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老婆大人要改嫁 > 第68章 不方便

第68章 不方便

    唐思雨怔了一下,挑眉問道,“你怎麼知道”

    “我剛剛問了,爹地說他還沒有吃,媽咪,你快煮點什麼東西給爹地吃吧他會餓壞的。”小家伙一臉擔心道。

    唐思雨還以為邢烈寒早已經去哪里吃高級大餐去了,沒想到他竟然呆在房間里沒有出去,現在都快九半了,他難道不餓嗎

    唐思雨只好答應道,“好吧我看看冰箱里還有什麼東西吃,我煮點給他,好像還有速凍餃子。”

    “媽咪,那快點煮吧”小家伙可擔心了,他也以為爹地吃東西了,哪知道他過去一問,爹地還沒有吃,而且還在電腦面前工呢

    唐思雨只好繼續開火煮餃子,燒開的水里,餃子變軟變香,放上幾根嫩白菜,湯汁看著十分美味,還有灑上一些蔥花,看著連她都想再吃一碗。

    “你去叫他過來吃吧”唐思雨朝兒子說道。

    “嗯”小家伙從那扇門過去了,唐思雨看著那扇門,這個男人出入她家自由自在的,可她卻還沒有看一眼他家長什麼樣呢

    只是在裝修的時候多瞟了一眼,有著她想像不到的奢華,帶著一些科技感。

    幾分鐘後,只見邢烈寒的身影被小家伙拉著過來,他看了一眼放在桌上的餃子,又瞟了一眼正在收拾家務的女人,他坐下開吃。

    “爹地,我可以去你家里看一會兒動畫片嗎讓媽咪陪著你吧”唐以熙小朋友想找機會讓爹地咪媽獨處。

    “嗯”男人已經被食物的香氣吸引了,十分爽快的應了一聲。

    唐思雨听著兒子要去看動畫片,她從沙發上抬頭說了一句,“不許看太久。”

    “不會看太久的,爹地吃完了我就睡覺。”小家伙回了媽咪一句,就從那扇門離開了,而且關起來了。

    唐思雨的心微微咚了一下,看向桌前認真吃餃子的男人,她可不太喜歡和他獨處的時間。

    就在這時,走廊外面電梯的方向,電梯門叮得一聲開啟,慕飛一身灰色正裝邁下來,手里提著一台筆記本電腦的手提袋,他剛剛從公司方面回來。

    他原本是想回家的,但想到這次唐思雨的演唱會,他覺得有必要過來告訴她一聲,他會到場觀看。

    他走到兩扇門之間,他的目光睨了一眼邢烈寒的房門,眼神有復雜的光芒流轉,緊接著,他沒有猶豫的按響了唐思雨的房門。

    “叮咚叮咚”門鈴在這個時候響得格外的震耳。

    唐思雨正在收拾沙發的手一頓,她看向門的方向,不解這個時候誰會來找她

    難道是父親有什麼東西落下了嗎唐思雨走到貓眼面前一看,門外赫然是慕飛。

    她的呼吸微微一窒,他這麼晚來找她干什麼

    門鈴依然在按響著,顯示著門外的人十分有耐心,大有知道她在家,非逼她開門的意思,唐思雨已經有些生氣了,這麼晚了,慕飛來找她干什麼她倒是要看看。

    她立即把門柵拉開,直接和門外的慕飛面對面的瞪著,她冷淡問道,“有事嗎”

    “我想找你聊聊。”慕飛望著她的目光,溫柔含笑。

    唐思雨明顯得有些抗拒無力,她別開臉道,“對不起太晚了,不方便。”

    “我看到你要去葉悠演唱會表演的事情了,我已經買好了票去支持你,我相信你一定很棒。”慕飛低沉啟口。

    “謝謝。”唐思雨淡淡應了一聲,就準備關門了。

    慕飛哪舍得就這樣結束聊天他的健臂立即擋了一下,“等等我還有話要跟你說。”

    而就在這時,一句冷冷的男聲自唐思雨身後傳來,“她說了不方便。”

    慕飛的俊顏直接震驚住,原來唐思雨的家里,不止她一個人,還有邢烈寒也在,而且,他口中的不方便三個字又透露著另一種暗示。

    唐思雨的俏臉微微泛紅,這個男人插什麼嘴說得好像她和他有一腿似的。

    他不過就是來吃個便飯的。

    邢烈寒高大的身軀直接走到門口,站在唐思雨的身後,目光冷冽的看著擋門不走的慕飛,寒眸危險的眯起,“別打擾我們。”

    說完,他健臂一伸,直接把門砰得一聲關緊。

    門外,慕飛的心亂了,呼吸也亂了,拳頭緊緊的攥住,他不相信,不相信唐思雨此刻和邢烈寒的關系親密到同居了。

    慕飛在門外站著,呆呆的,沒有離開。

    而房門里面,唐思雨立即扭頭生氣的瞪向某人。

    “你非要把話說得這麼暖昧嗎誰跟你不方便了”說完,唐思雨有些氣呼呼的走到桌前,只見這個男人把餃子吃完了,連湯也喝完了。

    邢烈寒環著手臂,沉著臉盯著她,見她收拾著碗筷進廚房,他倚在門口冷哼一聲,“如果我不在,你是不是準備請他進來坐坐敘敘舊情”

    “以後我的事情,請你別瞎摻合行嗎”唐思雨利落的洗著碗,頭也不抬的警告。

    “我下午才說過,不許你和這個男人糾纏下去,你就忘了”

    飽含著一種危險的嗓音自唐思雨身後傳來。

    唐思雨洗完碗放進碗櫃里,回頭看著門口一臉霸道的男人,“難道我就不能有正常的人際交往是不是以後我和任何一個男人多說兩句話,你也要干涉”

    邢烈寒噎了一下,表情僵硬。

    “你放心,我比你更希望兒子成長在健康的家庭里,倒是你,你最好把警告你外面的第三者第四者,不要跑進你家里來私混,我不希望兒子有樣學樣,以後像你。”唐思雨反倒警告他。

    邢烈寒墨眸眯緊,薄唇啟口,“我的私生活很干淨。”

    “五年前就開始叫小姐了,你說出來我會相信才怪。”唐思雨根本不會相信的,有錢的男人,都不安分。

    這一點,邢烈寒也沒必要向她解釋,他邁著步子朝他的房門走去,回頭朝她道,“如果慕飛再找你,你最好拒之門外,連門都不許開。”唐思雨撇了撇小嘴,仿佛不想听,而剛到門口的男人又折身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