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第十七章表姐

第十七章表姐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喲,這不是我們家的大知識分子莫表妹嘛,怎麼一下子瘦了這麼多?不會是窮得去賣血了吧?”一個女人尖酸的聲音遠遠地傳來。

    正刷完卡遞票給營業員小姑娘的莫莉抬起頭,心情立馬差了下去,這正走過來的女人叫張玉梅,比她大兩歲,是莫莉小姨媽的女兒。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從小就和她不對付。小時候像背後踹你一腳,偷偷把你教材撕破的事沒少干,不過莫莉也不是好惹的,每次都加倍討回來了。

    其實莫莉挺冤枉,她從小讀書就很好,又勤快,家里的活都是莫莉在干,成績還是班上前幾名,可張玉梅就不一樣了,每次考試都是倒數第一,本來還比莫莉高兩個年級,後來留了兩級後就和莫莉一個班了,這下要強的小姨媽天天罵︰“你說你這豬腦子怎麼就一點都不像我,你看看你表妹,年紀比你小,吃得比你差,活干得比你多,考試還次次100分,你呢,只有七八分,真是倒我的牌子!走出去別說是我**珍的女兒!”**珍是小姨媽的名字,莫莉媽媽叫黃梅珍,還有個大姨媽叫黃愛珍。

    小姨媽這人挺爭強好勝,三姐妹里她嫁得最好,日子過得最舒心,最差自然是莫莉媽媽黃梅珍了,這一向讓小姨媽在她二姐(莫莉媽媽)面前感到很得意,沒想到生的女兒卻讓她一下丟了顏面,可把她給氣壞了。張玉梅從小听多了媽媽的責罵聲,特別是媽媽說的“比不過表妹莫莉”這句話,讓她恨死莫莉了,後來莫莉考上大學成了知識分子,她在又留了兩級後初中沒畢業就輟學去了服裝廠成為一名女工,就更加恨了。憑什麼你家那麼窮你還能上大學,我卻要去做洋車。

    不過這深深的恨意在她和莫莉各自結婚後就消散而去,張玉梅因為模樣身村還不錯,嫁了同廠的一個小伙子,她老公挺能干,家里也有點小錢,在婚後沒多久就辭職買了幾台布機在家里開了個小加工廠,生意還不錯,一年到頭能掙個十幾二十萬,走出去別看見了都會叫一聲老板娘,而莫莉呢,卻離了婚,還帶個拖油瓶。

    這下張玉梅揚眉吐氣了,大學生有什麼了不起的?現在不照樣沒我這個初中生過得好!讀書讀得再多男人攏不住有啥用?不照樣讓男人給休了!還帶了個小拖油瓶,每個月指著那點死工資過活,飯都快吃不上了!這可是她二姨親口說的,其實她這個表妹命還真不好,自小就不受親爹親媽待見,和她姐比起來,那待遇可是天地之差,要不是莫莉長著黃家人特有的大門牙,她都要懷疑莫莉不是從她二姨肚子里鑽出來的?

    存著看到你過得不好我就開心的心態,每年過年家里親戚在鄉下老家聚會,看到自家表妹那落魄的樣子,張玉梅這心里憋了那麼多年的郁氣就一消而散,基于此,她們娘倆這幾年的感情空前融洽!就巴不得天天過年,好多看看莫莉這一家的落魄樣。

    張玉梅穿著剛新做的青色羊絨大衣,大衣倒是挺好看,只是張玉梅的膚色暗沉,身材太瘦,撐不起這大衣。這幾年流行去門裝店做衣服,顧客主流一般都是那些年掙幾十萬的小老板娘,買那種商場里幾千上萬的衣服覺得心疼,買幾百塊的雜牌衣服又顯得沒檔次,而且最重要的是很多生了孩子的女人身材都走樣了,根本就買不好合身的衣服,于是就誕生了位于中間價位的門裝店,價格比名牌便宜很多,比雜牌要貴一點,不過料子手工要比雜牌好,還可以量身定做,受到很多已婚婦女的追捧。但是莫莉不喜歡這種門裝店的衣服,總覺得款式沒有買來的衣服好看。

    今天張玉梅是特意來商場挑首飾的,她生日馬上要到了,好不容易費了大半年說服老公拿出一萬塊錢買首飾做生日禮物,也好在親戚朋友面前顯擺顯擺!張玉梅老公姓劉名木根,吃苦耐勞,不嫖不賭不吸煙不喝酒不挑吃不挑穿,簡直就是模範好男人,但就一點不太好,有點吝嗇,不光是對親戚朋友吝嗇,就是對家人自己也舍不得花錢。

    說起來還有個笑話,張玉梅剛嫁過去的時候,不知道劉木根性子,晚上吃完飯把吃剩只剩幾片菜葉的青菜碗倒進了雞食槽,第二天吃早飯時,劉木根問她︰“你怎麼不做撒飯(撒飯是當地方言,其實就是菜泡飯,把晚上吃剩的菜湯和剩飯第二天早上倒在一起加點水煮開就成)?”張玉梅愣了,劉木根又問了,“昨晚剩的青菜呢?不還可以做撒飯的!”

    這下張玉梅傻眼了,就那幾片菜葉喂雞都不夠吃啊!還怎麼做撒飯?就為這一碗剩菜,張玉梅老公念了她足有一個月,從此之後,張玉梅小心得就算只剩一片蔥花的剩菜都不敢倒了!這些事是莫莉老家和張玉梅嫁到一個村的姑娘回娘家時說的,都已成了村里的笑話!每次看見張玉梅都要問一句︰“玉梅,今早吃的撒飯啊?”而不知其故的張玉梅都會老老實實地回答,“是啊,你怎麼知道的?”然後引發一片笑聲。

    張玉梅兜里揣著一萬塊錢本來心情挺不錯,在看見莫莉後心情更美好了!不過當她走近前看清楚莫莉的樣子時,傻眼了!不是應該看到一個面目蒼老,憔悴不堪的女人嗎?眼前這穿得這麼時髦還這麼年輕漂亮的女人是誰?雖然張玉梅不想承認,可是她卻不得不承認,自己的莫表妹確實大變樣了,甚至比以前當姑娘時還要好看!再看看她讓營業員包起來的首飾,張玉梅那偃旗息鼓多年的嫉妒之火又熊熊燃燒了!

    “表妹這是在哪發財了?你的大門牙呢?不會是去韓國整容了吧?害得我都認不出來了!”張玉梅咬著大門牙問道。

    “我發不發財和你有什麼關系!你發財的時候也沒見你來告訴我一聲呢!再說我要是去韓國整過了,你干嘛隔著大老遠就認出我來了!”莫莉不客氣地回過去,她可一點都不想和這個表姐客氣。

    張玉梅被噎了回來,臉色變了變,不死心說︰“你這是買的什麼首飾?你不知道我家木根說我生日快到了,非得給我一萬塊錢,讓我自己來買條金項鏈戴戴!”

    這是顯擺自個有個能掙錢的老公麼,可是錢掙得再多有什麼用,人家錢又不讓你管(老家人都知道,張玉梅老公錢看得很緊,張玉梅在家里一點用錢的權利都沒有的),莫莉也不氣,和張玉梅都斗了這麼多年,早都不氣了,“那還真是不錯,不過這次你纏了你家木根多久他才拿出這一萬塊啊?”

    “大半年!”張玉梅順口答到,隨即又回過神來,“我們木根很大方的,哪用我跟他說,他一看我生日快到了,主動拿出一萬塊出來給我買項鏈!”

    “噗嗤!”邊上的小姑娘笑了,這個大嫂真逗,一定要和這個美女爭,兩人明顯不是一個級別的嘛,真是不自量力!

    張玉梅狠狠瞪了小姑娘一眼,她伸手想去拿莫莉已經裝進袋子的首飾,看看到底是些什麼首飾?這表妹到底在哪發財了?大半年沒見面,一下子就變得這麼好看,看著錢掙得也不少,要不怎麼來得起這個商場買東西,這里自己都不怎麼來,里面的東西都死貴死貴,就木根給自己的零花錢根本就不夠來這里一次。張玉梅對于老公每個月只給五百塊零花錢很不滿,她身上的新大衣都還是攢了三個月才做成的,可是再不滿,她也沒辦法,誰讓家里的錢的都是老公掙的呢!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