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二百七十三章 三路攻勢

第二百七十三章 三路攻勢

    馬德里競技教練席。

    萬勝站在場邊,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論起身體對抗能力來說,馬德里競技並不怕切爾西,很多球員會做對抗能力訓練,在教練技能各項屬性加成下,每個球員的對抗能力都不差,正面硬抗切爾西根本無法佔據優勢。

    對方的犯規就不一樣了。

    那會直接中斷比賽,也中斷了球隊的流暢配合。

    對方頻繁的犯規,讓球隊的進攻很難組織起來,萬勝讓球員們不斷快速傳球,防止對方找機會斷球,可對方的防守不止是逼搶,還有犯規。

    一個犯規就會讓主裁判中斷比賽,然後他們可以從容組織防守。

    這場比賽的主裁判是普羅恩卡,他被稱為葡萄牙金哨,但執法尺度卻很寬大,有一些裁判看到頻繁的犯規,也會跟著頻繁的掏牌,普羅恩卡掏牌的時候不多,他大多數都是口頭警告,最多也就是讓球員罰球。

    在普羅恩卡的執法下,比賽對切爾西相當有利,換一個嚴厲的裁判,過去的三十分鐘,切爾西要被罰下一、兩個了。

    面對這種情況,萬勝能做的就是向主裁判施壓。

    看到對方中場米克爾在一次犯規之後,萬勝對主裁判大吼,“混蛋!這還不給牌!?要什麼時候才掏牌,難道非要打起來嗎!”

    主裁判普羅恩卡掃了一眼場邊沒有理會,第四官員走過來,提醒說,“注意你的言辭,萬勝先生。”

    萬勝抱怨道,“裁判先生的執法尺度太高了吧?我們的球員一直在被侵-犯,對方就是故意在犯規!”

    第四官員皺了下眉頭。

    比賽進行到現在,任誰都能看出問題,切爾西就在采用犯規戰術,他們的打法也是比賽讓人昏昏欲睡的根本原因。

    于是第四官員向主裁判普羅恩卡說明了一下。

    普羅恩卡沒有回應,但僅僅4分鐘後,當米克爾再次犯規時,普羅恩卡直接掏出了黃牌。

    這是比賽第一張黃牌。

    切爾西方面就不滿意了,因為米克爾沒有做動作太大的犯規,主教練迪馬特奧趕忙找到第四官員,但最終第四官員只能無奈的搖頭。

    比賽進行到這種地步,主裁判才是最難的那一個。

    每一次判罰都要小心尺度,否則歐冠要是上演真人肉搏,就成了世界足球的笑柄了。

    ————

    萬勝對主裁判施壓起到了一定效果,但問題沒有根本解決,繼續進行下去,球隊很快又會陷入困境,因為不可能每次有問題都找主裁判。

    切爾西的犯規戰術,嚴格來說,其實也是一種戰術,只是讓比賽變得難看而已,他們的球員並沒有做出太大的動作。

    主裁判也不可能每一次都給牌,他還是按照自己的習慣去判罰。

    比賽靠別人不行,只能自己想辦法。

    切爾西的犯規,大部分都選擇在中前場,在自己禁區附近,與他們可是很少犯規。

    迪馬特奧對比賽的準備很充分。

    切爾西的打法就是鑽了足球比賽規則的漏洞,要是中立角度來說,萬勝也要豎起大拇指。

    這就是最大化拉平兩支球隊技術實力差距的辦法。

    切爾西的打法也對馬德里競技非常有針對性,之前很多球隊也用犯規戰術,但作用並不明顯,切爾西的教練組已經把馬德里競技分析的很透徹,運用的打法太過針對。

    可現在不是贊揚對手的時候。

    想要繼續以正常節奏打比賽是不可能了,想要找到優勢,就必須放棄一些習慣。

    萬勝想到就是,快速把球傳到前面。

    馬德里競技的‘bt-f’體系戰術,速度和控制節奏是關鍵,但很多時候,不會快速把球傳到前場,還是要經過一定的‘控制’過程,尤其是中場的倒腳就更多了。

    這是因為足球太快前傳很容易丟球。

    現在的情況就不一樣了,丟球已經不是球隊該考慮的重點,首先就是要找到屬于球隊的節奏,把進攻真正的打起來,只要快速把球傳到前面,切爾西防守起來就會投鼠忌器,尤其是危險位置,他們不敢有犯規,否則馬德里競技就會用任意球威脅他們的球門。

    馬德里競技的場上,任意球出色的球員還是很多的,像是莫瑞斯、厄齊爾、法爾考,他們的任意球水平都相當不錯,完全能在距離近一些的位置,直接威脅到切爾西球門。

    如果切爾西選擇在自己禁區附近犯規,那真是再好不過了。

    趁著一次界外球的機會,萬勝把莫瑞斯叫到了身邊,對他進行詳細叮囑,讓他把自己的調整告訴其他隊友。

    萬勝的調整就是讓球員增加向前的傳球,不要考慮有沒有機會,把球傳到前面再尋找機會。

    如果被斷球,那就快速回防。

    這要求場上球員應變要靈活,尤其是中場球員,他們需要有大局觀,並且靈活的跑動,有機會就要插上,看到情況不對要立刻回撤。

    萬勝對中場還是比較放心的。

    球隊的433陣型中,兩個邊前鋒厄齊爾和凱文-德布勞內速度都很快,中場三員大將--莫瑞斯、j-羅德里格斯以及勞爾-加西亞,都是那種完全能勝任豪門球隊核心的球員,他們的大局觀、對比賽的判斷力,都相當的出色。

    馬德里競技比切爾西出色的地方就在于這條中場線。

    切爾西防守的針對性還是比較強的,他們對莫瑞斯的防守從不放松,可一般情況下,莫瑞斯都拉在陣型後面,頂在前面的是j-羅德里格斯,他是邊前衛也是後腰,跑動範圍非常大,進攻次數也比較多。

    j-羅德里格斯加上勞爾-加西亞,切爾西不可能針對所有球員。

    那就不是針對了,是正常的防守。

    現在萬勝希望自己的調整能起到作用,只要中場三人發揮好,球隊臨時改變進攻針對性,也能夠打出不錯的效果。

    ————

    當萬勝做出調整後,很多人就發現,馬德里競技進攻速度繼續加快了。

    不是細節的加快,比如傳球、跑動之類的,還和剛才差不多,而是增加了前傳的次數。

    那就好像進攻變得更簡單了。

    在進攻變簡單之後,馬德里競技的配合也流暢了許多,但切爾西的防守針對性還是很明顯的。

    第37分鐘,莫瑞斯帶球向前,要和勞爾-加西亞來個二過一,但卡勞把莫瑞斯的球衣拉住了。

    莫瑞斯球衣被拉,身體就停了一下,肯定是拿不到球了。

    主裁判吹哨示意犯規。

    卡勞很注意尺度,他只是拉了一下球衣,旋即立刻松開,動作並不大,犯規也夠不到吃牌。

    主裁判普羅恩卡也只是把球判給馬德里競技。

    萬勝沒有再找主裁判,反倒是看向了切爾西教練席,迪馬特奧正坐在那里,像是感受到注視自己的目光一樣,也轉頭看了一眼。

    兩人相視一笑。

    迪馬特奧有點納悶︰那個中國人是在笑什麼?

    相比萬勝來說,能夠帶隊進入歐冠決賽,迪馬特奧要激動多了。

    這可是他第一次執教頂級聯賽球隊!

    就在執教切爾西之前,迪馬特奧還只是博阿斯的助理教練,根本想不到有一天自己能夠成為頂級球隊的主教練,在接手球隊之後,迪馬特奧知道這是難得的好機會,他非常努力的工作,希望能盡力帶隊取得好成績。

    帶隊進入歐冠決賽,真是非常令人激動的事情。

    切爾西進入歐冠決賽並不容易,至少從淘汰賽的對手看來,他們要比馬德里競技艱難的多,半決賽的巴塞羅納絕不是‘好對手’,當時就連英格蘭媒體都不看好切爾西能夠擊敗巴塞羅納,重點還是在他這個主教練身上。

    英國媒體對迪馬特奧根本缺乏信任!

    就和萬勝剛接手德比郡時一樣,英國媒體對迪馬特奧只有質疑,他們不相信迪馬特奧的能力,但迪馬特奧卻把切爾西帶進了歐冠決賽。

    這等于大大扇了英國媒體一個耳光!

    迪馬特奧也開始期待和萬勝的交手,萬勝就是21世紀以來,世界最成功的主教練,甚至來說,沒有之一,連切爾西前主帥,拿到兩個歐冠冠軍的穆里尼奧都很難與之相比。

    如果帶隊擊敗馬德里競技,也等于是自己戰勝了萬勝,到時候就不會有媒體質疑自己了吧?

    他們或許對自己都會是贊揚!

    每當想到這一點,迪馬特奧就非常激動,現在的比賽也讓他信心大增,盡管大部分媒體都看好馬德里競技,可他和教練組一起制定的戰術卻成功了。

    比賽的場面不好看,但切爾西卻成功的進行了防守,繼續下去,有優勢的或許就是切爾西!

    迪馬特奧信心倍增!

    ————

    要是讓萬勝來看,迪馬特奧真是有些天真。

    切爾西進行針對性防守,效果確實非常不錯,但這並不代表他們就成功了。

    馬德里競技已經不是特別依賴核心的球隊,尤其這場比賽,中場三人每一個都有能力成為核心,只要沒有防住一個,球隊就能夠組織起進攻。

    當看到莫瑞斯被特別針對,萬勝就已經做出了指示,要求球隊多從兩個邊路尋找機會,意思就是要分散進攻火力點,j-羅德里格斯和勞爾-加西亞,能夠對邊路進行很強的支援,而切爾西不可能去限制邊路,他們的防守可覆蓋不了那麼大。

    很快迪馬特奧就發現了不對。

    和剛開始比賽不同,馬德里競技三路都開始發起攻勢,而邊路發起的攻勢,一點都不比中路要差,尤其是勞爾-加西亞和j-羅德里格斯兩個球員,他們和隊友配合極為默契,頻頻發起的攻勢,不斷威脅球隊的防線,或許更主要的是,在j-羅德里格斯和勞爾-加西亞的前面,還有厄齊爾、凱文-德布勞內兩個球員,厄齊爾表現並沒有太華麗,但他的傳球還是非常精準,偶爾的突破也很有威脅,凱文-德布勞內則完全是一腳傳球了,他不需要太多的機會,只要能在邊路拿到球,下一刻切爾西就等待中路的威脅了。

    ,厄齊爾和凱文-德布勞內都不好防守,j-羅德里格斯和勞爾-加西亞都是沒辦法防守,他們的站位太靠後,球隊不可能投入那麼大的防守精力在中場。

    迪馬特奧本來以為,只要封鎖了莫瑞斯的點,就能夠直接限制馬德里競技的攻勢,沒想到馬德里競技的邊路也能這麼強勢。

    厄齊爾、凱文-德布勞內、j-羅德里格斯、勞爾-加西亞……四名球員中,厄齊爾和勞爾-加西亞早已證明了自己,凱文-德布勞內和j-羅德里格斯則是新人,即便是j-羅德里格斯其實也還好,他也算是馬德里競技突出的新星了,可凱文-德布勞內?

    這名比利時球星確實是馬德里競技的主力,可表現並沒有這麼突出。

    怎麼到了和切爾西比賽,就變得如此難纏了?

    要是萬勝知道迪馬特奧的想法,一定會哈哈大笑,迪馬特奧簡直太幼稚了,馬德里競技能取得如今的成績,絕對不可能依靠一、兩個球員,凱文-德布勞內不太突出,也只是因為其他隊友太突出了。

    像是法爾考、j-羅德里格斯,都是那種表現非常出色又能夠進球的球員,相比之下,凱文-德布勞內自然就不突出,但他絕對不是表現差,否則也不可能坐穩主力位置。

    事實上,凱文-德布勞內是和莫瑞斯、厄齊爾等人一樣,在隊中主力位置最穩的球員,原因就是發揮穩定,並且長傳球相當出色。

    有不少西班牙媒體已經把凱文-德布勞內形容成“馬競的貝克漢姆”。

    這不止是稱贊,而是事實。

    很多年輕球員都頂著一個‘某某球星第二’的名頭,可凱文-德布勞內是名副其實,只要繼續發展下去,萬勝認為他未來會比貝克漢姆還要出色。

    當然,只是比賽場上。

    不是每個足球運動員,都能像大衛-貝克漢姆那樣,擁有一張迷人微笑的同時,還把自身的商業潛力挖掘的那麼深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