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劍行大道 > 正文 第49章 百勝劍客

正文 第49章 百勝劍客

    妙辰子出手了,他手中的拂塵化一條條鋒利的劍絲,猶如漫天花雨,掠刺而去。

    “開竅境五重的實力?”

    對方一出手,薛葉看出了他的實力,五步劍訣施展,化十三道劍氣,攻防一體。

     啪!

    拂塵劍絲化雨絲般的鋒利劍氣,縱橫切割,將十三道劍氣撞的支離破碎。

    薛葉敗退,手中的劍斷成數截。

    妙辰子再次搶攻,拂塵化漫天白絲,每一根都蘊含鋒芒,籠罩開來。

    薛葉踏出劍步不斷的閃躲,恍如一道劍虹在漫天白絲中穿梭,連續躲避,那白絲切割在黑袍之上‘咯吱’響。

    妙辰子突然變招,拂塵劍絲合並到一處,如鞭子一般抽出,將薛葉擊飛出去,一口逆血吐了出來。

    薛葉踉蹌著地,也不擦拭嘴角的血跡,目光冰冷的看著對方。

    二十五名殺手頭領唯恐薛葉逃跑,連忙圍了上去,封死了所有的退路。

    “小子,你現在自殺或許還能少受點罪!”

    妙辰子緩步逼近過來。

    “是麼,先接我這一招再說吧!”

    薛葉冷笑著站了起來,丹田一陣火熱,‘鳳王武魂’爆發出滾燙的火焰,形成了火焰旋渦。

    “這是武魂技能?此子才開竅境二重的修為,想不到天賦如此之高?”

    妙辰子臉色陡然煞變,震驚不已。

    薛葉劍指點出,火焰旋渦猶如長虹劍氣般掠出,一股熱浪席卷開來,將二十五名殺手頭領逼退。

    妙辰子手中的拂塵劍絲之上灌足了真氣,形成一道渾厚的氣牆擋在了身前,與長虹劍氣轟炸在了一起。

    一聲恐怖的巨響,妙辰子被震退,手中的拂塵劍絲竟然被燒的焦黑。

    薛葉的修為還是太低,無法將‘火舞’技能的力量完全釋放,這一擊已是消耗了七八的體力,在耗下去只有死路一條,于是在這一擊打出之後,他找準空蕩掠出了重圍,狂奔而去。

    “他沒有多少體能了快追!”

    妙辰子大喝一聲,當先化一道殘影追了出去,二十五人也掠上樹林的枝頭,窮追不舍。

    薛葉的消耗果然很大,只是逃出了十里,已經被兩名殺手頭領追到了。

    這兩名殺手頭領的輕功在這些人中屬于頂尖,並且擅使暗器,出手便是各種數百道暗器掠出,罩向薛葉的後背。

    薛葉早有感應,一抖斗篷,便將掠來的大半暗器蕩飛,衣袖中四道金針掠出,因為距離目標很近,投射的手段也很隱秘,瞬間就刺瞎了這兩名殺手的眼楮,從半空中墜落。

    稍縱的時機,妙辰子已經趕到,手中拂塵橫掃,真氣化長鞭將薛葉打飛了出去,滾落出了林間,來到了官道之上。

    “快追上去,這小子逃不了了!”

    “哼,被鬼道人這一擊,這小子半條命就沒了!”

    二十三人掠出叢林,追上了官道。

    下一刻卻讓他們所有人都是一驚,因為薛葉的眼神。

    他的眼神中早已沒有了殺氣,反而是詭異的譏諷,好似再看一群死人一般。

    妙辰子也走出了叢林,看到薛葉的眼神也很不舒服,但他將所有的注意力都看向另一人。

    是一個頭戴斗笠,身著寬松游行衣,身材矮胖的中年人,他將薛葉扶了起來,從容不迫,完全沒有將這些渾身戾氣的殺手放在眼中。

    “你早就發現他們了,為何不早一點出手?”

    薛葉冷冰冰的臉色難的露出幾分笑容。

    “因為我相信你會殺到我的身邊!”

    斗笠壓的很低,看不清男子的面容。

    “你走了發生了很多事,還好我大難不死,失而復得!”

    薛葉臉色生出了疲倦和輕松。

    “放心,老師回來了,以後天大的事我幫你頂著!”

    斗笠男子柔聲道。

    “哼,敢管閑事,將這人一並殺了!”

    一名殺手頭領冷哼一聲,舉起手中的刀就向斗笠男子的後腦斬去。

    噗!

    殺手統領一刀斬下,速度極快,卻被斗笠男子伸出一根手指,貫穿了咽喉,劍氣從他的後腦掠出。

    “什麼?好強……”

    剩下的二十二人臉色巨變。

    “閣下是誰?為何多管閑事?”

    妙辰子雖然眼力極高,但對方帶著斗笠,看不清面容,更感覺不到對方的氣息,可見對方的實力要高出自己很多。

    斗笠男子冷哼,再次抬手,一道劍氣掠出,在半空卻是化二十幾道,剎那間貫穿了二十二人的咽喉。

    一招秒殺二十二名殺手頭領,這斗笠男子的實力究竟有多麼可怕?

    “你…你,我知道你是誰了,你是百勝劍客?”

    妙辰子頓時嚇的魂不附體。

    “沒有錯,沒有想到我離開如歌城三年,吳家的如歌血夜竟然狂妄到如此地步,竟敢追殺我的學生!”

    李溫摘下斗笠,他的容貌也是平淡無奇,誰能想到這個相貌平平的矮胖中年人就是天武國赫赫有名的百勝劍客。

    “前,前輩饒命……”

    妙辰子噗通跪倒在地,在沒有任何高手的風範。

    “給你一個機會,你能逃過這一片飛葉我就放你走!”

    李溫隨手在官道旁的草叢中摘取了一片草葉,淡然道。

    “久聞百勝劍客的劍是天武國頂尖之劍,在下自然不是敵手,不過你說用草葉為暗器的話在下還有幾分把握能夠逃的過去,也希望百勝劍客能夠信守承諾!”

    妙辰子緩緩站起身來,絕望的臉色增添了許多自信。

    “這是自然!”

    李溫點頭。

    “好,那就……”

    妙辰子一轉手中拂塵的按鈕,暴雨梨花般的針雨從拂塵中掠出,這是他最後的保命手段,此等暗器開竅境五重之下必死無疑。

    針雨化點點滴滴的寒光,破空而去,卻被李溫無形的護體真氣震的粉碎。

    此時,李溫手中的飛葉已經擲出,如切豆腐一般破開了妙辰子的胸膛。

    妙辰子應聲倒地,眼楮睜的老大。

    “老師,你一出手我好想悟到了!”

    薛葉開口。

    “哦?你悟到了什麼?”

    李溫道。

    “學生雖然已經將基礎劍法練至化境,本以為是劍法的最高境界,但並不是,真正的劍法已是手中無劍,任何草木飛葉皆可當做劍來使用,這才是真正隨心所欲的用劍!”

    薛葉道。

    李溫面帶微笑,片刻後開口︰“劍法是學無止境的,真正的劍法通神之人的確可以做到草木飛葉都可為劍來使用,我還差的很遠,不過對付這些小嘍 故強梢緣模 愕慕5牢蛐砸 對諼抑 希 虯桑 br />
    “老師,你一直讓我打磨基礎劍法,現在我已練至化境,你何時教我更高深的劍法?”

    薛葉問道。

    “我為了追求自我劍道,早已將其他劍法忘得干淨,心中只留下了驚鴻七劍,這套劍法早晚會傳給你,只是現在你修為太低還不是時候,不過你基礎劍法已經初具火候,可以修煉更高級別的劍法了,這次在回來的路上我也想過了,打算先將你送進藏劍谷歷練數年!”

    李溫說道。

    “要我拜入藏劍谷嗎?”

    薛葉喃喃自語,自然也知道藏劍谷正是天武國正宗劍道。

    “老師年輕的時候也是藏劍谷的弟子,與藏劍谷的各大長老也是交好,將你送入藏劍谷不難,只是在這之前你還需要待在老師身邊數月,我離開三年還是要指點你一些東西的!”

    李溫道。

    “老師,既然你來了我就有了靠山,我要找吳雲飛父子尋仇!”

    薛葉面露殺機,將這三年來的經歷說給了李溫听。

    “想不到我走之後你竟然受了這麼多苦,這個仇老師幫你記下了,我答應你將來一定會為你討一個公道,但現在還不是時候!”

    李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