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一百二十二章 頒獎典禮

第一百二十二章 頒獎典禮

    國王杯決賽的勝利,足以讓馬德里競技球員們,興奮的慶祝一段時間了。

    賽前媒體總是在說巴塞羅納,談到馬德里競技,就是實力不足、經驗不足,現在他們用勝利回擊了一切。

    他們拿到了國王杯冠軍!

    巴塞羅納只能作為陪襯,眼看著他們奪取冠軍!

    在馬德里競技盡情慶祝的時候,巴塞羅納球員可不像是加泰羅尼亞媒體說的那樣‘完全不在乎’,他們全都是一副低落的樣子,即便到主席台去領取獎牌,他們也完全沒什麼精神。

    代表第二名的銀牌,對巴塞羅納來說就是恥辱。

    在離開主席台前,大部分人就已經獎牌拿下來,揣在了兜里,然後他們就直接離開了。

    每個人都知道,接下來的時間屬于馬德里競技!

    馬德里競技全隊激動的排隊站好,等待球隊領取獎杯的那一刻,在巴塞羅納全隊離開之後,梅斯塔利亞球場奏響了馬德里競技的隊歌,一個個球員依次上台。

    這是最激動人心的時刻。

    觀眾席上的球迷全都在大聲歡呼,球員在走上主席台時,也會和兩邊的球迷握手。一個個球員到主席台,頒獎嘉賓會把代表冠軍的金色獎牌,掛在每個球員的脖子上。

    國王杯賽事和西班牙皇室很有關系,所以每次國王杯決賽頒獎,都會由皇室重要人員作為頒獎嘉賓,這次的國王杯決賽,兩個皇室首腦人物都來了,一個是現任的西班牙國王卡洛斯一世,另一個則是卡洛斯一世的兒子費利佩-胡安-巴布羅-阿方索,費利佩-阿方索是呼聲最高的王子,他未來很有可能繼承卡洛斯一世的王位。

    卡洛斯一世坐在主席台最中間,費利佩-阿方索則是給一個個球員頒獎。

    萬勝是最後一個走上主席台的。

    等萬勝走上來時,卡洛斯一世已經站在了費利佩-阿方索旁邊,並拿過了最後一枚獎牌。

    萬勝看著卡洛斯一世。

    這個和善的老人,是西班牙真正的國王,也是個非常值得尊敬的人物。

    ————

    當今世界只存在20多位君主,大部分君主只是起到象征作用,真正在本國政治生活中處于舉足輕重的則屈指可數。

    西班牙國王胡安-卡洛斯就是其中的一位,而且是最具有傳奇色彩的一位。

    胡安-卡洛斯是西班牙波旁王朝末代國王阿方索第十三世的孫子,他的父親是巴塞羅納伯爵。

    1947年,佛朗哥宣布恢復君主政體並任國家元首,他選中胡安-卡洛斯為未來的國王並召其回國接受教育,胡安-卡洛斯中學畢業後,接受了全面的軍事訓練,先後在西陸、海、空三軍軍事學院學習。

    之後十幾年里,胡安卡洛斯進入馬德里大學攻讀政治、法律、哲學、歷史、文學、國際法等課程,大學畢業後,他開始從政實踐,先後到政府各部門熟悉行政管理情況。

    直到1969年,西班牙議會批準胡安-卡洛斯為未來的國家元首。

    六年之後,胡安-卡洛斯正式登基,王號為胡安-卡洛斯一世,這可不僅僅是象征意義的國王,胡安-卡洛斯一世還是西班牙武裝部隊最高統帥。

    佛朗哥政權本身是一個獨裁政權,樹敵無數。

    而胡安-卡洛斯一世又是佛朗哥一手培養起來的國王候選人,因此,在那一天,胡安-卡洛斯一世對站在他身邊的人說,“我一點不知道自己將戴上西班牙人民給我的王冠,還是將看到一個“人民衛隊”向我走來,手里拿著逮捕令。”

    在登基之時,胡安-卡洛斯是當時整個政府中唯一的“新人”,全套班子都是佛朗哥留下的。

    這些人感到緊張,他們知道變化是必然的,可是他們不知道變化會如何發生。他們的擔心並非沒有理由,因為在西班牙歷史上,幾乎只有兩個極端的輪換,沒有整個國家和睦的政治共處。假如另外一端上台,他們本人的安危都會成為問題。

    整個國家和睦的政治共處,正是胡安•卡洛斯一世所追求的父親的政治理想︰“要做全體西班牙人的國王。”

    胡安-卡洛斯一世明白,自己最終的角色,應該是君主立憲制度下英國女王那樣的虛位君主,可是,如同佛朗哥是內戰後的一個過渡,他必須是介于佛朗哥獨裁統治和真正的君主立憲制之間的過渡。他必須利用佛朗哥留給他的權力來盡快地、和平地完成這個過渡。

    在以後的幾年里,胡安-卡洛斯一世所做的事情,是將西班牙從****政體安全平穩地過渡到一個君主立憲的民主體制,所有的反對派都被容許公開站出來,表達自己的意見,爭取公眾的選票,被所有的人稱為是20世紀的一個奇跡。

    時過境遷之後的西班牙,“就連最保守的人都承認,哪怕是佛朗哥本人在,也會認為已經死亡的東西不可能維持不變。”

    胡安-卡洛斯擔任國王的35年,讓西班牙產生了巨大的變化,西班牙人人都認為這種變化是往好的方向,所以胡安-卡洛斯政權也擁有民眾基礎的巨大支持度。

    現在胡安-卡洛斯已經有73歲了。

    世界上不是哪個君主,都能像伊麗莎白女王那樣,在85歲還保持著身體健康,並能夠出席各種活動,在很多事情上,胡安-卡洛斯已經感覺到力不從心,國內的一些活動,他都很難再出席了。

    所以胡安-卡洛斯已經開始考慮主動退位。

    這一次國王杯決賽的頒獎典禮,胡安-卡洛斯還是來了,或許也因為,執政的30多年,他從未缺席過國王杯決賽頒獎。胡安-卡洛斯讓繼承人費利佩-阿方索給球員頒獎,其實本身也是一個政治信號,但最後一枚獎牌,他還是想親手頒發。

    因為他很高興。

    西班牙每個人都知道,胡安-卡洛斯是皇家馬德里的球迷,他平日里沒表現出討厭其他球隊的情緒,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對皇家馬德里死敵巴塞羅納沒什麼好感。

    馬德里競技也是一支馬德里球隊,還戰勝了巴塞羅納拿到國王杯冠軍,這就是胡安-卡洛斯高興的原因了。

    胡安-卡洛斯看著萬勝。

    眼前的年輕中國人是個非常成功的足球教練,他執教馬德里競技第一個賽季,就能帶隊擊敗巴塞羅納拿到國王杯冠軍,這是十分了不起的成績。

    “你真是讓我吃了一驚,年輕人!”胡安-卡洛斯說道,“在比賽之前,我以為巴塞羅納能取勝,過去的兩個賽季,都很少有球隊能戰勝他們,皇家馬德里也不行。”

    “你是個中國人,對嗎?我听說英格蘭有中國球員,但從未听說過中國教練,你是第一個,並且干的非常出色。中國是一個世界大國,我很高興看到中國有人在足球上取得如此優秀的成績。”

    萬勝一笑,“謝謝,國王陛下!”

    他有些感慨卡洛斯一世不虧是西班牙的國王,說出來的話讓人感覺如玉春風。

    隨後萬勝和卡洛斯一世握手,並略微低頭,讓卡洛斯一世把獎牌掛在脖子上。

    獎牌含金量不小,脖子上沉甸甸的。

    萬勝把獎牌貼在自己的心口,再次和卡洛斯一世握手,隨後把位置讓給了過來的弗蘭,作為馬德里競技的隊長,弗蘭要代表球隊從卡洛斯一世手里接過冠軍獎杯。

    頒獎完成後,弗蘭把獎杯高高舉起。

    全場歡呼,“冠軍——!!”

    所有馬德里競技球員和現場球迷都喊出,“冠軍!冠軍!馬德里競技是冠軍!”

    萬勝沒有跟著球員大喊,他感覺冠軍的喊聲,真是十分老土的一句話,但是……也非常令人興奮!

    他很喜歡!

    ————

    當天晚上,馬德里競技全隊並沒有急著返回馬德里,而是留在瓦倫西亞進行慶祝,很多球員都喝的酩酊大醉。

    萬勝並沒有阻止球隊的狂歡!

    從賽季初開始,所有人就一直在努力,直到現在球隊都一直處在緊張中,奪得了國王杯冠軍之後,球隊有足夠的理由進行放松慶祝,就連他和迪亞馬雷斯、範直毅,都喝了不少酒。

    第二天早上,那些懶惰睡著的球員,都一一被叫醒,等到了10點多,全隊重新集合,乘坐大巴車返回了馬德里。

    從瓦倫西亞到馬德里用了三個小時,很多球員都車上都繼續睡著,稍稍清醒一些的人,則是在興奮的談論回到馬德里的慶祝。

    大巴車進入馬德里城後,受到了馬德里競技球迷的熱烈歡迎。

    國王杯冠軍是各個有含金量冠軍中分量最輕的,但作為西班牙唯一一項頂級的杯賽,還是非常有意義的,更何況,這是馬德里競技第10次摘得國王杯。

    數字上來說,第10次,總是有意義的。

    自1996年之後,馬德里競技也從未摘得國內頂級賽事冠軍,所以每個馬德里競技球迷都非常興奮,他們對球隊的歡迎無比熱情。(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