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第二十一章吳菲菲

第二十一章吳菲菲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心情很好的莫莉進空間繼續畫符,今天用掉的符不少,得多備著點,她將常用的一些符都各畫了五十張。符樹林的符葉長得很快,小綠已經收了好幾批,莫莉只留下一畝符樹林用來生長年份長的符葉,剩下的十來畝都用來生長短年份的符葉,符葉年份越長畫出來的符紙威力越大,最厲害的符則是用千年生的符葉加上靈獸血所畫,據莫莉腦海中的符術傳承記載,這種符的威力能夠印入靈魂,生生世世不得擺脫,除非魂飛魄散,永世不入輪回。不過這種符莫莉是制作不出來了,千年生符葉倒是有許多,之前的一批符葉都是千年生的,可是靈獸血卻很難找到,小綠說除非空間靈山解封,否則這世上是再也沒有靈獸了。

    不過,莫莉也不在意,就現在這安定社會,公雞血足夠了啦,但是為了以防萬一,莫莉還是畫了些加強版的符紙,是用千年生的符葉加公雞血畫的,這種符紙的威力也夠大了,雖說不能印入靈魂,但是卻能追隨一世,除非死了或是施符者出手才可解除。現在莫莉用得最多的則是一年生的符葉制作的普通符,效果普通,老祖說的要低調行事,莫莉可是嚴格執行的。

    晚上莫莉特意打電話給周老板問了案情的結果,她也有點擔心吳菲菲這個姑娘。電話里周老板心情不是很好,把事情大概地說了說,最後他嘆著氣說︰“哎,菲菲這麼好一姑娘怎麼就踫上那畜生了呢?小莫你是沒看到,當時看到菲菲的慘樣,老吳兩口子是硬撐著才沒倒下去,我在一邊看著都受不了,不過幸好命是保住了,這還得多虧小莫你,要不然菲菲可撐不到警察去救她!就是可惜沒抓著那個畜生!”

    原來那個變態凶手在虐奸了菲菲後,便把菲菲扔在廢棄的倉庫里,如果不是警察去得及時,菲菲必定會失血過多死亡,將成為第四個受害者!只是菲菲命雖然是保住了,可是身心受到的傷害卻永遠留了下來,這對一個花季少女來說是致命的打擊,若是心理脆弱的從此凋謝都有可能!真心希望菲菲能夠堅強地走出噩夢!

    莫莉覺得她應該為菲菲做點什麼,不光是因為吳總的十萬塊錢,最主要的是她不願意看到真心疼愛孩子的父母傷心!也許是從小缺少父母的疼愛,莫莉自己並沒有意識到,其實她內心深處很渴望一個人來疼愛她,寵著她,也是她為什麼會如此早就嫁人的原因,本以為會遇上一良人,誰知卻是渣男。

    莫莉從腦海中的傳承中搜索所有的符術,終于找到了一種符——孟婆符,顧名思義,孟婆符就是讓人忘記前塵往事,重新開始。她制作了兩種,一種加強版的,能追隨被施符者一生,另一種普通版的,只有一年時間,一年後當事者會想起曾經發生的事。

    第二天,莫莉打了電話給周老板,問清了吳菲菲的病房號,周老板一听莫莉要去醫院看望菲菲,立馬表示開車過來接她。莫莉連忙婉拒周老板的好意,開玩笑,一個集團老總專門給她當車夫,她可承受不起。莫莉是一個承受不了別人對她太好的人,別人對她越客氣,她就覺得越不好意思接受人家的好意。

    市中心醫院不遠,就在莫莉住處不遠,她索性也不騎電瓶車,慢慢悠悠地走了過去,就當散步了。到醫院門口,莫莉想了想,在門口花店買了一盆瓜葉菊,她挑的是最漂亮的一盆,此刻的瓜葉菊開得正盛,粉色的花朵在綠色的葉子上顯得生機勃勃,瓜葉菊的花語是快活、希望、幸運,希望吳菲菲小姑娘能夠如同這盆花一樣,不懼嚴寒,充滿生機希望,迎來自己的春天。

    莫莉捧著花,來到了三樓吳菲菲的病房,吳菲菲住的是特護病房,房間就和酒店一般,很舒適,吳總夫妻都在,兩人看起來意有些老態,與昨天判若兩人,特別是吳夫人,眼窩深深地陷了進去,整個人都脫了形,可是她的精神卻比昨天好了很多,還能微笑地和莫莉打招呼,想來她是為了女兒在努力地振作起來,真是一個偉大的母親。

    吳總夫妻倒是沒想到莫莉能來看望女兒,莫莉將手中的瓜葉菊遞給吳夫人,吳夫人將花擺在了女兒病床前,躺在床上沉寂得猶如將死老嫗的少女似是聞到了花的清新,抬眸看了幾眼花,又緩緩地閉上。但就這已讓吳總夫妻十分開心了,菲菲自從救回來後,就這麼躺在床上,話也不說,水也不喝,眼楮都不眨一下,讓他們看得心碎。現在卻有了動靜,雖然只是看了幾眼,但有動靜就好,說明菲菲對美麗的事物還在向往,對生活還有希望。吳總夫妻感激地看著莫莉,他們是當局者亂,根本就沒想著要買花來點綴病房,明明菲菲是最喜歡這些花花草草的。

    床上躺著的少女雖然臉色蒼白,身上纏著繃帶,但依然能夠看出是一個漂亮的女孩。只是此刻的女孩卻失去了少女的鮮活,就如同即將要凋謝的花朵一般,毫無一絲精神氣。真是該下十八層地獄的畜生,莫莉狠狠咒著那個凶手,若是此刻凶手在她眼前,她一定會把加強版咀咒符打在他身上,讓他一生受到咀咒,不得安寧。

    莫莉沒有多說安慰的話,此刻多說也沒有意義,反而加深當事者的傷痛,她把吳總夫妻叫到病房外面,將來意說了出來,並把兩種符的效果也說明白,讓他們自己選擇,最後她還強調,“這次是不收費的,只是我的一點心意,希望菲菲能夠快點好起來,當然要不要用在菲菲身上由你們自己決定。”

    吳夫人立馬同意要用,她現在只希望菲菲能夠快點好起來,恢復以前活潑開朗的性格,看見她能夠甜甜地叫媽媽,而不是現在這副不死不活的樣子。吳總想了想也同意用,不過他們夫妻對于用哪種符起了爭執,吳夫人想要用加強版的,她希望菲菲能夠永遠忘記昨晚的噩夢,永不再想起。而吳總卻想用一年有效期的,他希望他的女兒不是一朵經不起嚴寒風暴的嬌花,不希望她遇到打擊選擇永遠遺忘下去,給她一年的時間緩沖,希望她一年後能夠勇敢地面對噩夢,並真正地走出來。

    莫莉看著兩夫妻小聲地爭執,不禁為吳總的理智點贊,其實從情感上來說,她是偏向于吳夫人的,如果換作是她,可能也會選擇永遠遺忘,可是作為外人來看,她覺得吳總的選擇是正確的,遺忘只能是暫時的,忘記並不代表沒有發生過,它就如同一根刺永遠刺在心里,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把你刺得鮮血淋淋,只有勇敢地去面對它,並把它拔出來,才是真正地忘記。

    “我覺得你們可以征求一下菲菲的意見,畢竟她是當事人,而且她應該有權為自己的人生做決定。”莫莉建議道。

    吳總夫妻覺得有道理,與其兩夫妻爭個不停,還不如由菲菲自己決定,菲菲是個堅強聰明的女孩,她會做出適合的選擇的。

    三人走進病房,由吳總將事情說給了菲菲听,說完後,菲菲一動也不動,也不知道是否听進去了,三人都耐心地等待著,吳總夫妻有些歉意地對莫莉笑了笑,莫莉搖頭表示無妨,對一個剛經歷了人生噩夢的少女,大人的耐心總是要多很多的,而且她也並不是無動于衷,她的呼吸加重了許多,吳總夫妻听不出來,可是現在耳聰目明的莫莉卻听得清清楚楚,想來菲菲的心里也在作著掙扎。

    菲菲是個堅強的女孩,她會走出來的!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