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第三十三章肖楚楚

第三十三章肖楚楚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政府大院小區一幢清雅的小別墅里,一位長得很是富態的中年女人從樓上走下,中年女人保養得很好,精致的妝容使她看起來只有三十多歲,從眉眼看來和肖楚楚有點像,只不過肖楚楚比她多了點英氣。【愛書屋】這位中年女人姓吳名文麗,正是本市天姿連鎖美容會所的掌權人,肖楚楚的母親,此時她正皺著眉頭看著吃早餐的肖楚楚,“你上次相親是怎麼回事?你知不知道我為了這次相親托了多少人,花費了多少人情?可是你倒是好,就這麼給我搞砸了!”“哎呀媽,不就是個醫生嘛,瞧你說的好像是總統兒子似的!”肖楚楚不以為然,她肖楚楚要嫁怎麼也得比孫思琪嫁的好吧!孫思琪也是政府大院的一姑娘,年紀和肖楚楚同年,從小學、初中、高中一直同班,直以上大學才分開,因為兩人的父親職位相當,還競爭過本市分管教育副市長的職位,故兩人從小就被拿來比較,從相貌、成績、媽媽、哥哥、工作、老公等各方面拿來比較,一直以來都是肖楚楚佔了上風,副市長被肖楚楚爸爸肖景松拿下,孫思琪爸爸只能依舊做教育局長;自己的媽媽是全市有名的女強人,而孫思琪媽媽卻只是一個高級中學老師;相貌成績工作兩人不相上下,孫思琪是本市稅務局的一名科長,她則是本市刑偵大隊的副隊長,不過這次應該能夠再往上升了吧?最後她卻輸在了老公上,孫思琪去年嫁給了一官二代富一代,男人是本省一副省長的兒子,自己辦了一科技公司,規模還不錯,據說是快要上市了,這下可好了,孫思琪爸媽這兩年走路都生風,特別是孫思琪媽媽李春蘭,以前看見她媽媽吳文麗就避得遠遠的,現在則是一看見自家媽媽就要滿面春風地問︰“文麗,你家楚楚男朋友找好了嗎?工作雖然要緊,不過咱們做女人的啊,做得好還是要嫁得好啊!不過楚楚這麼好的條件,肯定比我家琪琪要嫁得好啦!”話語听起來很誠心,但是臉上不要配著那副‘快來羨慕嫉妒我吧’的表情會更可信些,為此,吳文麗女士這一年來不斷地安排肖楚楚相親見面,就想著這兩年趕緊把女兒給嫁出去。她吳文麗這麼些年就沒輸給別人過,如今居然讓一直都不如她的人直接打臉上,這口氣還怎麼忍得下?“一小醫生?你媽我是這麼沒眼光的人嗎?一小醫生我費得著費這麼大心思嗎?楚楚你真是太讓我失了!”吳文麗氣得胃疼,她索性早飯也不吃了,只拿了杯牛奶喝。听自家媽媽這麼一說,肖楚楚才覺得不對,她老媽雖說有點市儈,但是眼光還是挺準的,要不也不會白手創下如此大的家業了。難道那個醫生還有什麼了不得的背景?現在想想那個醫生長得還真是挺帥的,要是再配上不凡的家世,她倒是可以考慮考慮的,只是可惜上次她把人給得罪了,只得下次再好好修復了“那他到底是什麼來頭啊?”肖楚楚問道,只有確定對方的底細她才有數啊,這可是她這麼些年做刑偵工作的經驗,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嘛。“我也只是模糊的打听到這個韓簡應該是**國的王子,算是半個z國人,他媽媽是我們z國人。”吳文麗優雅地喝著牛奶說道。“就算他是**國王子對我有什麼用?又不是z國的王子,有什麼用?還不如孫思琪老公家的副省長有用呢?”肖楚楚失望地嘟嚷,害得她空歡喜,這個**國雖然挺有錢的,和中國的關系還不錯,但是並不大,在戰略政治上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影響力。“楚楚,我從小怎麼教你的,做人怎可如此功利?”肖景松皺著眉頭嚴肅極了,肖副市長是個很有學究氣的中年男子,看起來有點死板,肖楚楚兩兄妹一點都不像父親。【愛書屋】肖楚楚吐了吐舌頭,爸爸總是這樣,跟古代的老先生似的,他也不想想,現在這年代不這麼功利的話,人怎麼往上爬,就連他的副市長職位也是那時媽媽送了多少錢走了多少路子才能當上,不過爸爸到現在都還以為是他自己的本事呢!在他們家,說話最有權威的是媽媽,說實話,在她和哥哥的心目中,爸爸的能力比起媽媽差遠了,有什麼事也都是和媽媽說的,要是和爸爸說,他又要板著臉說做人不可太功利,要腳踏實地,是金子總是會發光的,這些話她和哥哥都背得滾瓜爛熟了,可事實證明爸爸是錯的,金子有人挖很快就會發光,沒人挖則只能認命地待在沙子里,也許幾千年幾萬年才有人會發現,所以人如果不主動出擊,找人來挖掘自己,那就只能嗟跎到死了。她肖楚楚這麼些年如果不是媽媽的關系,能年紀輕輕就當上副隊長嗎?還有哥哥如果不是媽媽的錢財支持,能開出來那麼一間事務所嗎?現在這年代如果沒人沒關系,你是鑽石都得老老實實在地底下呆著,就算你想出頭也有無數人會把你踩下去。“好了,你也到上班時間了,老肖,現在的社會已經不是你經歷的年代了,人總是要往前看的。”吳文麗出言打圓場,說實話,她現在也挺後悔嫁給這麼個男人,當年欣賞的學者風度現在已經是討厭的不通人情,迂腐不堪,可是她已經有了兩個孩子,為了孩子她只能拼命地推著這個男人往上爬,給她和孩子帶來更多的榮譽和地位。肖景松無奈地起身,在這個家里他是沒有發言權的,孩子們也不會听他的話,一個個都變得和文麗一樣,功利市儈,為了往上爬不擇手段,他也知道他的副市長職位是怎麼來的,老孫這些年沒少在他面前諷刺,說他是靠女人上位的小白臉,可是他能怎麼辦,他一心堅持的卻是現在的社會所抵觸的,他有心想讓教育部門的風氣改良,可是卻不由自主地被帶進他們的圈子,有的時候他也會想,就這樣吧,靠他一個人是改變不了這種社會現象了,還是隨波逐流吧!至于孩子們,他們也大了,管不了了。等肖景松走了,吳文麗又道︰“**國雖然是不怎麼起眼,但是韓簡的外家可不一般,他的媽媽鐘玉可是鐘老最喜歡的小女兒。”“鐘老?媽,你說的是那個老?”肖楚楚失聲叫道,旁邊一直不出聲的肖楚漢也抬頭露出詫異的神色。吳文麗對于兒女的驚訝很滿意,她微笑的點頭,幸好孩子們都像她,對外界事物很敏感。天,如果是這樣,那這個韓簡可比什麼副省長公子要上檔次多了!鐘老可是z國建國時候立下汗馬功勞的老人,雖說不在國家的任何部門任職,但他在z國的地位是無人可比的,不管國家有什麼大事都得請他出席,以表示尊重。而且雖說鐘老本人沒有職位,可是他的兒女卻一個個在政界、軍界、商界都有不凡的地位,以前倒是听說過鐘老的小女兒嫁到了外國,當時還鬧得挺轟轟烈烈的,沒想到竟然是韓簡的媽媽,天,這可真是天上掉下來的鑽石王子啊!她怎麼就一時眼瞎把他給趕跑了呢?肖楚楚此時恨不得抽自己幾個耳光,悔得不行。“楚楚,這麼好條件的男人你可得抓緊了,這事要是成了,咱們家不說在本市,就算是在z國,那身份可是蹭蹭地往上爬啊!”肖楚漢忙發言表明態度,他現在是恨不得自個是個女的,要不哪用得著妹妹出馬啊。那還用你說,肖楚楚白了哥哥一眼,她這個哥哥的功利心表現得實在太明顯了,她絲毫都不懷疑為了往上爬,肖楚漢會毫不猶豫地把妹妹給賣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