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四十四章 習慣的悲劇

第四十四章 習慣的悲劇

    現場的皇家馬德里球迷都在慶祝進球。

    西班牙國家體育電視台解說員也說道,“皇家馬德里開場12分鐘就進球,讓馬德里競技變得很不利,皇家馬德里已經取得了先機。”

    “從過去的十幾分鐘比賽來看,皇家馬德里壓制了馬德里競技,比賽這樣下去,皇家馬德里再進幾個球都不意外……現在就要看馬德里競技怎麼辦了……”

    這些解說當然是廢話。

    比賽才開場不到13分鐘,即便被對方打進一個球,也不會在這個時間進行調整。

    馬德里競技依舊保持原本的布置去打。

    他們繼續穩固防守。

    皇家馬德里本來想攜著進球之勢再繼續努力,可接下來他們很快發現,馬德里競技的防守很穩,進球並不是容易做到的。

    就這樣,時間慢慢流過。

    在幾波攻防之間,比賽已經進行了20分鐘,任何球隊都很難持續攻勢,在連續攻了20分鐘之後,皇家馬德里的節奏也放緩了一些,馬德里競技推進和反擊的次數也逐漸增多。

    兩隊球員都已經進入狀態。

    雙方開始互有攻守,比賽變的激烈了。

    比起開場的20分鐘,皇家馬德里的優勢沒有那麼大了,但西班牙國家體育電視台的解說員,還是非常看好皇家馬德里,這也是大眾媒體的看法。

    首先,皇家馬德里一球領先。

    其次,這是在伯納烏球場,皇家馬德里的主場,場面上來看,皇家馬德里還是有一些優勢。

    最重要的一點是,馬德里競技沒有打出那種壓制性的進攻!

    在聯賽第4輪,馬德里競技和巴塞羅納比賽之後,很多媒體以及足球專業人士,都對馬德里競技的打法戰術進行分析,他們發現馬德里競技的每一場比賽,都是三線一起壓上去進攻。

    那種攻勢非常猛!

    只要馬德里競技打出那種攻勢,就證明他們在局勢上打出了優勢。

    這一場比賽沒有。

    從比賽開始,皇家馬德里就佔據了先機,先入一球不說,還連續壓制了馬德里競技二十分鐘,比賽進行到現在,兩隊只能說有攻有守,但優勢還在皇家馬德里手中。

    所以西班牙國家體育電視台解說員直接談到說,“比賽對馬德里競技非常不利!”

    這種觀點得到支持。

    可實際上,沒人注意到的是,皇家馬德里教練席上,主帥穆里尼奧已經皺起了眉頭。

    穆里尼奧和萬勝交手不是一次兩次了。

    外界媒體都認為萬勝是‘攻勢足球’的支持者,可葡萄牙人卻清楚,這個中國人支持的絕對是‘功利足球’--當‘攻勢足球’能贏下比賽時,他就用‘攻勢足球’,當‘攻勢足球’不能贏下比賽時,對方絕對不介意保守。

    幾年前,切爾西和曼城交手幾次。

    尤其是開始的幾次,曼城從未使用那種不斷控球的打法來進行壓制,反倒是全場都在穩固防守,保守的直令人‘作嘔’。

    所以現在看到馬德里競技十分被動,穆里尼奧可不認為自己的球隊取得壓制的優勢,而是馬德里競技本來就把精力放在防守上。

    穆里尼奧詫異的是,當馬德里競技進攻時,他們也沒有壓上。

    大多數時候,足球都在中線附近,他們的球員也沒有像是和巴塞羅納比賽時攻的那麼靠前。

    可他們怎麼完成進球呢?

    單靠兩個前鋒?

    穆里尼奧直搖頭,他看到阿圭羅的跑位都不是那麼靠前,除非很有機會,否則阿圭羅都一直站在禁區外。

    他們到底想干什麼?

    ————

    “莫瑞斯的遠射!!!”

    伴隨著伯納烏球場解說員的驚呼聲,所有關注比賽的人,注意力都集中在皇家馬德里球門,莫瑞斯在禁區外五米處起腳。

    足球筆直的沖向球門!

    皇家馬德里門將卡西利亞斯完成了精彩的撲救,他側身橫在空中,雙手穩穩的拖住了球,足球被拖住無法前進,只能改變方向擦著立柱沖出底線。

    “好險!”

    伯納烏球場解說員深呼一口氣,“莫瑞斯剛剛的打門非常有威脅,但我們的伊戈爾表現更好!看看這個撲救,就知道伊戈爾有多出色了……”

    現場解說員在不斷贊揚卡西利亞斯,可實際上,任誰都知道剛才莫瑞斯射門的威脅。

    這已經是五分鐘內的第二次了。

    之前勞爾-加西亞的一腳勁射,也威脅到了皇家馬德里球門,卡西利亞斯表現出色,馬德里競技在外圍的威脅也是實實在在的。

    就像是中央tv解說員劉建紅就指出,“馬競雖然沒有攻到腹地,但他們在外圍也造成了威脅,從剛剛莫瑞斯和加西亞的射門來看,今天馬競前場球員的球感都不錯,卡西利亞斯只要稍稍不注意,馬競就已經扳平比分……”

    皇家馬德里教練席上,穆里尼奧的眉頭皺的更緊了。

    他已經看出馬德里競技的打法。

    馬德里競技的戰術看起來有些亂,可實際上,他們打的就是另類的防守反擊,當推進進攻時,也不會壓的太靠前,更多是依靠外圍遠射來‘踫運氣’。

    穆里尼奧思考了一下有些感慨。

    不得不說,對方選擇用這種打法和皇家馬德里比賽,無疑是非常正確的。

    現在的皇家馬德里實力和狀態都非常好,和任何歐洲頂尖球隊打對攻都不虛,更別說是馬德里競技了,馬德里競技雖說大比分贏下了巴塞羅納,但一場比賽並不代表什麼,實力上來說,他們和歐洲頂尖球隊還存在差距。

    但比賽可不是為對手豎大拇指的時候。

    穆里尼奧有些擔憂了。

    皇家馬德里是領先的一方,但在對方穩固防守下,想要拉開比分差距無疑是困難的,對方這樣的推進和反擊,幾乎沒什麼漏洞可言,那麼一切就只能看場上球員發揮了。

    穆里尼奧很不喜歡這種感覺。

    他希望把比賽的一切都控制在手里,只有這樣才能夠讓比賽按照自己所想的進行,而不會出現意外脫離控制。

    ————

    穆里尼奧沒想到的是,馬德里競技遠射的序幕,才只剛剛拉開而已。

    當馬德里競技球員都適應了比賽,推進和反擊也一次次打出來,進攻次數變多了,機會自然也會變多。

    馬德里競技球員忠實的執行了萬勝的戰術。

    兩個前鋒阿圭羅和迭戈-弗蘭不斷跑動,一邊為自己尋找機會,一邊也是幫助隊友拉開空間。

    當前場球員有機會的時候,就直接來上一腳射門,足球一次次從外圍沖出來,威脅著皇家馬德里球門。

    沒多少人能想到,馬德里競技會以遠射作為主要破門手段。

    皇家馬德里球員根本沒有這個意識,他們只覺得馬德里競技似乎在一次次浪費機會,明明能夠把球傳到更前面,制造更大的威脅,可對方偏偏選擇直接來上一腳射門。

    對方是在干什麼?

    他們不明白。

    馬德里競技沒有給他們搞清楚的時間,每當球隊推進到禁區前的時候,他們抓住機會就直接射門。

    這種遠射很難防守。

    不管任何球隊禁區前的防守都很嚴密,可防線也是有範圍的,一般禁區線幾米內防守還是比較密集的,再遠一些就很難做出限制了,畢竟他們還要注意禁區,禁區總歸比外圍危險的多。

    外圍只是威脅球門,禁區就是進球了。

    就這樣馬德里競技球員一次次在外圍遠射,以至于皇家馬德里球員在防守時都有了習慣,反正對方也不會插上在禁區里找機會,當看到對方起腳時,他們就直接上去封堵了。

    在他們形成習慣的時候,就出現一次意外。

    第39分鐘,厄齊爾禁區前七米處,面對哈維-阿隆索的攔截,連續晃動擺脫,阿隆索被騙的偏離重心,有些跟不上了,卡瓦略趕忙上前補防。

    就在這個時候,厄齊爾揮起了左腳!

    厄齊爾幾年前就成名了,身為‘4200萬歐元先生’,皇家馬德里對他肯定會注意,所以每個皇家馬德里球員都知道,厄齊爾是個善于使用左腳的球員。

    看到厄齊爾揮起左腳,卡瓦略幾乎下意識就跳去要封堵。

    這種不顧‘個人安危’,想用身體堵球門的精神是值得敬佩的,可下一刻,厄齊爾卻沒有選擇射門。

    他的左腳高高揮起,輕輕下落,把球推到了右前方!

    這是……傳球!

    厄齊爾用左腳推傳,把球直塞到了禁區右側!

    直到這個時候,卡瓦略才意識到自己被被耍了,對方根本就是故意做出動作,然後選擇了傳球。

    他被騙過了。

    那個位置,阿圭羅已經跟上!

    厄齊爾的揮腳幾乎吸引了所有皇家馬德里的防守注意力,阿圭羅趁機甩開了防守自己的迪瑪利亞,等他接到求的時候,要面對的就只有費雷拉一人。

    這個費雷拉的名字叫做科佩勒,他就是曾經效力曼城的佩佩!

    在2008年萬勝離開曼城之後,第二年佩佩就選擇離開曼城加盟皇家馬德里,他的轉會身價是4500萬歐元,是歐洲相當重量級的轉會,不過有c-羅納爾多高出近一倍身價的加盟,佩佩的轉會在曼城是大新聞,在皇家馬德里其實也不怎麼顯眼。

    來到皇家馬德里之後,佩佩也很快憑借表現,成為皇家馬德里的後防支柱。

    現在他就要面對阿圭羅。

    上賽季,皇家馬德里和馬德里競技聯賽交手兩次,佩佩和阿圭羅也同台競技了兩次,他還是了解阿圭羅的。

    這個阿根廷前鋒幾乎不怎麼傳球。

    所以佩佩一心注意阿圭羅腳下的球,根本都沒去想對方會傳給其他人,可這一次他的判斷失誤了。

    這場比賽是馬德里德比,馬德里競技任何球員都知道比賽不容易,阿圭羅自然也知道,他往常不傳球是因為對自己有信心,可面對皇家馬德里,即便是他也沒多少信心。

    而且阿圭羅的搭檔還是迭戈-弗蘭!

    兩人一起效力馬德里競技四個賽季了,四個賽季時間足以讓他們形成絕佳的默契,當眼神掃到另一側有隊友插上之後,阿圭羅想都沒想就把球橫傳過去。

    “弗蘭!”

    弗蘭硬頂著迪亞拉向前跑,迎著身前滾過來的球,直接揮起了右腳!

    卡西利亞斯迅速倒地撲球。

    可他最終只有指尖蹭到一下,足球卻依舊頑強的向前沖,最終滾過了門線,一頭扎進邊網中。

    “al!弗蘭!弗蘭!他接到阿圭羅傳球,幫助馬德里競技把球打進!”

    “比分變成了1比1,兩隊又重新站在同一起跑線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