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國王杯決賽

第二百六十八章 國王杯決賽

    在西班牙媒體看來,比利亞雷亞爾就有點倒霉了,他們最後一輪遇到哪個對手不行,非要遇到西甲聯賽75輪不敗的馬德里競技?以他們目前的狀態,和馬德里競技比賽,別說是取勝,他們打平的希望都很渺茫。【網 更新快  請搜索huo/c/o/m】

    對于對手的情況,馬德里競技就不考慮了。

    西甲聯賽每個賽季總是會有三支球隊降級,不管降級是格拉納達cf、巴列卡諾或者是比利亞雷亞爾,和馬德里競技就沒有關系,也不管他們怎麼去比賽,總會有一支球隊降級。

    既然肯定會有降級,那就正常比賽好了。

    馬德里競技球員都很有斗志,最後一輪聯賽,就是他們向主教練展現自己的機會,尤其那些半主力、半替補的球員,他們不確定是否會在歐冠決賽出場,就肯定要努力表現贏得萬勝的親睞。

    兩隊的比賽就是這樣開始的。

    比利亞雷亞爾一心想要爭取勝利,讓球隊爭取能夠完成保級,可到了比賽里,他們就發現和馬德里競技的差距。

    盡管是主場的比賽,但他們還是打不出任何優勢。

    反倒馬德里競技一個個球員都很活躍,他們就像是吃了興奮劑一樣,在比賽里努力的跑動,努力的表現,可實際上,這只是一輪對他們無所謂的聯賽。

    當然,馬德里競技球員不這麼看。

    雖然已經拿到聯賽冠軍,可球隊堅持了75輪不敗,聯賽最後一輪,他們也希望能夠繼續不敗,來讓賽季更加完美。

    于是他們每個人都拼勁全力。

    每個球員都在努力,馬德里競技全隊發揮的就相當出色了,第27分鐘,首發出場的克洛澤就幫助球隊打入第一個進球。

    馬德里競技球迷拼命歡呼,主場球迷則一片死寂。

    萬勝也為克洛澤的進球鼓掌。

    本賽季迭戈-科斯塔和法爾考表現非常出色,王秋明也漸漸開始展露實力,克洛澤出場時間就被限制很多了,自3月份開始到現在,克洛澤還沒有為球隊出場過一分鐘,現在他為球隊出場,20多分鐘就能夠進球,足以證明這位德國老將不凡的狀態和實力。

    這也讓萬勝猶豫是否要續簽克洛澤。

    很快萬勝就不去考慮了,當前還是帶隊打好比賽,至于轉會、續約工作,都是6月份再考慮的了。

    馬德里競技有了一個進球優勢,比利亞雷亞爾想拿到積分,就必須主動進攻了,可他們實力有限,進攻時都有些混亂,想打破馬德里競技的球門可不容易,在全場第61分鐘,凱文-德布勞內的一腳抽射,再次幫助馬德里競技打入一球。

    2比0!

    情歌球場更加沉默了。

    一些比利亞雷亞爾球迷都開始默默退場,這個賽季球隊的成績傷透了他們的心,他們不希望看到球隊降級的那一刻。

    留在球場的球迷佔據大多數,他們希望能夠出現奇跡。

    只要比利亞雷亞爾追平比分,只要能夠拿到一個積分,球隊也是有希望保級的,可第84分鐘,替補出場的j-羅德里格斯利用一腳吊門,把比分改寫為3比0,也徹底讓比利亞雷亞爾球迷心灰意冷。

    球隊肯定降級了!

    他們絕望了!

    最終馬德里競技3比0贏下了最後一輪比賽,以賽季不敗奪得聯賽冠軍,也創造了被媒體稱之為‘史無前例,無法被趕超’的76輪聯賽不敗,而主隊比利亞雷亞爾則要接受降級的命運。

    情歌球場一片哀傷。

    ————

    很多媒體對于馬德里競技繼續以不敗拿到聯賽冠軍感興趣,也希望萬勝會談起相關的事情,比如馬德里競技的不敗還能持續多久,但萬勝沒有再談及聯賽,只是談起接下來的兩場決戰。

    萬勝表示,“球隊一心備戰決賽,沒時間考慮其他東西。”

    “球迷希望能慶祝,但對我們來說,準備決賽才是最重要的,等20日之後,才是慶祝的時候!”

    之後萬勝就離開了新聞發布會現場。

    聯賽38輪全部結束,降級的球隊已經確定,比利亞雷亞爾慘遭降級,情歌球場肯定不是什麼歡快的地方,馬德里競技全隊很快就離開了球場,並返回了訓練基地。

    接下來馬德里競技展開了為期三天的封閉訓練。

    在封閉訓練過程中,任何球員都必須呆在訓練基地,並且不得接受任何形式的采訪。

    這讓外界對于馬德里競技一無所知。

    三天時間很快過去了,馬德里競技全隊又重新出現在媒體視線中,這已經是國王杯決賽之前了。

    國王杯決賽來臨了。

    “馬德里競技和巴塞羅納以及不是第一次在國王杯決賽踫面,上賽季也是兩支球隊爭奪國王杯,最後拿到冠軍的是馬德里競技!”

    上賽季的國王杯決賽還歷歷在目。

    這一場幾乎就是上賽季的翻版,仍舊是馬德里競技和巴塞羅納爭奪冠軍,加泰羅尼亞媒體把比賽稱之為“輪回”,或者說“巴薩完成復仇的最好時機”,這些詞匯萬勝都已經听膩了。

    實際上,看好馬德里競技的更多。

    雖然媒體上傳出一些不利于馬德里競技的轉會消息,可巴塞羅納不利的消息更多,連他們的主教練瓜迪奧拉都確定離開,不管馬德里競技怎麼變動,萬勝肯定是不會離開的,正常的轉會幾個球員,對馬德里競技來說,也不是傷筋動骨的。

    “兩個賽季,馬競和巴薩第二次在國王杯決賽交手!”

    “這一次又會是什麼結果呢?”

    比賽開始之前,不少媒體解說員都在分析比賽的情況,對于巴塞羅納來說,這一場意義重大,不止是什麼‘所謂的復仇機會’,這也是瓜迪奧拉執教巴塞羅納的最後一場比賽。

    誰都會希望有個美好的結局,巴塞羅納上下都希望擊敗馬德里競技,讓主教練瓜迪奧拉能帶著勝利離開。

    萬勝則想的更多。

    馬德里競技拿到了聯賽冠軍,現在就是國王杯的決賽,拿到這一場的冠軍,也就表示近兩個賽季,球隊橫掃了西班牙足壇。

    現在面對巴塞羅納,他們要打的對手斗志全無。

    這才是完美!

    這一場能擊敗巴塞羅納,也對接下來的歐冠決賽有利,全隊都會充滿斗志,那場決戰勝利的機會也會更大。

    在首發陣容上,萬勝偏向于選擇體能最好的球員。

    賽前更衣室里,萬勝強調的也是體能,“這場比賽,我們的戰術重點就是跑動,就是速度!把速度提起來,別讓足球停下來,也別讓你自己停下來!傳球也要快,讓對手摸不到機會,讓對手跟著我們的節奏走!”

    到了比賽里,每個馬德里競技球員都在不斷跑動,這些跑動調動了巴塞羅納,讓他們跟著馬德里競技一起跑,就連什麼時候休息,他們自己都不能決定,而是要听馬德里競技的。

    如果是其他球隊,跟著馬德里競技跑一會兒,就會察覺出問題了。

    巴塞羅納不一樣。

    這或許也是他們和馬德里競技比賽被動的地方,他們的戰術跑動也是重點,每個球員都在不斷跑動是很正常,當進攻打起來的時候,跑動速度就會更快,所以巴塞羅納跟著馬德里競技跑動,他們都沒感覺出什麼異常。

    但半個小時一過,巴塞羅納還是感覺不對了。

    他們有點跟不上了!

    正常的比賽情況下,巴塞羅納大部分球員都能跑動70分鐘以上,可比賽才剛過了30分鐘,很多人就感覺累了,雙腿都有點跟著打顫。

    萬勝站在場邊,自信的笑了。

    他知道計劃成功了。

    巴塞羅納的戰術基礎也是跑動,加快一些速度他們根本察覺不出來,只是覺得比賽非常激烈。

    一段時間過後,馬德里競技的體能優勢就顯現出來。

    ————

    事實上,比賽局面來說,巴塞羅納還佔一些優勢,他們的實力完全能夠和馬德里競技抗衡。

    當兩支球隊都在不停的跑時,巴塞羅納還以為自己有些優勢。

    比賽就是球隊熟悉的節奏!

    三十分鐘之後,就變的完全不一樣了,巴塞羅納球員開始感覺體能匱乏,而對手,馬德里競技球員還在不停的跑。

    他們逐漸跟不上馬德里競技的腳步了,之前的那些優勢也快速消失殆盡。

    萬勝看到這一幕笑了。

    巴塞羅納的體能開始出現問題,他們有些跑不動了,現在比賽才30分鐘,要是到了下半場,他們或許只有繳械投降了。

    接下來巴塞羅納明顯跑動變少。

    要是放在皇家馬德里身上,萬勝的‘不斷跑動’戰術很難奏效,巴塞羅納就完全不一樣了,他們幾乎不會去打防守反擊,即便是被動的打法,至多只是利用傳球來控球,但這會受到馬德里競技強硬全場逼搶的威脅。

    過上一段時間後,很多人就發現,巴塞羅納明顯非常被動。

    巴塞羅納球迷開始為球隊擔心了,比賽一開始他們覺得巴塞羅納沒什麼問題,開場打的非常出色,雖然沒有進球,但至少局面上不被動,可到現在,比賽似乎又對馬德里競技有利了。

    看台上的巴塞羅納球迷也開始為球隊加油,他們希望用加油助威聲鼓舞球員繼續拼搏。

    听到耳畔出來的助威聲,萬勝微微笑著。

    加油助威?

    要是加油助威能有用的話,比賽就比誰的球迷多就好了,巴塞羅納球迷肯定比馬德里競技球迷多,但這些聲音也不能給巴塞羅納球員補充體能。

    不能補充體能,巴塞羅納就會體能不足,跑動跟不上就會非常被動。

    馬德里競技並沒有著急進攻,萬勝的要求就是要在上半場,盡量的多跑動消耗對方體能,到了下半場球隊體能佔優勢,想進球就容易多了。

    攝像機指過來,萬勝就在椅子上坐著,動作悠閑自得,一副勝利在望的模樣。

    加泰羅尼亞媒體不由得酸溜溜的說道,“看他的樣子好像馬競就要贏球了,可場上比分還是0比0,不知道他到底有什麼底氣放松。”

    其他媒體更加關心比賽。

    很多解說員都在夸贊馬德里競技的表現,“他們進攻就像是流水一樣順暢,而他們的速度要比流水還快!或者我們可以說,像是瀑布一般速度的流水,順暢、快速!還令人賞心悅目!”

    “巴薩變得非常被動,他們好像有些跟不上馬競的速度!”

    和解說員分析的一樣,巴塞羅納球員開始感覺很累了,剛才體能跟上還好一些,現在他們還在跑動,可大部分時間都在防守。

    這種感覺可不好。

    沒有任何球員希望自己的球隊一直被進攻,就算是後衛球員也一樣,而他們拿到球的時候也感覺很累,因為馬德里競技不斷的進行逼搶,他們總是手忙腳亂的傳球,唯恐一個失誤就給對手機會。

    有些巴塞羅納球員想用身體來防守,可他們很快發現,在身體踫撞中,往往他們會是失敗者。

    對方一個個球員,身體都像是金屬一樣,根本就撞不動,而他們是主動發生身體沖突的,往往還要擔負犯規的風險。

    比賽這樣下去,他們感到焦躁。

    焦躁可是會傳染的,當一個球員焦躁了,把球傳給對手就可能出現偏差或小失誤,然後隊友也會跟著焦躁。

    這也讓巴塞羅納踢的越來越不好。

    除了全場逼搶之外,馬德里競技也有意加快比賽節奏,他們的進攻速度非常快,往往巴塞羅納球員還沒跟上,馬德里競技球員就傳球了,他們又不得不轉個方向繼續跑,否則防守就會出現大的漏洞。

    巴塞羅納隊中,最前或最後位置的球員倒是沒關系,但中場球員的跑動明顯增多。

    布斯克茨就是最嚴重的。

    布斯克茨是巴塞羅納中場的發動機,往往談到巴塞羅納,更多人會想到梅西,但實際上,梅西只是前場最出彩的,布斯克茨才是巴塞羅納的戰術核心。

    布斯克茨肩負重大比賽職責。

    這種比賽職責也讓他不得不干起很多‘藍領’的苦力防守工作。(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