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一百零一章 心里工作

第一百零一章 心里工作

    迪娜-麥戈文專業能力很強,她的工作能夠讓球員有效緩解壓力,她風趣的語言也讓人很有好感。

    當初在曼城俱樂部時,迪娜-麥戈文給球員的心里指導還是很有幫助的,尤其是給那些經常出場,壓力比較大的球員做指導,能夠讓他們緩解一些壓力,到了比賽場上表現的更穩定。

    “也是時候給球隊請個心里醫生了。”

    萬勝想著。

    給球隊找個專業的心里醫做輔助工作,能有多少效果很難說,但只要能有一點效果,哪怕是影響一場比賽的勝負也是值得的。

    俱樂部經營角度來講,心里醫生拿的是高薪,但普通人的高薪和職業球員一比就不算什麼了,一線隊中最低薪水的球員,也要比絕大多數醫生拿的多。

    當萬勝做考慮之後,首先想到找‘熟人’,他抱著試試的態度,打電話給迪娜-麥戈文,心里卻沒抱多少希望。

    三年前麥戈文結婚了,她的丈夫在曼徹斯特工作,她會選擇來馬德里的可能性太小了。

    最終萬勝還是打了過去。

    萬勝沒有想到的是,迪娜-麥戈文直接同意了。

    迪娜-麥戈文接到電話感到很意外,當听到萬勝說起的事情時,她只考慮了一會兒,就直接答應了,那就好像是在問‘今天晚上一起吃飯’般簡單,放下電話之後,萬勝還暗暗覺得奇怪。

    為什麼呢?

    怎麼想都沒道理。

    實際上,迪娜-麥戈文的生活狀況並不好,倒不是經濟上的問題,而是感情生活上的。

    在曼城俱樂部,迪娜-麥戈文一直被當做‘萬勝的嫡系工作人員’,她是被在萬勝帶到曼城俱樂部的,工作方面也是很專業性的,在萬勝離開曼城主帥位置後,迪娜-麥戈文的位置有些尷尬,但她還是很有能力的,並沒有被曼城俱樂部辭退。

    雖然俱樂部給她略降了薪水,但收入其實還是很不錯的,工作也相對輕松。

    在感情生活上就不是如此了。

    迪娜-麥戈文是個心里醫生,在心里學方面很有研究,這種人往往在生活上不討好,所以她的家庭生活並不和諧,和丈夫在一起也不吵架,可兩人一直存在隔閡,再加上結婚三年沒有孩子,這段婚姻很快就走向盡頭。

    兩個月前,麥戈文離婚了。

    麥戈文的丈夫還在曼徹斯特,兩人為了房子和財產打了官司,事情才剛剛結束,麥戈文也打算開始一段新的生活。

    所以當萬勝邀請她來馬德里,麥戈文稍稍考慮一下就同意了。

    新的生活,就從馬德里開始吧!

    ————

    聯賽第28輪,馬德里競技的對手是阿爾梅里亞。

    阿爾梅里亞排名聯賽倒數第一,是西甲表現最不好的球隊,他們幾乎肯定會降級了,保級的希望已經十分微小。

    或許就連他們自己都放棄了。

    面對這樣一支球隊,萬勝派出了很多替補球員,但最終還是客場2比0取得勝利。

    這一輪的勝利沒什麼可說的。

    任何球隊戰勝阿爾梅里亞都不是什麼大新聞,更何況是聯賽排名第一的馬德里競技,但這一輪結束後,馬德里競技還是被許多媒體報道,因為他們取得了聯賽的十三連勝。

    自從聯賽第15輪戰平拉科魯尼亞後,馬德里競技到現在還一直保持全勝。

    《阿斯報》就評論道,“巴塞羅納每一場都打出大比分,但馬德里競技的成績更穩定。他們聯賽到目前還保持不敗,這個13連勝,也讓他們徹底甩開巴塞羅納,在聯賽競爭中佔據巨大的優勢……”

    《阿斯報》的說法是有原因的,事實上,其他媒體也都贊揚馬德里競技的穩定,同時批評起巴塞羅納的不穩定。

    因為……巴塞羅納又平了!

    巴塞羅納和馬德里競技的比賽是同時進行的,他們對手是塞維利亞,或許曼薩諾是在馬德里競技身上吃了足夠多的虧,于是他們把嚴密的防守用在了和巴塞羅納比賽上。

    瓜迪奧拉認為輸球的原因在裁判身上。

    兩隊的比賽是在桑切斯-皮斯胡安球場進行,在聯賽上巴塞羅納根本無法接受平局,那意味著他們的奪冠希望會變得更加渺茫。

    可是,回想起塞維利亞整整90分鐘那肆無忌憚般的絞肉機式防守,瓜帥還是在賽後新聞發布會上對于這樣的結果表示了不滿,而他言論的矛頭直指本場比賽主裁佩雷斯-拉薩。

    賽後新聞發布會剛開始,瓜帥就指出了在塞維利亞地盤上拿分的艱難性。

    相比起上賽季3比2取勝塞維利亞,為奪冠搶佔先機,在他看來本場比賽沒有任何可回顧的地方,“去年我們在這凱旋後只剩下一場聯賽,可今年卻還有10輪比賽等著我們。同樣身在塞維利亞的地盤,可今天的較量卻比上個賽季摻雜了太多的事情,以至今天的比賽真沒什麼好回顧的。”

    事實上,巴塞羅納全場領先,可最終到手的三分最終變成了一分,瓜迪奧拉對結果非常不滿,他點評道整場比賽說,“我們在一支出色的球隊面前踢出一場精彩的比賽。塞維利亞多年來一直是西甲賽場上的一支勁旅,他們也沿襲著他們的風格,這讓他們始終都身在高水平球隊之列。在上半場,我們的諸多努力最終卻只收到了微乎其微的成效。反觀下半場,我們很早便被對方追平了比分,而下半場登場的卡努特卻率領著上半場死守的塞維利亞和我們打起了對攻,而他們高水平的反擊卻讓我們有些不適應。總體而言,我對這場比賽還算滿意,如果按照歐冠比賽的標準來衡量本場比賽,我們的表現還是不錯的。”

    接下來,瓜迪奧拉就開始談論比賽中出現的‘不公正’,尤其是梅西的一次被吹無效的任意球破門,他在媒體面前以一種外交口吻向西甲聯賽相關部門施壓,“在這場比賽中摻雜了太多事情,而你們都已看到了,出于對巴薩慣例的尊重,身為巴薩主教練的我不應該去點評裁判,因為在這樣一支出色的球隊面前,裁判總會做出更好的判罰。我不會對那個被吹的任意球破門做太多評價,因為這沒必要。身為巴薩的教練,我不應該去講這些事。”

    作為當事人的布斯克茨,則在賽後對于佩雷斯-拉薩的誤判評價道,“沒必要對裁判做任何評價,我唯一能說的便是我沒踫他。當球從我身邊飛過的時候,除了看它飛過,別的我什麼都沒做。”

    佩雷斯-拉薩確實是一個讓人厭惡的裁判,在他身上總是能看到一些不公正的判罰。

    相比于穆里尼奧在皇家馬德里戰平阿爾梅里亞後向其大舉施壓道“再也不希望佩雷斯-拉薩這樣的裁判來執法皇馬和巴薩的比賽”,瓜迪奧拉在沒有表達出任何抱怨,同時,卻讓大家深知了他對佩雷斯-拉薩的不滿程度。

    這或許就是瓜迪奧拉的外交藝術。

    最後,在談及與馬德里競技差距達到7分時,瓜迪奧拉說道,“7分不是絕對差距,聯賽還有10輪,什麼情況都可能發生。對此,我們只能盡全力做好我們自己。至于目前,我們要全力備戰與赫塔菲的聯賽,畢竟聯賽還沒有決出勝負。”

    ————

    聯賽第28輪結束,馬德里競技領先巴塞羅納7個積分,俱樂部上下都很高興,很多人都開始說‘聯賽冠軍肯定是我們的了’。

    萬勝還有另外一件驚訝的事,那就是迪娜-麥戈文女士來到了馬德里。

    俱樂部派工作人員去接機,之後把迪娜-麥戈文請到了訓練基地,萬勝和麥戈文也算是老相識,也能算的上個朋友,之前在曼城俱樂部一起工作還不錯,萬勝沒時間招呼麥戈文,甚至連給麥戈文簽工作合同,都是讓俱樂部相關部門去解決,之後他就讓麥戈文投入到工作中。

    “我不想壓榨俱樂部的員工,但馬德里德比就要開始了,我希望你能盡快投入到工作中,幫助球員緩解一下心理壓力。”

    麥戈文點頭應下了。

    于是在馬德里德比的前一天,一個個球員被叫到麥戈文的辦公室去談話,之後麥戈文給萬勝的報告中說,“大部分球員的心里狀態都不錯,幾個替補球員稍稍有壓力,但那或許和大賽無關。”

    萬勝看到報告一愣,“那是什麼?”

    麥戈文翻了個白眼,說道,“替補球員當然是因為打不上比賽。”

    萬勝點頭,還在想著事情。

    麥戈文的工作能力還是值得信任的,她的結論不能說百分之百正確,至少也有百分之九十,但球隊面對馬德里德比沒有壓力?!!

    換個角度來想,到是也挺正常的。

    尤其在上一輪結束後,球隊領先巴塞羅納七分,如此大的差距足以讓人安心,而皇家馬德里已經三次輸給馬德里競技,整個球隊再面對皇家馬德里,尤其還是主場作戰,沒多大壓力也能說的通。

    這一下萬勝安心了。

    之前他一直都擔心球隊壓力過大,看到某個球員精力不集中,總是歸結在大賽壓力上,于是就想各種辦法幫助解決。

    可有了麥戈文,她就能幫助分析壓力的原因,也能幫助球員減少壓力。

    這方面就不用自己操心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