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六十二章 戰術理念的沖突

第六十二章 戰術理念的沖突

    自從得知萬勝來到馬德里,執教馬德里競技俱樂部後,佩佩的內心就變得十分矛盾。

    要是可以選擇的話,他一定會萬勝手下效力,但他是皇家馬德里的一員,在皇家馬德里兩年,他踢的還不錯,是球隊的絕對主力,擁有許多球迷支持。

    很多球星對成名的球隊、成名的恩師都會非常親切,但他們很難一直在那支球隊效力,更難一直在同一個主教練手下效力。

    歐洲足壇上來說,佩佩離開曼城去皇家馬德里,之後和萬勝的球隊成為死敵,是很正常的事情。

    他可不是什麼叛徒。

    即便如此,佩佩仍舊希望能來萬勝的球隊,因為他對萬勝無比信任,在萬勝的球隊也像是在家一樣,而不是皇家馬德里--那是一支豪門,只是他工作的地方。

    經過曼城的三年,佩佩對莫瑞斯、厄齊爾等隊友也有很深的感情,而在皇家馬德里的兩年,他甚至一個知心朋友都沒交到。

    這就是差別。

    但是,佩佩卻清楚自己不可能直接離開皇家馬德里,追隨恩師轉投死敵馬德里競技,他早已不是當初那個沒什麼名氣的球員了。

    佩佩已經是球星,大球星,世紀豪門皇家馬德里的主力中後衛。

    佩佩和皇家馬德里簽下了四年的合同,到現在也只過了兩年半,他必須履行完合約,或者通過正式轉會離開。

    這個冬天,完全沒可能。

    即便馬德里競技肯為他支付大額的違約金,他也不可能在冬天離開,那會成為他一生的污點,所以他想要離開,至少要等到夏季轉會。

    這也是佩佩感覺矛盾的地方。

    另外,佩佩也不確定馬德里競技是否需要自己,即便曾經他是曼城的主力中後衛,現在也是皇家馬德里的主力中後衛……那又怎麼樣?或許其他人不清楚,但他知道萬勝手下從來不缺少表現出色的球員,他不過是其中之一罷了。

    所以當得知萬勝邀請他一起過聖誕時,佩佩感到十分開心,他把這個消息告訴了妻子伊莎貝爾。

    “你要去參加馬競主帥的聖誕晚宴?”伊莎貝爾相當吃驚。

    “當然,怎麼了?”

    “可你現在是皇馬球員,科佩勒。”伊莎貝爾有些擔憂的說道,“我知道你一直希望能重回萬勝的球隊,可你現在是皇馬球員,你不應該這麼做,那些媒體不會放過你。【愛書屋】”

    “不放過?”佩佩無所謂的道,“我不在乎他們說什麼,老大曾經說過,只要有勝利,什麼都沒關系,對我來說,只要表現好就沒關系。”

    “那你是考慮離開皇馬了?去馬德里競技?”

    “現在不可能,至少要到夏天再看。”

    “你真是瘋了!”伊莎貝爾道,“你現在可是在皇家馬德里,真正的豪門,你拿到了更高的薪水,你在這種球隊才能得到榮譽。”

    “不!”佩佩打斷伊莎貝爾的話,肯定的說道,“老大執教的是馬德里競技。你明白嗎?只要老大在西班牙,我相信聯賽冠軍,或者是其他冠軍,都會屬于老大,而皇家馬德里?穆里尼奧的球隊能得到什麼?”

    “你確信?”

    “確信。”佩佩道,“看看曼城吧,老大執教的時候得到了多少冠軍,當時的曼城可比不上現在的馬德里競技,而曼城做到了。現在的西班牙也一樣,我相信未來只能在馬德里競技才會獲得成功,皇家馬德里?老大一來,他們就沒希望了。”

    佩佩確信的語氣說服了伊莎貝爾,于是兩人就一起來參加聖誕晚宴,甚至當有媒體記者拍到兩人走進萬勝家門,他們都沒有遮掩。

    看到佩佩,萬勝很高興。

    這只是聖誕夜晚的聚餐,但其實還是有意義的,佩佩到來說明他沒有忘記自己,而萬勝在媒體上說的也是真的--他確實希望能得到佩佩。

    世界足壇有實力的中後衛可不好找,佩佩就是最出色的之一,更何況,他還曾經是自己的球員,所以萬勝非常希望能得到佩佩。

    萬勝也知道冬季轉會不可能,但明年夏天球隊一樣需要補充後防線,佩佩是最好的選擇,佩佩一露面,就等于敲定了一筆夏季引援,還是很值得高興的。

    私人角度來講,萬勝和佩佩的關系也不錯。

    兩人亦師亦友。

    曾經曼城的球員、教練,現在身在馬德里,效力兩支死敵球隊還能夠坐在一起共度聖誕,萬勝深感時光變換的同時,也非常的開心。【愛書屋】

    大家共同舉杯,歡笑持續了整個晚上。

    接下來持續一周,整個馬德里都沉浸在聖誕的氣息中,各種慶祝聚會接種而至。

    雖然是假期時間,但作為歐洲足壇的名帥,萬勝的生活還是很忙碌的,他要去參加一個個的聚會,還應邀出席一個頒獎儀式,俱樂部組織了一次慈善捐贈活動。

    在12月底,萬勝去參加了西班牙足協組織的酒會。

    西班牙足協組織酒會是一項傳統了,每到冬歇期,西班牙各級聯賽停戰,西班牙足協就會找一天時間,組織西甲和西乙各隊教練,並邀請一些足球名宿進行聚會,在酒會上,會談及一些諸如西班牙足球發展、未來足球風向、青少年足球培養等話題。

    萬勝不是第一次參加這種酒會,在英格蘭的時候,他就參加過不止一次。

    這是足球相關人士進行交流的平台。

    酒會就在馬德里進行,萬勝到不需要準備什麼,時間到了,他就帶著安妮塔一起出現在會場。

    會場里除了各個教練、名宿外,還有一些前來采訪的記者,但按照一些默認的規定,會場是不允許拍照的,也就是說,在這里發生什麼事情,媒體記者也只能文字報道,而不會有照片出現,所以酒會總是發生一些事情,比如去年作為巴塞羅納主帥的瓜迪奧拉,就和當時作為皇家馬德里主帥的佩萊格里尼大打出手,但到了媒體上也只是付之一笑罷了。

    “今天討論的話題是西班牙青少年足球培養……”

    西班牙足協主席維拉上台談了起來,大體上就是一些官話,“……足球發展都必須重視對青少年足球的培養,但青少年足球到底如何培養,到現在都沒有定論,自由的南美人,嚴謹的德國人,古板的英格蘭人,每個國家和地區,對青少年足球培養的方式是不同的,但無論哪一種方式,都能造就一些十分出色的球員……”

    在說了一大通之後,維拉舉起酒杯,“……讓我們為今年的西班牙足球干杯!”

    之後大家就相互討論起來。

    來參加酒會的大多是各個球隊的主教練,非主教練也是一些足壇名宿,比如前皇家馬德里球星耶羅,再比如巴塞羅納教父克魯伊夫,但各個‘派系’還是涇渭分明的,巴塞羅納主帥瓜迪奧拉身邊就圍了很多人,他是西班牙教練的代表人物。

    萬勝則和穆里尼奧站在一起。

    兩人是死敵,真正的死敵,在英格蘭兩人就是對手,現在來到馬德里,兩人的球隊都是死敵,但到了這個場合,兩人反倒是同一陣營,因為他們都不是西班牙本土教練。

    西班牙聯賽中,本土教練佔的比例非常大,比如本賽季的西甲聯賽,20支球隊中有15支的主教練都是西班牙人,西班牙人也是很排外的,或許這可以理解,同是西班牙人自然會站在一起,所以在這種場合上,其他地區教練只能站在一起。

    萬勝和穆里尼奧都冷著臉,連相互看上一眼的心思都沒有,倒是安妮塔很快和穆里尼奧的妻子馬蒂爾德-法里亞聊到了一起,女人們之間總是有很多共同話題。

    萬勝和穆里尼奧都舉著酒杯獨飲獨酌,尷尬的氣氛持續了有一會兒,還是萬勝先開了口,“何塞,我可以這麼叫你吧?你有沒有考慮讓羅納爾多離開?那可不是個好管束的家伙。”

    穆里尼奧一口酒差點噴出去,他有些惱火的轉過頭,反問道,“你會把厄齊爾賣給皇馬?”

    “當然不。”

    “所以羅納爾多注定是我的球員。”

    “弗洛倫蒂諾先生肯定不這麼想。听說你在皇馬的帥位都不穩,如果你哪天離開馬德里,我一定會送上祝福。”

    “不要得意,聯賽時間還長!”

    萬勝微微一笑,“是啊,但我等的起,你等不起。”

    穆里尼奧很是惱火,他發現和這個中國人站在一起,真不是什麼好的選擇,他轉頭掃了一眼妻子,發現妻子正和安妮塔開心的聊著,于是只能悶悶站在原地,並對萬勝道,“我堅信我能在馬德里取得成功。”

    “我也堅信,而在英格蘭,是我贏了,在馬德里也一樣。”

    穆里尼奧咬牙切齒的。

    就在這時,巴塞羅納主帥瓜迪奧拉登上主席台,發表講話談到了巴塞羅納的青訓培養,“……我們更樂于讓年輕球員自由發展,而不是用條條框框的戰術去扼殺他們的創造力……”

    “……梅西就是在巴塞羅納青訓營取得成功的,他是世界足壇最出色的球員之一,在剛進行一線隊的時候,他的跑動總是出錯,可經過很短的時間,他就已經成長起來……”

    瓜迪奧拉的看法還是很有代表性的,一些持有極端看法的人,甚至認為職業聯賽也應該給球員更多的自由,這樣他們才會有更好的發揮。

    瓜迪奧拉也談到了一些方面,強調了職業聯賽中,戰術和球員發揮的關系,而他的基礎論調,就是巴塞羅納目前的打法,大體就是在一個固有的戰術框架內,讓球員自由配合、發揮。

    萬勝和穆里尼奧听的直搖頭。

    兩人的戰術理念和瓜迪奧拉都有不同,而且不用的地方非常多,穆里尼奧更強調防守,或者說,他崇尚的是勝利。

    萬勝則強調嚴謹,他把戰術細節到每個位置球員的跑動,在萬勝看來,讓球員自由發揮意義不大,你不可能總依靠球星發揮來取得勝利,所以在球員能力的基礎上,去構建足以讓他們發揮的戰術體系,讓每個球員成為戰術體系的零部件,當整個體系運行起來,球隊才能表現的最好。

    所以到萬勝上台的時候,他直接駁斥瓜迪奧拉的言論,並說道,“我認為西班牙足球,自由已經足夠了,更需要的是嚴謹。”

    “德國人很嚴謹,所以他們的足球一直在進步,青少年足球的培養,也必須給他們灌輸戰術理念,否則他們絕大多數只能當個街頭足球的雜耍人。”

    “職業足球的戰術更需要嚴謹,細節到每個跑動,才能讓整個球隊高速運轉起來……”

    萬勝的說法引起了巨大的討論聲。

    大部分人對此不屑一顧,他們能拿出的理由很簡單--巴塞羅納是六冠王,是當今歐洲足壇最出色的球隊,甚至可以說‘沒有之一’,而西班牙隊是今年的世界杯冠軍。

    巴塞羅納和西班牙隊秉承的都是瓜迪奧拉所說的戰術理念,他們都獲得了冠軍榮譽。

    至于嚴謹?

    德國足球可一直不是冠軍。

    面對眾多的質疑,萬勝只說了一句,“我會用馬德里競技的輝煌,來證明我所說的話!”

    在萬勝走下台時,幾乎所有人都看著他,會場鴉雀無聲,克魯伊夫和維拉對視一眼,嘆道,“這還真是個有性格的年輕人!”(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