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老婆大人要改嫁 > 第第一次

第第一次

    唐思雨皺了皺眉,“我和慕飛的事情,你不要插手。”

    “怎麼你真對他還余情未了”邢烈寒臉色一沉,有些生氣。

    唐思雨不想糾纏這件事情了,她打算不答,反而問道,“你現在可以打個電話給你的人,把祈涼的事情解決一下,我在外面等你一起吃午餐,我定好了位置。”

    邢烈寒知道這個女人也不笨,一碼歸一碼,他咬了咬薄唇道,“行看在你這麼殷勤求我的份上,我還有什麼不能答應的”

    唐思雨推門出來之際,邢烈寒就打了一個電話給好朋友溫厲琛,讓他解除對祈涼的封殺令,恢復他正常的工,那端溫厲琛也沒有多問就答應了。打完了電話,邢烈寒收拾了一下桌面的文件,打電話讓韓陽過來取,他就出來了,唐思雨站在巨大的空中走廊里,中午的陽光灑下來,籠罩著她的身影,令她身上泛著一層淡淡的銀光,令她那雙縴細雪白

    的長腿,越發誘人。

    邢烈寒的喉嚨有些發緊,一直對這個女人的身體,就有一種無法抗拒的魔力

    他開始在暗暗的想,這個女人和他睡了一個月之後,也許會愛上他,說不定半夜她還會主動的撲上身,到時候,一切就會自然而然的發生了。

    想到這件事情,他的心情不由好了起來,想到未來的一個月,這個女人陪吃陪睡,他就有一種莫名的期待。

    唐思雨看著他過來,身影俊拔,仿佛台模特般的標準身材,穿著簡單的白襯衫,也有一種難于喻明的華貴氣質。

    不過,就算他長得像天使,他還是懷著一顆惡魔的心髒,沒什麼好迷戀的。

    一前一後走進電梯里,邢烈寒挑眉問道,“訂得什麼餐廳你要知道我的身份一般的餐廳我不會去。”

    “今天這頓我請你,如果你想選別得餐廳,我就不請了。”唐思雨把話說明。

    邢烈寒皺了皺眉,這個女人還真難侍候,確切的說,他沒有遇過像她這麼倔性子的女孩。

    “好吧我期待著你的眼光。”邢烈寒不想和她爭。

    到了地下停車場,開著邢烈寒的車子出來,唐思雨把餐廳的位置導航之後,不到十分鐘就到了,走進餐廳的時候,看著充滿了情調和浪漫氣息的餐廳,邢烈寒也還滿意。走進一間包廂里,唐思雨拿著餐單正在翻看著,對面的邢烈寒喝著一杯清茶,眯著眸看著對面挑選菜肴的女孩,她一頭黑長發慵懶的垂在桌上,眉清目秀,透著一絲古典氣質,如果她生在古代,必定是踏

    破門檻來求親的那種大家閨秀。

    唐思雨點完菜之後,感覺對面一道視線盯她很久了,讓她怪有些不自在的,她伸手自然的一撩長發,抬頭,清冷的眸光盯了過去,“你在看什麼”

    邢烈寒不閃不躲,勾唇一笑,“看你。”

    唐思雨不由哼了一聲,“沒見過我這麼漂亮的女人嗎”

    “挺自信的啊”

    “那當然。”

    “難怪招蜂引蝶的本事那麼好隨隨便便就能勾引男人。”邢烈寒眼底閃過一抹危險光芒。

    唐思雨听完,不由伸手撐起一側俏麗的臉頰,眯眸望著他,“邢先生,你這是在吃醋嗎該會不你愛上我了吧”

    唐思雨此刻魅力全開,絕對強大,邢烈寒的心猛地一震,止不住的為這個女人急跳起來。

    但他的俊顏上,卻陰沉沉的很難看,想到她這樣勾人的表情,是不是在慕飛和祈涼的面前上演過了

    “我只是不希望我兒子有一個水性楊花的母親,給他丟臉以我的身份地位,比你漂亮的,我見得還少嗎”邢烈寒立即昧著良心打擊她。唐思雨下一秒臉上的風情,變成了咬牙切齒狀,“邢烈寒,請你別亂扣帽子在我頭上,是我水性楊花,還是你好色成性,五年前就已經召喚小姐了,這五年里,你玩過的女人十個手指數不過來了吧再給你

    加十個腳指都湊不夠數吧”

    邢烈寒微微瞠著星眸,這個女人竟然數落他了

    “等你哪天抓到我玩女人再說,沒抓到,你就不要胡亂猜測。”邢烈寒眯著眸反駁。

    “我才沒興趣,我只希望你以後玩女人,最好不要帶回家里,要是讓我兒子學壞了,這輩子我都不會原諒你。”

    “那你呢這五年來,你就沒有別得男人”邢烈寒勾唇反問,他更加好奇這五年里她是怎麼渡過的。

    “我潔身自愛。”

    “是嗎五年前你和慕飛就沒有”邢烈寒發現對這件事情有謎一般的興趣。

    唐思雨立即小臉一變,“五年前那是我的第一次我和慕飛清白著呢”

    邢烈寒听完,就算和她抬著扛,心情瞬間說不上來的愉悅,他有些懊惱的輕哼一聲,“說得好像我是第二次似的。”

    唐思雨正口渴,準備喝一口茶,听到這句話,她立即差點噴了一下,她忙抽了一張紙擦著嘴角的水漬。

    對面的男人臉色立即陰了下來,“你這是什麼意思不相信”

    唐思雨真不相信那是他的第一次,不過,她俏臉有些漲紅,“別在提那件事情了。”

    邢烈寒有些煩燥的呼了一口氣,這個女人竟然不相信他,那的確是他二十三歲以來的第一次和女人上床。

    菜上來了,話題也終止了,唐思雨很餓了,她是連早餐都沒有吃,就接到了葉悠的電話,剛才又和他吵了這麼多,口都干了。

    唐思雨吃了一下糖醋排骨,她立即贊了一句,“真好吃這是怎麼做的”

    邢烈寒見她竟然還研究起菜色來了,他出聲道,“如果你想學,我可以花錢讓這里的廚師教你一下。”

    唐思雨想想不太好,“不用,我自已研究一下。”

    邢烈寒吃著這里的菜,卻發現還沒有這個女人平常做得好吃,他對外面的菜已經沒什麼興趣了。唐思雨想了想,朝身邊的男人說道,“你知道其實男人做菜比女人做得更好吃你看現在那些五星級大廚師,大部分都是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