年內結婚嗎?拉納糾結了,結婚也痛苦,有孩子也痛苦,他應該怎麼辦?

    拉赫曼一听兒子早有準備,倒也不擔心了,不過他還是說了句,“孩子還是自然生產的好,試管嬰兒畢竟是不得已而為之。”

    “爺爺,精子是什麼啊?拉叔叔有很多精子嗎?”小熊天真地問拉赫曼。

    “呃!”拉赫曼老臉紅了紅,這讓他怎麼回答?太少兒不宜了吧,小豬則在一旁鄙視地說道︰“我知道,就是金子,媽媽每年過年都會給我們一個大金牌,那就是金子。”

    “原來那就是金子啊,拉叔叔好厲害,居然有那麼多金子。”小熊歡快地嚷著。

    拉納就算是臉皮厚如城牆此時也不禁羞澀了,童言無忌真的好討厭!莫莉忍著笑給三小家伙端了三碗餃子,讓他們快點吃。未完待續。

    p︰這本書快要接近尾聲了,下一本書老羊還在構建框架,大致差不多了,等這本女神結束,我就動筆寫下一本,老羊能力有限,只能一本接著一本寫,我想第二本書應該會更成熟一些吧,希望大家能夠繼續支持老羊,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