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十五章 全新的戰術理念

第十五章 全新的戰術理念

    萊昂內爾看著手上的數據表單,臉上顯露出震驚的表情。

    這些天的訓練,萊昂內爾都看在眼里。

    作為一個專業的體能教練,他感覺這些訓練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就算其中穿插一些看不懂的訓練方式,但那能有多少作用呢?

    在體能訓練剛開始的時候,萊昂內爾其實是不看好訓練的,究其原因就是‘工作沖突’。

    萊昂內爾一直是體能教練,馬德里競技俱樂部一線隊,再包括青年隊的體能訓練這一塊,都在他的工作範圍之內,可這次萬勝制定了體能訓練計劃,這等于把他的工作給做了。

    如果對方真是出色的體能教練還好,但萬勝是個負責帶隊的主教練。

    據說萬勝是在運動學方面有很深的研究,還發表過論文在國際頂級科學雜志上,但研究是研究,實踐是實踐,那些專業的研究人員,也很難做好足球俱樂部的體能訓練工作。

    所以萊昂內爾並不看好萬勝在體能訓練上的‘專業素養’。

    可現實結果,卻出乎了意料!

    對比七天前的體能測試表單,隊內每個球員的體能都有一定程度的增長,有些球員很明顯,有些球員則不太顯眼。

    不管增長的多少,體能訓練有突出效果就對了!

    “怎麼可能呢?”

    按照以往體能訓練的‘經驗’,單單七天的體能訓練,效果能有現在的一半兒,就相當了不得了。

    可是……數據是不會錯的!

    那個年輕中國人不可能制造一份假的體測表單來哄騙自己。

    “難道在體能訓練上,對方真的比自己更加專業?”想到這里,萊昂內爾忽然感覺心灰意冷。

    萊昂內爾已經40歲了!

    過去的幾年時間,萊昂內爾已都一直擔任馬德里競技俱樂部的體能教練,他自認為在體能訓練領域就是世界頂尖的權威,可手上的表單,似乎是在說明自己能力的差勁。

    既然最擅長的體能訓練工作,都沒辦法繼續干下去,那麼自己留在馬德里競技,究竟還有什麼意義呢?

    ————

    阿圭羅已經在青年隊呆了一個星期了。

    西班牙媒體早已經爆料出了消息,阿圭羅和萬勝的矛盾變成了公開的,許多球迷都在討論這件事。

    至于阿圭羅會不會離開?

    馬德里競技俱樂部的其他人也有考慮,比如說小希爾,小希爾是真心希望馬德里競技俱樂部有發展的,只可惜外界環境影響,導致他一直以來的努力,並沒什麼太大的成果,還讓馬德里競技俱樂部的負債逐漸增多,以至于他不得不依靠出售股權給其他人,來維持俱樂部的運營。

    現在小希爾還是馬德里競技俱樂部的ceo,仍舊負責原本的工作。

    關于球員的事情,小希爾也是有權過問的,于是他找到萬勝說道,“阿圭羅的事情,你是怎麼想的?”

    “就讓他在青年隊呆著吧!”

    萬勝不在意的說了一句。

    但小希爾不這麼想,經營俱樂部來說,每個球員對俱樂部都是有價值的,他們可以說就是俱樂部的‘財產’,現在有一大筆財產放在青年隊,還要倒貼高薪過去,肯定是賠本買賣,所以他就試探性問道,“不然把他賣掉?”

    萬勝立刻搖頭,“我可不會賣掉球隊的天才!”

    “那為什麼……”小希爾有些不理解。

    萬勝道,“天才都是需要磨練的,阿圭羅還太年輕,壞毛病有點多,所以我就幫他糾正一下。”

    听到這句話,小希爾愣愣的。

    他干脆也不理會了。

    畢竟俱樂部大部分股權握在泰萬發展投資手里,萬勝在球隊中擁有絕對的話語權,俱樂部虧損也和他有直接關系,那麼自己多想這些是干什麼呢?

    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

    ————

    萬勝本來就沒有放棄阿圭羅。

    阿圭羅是和他有矛盾,肯定也對他很不滿,可球員就是球員,他是主教練,和一個球員鬧矛盾做什麼?

    萬勝沒必要這麼干。

    萬勝把阿圭羅放在青年隊,就是想讓阿根廷小子認清現實,同時,也告訴其他球員,球隊里到底是誰說了算!

    阿圭羅很倒霉的撞在槍口上,被萬勝當做樹立威嚴的靶子。

    但是,阿圭羅的天才是值得肯定的。

    所以萬勝也‘給他一條生路’,能不能珍惜就看他自己了。

    在這天下午,萬勝要講解新戰術時,阿圭羅還是來了,他是以青年隊球員的身份,和幾個青年隊有潛力的‘隊友’一起作為旁听,來上一線隊的戰術課的。

    對青年隊球員來說,旁听一線隊戰術課的機會很難的,他們都表現的十分興奮,但阿圭羅就尷尬了,在之前他還是‘當家’球星,現在卻成為一線隊訓練課的‘旁听’?

    阿圭羅怎麼想都覺得尷尬。

    阿圭羅很理智,就算對萬勝很不忿,也認為‘球隊缺他不可’,可還是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俱樂部沒打算賣掉他,這從官方的消息以及萬勝的口氣就能知道了。

    所以這個賽季,他幾乎肯定會留在球隊。

    如果不去旁听戰術課,那麼以後重新回到一線隊,想要和隊友一起進行戰術訓練都很困難,因為他不了解新戰術到底是什麼。

    到時候再想有好的表現,肯定是困難重重。

    所以說,正常訓練可以和青年隊一起,但戰術課一定不能拉下。

    小型會議室里,一個個球員都分別坐好。

    萬勝站在台上,準備開始講課了。

    台上有個大型的戰術板,迪亞馬雷斯作為助手站在戰術板旁邊,再加上小型會議室的布局,很多人感覺像是回到了少年時的課堂,那種氣氛很有意思。

    他們還是第一次進行這樣正規的戰術課。

    由此,他們也感受到了萬勝到來的變化,不過萬勝沒理會眾人的想法,本來他是想在辦公室里進行戰術課的,但隊內球員太多,辦公室的戰術板也太小了,所以他就把戰術課挪到了這里。

    這是很正規的戰術課。

    其內容和學習某個課程很類似,因為萬勝要講解的戰術擁有一套很復雜的體系。

    早就兩年多以前,執教曼城俱樂部的時候,萬勝就已經琢磨完善自己的‘os-f’體系戰術了。

    在最後一場比賽,也就是和切爾西的歐冠大戰上,萬勝讓孫季海頂替席爾瓦出場,調整收到了很好的效果,當時他還是沒有完全理解,為什麼孫季海出場會比席爾瓦出場效果更好。

    經過兩年時間的研究,萬勝已經基本了解了原因,也就此對自己的‘os-f’體系戰術,進行了一番較大的改動。

    在執教德比郡的時候,戰術最初其實強調的只是傳球,當時那一套戰術體系,被稱作為‘gos’體系,也就是當時俗稱‘搞死’戰術。

    到了曼城,戰術有了加強,就變成了的‘os-f’體系,強調的是傳球、控制以及更僅一步的節奏變化。

    如果把曼城的戰術體系,復制在馬德里競技隊中,其實也是可以的,但曼城的戰術屬于曼城,完全復制過來,很難比當時的曼城打的更好,戰術打法還是要根據現有球員做一些小的調整,換句話說,即便是‘復制’在曼城時的打法,也需要很長一段時間的適應才可以。

    所以萬勝干脆就把這套改動較大的‘os-f’用在馬德里競技隊上。

    ‘os-f’在經過較大改動之後,肯定也要換個名字,萬勝干脆把它稱之為‘able-total-football(平衡的全攻全守)’,簡稱‘b-tf’。

    實際上,‘total-football’,也就是全攻全守的足球,有又另外一個名字叫做全能足球。

    全能足球的概念曾經被荷蘭名宿米歇爾斯提起過,他最初提出的設想是,在理想情況下每位球員都要有出色的進攻和防守能力,配以大量的奔跑,沒有固定的陣形和位置,頻繁的換位等等。

    在萬勝的理解里,全能足球的概念,可以說是足球運動的最高境界,但限于球員能力限制,只能球隊表現可以無限接近,但永遠不可能真正“全攻全守”。

    所以‘b-tf’體系也是有偏重點的。

    針對隊內的情況,萬勝就把側重點放在整體和速度上,讓戰術更多強調整體和速度,讓球隊盡量做到全攻全守,達到一個攻守平衡的交接點,這就是球隊未來戰術訓練的目標。

    這已經和‘os-f’體系完全不同。

    ‘b-tf’體系的基礎是控制,就是把足球牢牢控制在己方腳下,對手沒有球肯定就不會造成威脅。

    但是在不斷控制的同時,己方的進攻也是個問題,而且遇到逼搶激烈的對手,己方的防守也會很危險,而‘os-f’體系強調的速度和整體,控制並不是主要的,對方會機會,但球權轉換頻率快,己方的機會也會更多,換句話說的,‘b-tf’比‘os-f’更具有攻擊性,使用這套戰術體系,球隊的進攻能力也會變得很強。

    所以萬勝又強調整體的攻守平衡,每一次進攻都有很多球員參與,每一次防守同樣有很多球員參與。

    如果能達到攻守平衡,那麼防守也會穩固許多。

    當然,戰術沒有好壞之分。

    從萬勝的角度來看,‘b-tf’是‘os-f’的‘升級版’,可如果用的不好,肯定還沒有‘os-f’發揮的能力強。

    如果兩種戰術去對抗的話,‘b-tf’也不一定就會是勝利者。

    萬勝只希望球隊能盡快適應基礎,以便接下來他對戰術進行小的改動,來讓戰術更好的適應球隊。

    這是未來的目標。

    現在,萬勝需要把戰術的基本思想,詳細的講解給在場每個球員,這兩天的戰術課,也將成為他對球隊進行改造的開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