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二百四十三章 反越位

第二百四十三章 反越位

    馬杜羅重新上場,他把埃梅里的吩咐告訴了所有隊友。但他的眉頭一直緊皺著,他理解教練說的‘沒辦法’,這場比賽打到現在,他都知道機會不大了,主要是球隊踢的太過被動,但他不理解的是,為什麼教練堅持去要危險的戰術去爭取進球。

    比賽,輸就輸了。

    勝負乃是兵家常事,瓦倫西亞不是西甲第一,不是歐洲第一,聯賽打輸一場,尤其是和聯賽第一的馬德里競技打輸一場,根本就沒什麼大不了的,比賽還是在卡爾德隆球場進行,即便是輸掉比賽,媒體和球迷也能夠理解。

    可要是大比分輸掉就不一樣了!

    如果瓦倫西亞大比分輸掉比賽,瓦倫西亞迎來了肯定是不滿和指責,到時候媒體和球迷都會不滿意,他們在報道中也會說‘瓦倫西亞被恥辱性擊敗’。

    那是不能接受的。

    難道教練沒想過這些嗎?

    馬杜羅很是疑惑,但他只是一名球員,到場上只能按照教練的安排去做,而瓦倫西亞球員可不知道,俱樂部主席略倫特對比賽的要求是‘必須取勝’。

    埃梅里沒有其他辦法,只能奮力去拼上一把,至少讓略倫特看到自己已經努力過了。

    比賽重新開始後,瓦倫西亞利用控球機會,朝著馬德里競技半場發動猛攻。

    在面對瓦倫西亞的進攻時,馬德里競技陣型也稍向後收縮,由于只有莫瑞斯一個後腰,兩個邊路的凱文-德布勞內和勞爾-加西亞要快速回撤,來保證禁區前沿到中線的防守硬度。

    馬德里競技後場的防守人數其實不多。

    這場比賽,萬勝強調的主要還是對中路的防守,有莫瑞斯以及兩個中後衛,中路禁區還是能夠保證的,而瓦倫西亞最強大的攻勢就是在中路,只要能守好中路,就差不多守住一半兒了。

    瓦倫西亞的進攻遇到了麻煩,前鋒索爾達多被限制的很死。

    索爾達多是瓦倫西亞陣中非常重要的球員,今年他剛滿26歲,正處在一名前鋒職業生涯的顛峰時期。

    這名正值當打之年的西班牙鋒煞則是不折不扣的皇家馬德里青訓“產品”,可在球星雲集的皇家馬德里一線隊陣中,索爾達多根本無法獲得穩定的出場機會,三個賽季時間里,他累計出場數僅為可憐的27場。

    這也最終注定了索爾達多與皇家馬德里。

    長期無法在皇家馬德里陣中獲得機會,索爾達多只能選擇離開,之後他效力于奧薩甦納、赫塔菲,耳尤其是效力赫塔菲的兩個賽季,索爾達多真正展現除了自己的才華出場66次,打進33球,效率達場均0.5,出色的表現讓他成為了西班牙本土前鋒中代表人物。

    2010年夏天,瓦倫西亞正式宣布索爾達多加盟。

    在瓦倫西亞效力的上賽季,索爾達多繼續自己的效率,35場聯賽打入17個進球,足以證明他的狀態能力,也穩定了自己的主力位置。

    在目前瓦倫西亞的陣容里,索爾達多對進攻起到非常重要的影響。

    當索爾達多被限制住了,瓦倫西亞的進攻就在門前受到了阻攔,索爾達多爭搶不過馬德里競技防守球員,總是接不到傳球,一次次機會被浪費,就連瓦倫西亞解說員都承認,“馬競對索爾達多的防守非常成功!”

    被防守的還不止索爾達多,還有他們的核心中場巴內加。

    巴內加是瓦倫西亞組織進攻的核心,雖然在阿根廷國家隊中,他的表現一直飽受詬病,但在瓦倫西亞俱樂部,他還是非常出色的。

    馬德里競技針對中線後方防守進行了特殊布置,目的就是為了限制瓦倫西亞中路的突破、傳遞,來把球傳到危險位置,于是每一次巴內加想要帶球壓上的時候,都會受到馬德里競技的頑強阻擊。

    失敗兩次之後,巴內加就開始尋求和隊友配合,但馬德里競技的逼搶十分激烈,瓦倫西亞連續快速傳球,就很容易出現失誤。

    一次又一次,瓦倫西亞的進攻只能無功而返。

    等輪到馬德里競技進攻的時候,瓦倫西亞就開始造越位了,這是主教練埃梅里的叮囑,也是瓦倫西亞無奈的選擇,當大多數球員上前參與進攻的時候,後防人手就完全不夠了,他們只能通過造越位來限制對手。

    這一招剛開始非常有效。

    馬德里競技並不知道瓦倫西亞要造越位,當看到對方後衛線集體前壓的時候,還以為對方是要發動大舉攻勢,來爭取扳平比分的機會。

    這肯定是直塞球的好機會,結果主裁判連續吹哨示意越位。

    一開始馬德里競技並沒有當回事,偶爾越位兩次也很正常,可連續的越位就不一般了。

    “瓦倫西亞在有意造越位?”

    萬勝扭頭朝瓦倫西亞教練席看去,利用造越位來限制馬德里競技的進攻,以支持瓦倫西亞不斷展開攻勢,埃梅里能想到這個辦法,也還真是有點本事。

    對于場上幾乎陷入絕境的瓦倫西亞來說,那幾乎就如同枯木逢生的神來之筆。

    不過……

    即便是枯木逢生,也需要很大的運氣才能繼續生存,需要足夠的陽光、需要有營養含量的土壤,要是一個條件不符合,那枯木的命運也是注定的。

    萬勝笑了。

    馬德里競技可不會配合瓦倫西亞制造條件,反倒應該抓住對手的弱點,把對手狠狠的踩死,讓對手沒有任何機會。可以肯定的是,瓦倫西亞沒有針對性練習過造越位。雖然他們可能對此防守打法並不陌生,但使用的機會還是很少,畢竟在西甲賽場中,瓦倫西亞的實力足以擊敗大多數球隊,和皇家馬德里、巴塞羅納或者馬德里競技三支球隊進行比賽,也應該穩固防守尋求反擊,而不是利用危險的造越位戰術來支持打對攻,總之造越位是瓦倫西亞倉促做出的調整,或許剛開始會起到作用,可比賽這麼長時間,他們又沒那麼適應和熟練,接下來總會出現問題。

    馬德里競技需要做的就是,抓住對方的問題,找到機會就能夠一錘定音。

    接下來球隊要做的很簡單,那就是多去直塞,直塞次數多了,瓦倫西亞造越位‘出現問題’的機會就會多,哪怕十次只有一次失誤,那也會成為致命問題。

    只要馬德里競技不斷嘗試,就總會有機會的。

    馬德里競技並不著急,因為領先的是他們,瓦倫西亞的攻勢也不錯,但他們制造的威脅並不大,想要打破馬德里競技的球門,需要的不僅僅是時間,還有運氣。

    于是萬勝再次走到場邊,喊了一聲莫瑞斯的名字,莫瑞斯朝這邊看過來,萬勝做了一個右手向前推,左手橫立的動作,莫瑞斯立刻點頭表示明白了。

    萬勝的手勢意思就是‘多直塞’。

    接下來的比賽里,馬德里競技慢慢重新控球,和之前一樣繼續和瓦倫西亞進行拼搶,瓦倫西亞也非常謹慎,不管馬得里競技怎麼去傳球,他們的防守重心都是跟著球走的。

    馬德里競技的三個前衛,勞爾-加西亞、伊斯科、凱文-德布勞內,也開始向前跑了,他們的位置在前鋒之後,可以隨時插上進行助攻,但其中最關鍵的點還是迭戈-科斯塔的後撤,迭戈-科斯塔是頂在最前面的球員,之前大部分越位都是迭戈-科斯塔,只要他能成功的回撤,就很可能直接反越位成功。

    迭戈-科斯塔本人很難判斷最好回撤的時機,這個時機就掌握在莫瑞斯手里,只要莫瑞斯觀察到最好時機,朝迭戈-科斯塔發出個動作信號,迭戈-科斯塔就會突然回撤,將位置扯回來,瓦倫西亞防守球員也會跟著扯出來,之後其他球員就可以把球向前直塞了。

    這是馬德里競技經常訓練的一個進攻套路。

    當迭戈-科斯塔回撤的時候,瓦倫西亞防守球員跟著扯出來,是進攻相當重要的一步,這表示瓦倫西亞會少一個防守球員,非常可能是中後衛,到時候直塞成功,持球球員幾乎不會遭遇多啞謎的防守,當然,他們也可以不跟著出來,那樣的話迭戈-科斯塔就會沒人盯防了。

    迭戈-科斯塔無人盯防,要比馬德里競技直塞成功還要可怕,他在無人防守下的危險位置拿球,完全可以依靠自己的能力,踢上一腳非常有威脅的射門,亦或是自己帶球直接突破形成威脅,那都是瓦倫西亞想要看到的。

    總之在整個進攻條路中,迭戈-科斯塔是非常重要的,可實際上,迭戈-科斯塔也是被犧牲的角色,只要他回撤不越位,其他隊友就可以把球直塞,他需要整個進攻過程中,一直注意著莫瑞斯,還需要不斷跑動吸引對方防守注意力,給其他隊友創造插上的機會,其中最關鍵的,其實還是莫瑞斯對進攻的掌控,所以說,莫瑞斯才是球隊最核心的球員,他正在一步步把自己的工作分擔給隊友負責,但其中的很多工作,其他球員還做不好,即便是j-羅德里格斯也一樣,莫瑞斯也只能繼續肩負重任,希望隊友能慢慢成長起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