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第二十七章大展雌威

第二十七章大展雌威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男子將莫莉抱進了那間掛滿相片的房間,小心地放在一張桌台上,並拿出繩子準備綁住她的手腳,莫莉看著不對,手腳要是被綁住了,那她可就被動了,于是她悠悠地醒了過來,假裝害怕道︰“你要干什麼?你不是工大的老師嗎?你把我帶到這里來干什麼?”

    “你醒來得倒是快,別裝了,小姐,你根本就不是北區的學生,哈哈,公安局從哪找來你的?確實是引起了我的興趣!”男人已經恢復了先前斯文靦腆的模樣,此刻他早已換下了濕衣服,穿著一件白色的居家高領毛衣,在燈光下更顯得溫文爾雅,哪有一絲變態凶手的樣子?

    見凶手識破自己的身份,莫莉也不再裝了,“既然你知道我是警察派來的,你就不怕被警察抓走?他們可是一會兒就要來了。”莫莉倒是沒說假話,照時間估計,段隊長他們應該馬上就要到了。

    “呵呵,小姐,別做夢了,警察是找不到這里的,听話,我可不喜歡不听話的女孩!”男人溫柔地拿著繩子,說著令人發冷的話。

    “听你話怎麼死都不知道。”莫莉剛才不經意地瞟了眼,看到她躺著的桌台旁有一盤各種各樣的刀,在燈光下寒光閃閃,想到也許她身下的桌子就是菲菲四人受害的第一現場,她不禁寒毛直豎,不停地躲避著男人的繩子。

    男人似乎很享受這種老鷹抓小雞的游戲,很有耐心,突然,天空又想起了一聲炸雷,男人變臉了,“小舒,你又不听話了,你是不是又要離開我了?”

    男人猙獰著臉,扔掉繩子,狠狠地朝莫莉撲來,莫莉始料未及,被男人撲了個正著,她嚇得大叫一聲,此時她哪還想得起來身上的保命符?此時她倒是後悔太自大了,沒將小綠帶在身邊。

    男人緊緊地抱著莫莉,撕扯著莫莉的衣服,他的力氣非常大,幸好今天莫莉穿的是羊毛衫,彈性很足,但這也引得男人更加狂暴,他嘴里不停地叫著︰“媽媽,你為什麼要打我?我這麼听話?小舒,你為什麼要離開我?為什麼要殺死我們的孩子?”男子說的話語無倫次,斷斷續續,但可以听出他很痛苦,似乎曾經受過什麼刺激。

    從沒有經過這些事情的莫莉有些手腳發軟,此時男人見久脫不下莫莉的毛衣,他取出了一把鋒利的刀子,獰笑著朝莫莉刺來。

    在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莫莉總算是想起來她的保命符,她連忙默念口訣,打出一張定身符,但是由于太緊張,拿錯符了,打出去的是爆笑符,金光一閃,男人頓時大笑起來,他似乎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竭力想要止住笑,可是卻一點都停不下來。他更加瘋狂地舉刀朝莫莉撲來,莫莉見打錯了符,忙按下手鐲的開關,這段時間在空間里她將銀絲練得爐火純青,手鐲彈出銀絲,將男人的手腕刺了個對穿,頓時男人的手腕鮮血淋淋,手上的刀子也掉在了地上。

    “哼,讓你也嘗嘗被刀割的滋味。”莫莉用銀絲將男人纏住,吊到了房頂的鉤子上,這鉤子看起來是後來特意加上去的,想來是這個男人為了施虐而弄的,真是個變態,讓他自己也吊吊。

    莫莉想到剛才男人撲在自己身上,真是惡心,她恨恨地解下裙子上的小皮鞭,這是從小魚那特意借來的,狠狠地朝男人揮去,“讓你變態!讓你殺人!讓你欺負我!”莫莉每揮一下,就罵一聲。

    此刻的莫莉揮著鞭子,身上的大紅毛衣在燈光下猶為刺目,男人看著這樣的莫莉,突然哭了,“媽媽,小毛听話的,你別打我!”

    呃,這神馬情況?怎麼又是媽媽又是小舒的?莫莉真心想不明白了,這時門“紜鋇乇惶嚦 耍 沃痙紗於釉背魷至耍 聳貝絲棠﹫蛑幌肫鷚瘓浠埃 熬  澇抖際親詈笠桓齔魷值模 畢氳秸飫錟﹫蠆喚至恕br />
    看著眼前反了個的景象,段志飛他們也傻眼了,怎麼回事?這個又哭又笑一臉鼻涕眼淚的男人還是那個殘忍的凶手嗎?不是應該凶手把莫莉綁起來施虐的嗎?現在看來被虐的應該是凶手才是,瞧那一身血糊的。

    “莫莉,你怎麼樣?沒事吧?”肖楚楚急忙跑到莫莉面前問道。

    莫莉搖了搖頭,攤開雙手,示意肖楚楚自己看,一點事都沒有,肖楚楚這才放下心,她看了那個男人,問︰“他怎麼了?又哭又笑的?”段志飛他們也都看著莫莉,看她怎麼回答,他們也很好奇到底是什麼情況?

    “呃,那個打錯符了,我本來想用定身符的,結果打出去的是爆笑符。”莫莉不好意思地解釋,不等肖楚楚笑出聲,又道︰“至于他為什麼哭我就不知道了,也不知道他怎麼回事?一會兒叫我媽媽,一會兒又叫我小舒的,莫名其妙。”

    肖楚楚挺奇怪莫莉身上稀奇古怪的各種符,她悄悄問道︰“你到底有多少種符啊?送我兩張唄!我也玩玩!”段志飛听了不禁為肖楚楚的大大咧咧扶額,她以為這符是大白菜呢,隨便就能討要的,據他父親說,這種符在黑市的價格高得離譜,一張最普通的就至少要一萬一張,那些高級的十萬二十萬一張還有價無市。莫莉的符看起來就不像是普通的,就這一張符,沒準他一年工資還買不起呢!

    莫莉有些為難地說道︰“楚楚,我給你你也用不了啊!用符得有心法口訣的。”肖楚楚一听便知道自己孟浪了,忙道︰“那就算了,我就隨便問問,莫莉你別在意,就當我沒說啊!”

    莫莉表示沒事,她早就想好了,等事後她就送個加持平安符的玉墜給楚楚,她這職業太危險了,有了玉墜也能保險點。玉墜還得去商場買,空間里的太打眼了,送出去楚楚肯定不會收的。

    這時,大頭走過去要把還在哭笑的男人放下來,可是他找了半天,卻沒有發現吊著男人的繩子,莫莉笑了笑,手一揚,將銀絲收了回來,“紜鋇囊簧 腥酥}氐廝ッ諏說厴希 笸訪  腥說氖諸硨茫 雜腥斯唇 腥舜摺br />
    回去的路上,大頭對莫莉的武器十分好奇,不停地追問,“莫小姐,剛才你用的是什麼東西?我怎麼看不見?是不是天蠶絲啊?”大頭是個武俠迷,他讀書的時候,看過一本小說,書名叫什麼早忘記了,不過他就記住了里面的男主人公甦小佛,用的武器是一根天蠶絲,也是這樣,手一揚就把人吊起來,手再一揚又把人甩出去,可羨慕死他了。

    肖楚楚和小方等人也湊了上來,他們也對莫莉剛才的那招十分好奇,嘰嘰喳喳地說個不停,凶手落網,大家都輕松了下來。

    “應該不是天蠶絲,我剛才有看見一道銀光,應該是金屬一類的。”小方扶了扶眼鏡道。

    “我也看見了銀光,可是金屬有這麼細的嗎?”肖楚楚有點懷疑。

    “有的,現在科學多發達,比頭發絲還的金屬絲都能拉出來。”老李也湊熱鬧。

    段志飛不禁扶額,他手下的隊員什麼時候這麼活躍了,一個個都變成好奇寶寶了。

    莫莉微笑著將手腕伸出去,彈出一截銀絲,示意他們自己看,大頭他們用手捏了捏銀絲,軟綿綿的,像頭發絲一樣,“這麼軟的絲能用嗎?使不上力啊?”大頭挺好奇。

    莫莉使壞地突然手一揚,把大頭纏住將他從前座甩到了後座,這個大頭的話真多,她現在又冷又餓,再加上之前受到的驚嚇,實在不怎麼想說話。

    段志飛注意到莫莉全身都濕透了,臉上也露出了疲倦之態,可惜他自己身上的外套也濕了,段志飛忙讓開車的隊員加快了速度,爭取早日到莫莉家。

    老羊有點不喜歡肖楚楚的性格了,感覺寫著寫著就成了感情粗曠的女孩,可是老羊真心不喜歡這種類型的女孩啊,親們,你們說是不是要把莫莉的閨蜜換換呢?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