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二百九十五章 賭一把!

第二百九十五章 賭一把!

    英格蘭隊準備罰球了。

    梅爾貝里犯規的地點是在左側,距離禁區線3米,和球門呈現45度角的位置。

    這個位置不算太好,主要是角度有些偏,但距離球門只有23米左右,距離上來說,是相當適合直接任意球的。

    經過簡單的商議,莫瑞斯站在了球前。

    在幾年之前,英格蘭隊主要罰球手是杰拉德、蘭帕德以及米爾納等人,隨著莫瑞斯表現越來越好,他穩坐了第一罰球手的寶座,就連杰拉德也無法競爭。

    一般來說,位置稍遠一些的任意球,就需要杰拉德來主罰,距離近一些,需要技巧的球,就完全屬于莫瑞斯了。

    在英格蘭隊中,莫瑞斯已經變得非常重要。

    英格蘭隊中的競爭還是非常激烈的,很多比賽里,罰球權都需要爭,莫瑞斯是個老好人的脾氣,不喜歡和其他隊友爭,他代表英格蘭隊參加比賽時,直接罰球的時候不多,但每一次莫瑞斯罰球,都能踢出不錯的球。

    過去三年,包括歐洲杯預選賽以及歐洲杯之前的熱身賽,由于前任主帥卡佩羅有幾個月沒有征召莫瑞斯,莫瑞斯只代表英格蘭隊出戰9次,打入了5個進球,作為一名組織核心來說,進球表現極為出色。

    莫瑞斯的5個進球中,有2個都是直接任意球,而他只主罰了4次任意球,百分之50的任意球破門效率。

    盡管主罰次數太少,不能作為評判標準,但莫瑞斯的任意球破門效率可見一斑。

    在正式大賽里,隊友自然不會爭搶。

    當莫瑞斯站在球前的時候,所有攝像機都值了過來。

    莫瑞斯是英格蘭隊中最受矚目的球員,甚至沒有之一,就連魯尼都要差一些,因為莫瑞斯剛剛帶領馬德里競技拿到了‘三冠王’,是馬德里競技的核心中場,也被認為是過去一個賽季里,表現最好的球員之一。

    這種評價還是因為梅西、c-羅納爾多的進球太多,完全不是一個中場球員能比較的,否則他們根本無法和莫瑞斯相比。

    現在莫瑞斯吸引了所有注意力。

    英格蘭解說員期待道,“莫瑞斯在英格蘭國家隊,已經是絕對的主力核心,完全頂替了杰拉德的作用,在莫瑞斯面前,杰拉德也只能把核心位置交出。”

    “莫瑞斯的腳下技術,是公認世界最好的,他是萬勝一手從德比郡挖掘出來的天才,在25歲以前,莫瑞斯還籍籍無名,之後他一躍而起,在德比郡、曼城,展現屬于自己的耀眼光芒。現在他已經代表世界最頂尖的足球,我們為擁有這樣一名老將感到驕傲!”

    “可惜,莫瑞斯已經有34歲了,這個年紀的老將都要退役了,莫瑞斯肯定也無法再為英格蘭隊效力太久,這屆歐洲杯很可能成為莫瑞斯參加最後一屆歐洲杯,14年世界杯的英格蘭隊中,能否出現莫瑞斯的名字,還不能確定。”

    “現在他站在了球前,幫助英格蘭隊主罰任意球,我們可以期待他的表現……”

    萬勝站在場邊,對旁邊的加里-內維爾問道,“你說李能打進嗎?”

    “很難吧。”內維爾搖頭道,“那個位置有些太偏了。”

    “賭一把吧!”

    “喔?”

    “我說賭一把。”萬勝笑道,“我相信李能直接把球打進。如果我贏了,等比賽結束,你就呆在這里不懂,讓所有人把你舉起來慶祝勝利,不然就換做我,怎麼樣?”

    內維爾想了想,“可以。但你確定會取勝?”

    “你連這點信心都沒有?”

    “……好吧。”

    內維爾看著準備罰球的莫瑞斯,感覺自己佔了大便宜。

    歐洲頂級聯賽的直接任意球破門幾率有多大?這個問題不好判斷,很少會有媒體做完全統計,但《米蘭體育報》在去年3月底做過一個統計,2008到2011的3個賽季任意球射門次數分別882、794、795,而2011-2012賽季前19輪比賽,只有340腳,而2008到2011的3個賽季的直接任意球破門次數為43、30、35,2011-2012賽季前19輪比賽則只有可憐的9次。

    按照這個數據來計算,直接任意球破門幾率,大概也就只有百分之5左右。

    球員和球員不同,任意球破門效率肯定也不同,但就算世界級的任意球大師,直接任意球破門效率,也不會超過百分之30。

    莫瑞斯是世界級任意球大師嗎?

    這個很難說。

    加里-內維爾不敢肯定,但即便是世界級任意球大師,面對這樣位置的球,破門幾率也不會超過百分之30。

    這樣算下來,內維爾覺得自己贏定了。

    他對英格蘭隊能否取勝沒多大疑問,所以的腦子里已經開始想象賽後看到萬勝被扔到空中的窘迫模樣了。

    可內維爾不知道的是,萬勝已經開始‘作弊’了。

    在看到莫瑞斯站在球前的那一刻,萬勝就打開了足球訓練大師系統,把“國家賽事榮譽光環”加在了莫瑞斯個人屬性能力中‘定位球’一項上。

    在正式比賽里,莫瑞斯的定位球能力評價是‘97’。

    這個數據已經很出眾,再加上“國家賽事榮譽光環”的效果,他的定位球能力評價已經到了‘106’,絕對是個超乎想象的數值,比貝克漢姆全勝時期只高不低。

    如果僅是如此,也很難提升太多任意球破門效率,畢竟評價數值是一方面,比賽場上的發揮以及任意球的位置都更加重要,可“射術”和“遠射能力增幅”,也是能用在任意球破門上的。

    在這兩個技能效果加成下,只要莫瑞斯不出現個人失誤,踢這個位置的任意球,還是有些把握的。

    萬勝不知道具體幾率,但他心里估計著,至少也超過百分之50。

    ————

    比賽場上。

    瑞典隊正在‘慢慢’排人牆,那緩慢的速度實在有點讓人著急,杰拉德向主裁判抗議‘他們在拖延時間’,主裁判立刻過去,讓瑞典隊加快速度。

    瑞典隊球員都想著,要拖延一下時間,讓上半場快點結束,完全沒有意識到,他們後方的球門正要面臨巨大的危機。

    終于主裁判示意可以罰球了。

    在所有人的注意下,莫瑞斯向後退了兩步,小跑著向前。

    在跑動節奏中,莫瑞斯揮起右腳,用內腳背把球搓了起來!

    足球從草地上沖起!

    攝像機鏡頭下,瑞典排出的人牆跳了起來,整齊的人浪橫在禁區線,仿佛能夠阻擋一切,但足球卻旋轉著繞過了人牆,直轉向球門遠角!

    瑞典隊完全沒在乎這個任意球。

    在他們看來,任意球位置距離雖近,角度卻非常不好,他們一直覺得,英格蘭隊即便想進球,也會利用戰術,比如莫瑞斯踢出高球,讓其他隊友去爭頂。

    如果莫瑞斯選擇直接任意球,他們就沒什麼可怕的,因為進球的可能性太低。

    剛才排人牆的時候,瑞典球員更加注意萊斯科特、杰拉德等人的站位,以防止他們突然插到禁區去搶點。

    瑞典球員猜錯了!

    他們還是對莫瑞斯不了解,對英格蘭隊不了解,要是戰術任意球,莫瑞斯幾乎不可能去主罰,他不是要去前面搶點,也要坐鎮後面,隨時應對瑞典隊接下來可能的反擊。

    莫瑞斯站在球前,幾乎肯定會選擇直接射門。

    這腳射門踢的相當漂亮!

    足球在草地上沖起,劃過內腳背弧線,從人牆上方不到半米處飛過,然後迅速旋轉著下落,以刀刃般的弧線,直沖向球門遠角。

    瑞典門將伊薩克森站在門前。

    他剛才一直注意莫瑞斯,但和其他隊友想的一樣,他也認為莫瑞斯不會選擇直接射門,但作為一個門將,必須要考慮全面,即便莫瑞斯不直接射門,他也需要通過觀察莫瑞斯的動作,提前判斷足球的路線,他完全沒想到的是,莫瑞斯的直接任意球射門會這麼犀利。

    等伊薩克森反應過來,已經來不及了。

    憑借過往的經驗,伊薩克森就知道自己已經撲不到了,那一瞬間,他焦躁的有些絕望,因為英格蘭隊打進兩個球,瑞典就變的更不利了。

    其他瑞典也感到絕望,他們順著足球的路線,轉頭就看到門將伊薩克森站在原地動也沒動。

    瑞典隊唯一的希望,就是足球撞在立柱上。

    “ !”

    一聲悶響就像美妙的音符,但瑞典隊還來不及松上一口氣,就看到足球向內彈過了門線。

    “goooooooooooooooal!!!”

    英格蘭解說員發出了悠長的嘶吼,“球進了!goal!!2比0!莫瑞斯的直接任意球破門,幫助英格蘭打入第二個進球!”

    “我敢說這個進球可比貝克漢姆的彎刀弧線!太精彩了!太美妙了!上半場最後時間,英格蘭隊再入一球!”

    “2比0!2比0!”

    “干的漂亮!莫瑞斯!他的腳下功夫讓瑞典隊無能為力!”

    基輔迪納摩國家體育場已經被歡呼聲填滿,每個英格蘭球迷都在盡情歡呼,面對如此美妙的任意球破門,就連波蘭當地球迷都一起發出呼喊聲,來為進球慶祝。

    在歡呼聲中,莫瑞斯舉起單拳,朝著自己半場跑去。

    幾個英格蘭隊友跟在身後,他們興奮的揮手,興奮的跑動,就像是已經贏下了比賽。

    萬勝站在場邊,和其他人一起慶祝。

    看著興奮著的莫瑞斯,萬勝也為他感到驕傲,然後他不忘轉頭對內維爾說道,“怎麼樣,是我贏了!”

    內維爾也笑著,完全沒在意自己賭輸了。

    “你怎麼知道他會進球?”

    “他是我的球員,我很了解他,就像是,我了解我們會取勝一樣。”

    內維爾苦笑的搖搖頭。

    雖然和萬勝共事半個多月了,內維爾還是有些受不了萬勝的興奮,他知道萬勝是很出色的主教練,但有時候就是感到難以交流。

    “就像是了解我們會取勝一樣?”這算是什麼回答?

    什麼比賽能肯定取勝?

    內維爾完全不明白,為什麼萬勝面對每一場比賽都那麼有信心。

    “或許這就是世界級主教練?或者說,這就是他能成功的原因?”

    內維爾想著。

    但不管怎麼說,這是很關鍵的第二個進球,就像是萬勝說的,有了第二個進球,球隊取勝的希望就更大了。

    瑞典隊再想扳平比分,已經能被稱作是‘奇跡’了。

    ————

    萬勝不喜歡奇跡,那代表比賽脫離掌控;更不喜歡對手創造奇跡,那證明自己的失敗。

    到了下半場比賽,萬勝就讓球隊采用‘扼殺奇跡’的打法。

    英格蘭隊緩下節奏,加強防守了。

    英格蘭隊進攻了整個上半場,把瑞典隊一度壓制的半場都打不出來,驟然收縮陣型,讓瑞典隊都有些不適應。

    瑞典主帥哈姆倫在中場休息,讓球隊拉開陣型,準備和英格蘭隊硬拼半場,爭取那一線追平機會,可沒想到的是,瑞典踫到的不是一把出鞘的劍,而是一塊硬邦邦的鐵球,鐵球堅硬沒有縫隙,很難被外物攻到內部,同時,鐵球可不是毫無威力的,光是用來砸人,也具有相當的殺傷力,瑞典還必須面對英格蘭隊隨時可能的快攻。

    比賽情況讓瑞典隊很驕傲。

    他們需要盡快取得進球,可光是進攻就已經很難了,卻還要隨時注意防線。

    瑞典全隊都感到頭疼。

    瑞典主帥哈姆倫也一樣,他完全沒想到自己會踫到如此難纏的對手。

    萬勝的名氣很大,他也听說過,但他不認為對方真比自己執教能力強多少,只是有一些能力再加上運氣使然,可他發現在正式比賽對抗上,自己一直處在下風。

    現在瑞典隊面對如此困境,很大一部分原因要歸結在賽前戰術制定上,他對球員們交代的,幾乎都沒有派上用場。

    接下來的時間還怎麼打?

    哈姆倫沒有頭緒。

    他只希望球隊能盡力爭取,但內心里卻非常明白,瑞典隊的機會不多了,本屆歐洲杯決賽圈,瑞典隊或許會成為,第一個確定被小組淘汰的球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