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一百九十三章 自大的沃特-馬扎里

第一百九十三章 自大的沃特-馬扎里

    提起那不勒斯,很多人就能想到阿根廷球王馬拉多納。

    那不勒斯足球的歷史上,雖然曾出現過佐夫、西沃里這樣的球星,但它之所以在世界足壇曾經佔據過重要地位,全因有了馬拉多納,阿根廷球王把自己的輝煌年代(24歲到30歲)都獻給了那不勒斯,259場比賽進115球,只是這個數字,不能完全反映出球王對那不勒斯足球的偉大貢獻。

    馬拉多納到來前的58年內,那不勒斯隊只獲得過兩次意大利杯,一次進入到歐洲優勝者杯的半決賽,其他的戰績乏善可陳。

    1982-83賽季,那不勒斯險些掉入意乙聯賽,僅以1分的優勢保級,第二年董事會突然想引入一名大球星,讓馬拉多納的轉會變成了現實。

    在1984年6月30日,那不勒斯以400萬美元從巴塞羅那帶走了阿根廷球王,同時也打破了世界足壇的轉會費的記錄,五天之後,五萬名球迷進入那不勒斯聖保羅體育場,出席了馬拉多納和球迷的見面會,每個到現場的人,至今都難忘當時的盛景。

    那是那不勒斯歷史上的盛會!

    在那個夏天,為了適應馬拉多納的到來,那不勒斯的陣容也作出了重建,希羅-費拉拉、巴格尼以及德-那不勒斯等球星,都加入到了新球隊里。

    1984年到1991年這7個賽季,是那不勒斯擁有馬拉多納的7年,他們一躍成為令意大利矚目的力量,從默默無聞到能和北方豪強,諸如ac米蘭、國際米蘭、尤文圖斯等豪門分庭抗禮,他們取得了輝煌的成績,1986年那不勒斯拿到意甲第三,1987年拿到聯賽奪冠,1988年和ac米蘭爭的你死我活,最後位列聯賽亞軍;1989年歐洲聯盟杯冠軍、聯賽亞軍;1990年‘氣走’ac米蘭,獲得聯賽冠軍……這一切都是馬拉多納給予那不勒斯人最大的禮物,更重要的是,那不勒斯不是富裕的城市,因為購買馬拉多納堪稱瘋狂舉動,球隊無力再去建立真正的豪門軍團,在球隊整體水準相對北方豪門佔據弱勢的前提下,那不勒斯還能獲得兩次意甲冠軍,很大程度上,所依靠的是馬拉多納這個超強的個人能力。

    不過善始沒有換來善終,1991年3月,馬拉多納被查出吸毒(******),隨後就是長達15個月的禁賽,1992年6月,重獲出場自由的馬拉多納,拒絕回到那不勒斯,他加盟了塞維利亞,一段現代足球史上最具傳奇色彩的因緣就此終結。

    7年時間里,馬拉多納給那不勒斯帶來了2個意甲冠軍、1次意大利杯冠軍、1次意大利超級杯冠軍和1次歐洲聯盟杯冠軍,是意大利其他南方球隊歷史上的榮譽之和都無法匹敵的。

    在失去了馬拉多納後,那不勒斯先後涌現過佐拉、大卡納瓦羅、豐塞卡、迪卡尼奧、賈尼尼、等球星,但他們只能經營出自己的小天地,只是把那波利當做通往豪門的跳板,像馬拉多納那樣帶領那不勒斯與豪門正面對抗,再也無人能夠做到,馬拉多納既在前場攻城拔寨,又在中場從容指揮的大將之風,自此也在那不勒斯消失,難怪那波利球迷要為馬拉多納作一首戰歌,歌名就叫︰他比貝利強多了。

    馬拉多納自身散發的魅力,並不體現在城市經濟發展和個人品德表率上,如同一首詩里所吟︰他輕盈的左腳,離開大地,當他再回來時,誕生神奇,生機昂然。

    馬拉多納靠自己的球藝征服了球迷,也給貧瘠的意大利南方足球帶來了極盡狂歡的兩個聯賽冠軍,1987年的首個冠軍,馬拉多納幾乎靠一人之力獲得,1990年的第二個冠軍,時值意甲已成“小世界杯”規模,而那不勒斯能拿出手的球星相對寥寥,奪冠難度反而更高。

    在馬拉多納之後,南方球隊若還想登上聯賽冠軍寶座,在現實條件下,可以說是無法想象。

    僅憑這點,那不勒斯球迷無論用什麼方式來贊美馬拉多納,都不為過。

    2004年8月3日,那不勒斯宣布破產並被勒令降級,正在羅馬談生意的電影大亨德勞倫蒂斯在6天後得到消息,這位制片人很快作出決定,授權私人律師在一周後開始收購計劃,幾乎是一場閃電戰,“那不勒斯足球股份有限公司”在8月26日成立,9月10日正式買下原“那不勒斯體育和足球俱樂部”,並趕上了報名參加當年的丙一級聯賽。

    之後在2006-2007賽季,那不勒斯俱樂部征戰意乙,最後以第2名的成績,重返下一年的意甲聯賽。

    2009-2010賽季,那不勒斯開季7戰僅取得2勝1和4負的差劣成績,2009年10月4日作客1比2負于羅馬後,多納多尼繼球隊主管皮耶爾保羅-馬里諾後亦被辭退,前桑普多利亞主教練沃特-馬扎里走馬上任。

    馬扎里引進了一套對戰術反擊極為重視的3-4-3系統後球隊一度扶搖直上,上個賽季,那不勒斯展現出強勁的勢頭,一度處于爭冠的行列,前鋒卡瓦尼攻進26球獲意甲銀靴,中場哈姆西克,邊鋒拉維齊也發揮上佳,最終以21勝6平9負的成績獲得意甲季軍。

    時隔多年,那不勒斯重回歐冠賽場!

    那不勒斯在聖保羅球場迎戰馬德里競技的比賽,是歐冠小組賽a組的第二輪賽事。

    第一輪賽事中,馬德里競技主場戰勝拜仁慕尼黑,成功取得開門紅拿到3分,曼城和那不勒斯打平,各自拿到一分。

    那不勒斯對第一輪有一分很滿意,這支擁有過馬拉多納的意甲老牌勁旅,由于多年沒有參加過歐冠聯賽,媒體對其定位就是‘a組第四’,所以能拿到積分已經很不錯了。

    “我們搶到了1分,我們可以對此感到滿意,在客場對曼城拿到1分,就像贏球一樣。”德勞倫蒂斯告訴意大利天空電視台體育頻道。

    “大家都在津津樂道說曼城是英格蘭第二強的球隊,說英超聯賽冠軍就是曼城和曼聯之間的爭奪,所以我們來到這里,以為我們會遇到更多可能。”

    “我們的表現有幾處錯誤,這讓我們付出了被扳平的代價,但這個結果比許多人預計的好得多了。”

    那不勒斯拿到一分,對馬德里競技是個好消息,因為馬德里競技是唯一取勝的球隊,就在a組積分榜獨佔榜首了。

    雖然馬德里競技是小組第一,但那不勒斯主帥沃特-馬扎里的心情很不錯,第一輪在曼徹斯特體育場,那不勒斯成功拿到一分,回到聖保羅球場,他認為比賽也不會太困難。

    曼城和馬德里競技,其實都是歐洲冠軍聯賽的新軍,相比來說,曼城的資格更老一些,他們在2008年,還拿到過歐冠獎杯,馬德里競技和那不勒斯一樣,都是十幾年來第一次參加歐洲冠軍聯賽,所以比較曼城和馬德里競技,肯定是曼城更難打一些。

    在客場面對曼城,都能夠拿到一分,那不勒斯全隊士氣大震,再回到聖保羅球場面對馬德里競技,也覺得比賽沒什麼了。

    沃特-馬扎里已經開始期待起帶領那不勒斯小組出線了。

    當小組抽簽結果出來的時候,可沒人認為那不勒斯抽到了好簽,a組是真正的死亡之組,甚至很多媒體都把那不勒斯忽略了,因為他們明顯是小組最弱的球隊,那讓那不勒斯全隊以及主教練沃特-馬扎里都感覺很不爽。

    現在就不一樣了。

    在客場逼平曼城之後,沃特-馬扎里忽然覺得a組也不錯。

    a組的幾支球隊,對手是拜仁慕尼黑以及曼城、馬德里競技等強隊,可拜仁慕尼黑上賽季的表現,證明他們已經開始衰落,曼城和馬德里競技都是新軍,混亂之中,那不勒斯還是有可能出線的。

    反倒分到其他小組,比如h組,有巴塞羅那,有ac米蘭,兩支球隊幾乎穩穩的拿到出線權,那不勒斯還能有什麼機會?

    在馬德里競技傳來主場被西甲希洪競技逼平的消息之後,沃特-馬扎里就更有信心了。

    馬德里競技遇到了困難,不正是戰勝他們的好機會嗎?

    只要在聖保羅球場戰勝馬德里競技全取三分,那不勒斯就已經拿到了4分,這會讓他們在小組競爭中更加有利。

    為了和馬德里競技的比賽,沃特-馬扎里也準備了很多,他不斷研究馬德里競技的戰術,也決定讓球隊堅持防守反擊的打法。

    意大利的俱樂部幾乎都把防守反擊作為看家本領。

    在面對歐洲強隊的時候,他們會下意識思考該不該改變戰術,因為意大利的防守反擊,已經被全世界摸頭了,但意大利的球隊和西班牙球隊比賽,就不用考慮太多,因為防守反擊就是應對攻勢足球的最好方法,同時,防守反擊也是那不勒斯最擅長的戰術,以自己最適應的戰術去和對手較量,還能在戰術上至少不落下風,沃特-馬扎里感覺勝利更加有把握了。

    ————

    沃特-馬扎里信心十足。

    當接受媒體采訪時,他主動就挑起了口水仗,希望能在賽前就氣勢上壓制住馬德里競技。

    “我們第一輪只拿到一分,這有些遺憾,看過那場比賽的人都知道,我們理應有三分。但沒關系,我們還有機會,現在全隊都信心十足,我相信最後的勝利會屬于那不勒斯。”在說這番話的時候,沃特-馬扎里臉上帶著淡笑,看起來渾然不在意,比賽就像是贏定了一樣。

    意大利媒體仿佛也被沃特-馬扎里的信心感染。

    于是《米蘭體育報》、《都靈體育報》、《意大利足球新聞》等媒體都紛紛撰寫稿件,對a組形勢進行一個分析,最後得出結論︰那不勒斯肯定會成為出線的兩支球隊之一,並且他們能夠主場擊敗馬德里競技。

    意大利媒體為那不勒斯球迷描繪了一個美妙的前景。

    “馬扎里非常有信心,這對于那不勒斯來說,是個非常積極的信號!”

    “那不勒斯主場作戰,所有意大利球隊都能知道聖保羅球場的恐怖,那里的球迷都是那不勒斯最虔誠的信徒!”

    “歐冠經驗上來說,馬德里競技和那不勒斯一樣,都是‘新手’,他們都沒什麼經驗。上一輪意大利聯賽,那不勒斯贏下了烏迪內斯,馬德里競技則主場戰平希洪競技,這方面那不勒斯也很有優勢。”

    “…………”

    意大利媒體不斷的報道,好像那不勒斯已經贏下比賽一樣,可實際上,這些報道根本無法讓萬勝多瞄上一眼。

    萬勝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如何去應對那不勒斯。

    那不勒斯的戰術沒什麼可說的,他們也基本上不會有什麼戰術打法上的變動,所以擺在面前的就只有一件事--怎麼去應對防守反擊。

    在西班牙足球,萬勝很少有機會踫到純正打防守反擊的球隊,可當初在英格蘭執教,尤其是帶隊曼城時,即便是豪門如曼聯、利物浦、切爾西,也會用防守反擊的打法來和曼城比賽,所以萬勝在這方面還是很有經驗的。

    帶一支攻勢足球的球隊去應對純正的防守反擊,歸結到進攻和防守的踫撞上,其實就不難了。

    首先就是要讓球隊保持足夠的壓制。

    進攻是最好的防守,這在馬德里競技身上有很直接的體現,只要能夠最大程度壓制住對手,對手的反擊空間就會很小,他們只能穩固防線,甚至以密集防守的方式,來保證球門不失。

    然後,問題更簡單了︰怎麼去破密集防守?

    如果那不勒斯能夠連續守住球門幾十分鐘,那麼他們就真有可能取勝,因為任何球隊,也包括馬德里競技,都不可能持續進攻一整場,那對于球員的體能和精力都是嚴峻的考驗。

    所以擺在萬勝面前的就是,如何突破那不勒斯的密集防守,來讓球隊盡快取得領先。

    早在來意大利前一周和,教練組已經開始討論這個問題了,那時候馬德里競技才剛和拜仁慕尼黑進行過歐冠第一輪,聯賽第三輪和桑坦德競技的比賽還沒有開打呢。

    大家都很清楚那不勒斯的戰術,所以問題就在這一點上。

    總結所有人的意見,無非就是增加進攻的靈活性,迪亞馬雷斯提出,“我們需要更多的進球手段!”

    然後一群教練湊在一起討論。

    能增加什麼手段呢?

    萬勝在大方向上談了幾句,就讓範直毅、迪亞馬雷斯等人自由討論了,?具體細節還是要大家一起來說,最終經過一個下午時間,大家把所有內容總結在一起。

    對付那不勒斯的核心就在于如何讓射門更多,讓射門更有效率,以馬德里競技的進攻方式來說,那麼就要加強遠射,像是戰術定位球、角球等機會都是要抓住的。

    在和那不勒斯比賽前,馬德里競技幾乎都在進行各種套路的訓練。

    只要先一步把球送入那不勒斯球門,那麼球隊就會具有相當優勢,那不勒斯想純粹依靠防守反擊來取勝的想法,幾乎就破滅一半兒了,到時候勝利就會抓在馬德里競技手里。

    其實進攻也是那不勒斯的硬傷。

    盡管意大利媒體不斷強調著,那不勒斯‘新三叉戟’-組織核心哈姆西克、卡瓦尼、拉維奇的組合威力,可實際上,在很多人眼里,三人加在一起還不如莫瑞斯加迭戈-科斯塔,莫瑞斯的個人能力非常強,是哈姆西克根本無法相比的,再加上迭戈-科斯塔,這名公認的鋒線效率前鋒,兩人的組合要比那不勒斯所謂的‘新三叉戟’強出很多。

    那不勒斯頭疼的肯定是進球問題,馬德里競技只要注意好防守,就能夠立于不敗之地。

    等馬德里競技全隊來到意大利,備戰訓練已經進行的差不多的,在萬勝看來,聖保羅球場的比賽,其實懸念已經不多了,而他的想法剛好和意大利媒體的判斷截然相反,是馬德里競技能夠從容的在聖保羅球場帶走三分。

    賽前新聞發布會的場景可想而知。

    萬勝一直忙著應對那不勒斯,並沒有對沃特-馬扎里回應什麼,結果讓意大利人以為,馬德里競技是沒有信心。

    “比賽很有懸念嗎?我不這麼認為。我的球員已經準備好慶祝進球方式,我們也已經準備好了慶祝勝利的方式。”

    當萬勝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台下意大利媒體的反應很大,他們完全沒想到萬勝會這麼確鑿的說出馬德里競技會取勝。

    那不勒斯主帥沃特-馬扎里似乎被萬勝激怒了,“萬勝說他們已經想好了慶祝勝利的方式?好!我倒是要看看,馬競究竟怎麼從聖保羅球場帶走三分!”

    在兩人對峙的喊話中,賽前新聞發布會不歡而散。

    ————

    其實沃特-馬扎里的想法沒有錯,對付馬德里競技這樣的球隊,防守反擊就是最好的選擇。

    如果那不勒斯會選擇和馬德里競技打對攻,萬勝也不用費勁腦汁去想怎麼對付那不勒斯了。

    但是,沃特-馬扎里太小看了馬德里競技。

    馬德里競技能在第一輪主場戰勝拜仁慕尼黑,可不是因為拜仁慕尼黑真的已經衰落,反倒現在的拜仁慕尼黑要比上賽季強出很多,甚至說,兩個拜仁慕尼黑根本不像是一支球隊。

    那樣的拜仁慕尼黑,馬德里競技都能夠戰勝,又怎麼能只看做一支有華麗陣容的歐冠新軍?

    沃特-馬扎里也高估了自己的球員。

    哈姆西克可不是皮爾洛,也不是卡卡,更不是c-羅納爾多、梅西,他沒有那麼強的能力,能在攻防轉換之間,帶隊和馬德里競技拼起來。

    單從球員能力角度上來說,哈姆西克可就差的太遠了。

    于是兩隊比賽一開始,那不勒斯就被壓制在半場,其實也沒什麼奇怪的,他們在被動的時候,總是想打出反擊,後防球員拿到球就想向前大腳傳,可前面的球員根本拿不到球,不算精準的大腳傳球,幾乎和把進攻機會直接送給馬德里競技沒什麼區別。

    當馬德里競技控球的時候,那不勒斯想搶下來就太難了。

    他們試著到中場去逼搶,可馬德里競技卻用快速傳遞的攻勢以及一記強有力的射門告訴他們,陣型不收縮回去,球門就會閩面對直接威脅。

    這種情況下,那不勒斯只能壓縮陣型,回撤進行密集防守。

    馬德里競技則是不斷的傳球,看到一點機會就把球傳到威脅位置,那就感覺兩隊在進行攻防演練一樣。

    在反攻方面,那不勒斯是一點機會都沒有。

    比賽第5分鐘一直到第19分鐘,近15分鐘時間里,那不勒斯都能成功打出一波反擊,也沒有一個像樣的射門,甚至連遠射都沒有,從數據就能看到他們被壓制的有多厲害了。

    比賽的情況讓沃特-馬扎里非常驚訝。

    在一些比賽錄像里,沃特-馬扎里看到了馬德里競技的表現,尤其和西甲一些小球會的比賽中,馬德里競技表現的壓制性非常強。

    可看比賽錄像和親身經歷是不同的。

    沃特-馬扎里驚訝于馬德里競技球員之間配合的精妙程度,很多傳接球之間,就像是之前演練無數遍,從而設計好的一樣,可實際上,這可是歐冠小組賽的正式比賽,球員在場上的發揮都是臨時的。

    那不勒斯在逼搶方面做的並不好。

    沃特-馬扎里的想法是希望球隊加強逼搶,搶下球之後,就打上一波快速反擊來威脅馬德里競技球門。

    比賽進行到目前,那不勒斯的逼搶還沒有返回作用。

    馬德里競技球員不斷進行快速的傳接球,讓那不勒斯球員根本無法做出有效防守,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後撤、繼續後撤,讓球隊的陣型壓縮的更緊密,以人海戰術來應對馬德里競技的攻勢。

    比賽局勢可不怎麼好!

    沃特-馬扎里開始有些擔心了。

    很快馬德里競技的一次攻勢,讓沃特-馬扎里更擔心了,那是在比賽進行到第23分鐘,莫瑞斯面對兩名球員的防守,忽然在對方夾縫里傳出一腳好球。

    足球直接滾到了禁區前沿!

    那不勒斯並不太擔心,因為他們的整條後防線都在禁區線,兩個中後衛都在那里,那感覺就像是他們幾乎把防線挪到了門前。

    連意大利足球電視台解說員都調侃說,“那不勒斯像是完全放棄了進攻,他們把所有人堆在門前,即便讓馬競直接射門,都沒可能把球打進!”

    就在這句話之後,那不勒斯禁區線出現一個身影。

    法爾考!

    莫瑞斯給法爾考的傳球是傳統性的,但法爾考還要面對兩名那不勒斯中後衛--坎帕格納羅和小卡納瓦羅,這種情況下,那不勒斯球迷都不擔心。

    可法爾考卻沒有任何猶豫的直接射門了!

    “法爾考——!!”

    在解說員的驚呼聲中,足球從法爾考的腳下沖起,直接在兩名中後衛間隔中穿了過去!

    那不勒斯門將德桑克蒂斯反應相當迅速,法爾考的射門力度很大,球速很快,並且化不可能為可能,把球從兩名中後衛--坎帕格納羅和小卡納瓦羅之間踢了過去,可德桑克蒂斯卻第一時間反應過來,並且飛身成功把球撲出。

    聖保羅球場傳來一片呼喊之聲!

    每個那不勒斯球迷都長呼一口氣,他們有些慶幸馬德里競技沒進球,也為德桑克蒂斯的表現送上喝彩。

    但下一刻,球場安靜了。

    所有球迷瞪大了雙眼,看到那不勒斯門前又出現一個馬德里競技球員身影,每個人都認識他,正因為如此才顯得可怕,那是上個夏天,馬德里競技引入的德國巨星--厄齊爾!

    厄齊爾左路飛奔禁區,正對著足球揮起左腳!

     !

    一聲悶響!

    足球毫無懸念的飛入了球門!

    “l!!!!!!”

    “厄齊爾!厄齊爾!馬德里競技客場取得領先!這是比賽進行到第23分鐘的進球!厄齊爾,他為馬德里競技立功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