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一百零五章 只有一個答案!

第一百零五章 只有一個答案!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

    大衛-席爾瓦半躺在床上,盯著那條被吊著的右腿,低落的神色寫在臉上,眼角明顯可見的傷痛和擔憂。

    回想在球場上倒地的那一刻,他感覺整個世界都昏暗了。

    傷病,這個詞匯是所有職業球員最大的敵人。

    席爾瓦也曾經受傷過,卻沒有受過太嚴重的傷,大體都是扭傷腳裸、小腿腫脹之類的小傷,修養個一、兩個星期就能完全康復了,但這一次肯定是不同的,因為他能感覺到自己的腿傷十分嚴重。

    醫生已經來過一次了。

    大衛-席爾瓦多次張口想詢問自己的傷情,但最終他還是沒有問出來。

    他沒有勇氣。

    他害怕醫生會說出令人絕望的壞消息。

    這種事情,往往球員本人不主動問,醫生也不會主動說出來,于是他一直悶在病房里,想著自己的腿傷,想著很長一段時間不能出場,想著恢復後也會失去狀態等等,這些想法就更讓他感到絕望。

    就在這時,房門被推開了,一個穿著筆挺西裝的身影走了進來,他手里捧著一束鮮花走了進來,滿面給人好感的微笑。

    大衛-席爾瓦疑惑的抬起頭,才發現是萬勝來了,他本以為此時萬勝應該在球場里,沒想到卻來醫院看望他。

    他對萬勝的到來吃了一驚。

    “感覺怎麼樣,大衛?”萬勝關心的問道。

    席爾瓦趕忙答道,“沒,沒什麼,就是這里沒感覺了。”他指著被吊起的小腿,像是個孩子一樣擔心的說著。【愛書屋】

    萬勝一笑,“當然了。剛才醫生給你打了麻藥,現在還有效果呢!”

    大衛-席爾瓦愣愣的點頭,忽然問道。“那你知道我的腿傷怎麼樣?”

    “你不知道?”萬勝奇怪的反問。

    “我沒有問出來。”大衛-席爾瓦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又補充了一句。“我不敢問。”

    他確實非常想知道腿傷的具體情況,可他害怕醫生給出令人絕望的答案,不過看到萬勝的笑臉,他又覺得應該不會太嚴重,所以才有勇氣問出來。

    萬勝看著大衛-席爾瓦,理解的點點頭。

    眼前的西班牙男孩其實沒有表面上那麼堅強,他可以獨自來到英格蘭闖蕩,但並不表示他可以直面職業生涯第一次嚴重的傷病。

    于是萬勝認真道。“大衛,你要勇敢一些,就像在球場上那樣。想想上一輪和切爾西的比賽,你可是場上最出色的,比其他人都要出色,想想,當時有多少球迷在叫你的名字!”

    回想起那場比賽,大衛-席爾瓦臉上也有些自豪。

    “我敢說,你是個天才,但天才可不只是有天賦。而且還要有毅力、有勇氣,也要具備其他的個人素質,這才是真正的天才。”萬勝繼續說道。“你的天賦很好,平日訓練也很努力,現在你唯一缺少的就是勇氣!是的,你需要勇氣!”

    “你要有勇氣面對任何比賽,任何挑戰,也要有勇氣面對一些壞的事情,比如現在,你受傷了,你需要有勇氣面對傷病。因為這幾乎是任何職業球員都需要面對的,你懂我的意思嗎?大衛?”

    大衛-席爾瓦沒有回答。只是猶豫的想著。

    萬勝道,“你在擔心什麼?說出來!”

    席爾瓦又猶豫了一小會兒。才說道,“可是,老大,受傷就不知多久才能恢復,恢復以後也不知道會是什麼狀態,我不清楚自己還能不能踢得好”

    “你不需要考慮那麼多!”

    萬勝慢慢走到床邊,認真道,“我們中國有句古話叫‘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講的就是一時雖然受到損失,反而因此能得到好處,也可以理解為壞事在一定條件下可能變為好事,所以我們的心態一定要樂觀向上,不要去想壞的東西。”

    “就拿你現在的受傷來說,你總想著以後不能保證狀態,但你怎麼知道,以後不會狀態更好呢?也許這次受傷,就是你成功的開始。”

    “職業球員都要經歷傷病,有過經歷才能成長起來,這對你來說,不止是一次傷病,也是一次歷練,你要把它當做必須經歷的,在經歷以後,你就會更有勇氣,到時你的表現就會更好!大衛,我非常確信這一點,因為我非常看好你,我相信你會成為最出色的!”萬勝看著大衛-席爾瓦的雙眼,極為認真的說道。

    大衛-席爾瓦有些被感動了。

    他知道萬勝是在安慰自己,但這些話確實很有道理,而且,這也表示萬勝對自己非常重視,那他還需要擔心什麼呢?

    好好養傷,等傷愈繼續為球隊效力就夠了!

    接下來大衛-席爾瓦叫來醫生,自己問出了自己的腿部傷勢。

    他的傷勢其實沒有想象中的嚴重,只是小腿肌肉錯位外加一點拉傷,做個小手術再修養兩個月,就能差不多痊愈了,也就是說,他傷愈復出時還能趕上很多場比賽。

    這也是萬勝感到輕松的原因。

    兩個月時間確實不少,但相對于整個賽季來說就不算什麼了。

    賽季末的比賽肯定會非常重要,大衛-席爾瓦能趕上那些比賽,他也會輕松很多,當然,這遠遠沒有席爾瓦不受傷來的好,但傷勢比想象中的輕已經不錯了。

    就像他自己說的,人總要樂觀一些

    但心態樂觀歸的樂觀,該悲觀的時候也是沒有辦法。

    這是在曼徹斯特體育場。

    由于是足總杯的第一場,球場觀眾席用人山人海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在英格蘭,足總杯,這項歷史最悠久,最為傳統的杯賽總是能吸引無數球迷注意,即便這場比賽。曼城的對手其實只是斯肯索——一支英格蘭乙級(四級)聯賽球隊。

    比賽和球迷的想象一樣,斯肯索完全不是曼城的對手。

    面對強勢進攻的曼城,斯肯索只能被動防守。然後無奈的看著球門一次次被攻破。

    雖然他們防守的很積極,不少解說員和嘉賓都贊揚了他們的努力。但努力並不代表實力,在臨近比賽結束時,他們還是丟掉了四個球。

    主場4:0,曼城取得了完勝。

    雖說是和一支四級聯賽球隊比賽,4:0取勝完全不算什麼,可這是本賽季足總杯的開門紅,也值得慶祝了。但此時場邊,萬勝的眉頭皺的很緊。他擔憂的看著賽場上被抬下場的球員——尼古拉——阿內爾卡!

    阿內爾卡在完成突破後,突然摔倒在地上,他捂著腳裸呲牙咧嘴的樣子,讓人知道他的傷勢絕對不算輕。

    萬勝很擔心阿內爾卡。

    阿內爾卡的性格令人頭疼,但不得不說,他是非常天才的球員,也是球隊鋒線的頂梁柱,現在剛剛冒出苗頭的達倫-本特,雖然表現也不錯,但也很難和他的能力相比。兩人還是有些差距的。

    沒了阿內爾卡,球隊鋒線肯定會差上一些。

    最讓萬勝無奈的還是,連續三場比賽球隊都有球員受傷。先是辛克萊爾,然後大衛-席爾瓦,再然後是尼古拉-阿內可卡,三場比賽少了三員大將,以球隊目前的板凳深度,真有點捉襟見肘了。

    他都為下場比賽的排兵布陣擔心了。

    在比賽結束後,萬勝去看望了阿內爾卡,也知道了他的傷情——需要休養一個月以上,從傷愈時間角度來看。他的傷勢倒是比大衛-席爾瓦還好一些,但一個月再加上恢復訓練時間也不短了。這段時間的比賽,他肯定是參加不了了。

    第二天萬勝更加強調個人身體訓練了。他要求每個球員必須要百分之百完成訓練內容才能離開,為此,他甚至減少了戰術訓練時間。

    他要利用訓練,最大程度的減少傷病幾率。

    三員大將受傷,球隊受到的影響已經很大了,若是再有人受傷,萬勝都不確定還有沒有底氣保證球隊成績。

    此時,外界已經有媒體在為曼城唱‘哀歌’了

    “連續三場比賽,曼城三名球員受傷,這說明了曼城球員普遍的身體狀況,他們每個人都要小心受傷,這或許和曼城的戰術和訓練有關”

    《每日鏡報》把三人的受傷歸結到了萬勝所指定的戰術以及曼城超出一般球隊標準的訓練上,“曼城的戰術很需要體能支持,但這是透支職業球員的生命,他們投入比其他人更多的體能,換來的會是身體的虛弱,這會導致他們比其他人更容易受傷”

    這個說法驟然听起來還很有道理,但仔細想想就知道完全說不通。

    比其他人運動多就是透支生命力?那所有職業球員都不需要訓練,好好休養就好了當然,這是不可能的,可以說《每日鏡報》就是為了惡心萬勝才這麼說的。

    找到報道記者的名字,果然很熟悉布蘭德,那個和萬勝有仇的記者。

    或許萬勝早就忘了有個‘布蘭德’一直找自己麻煩,但布蘭德不會忘,他決心把在萬勝身上受到的羞辱都報復回來。

    曼城之前成績非常好,他根本沒有機會做什麼,現在好了,曼城還是聯賽第一,但他們在三場比賽損失三員大將,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可以想象。

    于是以《每日鏡報》為首的‘萬勝反對黨’就開始不斷從各個角度分析曼城正處在‘極度的危機’中,看了他們的分析,就會感覺似乎曼城俱樂部明天就要破產倒閉了,可實際上,曼城還穩穩的佔據聯賽第一寶座,根本沒有動搖分毫。

    不過大多媒體還是對曼城不看好,畢竟很多球隊,尤其是上半賽事成績好的小球隊,都很容易被傷病問題擊垮,足球歷史上無數例證證明了這一點,所以很多媒體都預測曼城的成績將會受到影響,想要繼續保持聯賽第一的位置可不容易。

    就像是《太陽報》說的,“無論是阿內爾卡、辛克萊爾,還是西班牙小將大衛-席爾瓦,都是經常的球員,三人同時受傷,曼城連布置陣容肯定會受到影響,這或許已經成為了萬勝最頭疼的事情”

    這就是大眾看法了。

    可實際上,萬勝其實根本沒有為陣容頭疼什麼,因為曼城各個位置構建都是他一手打造的,像是大衛-席爾瓦受傷,那麼中路出場只能是莫瑞斯、喬伊-巴頓再加上一個老將雷納,辛克萊爾受傷會有不小的影響,可冬天里來了伊萬-克魯,他一直在適應球隊,到現在也已經差不多該獲得機會了,前場則更簡單了,達倫-本特雖說比不上阿內爾卡,但在這段時間頂替出場絕沒有問題,另外,羅比-福勒和安迪-科爾也能獲得更多的機會,他們的狀態一直都很不錯。

    總歸排兵布陣方面,萬勝並不需要考慮太多。

    不過三人無法出場,球隊實力受到影響是肯定的,萬勝只希望球員們能發揮的更好一些,至少不要再出現什麼大的錯誤。

    就像是他對球員說的,“春暖前是嚴冬,農秋前是酷夏,黎明拂曉也會經歷黑暗才會到來,而現在就是我們的艱難時期!”

    “曙光就是前方,只要能沖過去,我們就能獲得想得到的,如果半途停下腳步,我們就將一無所獲。”

    “你們希望得到哪種結果呢?”

    球員們完全沒想到萬勝忽然就這個問題說出這些,他們正不知道怎麼回答,這時只見萬勝猙獰臉色的揮著手臂,大喊道,“冠軍!我只需要一個答案,那就是冠軍!”

    “我們要沖過去!我們要得到我們所追求的,冠軍是屬于我們的!”

    說著他一指門外,大吼道,“現在,出去,干掉他們!用比分告訴所有人,我們到底是什麼狀況!”

    听了萬勝的話,更衣室里所有人立刻魚貫而出。

    近一段時間,外界都在報道他們的壞消息,其中有很多都在說他們的成績會下滑的很厲害,競爭聯賽冠軍什麼的,根本是想都不用想了,這些報道讓他們感到很氣憤,所以他們早就等不及到賽場上證明些什麼了。

    這就是聯賽杯半決賽,曼城和維岡競技第一回合比賽,在客隊更衣室所發生的事情。(未完待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