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二百三十四章 遙遠中國的神秘科技產物

第二百三十四章 遙遠中國的神秘科技產物

    去年11月的上旬,泰戈爾萬醫療器械公司,組裝了幾台“xh-1復生者”,並免費提供給幾家醫學研究機構進行檢測。

    中國醫學科學院的醫學生物學研究所是第一個得到產品的。

    在醫學生物學研究所對產品功效進行檢測認定之後,泰戈爾萬醫療器械公司,也會把這台“xh-1復生者”免費送給醫學生物學研究所用于研究和使用。

    醫學生物學研究所的很多研究人員,也對“xh-1復生者”很感興趣,在經過詳細檢測之後,通過志願者的恢復情況,他們認定了“xh-1復生者”的功效,並給出了一份詳細的檢測報告,但整個過程中,他們卻根本搞不懂“xh-1復生者”的原理。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生命科學研究所和中國醫學科學院的醫學生物學研究所一直都存在合作關系,詹姆斯-埃利斯特博士斯蒂芬-申弗博士就來自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他們是伯克利分校的教授,主攻的研究方向就是生命科學探索。

    他們一起來到中國,就是想和中國的同行,在醫學學術上進行一些交流、探討。

    詹姆斯-埃利斯特其實並不看好這次學術交流,也只是因為學校要求,他才和斯蒂芬-申弗一起來到中國,可沒想到卻有意外的收獲。

    詹姆斯-埃利斯特和斯蒂芬-申弗一起參與了醫學生物學研究所對于“xh-1復生者”的檢測,也和其他研究員一樣,對這台醫療恢復器械十分感興趣。

    和其他研究員一樣,他們也搞不懂“xh-1復生者”的原理,也正是因為不明白原理,才更加會有研究*,短暫的學術交流,肯定沒辦法找到答案,于是詹姆斯-埃利斯特就打算弄一台“xh-1復生者”返回美國。

    詹姆斯-埃利斯特把自己的想法說給了斯蒂芬-申弗,斯蒂芬-申弗也立刻同意了。

    他也有同樣的想法。

    之後兩人就一起把事情反應給加州大學,兩名重量級教授的聯合報告,引起了加州大學的重視,他們立刻審批下資金,希望能買到一台“xh-1復生者”,在申請資金方面倒是進行的很順利,可當詹姆斯-埃利斯特和醫學生物學研究所打听情況想要真正購買的時候卻遇到了麻煩。

    “xh-1復生者”根本還沒有在市場上正式售賣,醫學生物學研究所也只有一台用于檢測的,泰戈爾萬醫療器械公司有沒有其他產品都是個問題。

    經過一番努力之後,詹姆斯-埃利斯特和斯蒂芬-申弗一起來到了泰戈爾萬醫療器械公司,在自報家門之後,他們受到了熱情的接待。

    泰戈爾萬醫療器械肯定不會拒絕新訂單,每賣掉一台“xh-1復生者”,就能給公司提供近大筆的利潤,可上一批組裝好的“xh-1復生者”,早就被各個大型研究機構和幾家著名醫院訂購走了,連公司內部都沒有一台完整產品。

    最終詹姆斯-埃利斯特和斯蒂芬-申弗等帶來聖誕節,才拿到了一台“xh-1復生者”。

    這可不是單單花費馬德里競技俱樂部的30萬歐元了。

    馬德里競技俱樂部是通過內部購買,屬于集團公司的內部價,加州大學訂購的這一台“xh-1復生者”,可是泰戈爾萬醫療器械公司正式銷售的第一台產品,泰戈爾萬醫療器械公司售賣產品之後,還要跨越太平洋的長途運送,之後還要上交美國關稅,等產品到了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工作人員還要負責售後組裝和產品調試,30萬歐元的價格也翻了近一倍,就變成了55萬歐元,折合近80萬美元。

    即便是世界著名學府加州大學,花費80萬美元引入一台用于研究的醫療器械,也絕對是罕見的大手筆了。

    詹姆斯-埃利斯特和斯蒂芬-申弗兩位教授身上都擔負了不小的壓力,如果這台醫療器械沒有他們口中所說的‘巨大研究價值’,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生命科學研究所,或許將會成為全美國乃至全世界科學研究領域的笑柄。

    當“xh-1復生者”運送過來成為了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生命科學研究所首要大事,其他研究部門的在職研究人員和教授們都跑來‘看熱鬧’,在一大群頂尖研究人員的‘圍觀’下,泰戈爾萬醫療器械公司的工作人員把“xh-1復生者”安裝調試完畢。

    之後工作人員詳細介紹了“xh-1復生者”的使用方法,泰戈爾萬醫療器械公司在售後方面也是可以保證的,工作人員重點對這群人強調的是,“對‘xh-1復生者’進行私自的拆解、替換零部件等,並不在公司售後維修的範疇內。”

    “也就是說,當你們那麼做之後,再想要對‘xh-1復生者’進行維修,就需要負擔大筆的維修費用了。”

    工作人員的進行了非常詳細的售後維修解釋,這是泰戈爾萬醫療器械公司高層管理特別叮囑的。

    像是一些研究所購買‘xh-1復生者’,肯定不是作直接的醫療用途,就像是第三世界國家購買一架世界最頂尖的飛機,說是用于軍-事用途進行正常服役,但是……誰會相信呢?幾乎可以肯定是會用作拆解、研究,以提高自己國家的科技水平。

    泰戈爾萬醫療器械公司並不擔心各個研究所對‘xh-1復生者’進行研究,就算他們去研究也很難研究出什麼東西,事實上,就連參與‘xh-1復生者’研制的研究員們,都不太明白‘xh-1復生者’的原理,或許也只有萬勝自己才清楚了。

    他們擔心的是售後維修問題。

    各個研究所對‘xh-1復生者’進行拆解,之後再找他們維修,那工作量就實在太大了。

    等工作人員離開後,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就迫不及待的對‘xh-1復生者’進行研究,在研究的開始,他們首先做的是質疑,很多教授根本不相信‘xh-1復生者’的作用。

    于是他們找來了志願者。

    這些志願者都是來自伯克利醫院,身上帶著點小傷,他們先是進行了身體的詳細檢測,之後他們使用‘xh-1復生者’進行恢復運動。

    兩天之後,經過一系列的比對,研究人員得出結論︰這台‘xh-1復生者’的功效還真是神奇!

    同樣傷勢的兩個人,一個志願者參與了‘xh-1復生者’的恢復運動治療,另外一個沒有參與到其中,結果這名參與恢復運動治療的志願者,恢復速度明顯要快于另一個。

    單獨一個可以理解為個例,畢竟人體自身的恢復速度都是不一樣的,但參加恢復運動治療的志願者可不是一個。

    從十幾個數據中,研究人員能很容易得出結論。

    然後,他們震驚了!

    詹姆斯-埃利斯特和斯蒂芬-申弗成了名人,他們在回美國之前,肩膀上還帶著巨大的壓力,而現在各個同事們都向他們打听‘xh-1復生者’的情況。

    盡管他們也不知道‘xh-1復生者’的原理,可卻見過中國醫學科學院醫學生物學研究所對‘xh-1復生者’進行檢測。

    那種真正對器械作用的檢測,可要比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試驗’專業多了,而且他們是‘xh-1復生者’的“發現者”。

    這個頭餃足以讓之後任何研究進展,都掛上他們的名字。

    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進行試驗,確定“xh-1復生者”的功效之後,很快研究就不限于伯克利分校內部,事情也引起了美國著名研究所的注意。

    加州薩克生物研究學院,也被稱作是薩克研究所,就是率先得到消息並對此感興趣的。

    薩克研究所位于加州的海濱城市聖迭戈。

    在世界角度來講,薩克研究所總是讓人想到它的建築群,因為它的設計者是建築領域的大師-路易-艾瑟鐸-康,薩克研究所就是他的得意之作,很多建築工程學人士都會知道薩克研究所,就是因為研究所的建築設計世界著名,可實際上,薩克研究所是生命科學領域的頂級研究所,在醫學生物學、人體分子結構以及最新的運動學領域都是世界最頂尖的。

    去年《美國新聞與世界報道》發布了2011年美國著名的生物醫學研究所排名,薩克研究所位列第五,僅排在國立衛生研究院、休斯醫學研究所、美國斯克利普斯研究院以及冷泉港實驗室之後,薩克研究所也是美國排名前十的生物醫學研究所中,唯一一家對生命與運動科學有深入研究的機構。

    任何研究機構都會得意于自身出色的地方,薩克研究所對于生命與運動科學的研究非常深入,他們也自認為是世界最頂尖生命與運動科學研究機構,所以在听說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有一台從中國引進的運動醫療器械,各個教授以及研究人員根本搞不懂原理之後,他們立刻派了一名生命與運動科學的專業教授過去研究解釋。

    這名教授叫查爾森-弗布克爾。

    查爾森-弗布克爾畢業于哈弗大學,有生命科學以及醫學領域的兩個博士後頭餃,他是薩克研究所生命與運動科學研究的首席教授,自認為在生命與運動科學領域,是世界最頂尖的人士。

    可結果……

    查爾森-弗布克爾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呆了三天,一直對著“xh-1復生者”進行研究,一直查看著伯克利分校的實驗數據,卻沒有得出任何有含金量的理解和結論。

    當薩克研究所再派人來的時候,就看到弗布克爾雙眼通紅,老教授近兩天都沒睡著覺。

    接下來薩克研究所和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各種研究人員和教授,就和這台“xh-1復生者”共度日日夜夜,不斷研究各種運動醫學相關資料,萬勝的理論更是被拿出來做重點研究,因為就連“xh-1復生者”的使用說明書上,都寫著“基于萬勝的運動醫學理論完成‘xh-1復生者’的生產制造”。

    有許多美國的專業媒體進行了報道。

    他們無法解釋‘xh-1復生者’的原理,于是把它稱之為“遙遠中國的神秘科技產物”。

    “泰戈爾萬醫療器械公司生產的‘xh-1復生者’,讓薩克研究所的各個著名教授很撓頭,他們根本無論理解其中的原理,但必須承認它的神奇功效,這是真正沒有藥物參與的快速恢復治療。很多志願者都體驗了它的神奇,整個恢復治療過程,只是在做運動,那些運動看起來有些奇怪,但作用卻非常明顯!”

    接下來就會是一些參與的志願者接受采訪,他們大大贊揚了‘xh-1復生者’的效果,報道總結說,“這是一種沒有任何後遺癥的治療方法,效果好到讓人不敢相信!”

    “我們只能把他理解為是‘遙遠中國的神秘科技產物’……”

    萬勝的名字也重新響徹世界醫學界。

    之前的兩年,萬勝都沒有再發表什麼研究報告,但他並非沒有進行研究,而是研究的結果都直接應用于器械的生產,根本沒有對外公布出來。

    知識是有產權的,理論知識也一樣。

    萬勝可不是聖人,自己努力的研究,可不願意免費分享給全世界。

    一些重要的研究還是留給自己比較好,再‘偉大’一些,也可以提供給中國的科學機構,而不是分享給其他國家。

    “xh-1復生者”是萬勝研究內容的一種實踐,也只是一種而已,並不是全部,美國的各個研究所想根據“xh-1復生者”研究出一些東西,還是非常困難的。

    要讓萬勝來說就是……根本不可能!

    他們沒有足球訓練大師系統,得不到最為準確的數字,那些檢測器材也只是對人體進行簡單評估,而不是最直接的數據反應,他們根本無法研究出有價值的內容。

    但這不妨礙萬勝在醫學界名氣大增。

    美國哈弗大學已經考慮給萬勝一個名譽教授頭餃,以便讓萬勝能分享出一些有研究價值的東西,其他很多專業機構也打著類似的心思。

    他們已經認為“xh-1復生者”的原理,就是未來醫學發展的重要方向。

    這些世界頂尖的專家教授們,在“xh-1復生者”底下了高貴的頭顱,只可惜,萬勝的心思都在馬德里競技俱樂部上,根本無暇理會醫學界的事情……(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