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八十八章奇怪的人

第八十八章奇怪的人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受到了主席的邀請,萬勝稍稍收拾一下,就和瓦德爾一起去他的家里。

    瓦德爾的家在曼徹斯特南郊,是一座豪華別墅,價值要超過400萬鎊。

    這種價位的別墅,對于富人來說也很奢侈了。

    瓦德爾看似很普通,但其實他很富有,曼城是股份制俱樂部,瓦德爾擁有俱樂部第二多的股份,絕對是屬于富人階級。

    在歐洲五大聯賽,足球俱樂部的運營模式大致有三種,一種是上市公司,俱樂部自負盈虧,擁有完整的管理層,遵循商業化運作,最典型的例子是曼城的死敵曼聯。

    第二類是未上市的股份制公司(與上市公司同屬股份制),通常為多個大股東各持股一定比例共享所有權,也有一個老板擁有超90%股份的所謂“私有制”,包括切爾西、阿森納、曼城都屬于這一類別。

    第三類則是以西甲雙雄皇家馬德里和巴塞羅那為代表的會員制俱樂部,這類俱樂部所有的運作經費都來源于會員,與公益性組織有很多相似之處。

    在歐洲足球俱樂部成立初期,大多都采用傳統的會員制。

    那時的俱樂部多是一個街道、一個小區、一個酒吧的人們為了閑暇的時候能有固定的隊伍踢球才組建而來,俱樂部沒有過多的收入,而簡單的足球裝備、交通費等支出也可以通過征收會費來解決。

    隨著足球職業化和商業化的推進,越來越多的俱樂部都逐漸承擔不起日益增長的開銷,而這些支出顯然不是單靠繳納會費就可以解決。

    于是,絕大多數歐洲國家在建立職業化頂級聯賽的同時,都將俱樂部改組成了股份制(有限公司)。但各國不同的社會因素和生活狀況也導致了足球俱樂部的形態出現了不同形式的異變,例如在西班牙和德國的俱樂部中,傳統的會員制就得以保留。

    曼城就屬于非上市的股份制俱樂部,即由多個大股東各持股一定比例共享所有權,這一類俱樂部與上市公司的區別只在于是否在證券市場公開發行股票。

    俱樂部從比賽門票、電視轉播、商業贊助等方面獲得收入,同時在球員工資及轉會等方面進行支出。

    如果產生盈利。留存一定比例的資金用作今後持續經營,同時按照股權比例進行股東分紅(足球俱樂部一般不分紅);如果產生虧損,那麼填補虧損的資金除了往年留存之外,一般來自銀行貸款或者股東投入。並相應形成債權。

    在歐洲的股份制俱樂部中,目前也分為兩種,一種是以切爾西、曼城、巴黎聖日耳曼為代表的球隊,這些球隊由一個老板控股;曼城屬于另外一種,既是由多個大股東各持股一定比例。但沒有一個股東具有絕對的話語權。

    正因為如此,瓦德爾持有俱樂部第二的股份,才能成為俱樂部主席。

    擁有曼城第二的股份,也是價值幾千萬的一筆財富了,再加上瓦德爾還有一些連鎖商店等產業,他個人所擁有的財富是相當龐大的,至少目前萬勝根本無法相比。

    萬勝來到他家里後,也到處參觀了下,看一下英格蘭‘傳統’富人的生活環境。

    這種百萬鎊級的別墅,他也消費的起。但沒有那個必要,畢竟實在有些太奢侈了。

    瓦德爾的家人很熱情,他家里除了佣人之外,還有妻子米洛和小兒子安迪在,萬勝到了之後,米洛就讓安迪帶著他到處參觀,萬勝也送上了禮物--一個精致的玩具手槍,是送給安迪的。

    安迪看到禮物很高興,他剛剛10歲,正是喜歡手槍類玩具的年齡。瓦德爾和米洛也一起表示了感謝。

    等萬勝轉了一圈回到客廳時,餐桌上已經擺滿了食物,但瓦德爾的一句話讓萬勝很意外,“別著急。我還有一個客人,要過一會兒才到。”

    萬勝有些莫名其妙。

    瓦德爾不是專門為了邀請自己,反倒還邀請了別人?

    在搞不懂狀況下,萬勝也只能坐在沙發上和瓦德爾家人聊著,大體上都是瓦德爾夫婦問一些中國的事情,萬勝給他們講一講。對于足球之類的話題談的倒是不多。

    但很快話題還是進入到了足球,畢竟瓦德爾是俱樂部主席,萬勝是球隊主教練,曼城和足球是他們共通的地方。

    “你覺得這個賽季,我們能走到什麼程度?”瓦德爾關心的問道。

    萬勝立刻回道,“冠軍!”

    他的語氣無比肯定!

    瓦德爾還是有些驚訝,“我知道你會說冠軍,但沒想到這麼果斷!你很有信心嗎?那可是冠軍,曼城多久以前拿到的冠軍,我都已經回憶不到了。”

    “我有信心,球隊也有能力,現在我們就是聯賽第一。”萬勝道,“這並沒有什麼不可接受的,現在球隊已經步入正軌,我們要做的只是正常去比賽,而不需要超常發揮什麼的,你應該相信球隊的實力。”

    “而且……我執教球隊,目標就只有冠軍!”說到這個,萬勝有些傲氣。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鼓掌的聲音,一個中年人走了進來,笑說道,“年輕人,你真的很有自信。”話音似乎帶著點諷刺。

    但萬勝並沒有在意,只是回了句,“謝謝!”他有些搞不懂這個中年人怎麼就直接進來了?一點禮貌都不懂?還是說和瓦德爾太熟悉了。

    萬勝疑惑的看向瓦德爾,瓦德爾趕忙站起來,迎了過去,並介紹道,“認識一下,這是詹姆斯。”

    他又指著萬勝,“你知道的,萬勝。”

    萬勝和詹姆斯握握手,心里感覺更奇怪了,詹姆斯?沒有姓氏?問題是兩人不認識啊!他只能理解為瓦德爾忘記介紹了,畢竟看樣子兩人是非常熟悉的朋友。

    接下來晚宴正式開始,食物還是很豐盛的,好消息是瓦德爾家里並沒有傳統英國人的古板,邊吃著飯他們還邊聊著,氣氛並不沉悶,反倒很活躍。

    不過大多都是別人在問,萬勝在說,說說球隊,說說新聞,說說中國,等等。

    萬勝開始以為這個叫詹姆斯的中年人,會是足球方面的人,可在交談過程中,他發現詹姆斯似乎並不關心曼城,也不關心足球、新聞之類的事情,反倒對他的家庭和個人生活、經歷之類的很關心,比如問一下他去過哪些國家,以前交往的女友之類的,那就好像是在查戶口?不,反正很奇怪,一般不會有人問他這些。

    出于禮貌,萬勝還是回答了一些內容,反正這些也不是什麼特別的隱私。

    ……

    在家宴結束之後,萬勝還感覺莫名其妙的。

    三人又聊了一會兒後,瓦德爾就起身送萬勝離開,在離開前,詹姆斯走過來笑說道,“年輕人,我們還會再見面的。”

    這句話就更是讓萬勝感到茫然。

    他滿腦子都是……這家伙到底是誰?但怎麼想也想不出來,然後得出結論--他腦子肯定有病!最後,他決定再見到瓦德爾時仔細問問。

    反正萬勝是感覺莫名其妙的,但既然想不出來,他索性就不想了,直接回家準備一下明天的聖誕節。

    萬勝的心情還是不錯的,球隊是聯賽第一,沒什麼可擔心的,明天又是聖誕,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享受下英國人的聖誕氣氛。

    不過站在公寓門前時,萬勝感到很奇怪,因為房門是開著的,可凱文-泰戈爾的車子卻不在,那麼他家里會是誰呢?

    萬勝走進房門,就看到一個背著小包裹,穿著緊身皮衣的瘦小身影,他直接愣住了。

    “安……安妮塔!?”

    听到萬勝的聲音,安妮塔趕忙從站起來,看過來說道,“怎麼了,看到我很奇怪嗎?”

    “不,不是。”萬勝擺著手問道,“你怎麼會在這里?”他左右看看,確定一下道,“在我家里?”

    “我是來給你送資料的。”安妮塔道,“你一直不去學院,我只能親自來送,順便在你這里過個聖誕節。”

    “啊?”萬勝腦子有些發蒙。

    他才想起自己是沒有去倫敦,算是爽約了,因為他之前和安妮塔說好要去學院的。

    但是……她也不應該出現在他家里啊!還一起過聖誕!?

    “你不用回家嗎?”

    安妮塔搖頭,“我沒有在家里過聖誕的習慣,我不喜歡那種氣氛。每一次我都在哥哥的家里一起過,但今年我和他吵架了,我又不像自己在學院里,所以我只能來你這里了。”

    “你願意收留我嗎?”她眨著大眼楮看著萬勝,那樣子顯得很可憐,這種情況下,任哪個男人都無法說出拒絕的話。

    萬勝雖然感覺有點奇怪,但還是點點頭,“但我這里還會有人來,是凱文……”

    “你說凱文?他已經走了,剛才我和他說要在這里過聖誕,他就決定回倫敦了。”

    安妮塔解釋著。

    萬勝苦笑一聲,心道肯定是解釋不清楚了。

    但一個大美女來和自己一起過聖誕,似乎確實要比和凱文那家伙一起更好一些!?

    ……

    ps︰感謝書友【愛書屋】的盟主支持!!

    膜拜!給跪了!(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