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捉鬼!我們是認真的 > 第二百章 夜視監控已就位

第二百章 夜視監控已就位

    甦良和陸茵茵將第三個**安裝在了石柱子上方,距離地面三米高的地方,這個位置可以居高臨下地監視晴的行為舉動。

    三個**全部安裝好了之後,甦良和陸茵茵將地下室收拾了一遍,這才離開地下室。

    甦良快步上樓,來到了三樓的書房內,在書房中,有兩台電腦,其中一台電腦上鏈接著絡**,現在絡**已經開始運行了起來,電腦中出現了三個監控窗口畫面,也就是地下室的那三個**所監控的實景畫面,每個窗口畫面可以單獨點開並進行放大,即可查看細節,除此之外,錄像還可以回放重播等等,功能較為齊全。

    從電腦屏幕上能夠看到,監控畫面還算是比較清晰,至少比一般的普通**要清晰一些,看來高銘他們買的這幾個**應該價格不便宜,質量相對也較好。

    “茵茵,你去將地下室負一樓的燈關一下,我看看監控錄像能不能拍到一些什麼。”甦良說道,他想起了昨天晚上宋奕菲家中斷電的場景,不由地有些擔心起來,他有種強烈的預感,今天晚上,還要斷電。

    “好。”陸茵茵點了點頭,快步離開了書房。

    十幾秒鐘之後,甦良在電腦屏幕上的監控畫面中看到了進入地下室一層的陸茵茵,陸茵茵進入到了地下室之後,站在樓梯盡頭處的橫梁底下,朝著空中揮了揮手,她這是在幫助甦良測試**的監控精準度。

    通過電腦屏幕,甦良能夠比較清晰地看到陸茵茵的動,但因為這個**的位置相對比較高,監控範圍較寬,所以看不清楚陸茵茵的表情和眼神,只能看清一個整體輪廓。

    隨後,陸茵茵又來到了石柱子前,她坐在了晴之前的位置上,背靠石柱子,面朝前方的三張凳子。甦良立馬查看起第二個**,將這個**的監控畫面單獨調了出來,並進行放大,這個**距離較近,位置較低,通過這個**,能夠清晰地看到陸茵茵的表情,也能夠略微看清陸茵茵的眼神。

    在石柱子前坐在一會之後,陸茵茵抬手來,指了指上空。

    甦良立馬查看起第三個**,第三個**監控範圍是一個扇形,以石柱子為焦點,往前方延展六七米左右的空間。

    如果說樓梯入口橫梁上的**是遠距離**,椅子上的**是近距離**的話,那麼石柱子上空這個**就相當于是個中距離**了。

    甦良查看了一會之後,都沒有問題,三個**從遠中近三個角度幾乎將想要監控到的區域全部包含了。

    隨後,陸茵茵站起身來,來到燈關前,將地下室的燈關上了。

    地下室內陷入了一片漆黑當中。

    甦良正在查看的電腦屏幕上的三個監控畫面也陷入了漆黑當中,但是,據高銘所說,這三個**具有輕微的夜間監控功能的,不過高銘之前沒有測試過,也不知道具體的效果如何。

    甦良將監控畫面依次點開,他先是增加了監控亮度,但沒什麼效果,因為現在外面陰雲密布,在關了燈之後,地下室內幾乎就是漆黑一片了,僅僅只是調整**的監控亮度用不大。

    不過隨後,甦良將**的模式從白天感光模式調整為了夜間微光模式,在微光模式之下,只要房間內有一丁點的光亮,**就可以將其感知,並且放大,這是夜間監控**的其中一種之一,另外一種是**監控,但價格高昂,而且在普通情況下並不實用。

    關燈之後,地下室內雖然漆黑一片,但那只是在人類肉眼感知的情況下,其實地下室內還是有光的,是那種微光,而且是不穩定的微光,只不過肉眼很難察覺到而已。畢竟,想要絕對的黑暗,其實也是很難的。

    將**調整為了微光模式之後,原本漆黑的畫面中出現了一絲的波動,畫面中有白色的雪花在閃爍在跳躍,片刻之後,雪花消失,屏幕中出現了影像,從影像的輪廓能看出來地下室的模樣,也能看出具體的景物。

    就在甦良一邊觀察著畫面清晰度,一邊調整電腦屏幕亮度的時候,一張臉忽然出現在了鏡頭前,這張臉驟然出現,直接戳到了鏡頭前,讓甦良心跳驟然加快,本能地將頭往後移了一下,不過他迅速調整呼吸,恢復了正常,因為他已經看清,鏡頭前的這張臉不是別人,正是陸茵茵。陸茵茵此時正半蹲在石柱子前三米遠處的那張凳子前,觀察著藏在衣服中的第二個**。

    三個**甦良都查看了一遍,在微光模式下,橫梁上的那個監控範圍最廣的**最為清晰,其次是石柱子上空的,最次是衣服里面的,因為衣服里面的**被藏的最為隱蔽,感光也最少。

    雖然**在黑暗中依舊可以監控到畫面,但相比在有光的條件下,還是差了不少,不過能夠看到畫面就已經很不錯了,對這個結果,甦良還算是比較滿意。

    隨後不久,陸茵茵便將地下室的燈重新打開了,然後離開了地下室。

    “怎麼樣?”很快,陸茵茵就推門而入了,她喘了一大口氣道,“能看清嗎?”

    “還可以。”甦良說道,“雖然比有光情況下差了很多,但至少還是多多少少能看清,比眼楮看的清楚許多。”

    “那就好。”陸茵茵深吸兩口氣,穩定下呼吸,然後說道,“對了,剛才我上樓的時候想到一個問題,若是真的停電了,這電腦豈不是也沒電了嗎?那還怎麼監控?”

    “對……”甦良眉頭輕皺,看了一眼電腦的主機,這台電腦是台式機,如果家里停電,那麼台式機也肯定會斷電,除此之外,他還想到另外一個問題,那就是如果家里斷電了,那麼絡也會斷掉,甦良搓了搓下巴道,“這是一個比較嚴峻的問題,看來我們最好是將絡**的監控軟件安裝到筆記本電腦上。”

    “而且還得是那種有無線卡的筆記本電腦,因為斷電之後,也沒有絡了。”陸茵茵說道,在這一點上,她和甦良想到一塊去了。

    “非常正確。”甦良道,“我們的電腦都是沒有無線卡的,而且就算現在回去取也來不及了,不知道他們家里有沒有筆記本電腦。”

    “按理說應該有。”陸茵茵說道,“我曾看見高銘回來的時候提著一個類似于電腦包一樣的黑色皮包,除此之外,宋奕菲也曾說過她在會議室中和公司里的人開過視頻會議……而且,像他們這種日理萬機的商業人士,一般情況下都會隨身攜帶筆記本,還得是有無線卡的。”

    听完陸茵茵的話之後,甦良點頭表示贊同,他說道︰“那我現在就去問問宋奕菲。”

    陸茵茵說道︰“還是我去吧,她們現在應該正在給晴換衣服,我去比較合適一些,你就呆在這里繼續調試吧。”

    “也好,對了,最好是不要讓芸知道這件事。”甦良說道。

    “好的,我明白。”

    說罷,陸茵茵便轉身走了。

    陸茵茵從三樓來到了二樓,走到了晴的臥室房門前,她輕敲房門,里面傳來一個詢問的聲音,應該是芸。

    “誰?”里面的聲音問。

    “是我,陸茵茵。”陸茵茵站在門口說道。

    一陣腳步聲自門內響起,片刻之後,房門被打開,芸站在門內,望著陸茵茵,說道︰“發生什麼是了嗎?”

    陸茵茵說道︰“里面一切還正常吧?”

    芸道︰“還正常,妹妹比較安靜,她體內的那個東西應該是睡著了,我們正在給她換衣服。”

    陸茵茵道︰“那就好。我進去問你媽媽點事情。”

    芸讓開了一個身位,默默點了點頭。

    陸茵茵走進去之後,芸目光機警地看了一眼門外兩側,然後緩緩關上了房門。

    與此同時,龐達已經走出了伊翠蘭區,在天府廣場附近的一個活動廣場里面尋找著詢問的目標,現在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人流雖然還不少,但大部分都是些年輕人,中老年人已經不多了,只有幾個大媽正坐在活動廣場的排椅上,正在乘涼。

    龐達觀察了許久,最終還是走了過去,她坐在了排椅的最邊上,一邊用手當成扇子在耳邊扇風,一邊自言自語般地道︰“這個天也真是太熱了,熱的根本睡不著覺……”

    旁邊的大媽被龐達吸引了,但沒有主動搭話。

    龐達看到大媽旁邊的幾把打廣告用的團扇,他說道︰“阿姨,能借把扇子用一下嗎?”

    大媽看了一眼龐達,將扇子拿起,遞給了龐達一把,說道︰“伙子,熱壞了吧。”

    龐達說道︰“是啊,本來想夜跑來著,結果實在是太熱的,剛跑了一圈,就跑不動了,抓緊過來涼快涼快。阿姨,這麼晚了,你們怎麼還不回家呢?”

    另外一個年紀較輕的阿姨笑了笑道︰“回去也閑著沒事,還熱的慌,開了空調又冷,還是呆在外面舒服。”

    龐達笑道︰“你們睡的真晚啊。”

    旁邊的大媽道︰“大城市里就這樣,到處都是車和人,睡早了睡不著……要是在老家啊,晚上九點之後,整條街上都沒人啦。大城市跟村鎮還真是不一樣,在大城市里,感覺晚上十點才剛剛開始一樣。”

    龐達道︰“確實沒錯,晚上十點,夜生活才剛開始,但對大部分人來說,夜生活其實也就是玩手機耍電腦……就好比我,之前一到晚上就玩游戲,玩到深夜睡覺,不過現在我跑步了,不玩游戲了。”

    大媽頗有感觸地道︰“對,不玩游戲是對的,年輕人少玩點游戲,多跑跑步,鍛煉鍛煉身體,等過個十幾二十年啊,你們就會明白,在這個世界上,什麼都不會長久地陪著你們,只有咱們自己的身體會,不論身體最終變成成為什麼樣,它都始終不離不棄地陪著,所以,趁著年輕,好好善待自己的身體吧。”

    听到大媽說出這種頗具哲理意味的話,龐達也是不由地有點驚訝,他扭頭定楮望向大媽,在廣場燈光的照耀下,大媽的臉上閃爍著昏黃的光暈,她直視著前方,眯起眼楮,神情復雜,不知道想到了什麼。

    龐達由衷地說道︰“阿姨說的非常有道理,真的,特別有道理……”

    這時候,龐達想起了他的目的,他來這里可不是來找大媽們聊天,讓大媽傳授人生哲理的,他來這里是想要打探附近有沒有和晴類似病癥案例的。

    想起了自己此行的目的之後,龐達輕咳一聲,話題便開始往那方面去引了,他說道︰“阿姨,我听說最近這段時間,咱們附近的區里,經常出現一些怪事啊。”

    大媽看了龐達一眼,聲音低了許多,語氣中多了一絲打探的意味,似乎是被龐達的話給吸引了,畢竟大媽們每天沒什麼事,家長里短,鄰里八卦是她們最喜歡的交流話題,大媽問道︰“哦,什麼怪事?”

    龐達機警地看著一眼四周,湊近大媽,將聲音略微壓低,但還是能夠讓一張排椅上的三個大媽全都听清,龐達說道︰“據說……我們這附近的區啊,出現了一個有點變態的人,那個人專門嚇唬孩子,而且都是在晚上嚇唬,他也沒做傷害孩身體的事情,就是嚇唬孩,將孩嚇哭,回家也哭……嚇得孩子都不敢出門……”

    三個大媽異口同聲地道︰“還有這種事?!”

    龐達點頭道︰“是啊,你們難道沒听說?”

    最邊上那個大媽,身形瘦削,留著短發,戴著一副眼鏡,她的鼻間發出一陣吭哧吭哧的聲音,她湊過來,低聲問道︰“伙子,你說的這個是真的嗎?”

    龐達神態認真地道︰“我也是听別人說的,我有個朋友就住在伊翠蘭區,他家的孩子就被嚇著了,回家之後不吃不喝,還經常大喊大叫,行為舉止都非常怪異,但又找不到原因,所有人都說是被那個變態嚇得……”

    三個大媽听的非常認真,她們相互對視,從她們的眼神中,能夠看出對龐達所說這件事的擔憂來,看來她們應該都是有孫子或者是孫女的。

    最邊上那個戴眼鏡的大媽說道︰“伙子……你這麼一說啊,我還好像也听說過類似的事情……”

    然後這個戴眼鏡的大媽轉向另外兩個大媽道︰“不知道你們有沒有听說過,前段時間,我們區里,有一戶人家半夜傳來尖叫聲……那叫聲尖銳恐怖,就像是鬼怪的叫聲一樣,將我們同一棟樓的全部都吵醒了,後面連續好幾天,尖叫聲總是在半夜響起……將整個區都搞的人心惶惶的……就是前幾天的事情。”

    坐在龐達身側的那個大媽點頭道︰“我听說過,听說過……為此物業還專門貼出了告示解釋呢,說是那戶人家家里有孩子生病了,所以才會那樣,但我覺得根本不可能是孩子生病的原因,哪個孩子生病了會那樣尖叫,我看八成是受到了毆打或者是虐待之類的……”

    中間那個較為年輕的大媽道︰“我看並不是這樣,我听我家那口子說,好像是那戶人家中有人得病了……咳咳,得了一種精神病之類的,經常嚎叫,尤其是在半夜……叫聲鬼哭狼嚎的,非常人……幸好我們隔的比較遠,所以听不到。”

    龐達在這時候插話問道︰“你們說的是哪個區?光明城區嗎?還是伊翠蘭區?”

    三個大媽同時搖頭,坐在龐達旁邊那個年長的大媽道︰“不是,是我們住的區,就在旁邊,在光明城右邊,名叫匯錦城的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