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二百八十七章 最重要的東西

第二百八十七章 最重要的東西

    英格蘭隊教練席。?

    在進球的那一刻,所有人從座位上沖了出來不,萬勝也跟著站起來,並不斷的鼓掌。

    為了準備歐洲杯,萬勝做了很多工作。

    英格蘭隊備戰一星期,時間相對很短暫,每個球員訓練強度都不低,但萬勝才是全隊最累的那一個,他要想好方方面面的細節,還要在備戰中,親自指導球隊的戰術訓練。

    為期一周的備戰結束後,萬勝就開始第一輪和法國隊比賽的準備工作,光是看法國隊比賽錄像,就花費了一個下午加一個晚上時間,再對法國隊打法進行分析,然後是對法國隊主帥布蘭科進行了解,等等,中國有句古話說的好,“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對要面對的對手了解清楚,才能制定出相應的針對策略,來讓球隊更有希望取勝。

    這個進球證明了工作的成功。

    萬勝很享受成功喜悅感,這不是其他人能體會到的。

    隨隊來參加比賽的助理教練加里-內維爾也興奮,他和替補席上的球員一起大吼著,仿佛也是其中的一員,等興奮勁過去後,內維爾才意識到,自己已經不是普通球員,而是球隊的助理教練了。

    內維爾走到萬勝身邊,依舊興奮的說道,“太棒了!萬勝,我們進球了!”

    萬勝微笑著,“感覺怎麼樣?”

    “真不錯!我們領先了法國!剛才我還一直在擔心……”

    “我早說過不用擔心。”萬勝全然不在意的說道,“你就等著勝利就好了。”

    加里-內維爾听罷哈哈笑著,道,“萬勝,說真的,我以前對你沒什麼好感,但現在現有點喜歡你了。”

    “可別。”萬勝翻了個白眼,“我不喜歡男人。”

    加里-內維爾大概是听不懂這種幽默的回應,他趕忙解釋道,“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不對,我真不是,我也不喜歡男人,當然,肯定……”

    萬勝干脆不理他了。

    在興奮的慶祝之後,加里-內維爾也開始回想進球過程,之前英格蘭隊很少能打出順暢的進球,或者說,英格蘭隊的每個進球都是真正拼殺出來的。

    可剛剛的進球給人的感覺很輕松,球隊進行了幾腳傳球配合,之後莫瑞斯把球送到位置,沃爾科特把球打進。

    整個過程很簡單。

    可回想起來,想要打出來卻很難,先就是莫瑞斯的傳球,那種傳球可不是一般球員踢的出來的,別說在比賽里,即便是訓練中,想要用外腳背搓弧線球把球傳到位置都不容易,其中的技術難度非常高。

    這證明了莫瑞斯出眾的腳法。

    之前莫瑞斯進入英格蘭隊,並且被各個主教練重用的時候,加里-內維爾其實是為自己的‘老隊友’蘭帕德鳴不平的,很多時候莫瑞斯出場,蘭帕德就要淪為替補,現在他現莫瑞斯本來就有實力成為主力隊員,相比來說,蘭帕德似乎只能只個替補。

    除了莫瑞斯的個人揮外,沃爾科特射門選擇也很關鍵。

    在那個位置,大部分球員會選擇把球代入禁區,沃爾科特卻選擇了直接射門。

    這不是沃爾科特自己的選擇,而是萬勝的訓練。

    加里-內維爾參與了全程訓練,他知道萬勝對每個球員都進行了認真叮囑,之前他一直不以為意,現在的進球卻證明了萬勝的正確。

    回想整個進球過程,加里-內維爾現,在執教球隊方面,自己能在這個年輕中國人身上能學到很多東西。

    比賽重新開始之後,法國隊吸取了教訓,他們不在對英格蘭進行持續進攻壓制,而是多注意起了防守。

    這是主教練貝爾科要求的。

    在英格蘭隊取得進球之後,貝爾科認為比賽已經脫離了掌控,他需要讓球隊調節下節奏,不給英格蘭隊趁勢動進攻的機會。

    比賽時間是9o分鐘,只贏下上半場可不代表勝利。

    法國隊還有時間。

    貝爾科的做法倒是讓萬勝有些意外,他沒有再改變戰術的想法,只是讓球隊繼續以目前的節奏去比賽。

    實際上,本場英格蘭隊的戰術,並不完全是防守反擊。

    萬勝強調的是兩點。

    一是要保證穩固的防守,二是進攻要打出效率。

    比賽剛開始,兩隊在試探階段,英格蘭隊需要做的就是穩固防守,利用突然加強攻勢,打入第一個進球之後,就繼續按照節奏去打。

    英格蘭隊可不比法國隊差。

    萬勝認為英格蘭隊最大的問題在于進攻沒有效率,這是前場球員能力以及全隊配合不流暢造成的。

    持續一周的備戰訓練,球隊已經有了很大提高。

    現在和法國隊比賽,其實也不用去利用戰術找優勢,正常去踢比賽,光是憑借教練技能的加成,英格蘭隊已經贏了一半兒了。

    這才是萬勝最大的底氣。

    雖然萬勝感覺沒什麼,但英格蘭球迷還是感覺很驚訝的,之前英格蘭隊一直在防守,他們倒是覺得很正常,這一段時間,英格蘭打出了流暢的攻勢,他們就有些驚訝了。

    就連場上英格蘭隊球員都很驚訝,和加里-內維爾的感受一樣,以前他們總是覺得球隊進球很艱難,每一個進球都是努力拼殺來的,很多場比賽,他們明明有著局面上的優勢,可就是整場比賽得勢不得球。

    現在完全不同了。

    他們感覺每一波攻勢,都能打出一定的效果,即便不能威脅法國隊球門,也足以威脅他們的防線。

    一波又一波攻勢下來,場上球員越踢越有信心。

    于是他們就更加堅定的按照賽前布置好的戰術去踢,而越是繼續比賽,他們就有信心,這其中就有一個促進作用。

    接下來媒體和球迷很驚訝的現,上半場最後時間里,法國隊完全被壓在了半場,根本就攻不出來,情況似乎和開場完全相反了。

    就連英格蘭解說員都嘆道,“這是英格蘭隊嗎?”

    然後分析說,“這或許就是萬勝帶給英格蘭隊的東西,球隊整體的進攻更流暢了,前場也變得更有效率,剛才兩波攻勢中,米爾納和維爾貝克分別完成一次射門,雖然沒有進球,卻足以讓法國人心驚膽顫!”

    法國隊感受就截然相反了。

    當英格蘭隊展開進攻的時候,他們就現己方引以為傲的防守並不是那麼堅固,他們也想尋求快反擊,可英格蘭隊回撤度很快,每次進攻剛打完,所有球員都往回跑,他們根本來不及打反擊。

    這支英格蘭還是英格蘭,他們的比賽風格沒有變化。

    可他們配合變得流暢、前場效率變高,同時也更加注意防守了。

    一時間法國隊都不知道該怎麼打了。

    主教練布蘭科適時的站在了場邊,開始親自指揮起比賽,他大喊著法國隊陣型後撤,把防守做的更穩一些。

    現在法國隊當務之急,已經不是追平比分,而是保證上半場不再失球。

    像是法國和英格蘭比賽,每一個進球都相當重要,如果英格蘭隊領先兩個球,就算到了下半場,法國隊也很難追上來了。

    布蘭科的指揮還是很有效果的。

    上半場最後階段,法國隊防守穩固了許多,英格蘭隊多次進攻,打出了對球門的威脅,但最終還是沒有取得進球。

    比賽半場以1比o結束。

    英格蘭隊帶著領先優勢進入中場休息。

    中場休息時,萬勝比球員更早的回到了更衣室,等所有人都返回更衣室,他就開始布置下半場的策略。

    戰術肯定不可能有大變動。

    唯一的問題就是下半場是不是要繼續防守反擊。

    正常來講,保守的打法是,有一個進球優勢的情況下,就繼續加強防守,穩固的打防守反擊,贏球的希望才最大。

    萬勝卻有了新的想法,因為他看到上半場後半段,球隊和法國隊硬踫硬完全不落下風,而且還佔據著不少的優勢。

    這種情況下,繼續穩固防守就太保守了。

    法國隊肯定認為英格蘭隊會加強防守,那麼球隊就要反其道而行之,繼續對法國隊球門制造壓力。如果能再進一球,比賽結果就沒懸念了。

    即便不能快取得進球,也有時間做出調整,法國隊想攻破英格蘭隊大門也沒那麼容易。

    戰術大方向是這樣,主要還是細節的調整。

    上半場時間里,萬勝也看到了一些問題,兩個邊路中,米爾納的左路攻勢還不錯,可右路阿什立-揚完全沒有打出來,大部分時間阿什立-揚都呆在後面,並沒有參與到防守中,中場中路和右路的配合也很少。

    球隊主攻左路是沒問題的,但右路也必須要打出來,才能多點開花讓對手防不勝防。

    萬勝重點談到了右路的問題。

    其實阿什立-揚是相當出色的球員,他非常有天賦能力,曾經還是2oo6-2oo7賽季的標王,去年轉會曼聯時,身價也達到了2ooo萬英鎊,這種身價的球員,實力已經可見一斑。

    阿什立-揚主要問題是過于古板,萬勝一直強調要多配合,可阿什立-揚更善于自己帶球快沖擊對方防線。

    上半場比賽里,阿什立-揚有兩次不錯的帶球,可到了禁區附近就被對方攔住了。

    在說完下半場的布置後,萬勝就單獨和阿什立-揚說道,“你要注意自己的習慣!”

    阿什立-揚有些不明白。

    萬勝解釋道,“很多時候,你應該提前傳球,而不是把球帶到對方禁區。我不需要你做助攻手,但你要把球交給前場的隊友。”

    “球隊有很多前場球員,你也有很多隊友,前場並不是只有你和前鋒,你明白嗎?進攻是個整體的概念,細節的配合更關鍵,所以不要去想自己創造機會,機會是大家一起創造的,你只需要把球帶過中線,然後找到隊友,把球傳出來,你的工作就完成了……”

    萬勝解釋了很多。

    隨著萬勝的解釋,阿什立-揚漸漸明白了,實際上,他就是把自己看的太重了,總是想把球帶到關鍵位置,然後一腳傳出好球,給隊友創造直接射門的機會。

    很多時候,這是不切實際的。

    如果邊路球員帶球太過向前,肯定會被對方防守針對,到了關鍵位置再想傳球已經晚了。

    萬勝希望阿什立-揚能想明白。

    在萬勝看來,或者說,在足球訓練大師系統的數據里,阿什立-揚要比米爾納的個人屬性強出不少,他是能力更強的球員,可到了場上,他的作用卻比不上米爾納。

    這就是一個心態和揮的問題。

    當球員想通了一些東西,就能夠快改善很多了。

    法國隊主帥布蘭科,絕對想不到英格蘭隊會繼續保持攻勢。

    在布蘭科看來,萬勝是非常保守的教練。

    盡管歐洲媒體都在談萬勝的攻勢足球,可萬勝其實一切都是以勝利為基礎的,眼前的英格蘭隊很難打出華麗攻勢,想要以進攻擊敗法國隊並不容易,所以英格蘭隊一定會選擇加強防守。

    可下半場比賽一開始,布蘭科就現自己錯了。

    從第一分鐘開始,英格蘭隊就不斷展開進攻!

    布蘭科對球員的交代是,要努力找機會把球送入禁區前沿,整個中場休息,他都一直不斷的強調進球,根本沒在意防守問題,因為法國隊落後比分,就一定要用進球追平,第二點也很關鍵,布蘭科認為英格蘭隊一定會繼續打防守反擊。

    布蘭科的判斷錯了。

    英格蘭隊沒有保守的選擇防守,而是朝著法國隊半場不斷展開攻勢。

    于是雙方展開了對攻大戰。

    比賽變得非常精彩,布蘭科卻變得憂愁了,他現自己隨時都要為球門安全擔心。

    雖然是對攻大戰,可英格蘭隊進攻迅,回撤也相當迅,法國隊就相對差一些,很多時候法國隊一波攻勢後,還來不及回撤,英格蘭隊的進攻就來了,而英格蘭隊一波攻勢後,法國隊想要動快反擊,卻現英格蘭球員都回撤到了自己半場。

    法國隊有些跟不上英格蘭隊的節奏了。

    這種現還真是悲哀。

    布蘭科忽然有個想法,又覺得十分不可思議,“難道這才是那個中國人,帶給英格蘭隊最重要的東西?”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