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四十三章截然不同的說法

第四十三章截然不同的說法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br />
    比賽結束後,媒體記者拿到了全場的技術統計,但看到這份技術統計後,他們就知道曼城戰勝曼聯一點都不是靠的運氣,他們靠的完完全全是實力和發揮。←百度搜索→【←書ソ閱

    在技術統計上,曼城的傳球數、控球率、射門次數等都要比曼聯高很多,最直觀的一條就是傳球數字,曼城所有成功的傳球要比曼聯多出將近兩倍!

    那可是兩倍啊!

    也就是曼城傳兩個球,曼聯才一個,傳球會帶來足球的轉移,自然就能帶來更多的機會,以此曼城能整場壓制曼聯就十分正常了。

    這場比賽,無論比分還是數據,曼城都是完勝!

    同時他們對曼城的新戰術也有一些了解了,技術統計來看,曼城的新戰術要求就是傳球和控球,觀看比賽的直觀感受也是這樣,曼聯在發動主動進攻的時候,就是一直不斷的在傳球,令人驚訝的是,他{無+們的傳球踢的還非常好,失誤並沒有想象的那麼多,以至于曼聯並沒有從曼城的失誤上找到什麼機會。

    這還要說是曼城打的好。

    任何了解足球的人都知道,傳球多並不意味著比賽就會佔優勢,像是後衛球員之間也可以進行幾腳傳遞,一般情況下是沒什麼危險,當然,也沒什麼作用的,這只能為技術統計的數據做貢獻,而有時在後場的傳球也會出現危險,比如對方前鋒逼的很緊,丟球的話問題就相當嚴重了,在中場、前場也是一樣,有對方更密集的防守,傳球的危險性也會增大,只要被搶斷一次進攻機會就沒了,所以傳球太多可不表示會佔優勢,有時太過追求傳球。反倒會被對方得到不少機會。

    可曼城確實打的好,他們的傳球這麼多,沒能讓曼聯找到什麼機會,反倒給自己球隊創造了很多機會,完全壓制住了曼聯,並且在上下半場打進五個球。

    這種表現很令人驚訝,于是在比賽結束後,就有很多人都開始討論曼城的戰術。

    ……

    當萬勝走進新聞發布會的時候,就感受到了記者眼神中的一些變化。

    之前他們看自己的眼神,還帶有一些不屑和質疑。盡管他們是來做采訪的,但他們前來只是為了新聞消息,而不是真覺得自己有什麼能力帶隊曼城,所以當自己說出一些東西,他們才會那樣的質疑,就連曼城的支持媒體也一樣,不,或許就是這群媒體才對自己的質疑更大一些,畢竟自己執教曼城的成績好不好。和其他媒體也沒關系,他們就站在旁邊還樂得看個笑話呢。

    現在就完全不同了。

    這些記者看自己的眼神有很多都帶有敬佩和信任,隨之而來的還有一些火熱,他們肯定是急于想在自己這里知道些什麼……具體是什麼呢?

    萬勝還沒想明白。就有記者主動開口了,“萬勝先生,您能說說,曼城是怎麼戰勝曼聯的嗎?”。記者要問的顯然是專業方面的問題。比如曼城為什麼能對曼聯做壓制,曼城的戰術是怎樣的,為什麼會取得那樣的成效。他也希望萬勝會在這方面進行回答。

    這也是很多其他記者想知道的。

    當然,他們要知道的內容其實也不那麼專業,只是想從萬勝嘴里翹出一些東西,尤其其中支持曼聯的媒體,曼聯5:0輸掉比賽,他們總是要找原因吧?

    很可惜萬勝根本不配合。

    要是一個職業教練或球員詢問自己關于戰術、打法的問題,他還能去說上一通,但對著一群記者有什麼好說的?

    然後他笑著開口了,“賽前我就說了,那些曼聯所謂的新星根本都一無是處,在我看來,他們唯一的優點就是身價高昂!所以我們贏了,因為我們的球員更加出色……”

    萬勝回答之後,就等著記者繼續提問,但他沒想到一些曼聯記者追著這個問題不放,“您能具體說說是哪些人嗎?”。

    記者都這樣問了,萬勝也不吝嗇點評一下,他想了想,然後說道,“我賽前說要‘弗格森爵士先生’看看我是怎麼對付c-羅納爾多的,你們在比賽中應該看到了,我們就是讓我的球員在c-羅納爾多的一路尋找突破口,然後他們成功了,我們先手取得了兩個進球……”他特別咬了‘爵士先生’的字眼,以示調侃,讓人知道自己對那老家伙可沒有那麼尊敬。

    “現在我覺得不止是c-羅納爾多,看看韋恩-魯尼,這個被曼聯、被英格蘭隊,被整個英格蘭寄予希望的3000萬鎊球星,在比賽中到底去了哪里?我完全沒有看到他對我們的防線造成什麼威脅,而他的身價要比我們幾個球員加在一起還高。”

    “我賽前還說過弗萊徹和樸智星,弗萊徹出場了,弗格森爵士先生大概是對他寄予厚望,但我想年輕稚嫩的他,估計再過幾個賽季都不會成長起來,看他現在作為邊前衛就只能放手了。”

    “樸智星,呵呵?我想說,我一向不喜歡韓國人和日本人。”

    萬勝說完就繼續看著記者,看著他們因為自己的話感到嘩然,然後紛紛討論個不停,他很享受這種感覺,被人矚目,說出的話影響很多人,至于被談到的魯尼、弗萊徹、羅納爾多等人怎麼想,他才不管呢!誰讓他們不是自己的球員,而是死敵曼聯的球員?對敵人可不能手下留情,尤其他現在執教的是曼城,他有足夠多的理由說更多……更難听的。

    就在這時候,忽然有個記者問起了阿蘭-史密斯,萬勝猶豫了下,反問道,“阿蘭-史密斯?他有出場嗎?”。

    不少人被逗笑出來。

    這不是個笑話,萬勝還真一時忘記了阿蘭-史密斯的出場,因為後者實在沒能給人帶來印象,其他人也能理解萬勝的感受,他們笑的是阿蘭-史密斯確實平庸,這到底有什麼好問的嗎?

    很快大家就知道原因了。

    ……

    時間往前移一點,曼聯主帥弗格森出現在了混合區。

    他是剛從更衣室走出來,正要去新聞發布會。此時萬勝已經在會場了,弗格森來的有些晚了,但他可管不了這麼多,曼聯5:0輸掉了比賽,他的怒火沒地方發泄,于是剛剛他在更衣室大發了一頓脾氣。

    怒火發泄了一些後,弗格森感覺順心了很多,這才想起要去參加新聞發布會。

    不過他在混合區被記者攔住了。

    一般時候弗格森是不會接受采訪的,可現在曼聯德比大戰大比分失利,肯定是要接受一些采訪。于是他停住腳步,說起關于比賽的問題。

    他先是主動承認了自己的責任,“這場失敗是我的責任,我沒想到一個夏天時間,曼城會有這麼大的變化,我們沒有準備,所以他們佔據了先機……但如果再來一場,我相信,勝利的一定會屬于我們。”

    “這場比賽。隊內很多人表現不好,或許是他們還沒能從休假里緩過神來,這提醒了他們,聯賽已經正式開始了。”

    “一場失敗不算什麼。我們要總結教訓,以平和的心態面對,我想這樣我們才能有進步,才能在下次踫到時擊敗對手。”

    “不過我還是需要談到某些人在比賽上的不作為……”

    “在我們的戰術里。中路是核心點,必須要主動進攻才能取得優勢,可我沒有看到這一點。但史密斯出場後就好了很多,我想,是時候該做出一些改變了,球隊也到了該做出改變的時刻。”

    “……”

    弗格森並沒有直接指出說的是誰,但記者們捕風捉影的,一听就完全明白過來他說的就是球隊隊長羅伊-基恩啊!

    阿蘭-史密斯替換的是羅伊-基恩,史密斯出場後好了很多,當然就是羅伊-基恩之前不作為,老爵士這就是公開對羅伊-基恩在比賽里的表現表達不滿。

    再聯想一直傳言的羅伊-基恩和弗格森的矛盾,很多人都懂了。

    不過他們轉而又開始想羅伊-基恩的表現,弗格森的話也不完全是偏向性的說法,羅伊-基恩全場表現確實沒什麼亮點,甚至連合格都算不上,莫瑞斯的那個進球就是直接突破的他,後面幾次防守表現也並不怎麼好,而他作為和斯科爾斯搭檔的中路球員,本來就是防守型正常,防守是他的主要任務,若是防守都做不好,進攻又能有什麼表現?事實上也是如此,羅伊-基恩全場無射門,進攻上根本是毫無作為。

    這樣總結下來,弗格森所說的也很有道理。

    不過,真去追溯曼聯大比分輸球原因的記者絕對是少數,大多數記者都是記住兩位主教練的話,然後去做相應的報道而已,有趣的地方就在這里,按照萬勝的說法,曼聯失敗的原因在于他們的年輕球員表現不好,而按照弗格森的說法,原因應該放在羅伊-基恩等老將身上。

    兩人的話完全是對立的。

    很多媒體記者都覺得有趣,他們在評論比賽的總結上,干脆把曼聯輸球的原因分為兩個板塊,一個是萬勝的板塊,一個是弗格森的板塊,兩人的話分別做討論,也能給球迷讀者更多的話題。

    ……

    當然也有很多人,真正清楚曼聯失敗的原因,那就是曼聯的新戰術。

    曼城球員就在更衣室里做討論。

    在這一場比賽里,他們有了很多新鮮的體驗,比賽前,他們很難想象球隊能利用新戰術壓制曼聯,可在比賽里他們卻做到了,這種成功也會帶來更多的自信,同時也讓他們感覺一個夏天的努力沒有白費,現在他們就大比分戰勝了曼聯,這是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這場比賽帶來了太多的興奮,他們沒想到面對曼聯會如此輕松,那種感覺不像是面對曼聯,而是對面一支升班馬一樣,而即便是升班馬,想一場比賽進五個球也不容易,那可是五個球啊!

    5:0!

    別說是5︰0,對曼城來說,上一次值得紀念的曼徹斯特德比,還要追溯到1989年,那場比賽曼城5:1狂屠曼聯,絕對是值得紀念的歷史一幕!

    到現在很多年老的曼城球迷,還對那場比賽記憶深刻。

    當時弗格森執教曼聯還不到3年,這也是他遭遇的最慘痛的曼徹斯特德比,可到這場比賽前,曼城就沒在德比戰如此輝煌過,可現在球隊又贏了個5:0,這已經超過了1989年的那場比賽。

    所以這場比賽就成了值得紀念的歷史,他們都成了歷史的見證者和參與者。

    不少人感到心潮澎湃!

    一想到很多年後,人們提到這場比賽,順便提到他們的名字,他們就會變得很激動,尤其像是阿內爾卡,他打進了兩個球,如果人們提到比賽,就一定會提到他,所以此時的他非常興奮,“我們可是進了五個球!我們真是了不起,進曼聯五個球!哈哈!我進了兩個!我都沒想到會進這麼多,本來我覺得能進一個球,就是上帝保佑了!”

    “我覺得下次踫到他們,我們還能踢的很好!”

    “沒錯!我也有這種感覺!”

    “比賽踢的太輕松了!他們根本沒想象中的那麼強,不過我想這還是我們的打法造成的,我們不斷傳球,他們一點辦法都沒有……”

    “是啊,我們的戰術比他們好的多!”

    雷托-齊格勒也跟著感嘆一句,“還是老大厲害!能想到這樣的戰術!”

    很快就有隊友問道,“你們在德比郡的時候,也這樣踢嗎?”。

    齊格勒搖頭,“不,和現在的不一樣,當時老大要求的重點是速度,進攻速度一定要快,非常快,可現在我們的要求是傳球,在德比郡時,傳球要求並不多。”

    齊格勒解釋著,很多隊友都看過來,這讓大男孩感到有些羞澀,盡管在英格蘭已經兩年多時間,但實際上,他也不過才19歲半,還不到二十歲,他還只是個孩子。

    唯一的區別是,現在的他變得很有自信。

    等大家都看過來,他就開始更詳細的講解,講出德比郡時的戰術和現在的區別,講出自己對戰術的理解。

    迪斯丁看著站在眾人之間侃侃而談的齊格勒以及整個更衣室的氣氛,感覺相當的怪異,他實在沒想到經過一個夏天,球隊會變成現在這幅樣子。

    在之前,隊內更衣室都是各個小團體,很少有集體的互動,對新人也根本沒人理會,但現在大家都在熱情的討論戰術,討論比賽,相互之間的關系也在討論中變好不少。

    這或許就是那個中國人帶來的改變吧!

    現在他也必須要承認,到目前為止,那個中國人在球隊干的不錯,勝利也真能帶來很多東西,他就是一場勝利征服了很多人的心,包括自己在內,都會對他有些信服。

    只是希望,這種勝利會來的更多一些吧!(未完待續……)

    第四十三章截然不同的說法︰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