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老婆大人要改嫁 > 第77章 管天管地管衣服

第77章 管天管地管衣服

    而台下,唐依依也氣得快瘋了,她也感覺唐思雨穿成這樣,就是為了吸引慕飛的注意力,果然,她這個同父異母的姐姐,正心思惡毒的想要把慕飛從她的身邊搶走呢而表面上卻裝得那麼那麼無辜,心底

    ,不知道有多想要搶走慕飛。

    一曲十分**的情歌結束之後,唐思雨謝台的時候,雙手還是捂著胸口,十分優雅的彎了一下身退台了。

    唐思雨到了後台之後,她就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了,葉悠為了讓她可以不那麼累,把她需要彈奏的歌曲都排在比較前,她現在可以好好休息二十分鐘了,並且化妝準備她今晚的最後一場伴奏。而很巧的是,她最後的一首伴奏正是葉悠和祈涼一起演唱的歌曲,祈涼陪著她在化妝間里,而化妝師也不用那麼趕的給她化妝,她最後的一套衣服是黑色的,黑色晚禮服,令她的氣質似乎又發生了變化,

    神秘,清冷,又透著一種令人不敢靠近的氣息。祈涼今晚可就被她給迷翻了,心里對她的愛意都快要溢出來了,可是,他不敢,因為太快了,他怕嚇走她,他想要用最真誠的心來接近她,打動她,即便她有孩子,他也不會在意,正好,那個孩子他也很

    喜歡,他也沒想過擁有自已的孩子,如果她願意嫁給他,他會把那個孩子當成自已的兒子來扶養疼愛的。

    只可惜,這個小家伙的親生父親已經出現了呢此刻,正陪在他的身邊,宛如不可侵犯的神。

    最後的這一套晚禮服,擁有長長的拖尾,並且是斜肩的,黑紗包裹著她玲瓏的身子,令她露出來的另一側肩膀,縴細迷人,她的肌膚襯得更加雪白清透,漂亮的鎖骨清晰可見。

    唐思雨她想著,彈完了最後一首曲子,她一定要去台下找兒子,然後陪著他,一起看葉悠的演唱會到最後。

    就在她等著的時候,突然她放在旁邊的手機響了,她拿起一看,是邢烈寒打來的電話,她心想,一定是兒子按耐不住興奮想要和她打電話了,她抿唇一笑,“喂,小熙”

    然而,那端不是小家伙的聲音,而是一道低沉冷淡的聲線,“是我”

    電話那端有些安靜,顯然不是在會場,唐思雨一怔,怎麼是邢烈寒,她忙擔心道,“你在哪小熙呢”

    “我在洗手間,小熙被我的保鏢照顧著。”邢烈寒淡淡回答她。

    “哦你打電話給我,有事嗎”唐思雨有些不解的問了一句。

    “你還有幾首曲子要彈”

    “還有最後一首了,大概二十分鐘之後,我會去你們。”唐思雨說道。

    “你最好把衣服給我穿保守一點,你之前的那一套,你不覺得很丟臉現眼嗎”男人的聲線顯得十分憤怒。

    唐思雨微微瞠大眸,這個男人竟然因為衣服的事情教訓她

    “這是舞台服,我覺得很好看,哪里丟人現眼了”唐思雨反問一句。

    “總之,接下來你出場最好穿多衣服,否則,回去看我怎麼收拾你。”那端男人狠狠的警告一聲,倒是先掛了電話。

    唐思雨對著電話,一張小臉全是懊惱加無語,這個男人是管事婆嗎連她穿什麼都要管了。

    而在走廊里,邢烈寒煩燥之極,也不知道他從哪里摸出了一支煙,打火機點燃之後,便倚靠在走廊少人的一處地方,吞煙吐霧起來。

    令他神秘又性感的面容,顯得越發的魅惑迷人,有兩個女粉絲不經意看見他,立即尖叫了一聲,以為看見偶像了,然而,邢烈寒冷冷的一掃,她們頓時感覺寒意襲來,忙離開了。

    不過,男人抽了幾口就滅了,他知道這個女人馬上就要上台了,而他不想錯過她最後一首曲子,他倒要看看,這次她要穿成什麼樣子出來。

    在後台上,唐思雨在攬鏡自照自已最後一身衣服的時候,腦海里涌出了邢烈寒那張冷酷的面容,她有些郁悶,她此刻的長發被做成了大波浪卷,仿佛一下子變成了御姐範了。

    她才不想理會他的警告呢她只按自已的表演走。

    祈涼也已經換好了演出服,一道十分合身的米白色西裝,非常的溫暖迷人又有型,他站在唐思雨的身邊,朝她彎眉一笑。

    在後台的時間,好像過得十分快,永遠有很多的事情處理,所以,連站在這里的人都覺得時間在爭風奪秒的走動,終于,工人員通知了,再過五分鐘上台。

    唐思雨的鋼琴從另一個升降機上台,這次,她是在側面了,因為此刻的重點人物是祈涼,他的出現,肯定會引起粉絲的又一大熱潮。

    五分鐘之後,開場了。

    依然是唐思雨的鋼琴聲劃破了寂靜,琴聲如訴,每一個音符都隱隱的透著靈魂,一種動人的情韻,令人回味無窮。

    一道男歌聲率先出聲,低沉得仿佛大弦音,每一個咬字都清晰迷人,令人忍不住的沉醉在歌聲之中。

    果然,粉絲群都瘋了一般,大喊著祈涼祈涼的聲音,起伏不斷,而祈涼的完美歌聲征服著他們,一旁葉悠的女聲,也絲毫不遜色,完美的女中音,把感情唱進了人們的靈魂深處。

    仿佛成了最美好的時光。

    燈光師的一抹把月光般的瑩白燈光灑在唐思雨的身上,淡淡的,卻沒有搶去主角的光芒, 但也絕對令人忽略不了。

    邢烈寒看見她最後這一套衣服,劍眉還是十分不悅的擰緊,露了半個肩膀出來了。

    當然,穿著黑色晚禮裙的女孩,有一種令人不可侵犯的美感,而往往對于男人來說,越是不可侵犯,越有征服的成就感。

    慕飛已經完全被唐思雨今晚的一切所著迷了,他慶幸自已退了婚,否則,他就是對唐依依的更不負責任,因為他早晚還會再愛上這個女孩,愛得不可自拔,愛得失去自我。

    唐依依今晚完全過來受氣的,她一次一次的看著唐思雨化身更美的女人,在慕飛的面前,一遍一遍的把這個男人的心給勾走。她氣得恨不得沖上台去撕了唐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