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三章 你好,我叫萬勝!

第三章 你好,我叫萬勝!

    安赫爾-希爾是赫甦斯-希爾,也就是‘老希爾’的兒子,是現任馬德里競技俱樂部首席執行官。【愛書屋】

    和赫甦斯-希爾截然相反,小希爾安靜、有禮貌,西裝筆挺。

    小希爾不願使用父親的辦公室,他選擇了卡爾德隆里的一間小辦公室,距老希爾以前那間巨大辦公室很近(如今它是獎杯陳列室)。

    小希爾和他的家庭現擁有馬競百分之77的股份,但是幾乎沒有多少股份來自于老希爾。

    小希爾曾經是獸醫,但他從上世紀90年代初在馬競工作。

    他列出需要學習的內容︰“更衣室是足球俱樂部最重要的工作。人們如何感知足球︰用熱情和毫無理性的邏輯。”

    小希爾愛他的父親,但他說︰“作為一名員工,在他手下工作並不容易,因為他不會听你說話。我想這和在貝盧斯科尼或阿布拉莫維奇手底下工作差不多。”

    從上世紀90年代中期,小希爾平穩運營著俱樂部。

    1996年馬競贏得西甲聯賽與國王杯,老希爾乘坐大象巡游馬德里。

    4年後,老希爾被禁止參與一切與足球相關的活動,而球隊也慘遭降級,但是球迷並沒減少。

    因為皇家馬德里總以勝利為榮,而馬競則以失敗為傲。

    俱樂部的昵稱el-pupas意思是“厄運纏身的人”。

    小希爾很能干。

    在經濟上,他為俱樂部引入外來資金,俱樂部在他治下,成績一直在提高。

    2001年,年僅17歲的托雷斯身披馬德里競技戰袍在西乙登場,而在6年前的一個周日午後,他工人階級出身的祖父,心血來潮地帶著托雷斯看了人生的第一場足球比賽。

    “當我還是孩子時,我就想為馬競踢球,”托雷斯說,“能在西甲踢一場比賽就已足夠,以後的每一場全都是禮物。”

    2007年,托雷斯離開深愛的馬德里競技,前往曼徹斯特時說,“我在馬德里競技效力7年後離開了,我感覺我職業生涯最好的時光都在這里。離開的決定是我一生中最艱難的選擇。”

    雖然失去托雷斯,但馬德里競技依然在上升。

    這和小希爾密不可分。

    小希爾的主要任務是給球隊找贊助商,但西班牙經濟蕭條,企業一般都投給皇家馬德里和巴塞羅納。

    多年來,馬德里競技債務繁重。

    這就是小希爾考慮賣掉馬德里競技股份的原因,他希望能給球隊帶來資金,減少一些債務的壓力,以便俱樂部能夠正常運轉。

    ————

    據巴塞羅那大學經濟學家何塞-瑪利亞統計,截止2010年,馬德里競技負債已經高達4億2千2百萬歐元,而近一半負債全都是拖欠的稅款。

    考慮西班牙國家政策以及銀行合同等一系列原因,馬德里競技不能說是負資產的俱樂部,但他們的真正淨值其實已經不高了。

    但小希爾仍舊對于賣掉手中的股份感到遲疑。

    他之所以繼續堅持的原因,就是對馬德里競技俱樂部純正的愛,這是金錢不能夠衡量的。

    這家中國公司開出的價格很令人心動,但他們的要求也很過份--他們要直接購買能夠全權掌握俱樂部的股份。

    那是多少?

    毋庸置疑,至少也要百分之51。

    如果賣掉百分之51的股份,那麼希爾家族就無法繼續掌控馬德里競技,以後俱樂部會有什麼發展,就變得非常不確定。

    小希爾可不希望看到俱樂部淪落。

    他一生都在為馬德里競技奔走,相比引入巨資減輕自己的負擔,他寧願背負壓力帶著俱樂部繼續向前。【愛書屋】

    在小希爾不確定的心態下,雙方的談判持續一周時間都沒多大緊張。

    ————

    這次代表泰萬發展投資來和馬德里競技談判的人員是鄧凱和西那爾。

    鄧凱是泰戈爾萬集團資產評估的高級顧問,西那爾已經成為泰戈爾萬足球學校的副校長,主要負責財政這一塊。

    這次收購馬德里競技俱樂部,主要是由西那爾負責,他對于歐洲足球市場還是比較熟悉的。

    當西那爾得知泰戈爾萬集團,或者說萬勝,有意收購一家足球俱樂部後,就立刻興奮起來,那代表他又有去歐洲俱樂部工作的機會。

    于是西那爾就主動要求來主持談判。

    作為前泰國總理他信的助手,西那爾的能力毋庸置疑,他畢業于牛津大學,精通五門語言,其中就有西班牙語。

    西那爾是抱著很大希望來的,他也很有底氣,這兩年泰戈爾萬集團發展迅速,資產爆漲了幾倍之多,他們有足夠的資產收購一家歐洲足球俱樂部。

    尤其目標還是馬德里競技……

    根據鄧凱的調查評估,馬德里競技俱樂部,包括簽約球員身價等算在一起,正資產也不超過1億歐元,主要是他們的負債實在太多了。

    當然,考慮西班牙國家政策以及俱樂部負債原因等方面因素,馬德里競技俱樂部的資產評估肯定要比一億歐元高,但再怎麼高也不會超過兩億歐元。

    這一次泰戈爾萬集團為收購馬德里競技俱樂部的撥款就有兩億歐元。

    如果談判順利的話,這筆錢一部分會用于收購俱樂部,剩下的則用于對夏季轉會的投資。

    但是,西那爾沒有想到,收購在小希爾這里就卡殼了。

    “我要保留足夠多的股份,馬德里競技俱樂部不能交給中國人……”

    小希爾堅持說道。

    西那爾立刻搖頭,說道,“但我們要的可不止是擁有馬德里競技董事會的一個席位,那沒有任何意義。”

    “我不知道你們要掌握馬德里競技是干什麼,但我可不希望看到俱樂部在你們的經營下衰落……”

    “當然不會,希爾先生。”西那爾說道,“我在英超曼城俱樂部工作過,那是在兩年多以前,當時曼城橫掃歐洲,拿到了所有冠軍……”

    “這不代表什麼。”小希爾搖頭。

    “你是擔心馬德里競技俱樂部成績會下滑?”西那爾靈光一閃,從小希爾話語里抓住了重點,“你可以放心,我們之後會追加很多投資,幫助球隊買來很多球星。”

    “馬德里競技擁有足夠多的球星,這不是問題,我們一直在上升。”

    小希爾遲遲不松口。

    西那爾很撓頭,他口水都快耗干了,就是說服不了這個固執的‘希爾’。

    很明顯,小希爾是希望幫助俱樂部引入外資的,甚至他也有意賣掉大部分股份,但前提是,必須要肯定馬德里競技俱樂部會有發展。

    光是靠西那爾一張嘴,很難讓小希爾相信,他在出售股份後,馬德里競技的成績會有所上漲。

    就這樣,這次談判又以失敗告終。

    在離開的時候,西那爾咬咬牙對小希爾說道,“兩天後,會有個大人物來,到時候你可能就改變主意了。”

    小希爾不置可否的翻了個白眼,他已經決心不賣掉股份了,他想不出什麼‘大人物’能讓他改變主意。

    ————

    泰萬發展投資和馬德里競技俱樂部的談判是不公開的,但這對于馬德里競技俱樂部的官員、董事來說卻不是秘密。

    當一個消息,有幾個人知道的時候,很多人就會知道了。

    于是當天晚上,《馬卡報》就在官方網站公布了談判結果,“小希爾又一次拒絕了泰萬發展投資的收購要求。”

    這起持續了十幾天的談判,到現在也沒有進展,有不少西班牙媒體就分析說,“持續十幾天的談判沒有進展,泰萬發展投資希望能實際掌控馬德里競技俱樂部,但這是小希爾不能接受的。”

    “泰萬發展投資對馬德里競技俱樂部的收購,很可能會以失敗告終。”

    同時,不少媒體也贊揚了小希爾對馬德里競技俱樂部的執著。

    在俱樂部負債累累的情況下,身為最大的股東,拒絕這麼大筆的收購、投資,需要非常大的勇氣。

    “這表明小希爾對馬德里競技俱樂部的愛。”

    于是很多馬德里競技球迷,也公開宣稱為支持馬德里競技俱樂部出一份力,有兩個球迷協會,甚至組織了公開捐款,只用了一天時間,就幫助俱樂部籌集了50幾萬歐元的款項。

    這對于馬德里競技俱樂部巨大的債務,幾乎等同于杯水車薪,但也表明了馬德里競技球迷的態度--他們是不希望俱樂部被交易的。

    但事情並沒有結束。

    就在西班牙媒體很確定的說,‘中國公司收購失敗’時,小希爾正在辦公室接待一個人。

    這是個黑發俊朗的男子,身著運動裝,表情動作都很隨意,但在不知不覺間,他周身就會散發出一股威嚴的氣勢。

    任何人仔細看上幾眼,就知道這個人肯定不簡單。

    當他走進辦公室的時候,小希爾掃上一眼,立刻驚訝的站起來,文件夾掉在地上也顧不上了。

    “萬……萬勝?你是萬勝?”

    小希爾捂著嘴,一臉不可置信。

    黑發男子面帶微笑,走上前主動伸出手,並說道,“希爾先生,你好,我叫萬勝,泰戈爾萬足球學校校長……”(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