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老婆大人要改嫁 > 第79章 醋王當之無愧

第79章 醋王當之無愧

    邢烈寒見她真吸了,他也並沒有放開她的手掌,把杯子一放,他繼續咬著她的耳朵道,“剛才台上那個男人對你有意思”

    唐思雨一听,便知道他指得是祈涼,她皺了皺眉,氣呼呼道低喃道,“和你有關系嗎”

    邢烈寒見她這回答,冷哼一聲,“兒子都有了,你說有沒有關系”

    唐思雨要暈,她咬著唇道,“兒子是有了,可是,我又不是你老婆,你管這麼多干什麼”

    邢烈寒灼熱的氣息噴灑在她的耳側,“我就要管,如何”

    說完,他的手掌還有些置氣的用力捏她一下,唐思雨疼得一雙秀眉緊擰,咬著唇,想要從他的手心里抽出手來,可是,無奈,男人握得太用力,她沒辦法,只能忍著疼了。

    不過,邢烈寒也沒有繼續捏她了,唐思雨不理他了,她要好好的看演唱會。

    時間不知不覺就已經九點了,為了避免後面人群太擠,邢烈寒決定帶著他們先離開,邢一諾當然不舍得,可是,大哥的話,她還是要听的,而邢一凡也想回去了。

    唐思雨當然不想,可兒子不能熬夜,她也只好同意離開。

    只是在她離開的時候,她不經意發現了慕飛,還有他身邊的唐依依,慕飛望著台上,不知道在想什麼,但唐依依卻是一臉不奈煩的表情。

    唐思雨立即跟著邢烈寒和兒子從旁邊的走道上率先離開了,出來廣場上,這個時候,廣場很空曠,還能清晰的听見身後會場上的納喊助威聲。

    唐思雨在上車之前,邢一諾立即對她說了幾句崇拜的話,“唐小姐,我好喜歡你哦你的鋼琴彈得超級棒。”

    “謝謝。”唐思雨也覺得這個邢小姐很可愛,她知道他們都很喜歡兒子。

    邢一諾和邢一凡坐進了他們的轎車,而唐思雨的跑車,也讓邢烈寒決定扔在這里,明天他找人來開,今晚,唐思雨必須坐他的車回家,小家伙坐在中間,已經一副困的樣子了,大概在路上就能睡著。

    而小家伙問她一些台上的事情,就連連的打了幾個哈哈了,唐思雨把他抱在懷里,輕拍著他的肩膀道,“睡吧”

    “嗯媽咪,我好愛你。”小家伙閉眼眼楮之前,不忘表白一聲。

    唐思雨笑著親了親他白嫩的小臉蛋,“媽咪也愛你。”

    小家伙閉上的眼楮,突然又睜開了,幽幽的問,“那你也能愛爹地嗎”

    唐思雨微微一怔,兒子這又哪里冒出來的想法她只好抿唇一笑,“我不討厭他啊”

    小家伙也很滿意的閉上眼楮睡覺,旁邊男人的目光也關切的落在兒子的身上,听到這個女孩剛才說得那句不討厭,他幽深的眸才睨了她一眼,意味深長。

    這個女人是真心說的他懷疑。

    小家伙睡著了,唐思雨竟然也像是感染了小家伙的睡意,她的眼皮好沉重,大概是今天上台表演讓她的神經一度繃緊了吧所以,這會兒松懈下來之後,她就好累了。

    窗外的路燈一條一條的從她面前閃爍,好像無形在催眠她似的,而身邊的男人當然發現她這副困倦不已的表情。

    他修長的雙手穿過她的胸口,結實的肌肉無形的撞了一下她的胸前,唐思雨立即嚇得抬頭瞪他。

    “把兒子給我,你睡吧”邢烈寒說完,就把小家伙從她的懷里給接過去了。

    唐思雨見他只是想要抱兒子,正好她困成這樣,也怕把睡著的兒子給摔了,所以,她由著他吧反正離家還有半個小時,她可以眯一會兒。

    眯著眯著,唐思雨就睡深了,而且,她一直埋在胸口的小腦袋一歪,直接依靠到了邢烈寒的肩膀上,對她來說,有一個結實的靠枕,是最美好的事情了。

    而她,也沒有去想,這個靠枕是誰。

    邢烈寒微微側眸,感覺左肩處柔軟的臉蛋不時的輕撞他的肩胛,女性幽香的甜美氣息絲絲入鼻,令他的身子漸漸繃緊。

    車上一對母子都睡著了,車子一路駛向了一處高檔小區,半個小時之後,停在了樓下。

    前面的保鏢回頭朝他小聲問,“老板,需要叫醒唐小姐嗎”

    “不用了,你過來替我把我兒子抱上去。”邢烈寒感覺身邊的女人睡得很沉,一時半會也醒不了。

    保鏢立即猜測到了老板的意思,趕緊停好車,開門過來抱小少爺,小家伙也睡得夠香,換了人抱他也繼續睡。

    保鏢抱著小家伙後退了幾步,緊接著,就看見邢烈寒把身邊縴細玲瓏的女人抱了出來。

    唐思雨只感覺身子一輕,但在睡意濃烈的她,也沒有多想,一張小臉埋在男人結實寬厚的胸膛里,睡得更香了。

    一路電梯上樓,邢烈寒按開了自已的房門,讓保鏢先把小家伙抱到床上,保鏢放下小少爺之後,也不敢多呆一秒,趕緊說了一聲就離開了。

    邢烈寒的懷里還抱著唐思雨,他想著要把這個女人送回她的房間,但隨後他又一想,也沒必要。

    他的床足夠寬大,夠三人睡覺何不就讓她睡在這里

    心里的想法一起,邢烈寒就沒有再反駁了,他將睡沉的女孩往床上輕輕的放,唐思雨和小家伙分別睡在了一邊,邢烈寒替她們母子脫去了鞋子,看著一對霸佔著他的床的母子,他眯了眯眸。

    邢烈寒把小家伙放進了一些,然後就進入浴室里洗澡了,和兒子睡覺,他一直都沒有裸睡的習慣,他身上套著一套絲綢的睡衣褲過來,兩母子中間的位置足夠他躺進去,而他也躺了下去。

    正睡得迷迷糊糊的唐思雨感覺到床的顫動,她伸手下意識的往身邊一樓,她睡覺也不是老實的人,總喜歡一只腳搭著被子。

    所以,這會兒,她的一只縴細的長腿,就這麼搭著邢烈寒的腰腹某處,邢烈寒整個人都愣住了。

    然而,這個女人搭上來了就算了,竟然還要噌一噌。邢烈寒很少有大腦空白的時間,而此刻,他就感覺有些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