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婚途不知返 > 373︰出國追夫

373︰出國追夫





    溫知夏走後,秋書語一個人坐在窗邊發呆。

    她捧著咖啡杯,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並沒有注意到不遠處朝她走來的男人,直到頭頂上方罩住了一層陰影,她才下意識抬起頭,剛好對視上了葉成蹊不辨喜怒的一雙黑眸。

    “成蹊……”

    她沒想到會在這兒遇到他,眼中明顯有一閃而逝的驚詫。

    “這就是你說的有事?”葉成蹊掃了一眼她手中的咖啡,明顯意有所指。

    看到不遠處的莊衍諜等人,秋書語微微低下頭,什麼都沒說。

    現在這個地點、這個時機,並不適合解釋。

    而且,她也沒什麼好解釋的。

    見她沉默以對,葉成蹊深吸了一口氣,握住她的手腕就往外走,根本不去理會站在樓梯口等著他的那群人。

    沒有試圖抽出自己的手,因為秋書語知道,那不過是徒勞而已。

    從某種角度來講,葉成蹊的固執和霸道是成正比的。

    任由他將自己拉到了停車場,秋書語腳步微頓,察覺到對方掃過來的微涼目光時,她輕輕嘆氣,然後上了車。

    葉成蹊“砰”地一聲甩上車門,然後就不發一語的啟動了車子。

    回到家之後,兩人之間的氣氛依舊懸在冰點,甚至隱隱有變的更“冷”的趨勢。在情況變的更糟之前,秋書語率先開口解釋,“抱歉……我不該欺騙你……”

    “你該感到抱歉的,不是你騙了我,而是你不愛我。”

    聲音冷峻的丟下這句話,葉成蹊轉身去了樓上的書房,眸光黯淡的仿若蒙了一層灰。

    皺眉看著他略顯僵直的背影,秋書語緩緩的閉上了眼楮,無奈的苦笑了一下。

    果然,他又“犯病”了。

    經過這段時間的折騰,她似乎已經漸漸習慣了。

    他只要一不高興,就會分不清現實和夢境,固執的覺得自己不愛他,堅持認為自己馬上要和他離婚,不肯听她解釋、也不相信她的話,卻又在夜里忍不住暗戳戳的接近她。

    希望……

    一切都如知夏所言,自己是他的解鈴人。

    看了眼時間,秋書語沒追著他去書房,而是走進廚房準備做飯。

    四菜一湯,都弄完之後某位大少爺還是把自己關在書房里不肯出來,她想著等等他,可這一等,就等到了深夜。

    2147

    餐桌上豐盛的晚餐涼了徹底,葉成蹊不僅不肯下來吃飯,就連秋書語給他端上去的飯菜他也沒有動,似乎結婚以來,他們第一次鬧得這麼僵,難得有了些吵架的感覺。

    叩叩——

    抬手敲響了書房的門,秋書語推開門走了進去。

    視線掃過茶幾上沒動過的碗筷,她也沒有生氣,依舊那麼溫柔的樣子,“飯菜不合胃口的話,要不要我幫你做點別的?”

    她音色輕柔的問他,並沒有被對方的冷臉嚇住。

    只是回應她的,是葉成蹊在她面前少有的沉默。

    他專注的看著電腦屏幕,對她的示好置若罔聞,薄唇緊緊抿著,像極了電視演的那種妖的女主角。

    面對丈夫這樣的無視,換別人估計早就抓狂了,不過秋書語卻好像一點都不在意。她轉身準備離開,卻在看到他辦公桌上的放著的咖啡杯時下意識皺起了眉頭,“很晚了,還是不要再喝咖啡了。”

    他本來就失眠,再喝咖啡就更別想睡了。

    以前,她是會直接給他準備一杯牛奶的,但因為最近這位大少爺像提前進入更年期一樣情緒不穩定,她怕自己刺激到他,所以鮮少再擅自做什麼決定。

    話落,她就打開門準備出去,卻沒想到身後忽然一股大力襲來,書房的門“砰”地一聲被閉合。

    “成蹊……”

    束在脖頸處的馬尾被撩至了一側,下一秒,他的呼吸灑在頸間。

    她掙扎著從他懷里轉過身,雙手抵住他,“你別這樣!”

    明顯感覺到她的拒絕和抗拒,葉成蹊的吻卻像是帶著一絲泄憤的意味,印下一個個深紅的痕跡。

    “對不起……我今晚不想要……”她將臉偏過一側,徹底拒絕了他的求歡。

    “只是今晚不想嗎?”葉成蹊停下,眸中找不到絲毫昔日的光彩,“從結婚到現在,你什麼時候想要我了?”

    “我……”

    想著他現在看自己都是帶著“濾鏡”的,秋書語也就不費神和他解釋了,不讓他難受這一下,估計他這輩子都得沉浸在那些事情中出來,她得當機立斷。

    “有過嗎?”葉成蹊追問,眉宇之間沒有一絲溫度。

    他的手還扣在她的後頸上,像是她敢說一個“不”字,他就會毫不猶豫的掐死她,“書語,我再問你一遍,到底要,還是不要?”

    他發狠似的非要一個答案不可。

    秋書語揚起手腕給他看,上面還有淡淡的一圈痕跡,“是你自己提出要搬去客房睡,還說要學會克制,不是嗎?”

    葉成蹊“……”

    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被她這麼淡淡的一問,心里的火莫名就滅了。

    他低頭咬著她的唇,聲音含混不清,“我反悔了行不行……”

    “我說話不算話,你不要和我一般見識……”

    “……”

    她從來就沒和他一般見識過。

    一夜,葉大少爺自己“啪啪”打臉,承諾信義什麼的蕩然無存。

    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又陷入了對自己極度的厭棄中。

    第一次……

    他沒尊重她的意願就強行和她發生了關系。

    越想越覺得自己沒臉見她,葉成蹊沒等天亮就“離家出走”了。

    秋書語醒來的時候,家里只有她自己,廚房里溫著中西兩式的點心,精致的蔬菜粥,還有一些葉爸爸自己腌制的小咸菜,一看這個豐富的程度就知道是葉成蹊去老宅取回來的。

    門上貼著一張便簽,是葉成蹊的筆跡。

    臨時有事,出差了。

    秋書語“……”

    離家出走就離家出走,還找這麼沒有誠意的理由。

    扯下那張便簽,視線微轉,秋書語看到了客廳正中央放著的行李箱,里面裝了幾件葉成蹊的衣服和幾份文件,也不知有意無意,就這麼明晃晃的落在了家里。

    秋書語看著,失笑著拿出手機訂了一張飛f國的機票。

    有些事情,也是該了結了……

    ------題外話------

    s沒發上糖,明天發onno哈哈~明天一定發,明天就把葉公主的公主病給治好了~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