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一百零六章 影響力帶來的改變

第一百零六章 影響力帶來的改變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維岡競技的賽季開端,有些夢幻色彩。

    他們在開賽的成績相當華麗,甚至一躍進入了聯賽前三,僅次于切爾西和曼城,被認為被本賽季最大的黑馬。

    當時有媒體把他們和德比郡相比較,上賽季的德比郡創造了升班馬奪取冠軍的奇跡,維岡競技的成績也同樣很出眾,但他們的運氣似乎有點不好,本賽季的曼城和切爾西,都要比上賽季強勢的多,于是他們只能排在聯賽第三。

    隨著聯賽進行一輪又一輪,當其他球隊熟悉了這支升班馬,他們就開始顯出小俱樂部陣容上的弱勢以及征戰英超經驗上的不足。

    維岡競技是歷史上第一次升入英超,完全沒什麼經驗可言,就連主教練杰維爾也一樣,結果他們的成績和名次都漸漸下滑,不過由于賽季初的積累,他們倒也還在前十第二梯隊里。

    但這種成績在曼城面前就不算什麼了。

    曼城是聯賽第一,比切爾西還要強勢,萬勝上賽季帶領德比郡都能拿到聯賽第一,媒體有理由相信,就算曼城在接下來成績差一些,他們也肯定能維持前四,而維岡競技很難進入前六,他們賽季初的強勢,也不過只能讓他們保持一個聯賽中游的成績而已。

    這就是兩隊在聯賽排名上的差距。

    不過說到兩隊交手又有不同,在聯賽兩隊有過一次交手,那場比賽維岡競技2:2戰平曼城,他們下半場連續兩個進球,給人很深的陰險,這也是本賽季曼城在聯賽少見的沒拿到三分,就更能讓人記住了。

    所以當兩隊在聯賽杯半決賽相遇,沒人敢說維岡競技就一定會失敗。

    在賽前有不少媒體還是看好維岡競技,他們最大的理由就是曼城近來的傷病問題。

    “少了阿內爾卡,少了大衛-席爾瓦,又少了辛克萊爾。曼城能否派出全部十一人首發都成了問題”

    這只是夸張的說法。

    但不少媒體的意思隱含的意思就是這樣,他們認為曼城遇到了傷病問題,很多主力球員無法出場的情況下,再踫到維岡競技這樣的硬骨頭自然很不好打。

    “曼城想在聯賽杯淘汰維岡競技並不容易。”這是評論員最後得出的結論。同時也有非常討厭萬勝的媒體,直接諷刺道,“曼城會不會全力去應對比賽還不好說,那個中國人很功利,他會為了聯賽成績放棄其他一切比賽。更不要用聯賽杯,維岡競技取勝的希望更大,他們應該在杯賽追求一些東西了”所謂的‘追求’自然指的是爭取進入千年球場的門票。

    正因為這些媒體的報道,曼城上下才更感到憤憤,更對比賽非常重視,當萬勝激勵球員的時候,大家立刻被挑起了斗志。

    這體現在比賽上,就是曼城拼的很凶。

    比賽一開始就是這樣。

    聖誕節時,維岡競技才和曼城交手過,當時曼城展現了出色的技術和控制能力。只是因為運氣不好,或者說,維岡競技下半時表現太出色了,結果被連續攻破兩次球門,這樣維岡競技才取得了一分。

    于是他們對于曼城的控制有心里準備,但現在不同了,曼城在開場不止展現了非凡的控制,在拼搶上也非常凶,結果就是,當曼城進攻的時候。維岡競技只能被動防守,反過來當他們進攻的時候,也都很難打過中線,因為在自己半場。曼城的防守就開始了。

    “維岡競技被打的一點辦法都沒有”

    這就是喬治-伍德蓋特對比賽前二十分鐘的總結。

    這二十分鐘里,曼城佔據了絕對優勢,無論是傳球次數、控球時間、射門等等全都佔據絕對的上風,相比之下,維岡競技就只有防守、防守,一些媒體也不得不承認。“盡管曼城最近傷員變多,但他們和小球會比賽還是擁有很大優勢”

    也有嘴硬的媒體根本不服輸,因為曼城還沒有取得進球,他們希望維岡競技會成為曼城的客場,上一次維岡競技就做到了,盡管他們很被動,但他們下半場連續兩個進球,讓曼城也沒有辦法。

    足球,畢竟是個比分決定勝負的運動。

    只可惜,這些媒體很快就失望了,因為曼城不止有斗志、打的有壓制,也同樣在門前有狀態,比賽進行到第三十二分鐘,第一個進球出現了,這是穆桑帕在邊側的任意球傳中,安迪-科爾在門前八米處把球直接射入球門。

    “安迪-科爾!goal!”

    “1:0!曼城取得進球!”

    安迪-科爾的進球讓曼城球迷陷入狂歡,實際上,有不少曼城球迷也有類似的擔憂,因為球隊只有壓制沒有進球,這樣長時間下來,很容易陷入不進球的窘境,現在有了一個進球,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他們可以放心下來欣賞比賽。

    很快他們就更放心了。

    在上半場結束前,莫瑞斯在中路的直傳,讓老將雷納得到機會,但經驗豐富的雷納卻把球讓到了後點。

    他的動作幾乎騙過了所有防守球員。

    結果所有維岡競技球員幾乎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後點包抄過來的比利時小將雷托-齊格勒完成抽射,這腳門前九米處的推射,讓門將費蘭只能無奈攤開雙手,他連一點反應 動作都沒有。

    雷托-齊格勒的進球讓曼城球迷更安心了。

    這時候,那麼極端的媒體全都閉上了嘴,在曼城兩球領先的情況下,他們希望維岡競技獲勝只能是腦子里想想了,不過他們倒是還有希望,因為這是聯賽杯半決賽,聯賽杯半決賽不同于之前的聯賽杯比賽,是主客兩回合決定勝負的,也就是說,即便維岡競技輸掉比賽,他們還有在曼徹斯特球場翻盤的機會。

    但如果就這樣兩個球輸掉比賽,他們的機會就很渺茫了,要知道。現在可是在jjb運動場,維岡競技的主場,在自家的主場都輸兩個球,誰還能指望他們到了曼徹斯特體育場去大勝曼城?怎麼算都有些異想天開了!

    所以那些敵視曼城的媒體。也只希望維岡競技能進上一個球,只要能進一球,懸念就會留到第二回合,到時候就還有機會。

    或許他們的想法是好的,追求也不高。但下半場開場,莫瑞斯的進球徹底讓他們絕望了。

    這是全場的第五十一分鐘,下半場才剛過去五分鐘,在維岡競技掙扎了幾波攻勢後,曼城重新掌控了局面,他們利用不斷的傳球、跑動讓維岡競技只能再次選擇收縮防線來應對,結果曼城忽然的快攻讓他們措手不及。

    曼城在中路和左路連續進行了5次倒腳,最終球到了莫瑞斯腳下,他橫穿轉移給安迪-科爾,後者再回傳。維岡競技防守球員跑動失誤,給了莫瑞斯機會,他接到傳球後,甚至來得及調整下角度,才抬腳射門。

    這樣舒服的射門,在比賽里可不多見。

    莫瑞斯也抓住了機會,他把球直接踢向遠角,門將費蘭預判對了方向,但還是沒能撲倒球。

    3:0!

    勝負已定!

    天空電視台解說員喬治-伍德蓋特下了定論,“看來曼城已經預定一張通往千年球場的門票了!”然後他開始談起昨天進行的那場聯賽杯半決賽。“昨天曼城客場1:1戰平布萊克本,這個比分對于客場來說還不錯,回到老特拉福德,曼聯很有機會。或許我們已經可以期待在千年球場上演的曼徹斯特德比大戰了!”

    至于場上的維岡競技,已經沒有被提及的必要了,因為他們幾乎肯定會輸掉比賽。

    比賽最終以0:3結束,客場作戰的曼城取得了完勝,就像是喬治-伍德蓋特說的,有一個0:3。曼城一腳踏入了千年球場,根本不必擔心下一回合交手了。

    同樣像是喬治-伍德蓋特說的,球迷已經開始期待曼徹斯特德比大戰了。

    但不是在千年球場進行的曼徹斯特德比,而是正常的聯賽,和維岡競技的聯賽杯結束三天後,曼城就要主場迎戰曼聯,進行本賽季的第二場交鋒。

    英超聯賽第一輪就是曼徹斯特德比,當時曼城客場挑戰曼聯,比賽是在老特拉福德球場進行,那場比賽讓人記憶猶新,因為最終曼城取得了五球大勝,就連最狂熱的曼城球迷,也不會想到這個結果,對曼城球迷來說,那場比賽實在太幸福了。

    現在兩隊即將再次相遇了。

    對曼聯來說,這就是一場‘復仇’之戰,英超第一輪五球失利就是他們的恥辱,他們要完成復仇,同時,也必須要擊敗曼城,以確定曼聯的足球在曼徹斯特的統治地位。

    可事實上,曼聯的情況並不好。

    下個月的一趟卡迪夫之行(聯賽杯決賽)當然比不上5月對法蘭西大球場(歐洲冠軍杯決賽場地)的訪問,但考慮到曼聯已經從歐戰出局,而切爾西、曼城又在聯賽積分榜上遙遙領先的事實,曼聯主教練弗格森也只能盡力爭取淘汰布萊克本,爭取一張進軍聯賽決賽的門票,這也是兩個賽季以來,曼聯唯二(另一項是足總杯)有機會近距離爭奪的冠軍獎杯。

    他們聯賽奪冠無望,歐洲賽事出局,于是只能爭取杯賽,但布萊克本絕不是好應付的對手,于是為了進一步接近這座過去被視為“雞肋”的獎杯,爵爺還不惜與昔日弟子、布萊克本主帥馬克-休斯玩起“煙幕彈戰術”。

    就在比賽前夕,老爵士還信誓旦旦不會在埃伍德公園派出最強陣容,借口正是要和曼城進行的德比大戰,但到了周三,曼聯絕對主力中只有前鋒範尼沒有首發,但荷蘭人也還是在第82分鐘替補出場。

    弗格森對這場比賽的出奇重視恐怕不僅僅與球隊對冠軍的渴望有關,賽前已經取得5連勝的布萊克本絕不是一個容易對付的對手,更重要的是,雖然弗格森帶隊在本賽季的聯賽杯中先後戰勝過布賴恩-羅布森(西布羅姆維奇主帥)和布魯斯(伯明翰主帥),但作為另一名“弗格森系”的少帥,休斯接手布萊克本後還沒有在與恩師的直接交鋒中品嘗過失利的滋味,也就是說,休斯帶領的布萊克本對曼聯還是不敗的。

    事實上,在這位前威爾士主教練入主埃伍德公園以來的16個月中,至今也只在14場杯賽中輸過2場。

    這就更讓弗格森想要帶隊取勝。

    布萊克本和曼聯的比賽。最初的場上形勢驗證了弗格森的擔心,即使以主力出戰曼聯也一度落于下風,布萊克本差點在開賽僅30秒後就取得領先,而率先打破對方球門的卻是曼聯。老將吉格斯為頂替範尼首發的薩阿送出一記恰到好處的直傳,後者用速度擺脫後衛後冷靜抽中大門死角,這已經是法國人在本賽季聯賽杯中的第4個進球。

    即便率先取得破門,這個進球也沒能幫助過去6次造訪埃伍德公園只勝一場的曼聯鎖定勝局。

    值得一提的是,曼聯上一次客場戰勝布萊克本是在2003年的1月22日。而那場3比1的勝利恰好也是一場聯賽杯半決賽(次回合),結果紅魔憑借4比2的總比分淘汰對手進軍決賽,最後只是在加的夫千禧球場0比2不敵霍利爾帶隊的紅軍。

    無巧不成書的是,這次為布萊克本挽回敗局的剛好就是去年9月24日獨中兩元、幫助球隊客場2比1戰勝曼聯的挪威左前衛佩德森,這位號稱是曼聯球迷、外號叫“挪威貝克漢姆”的年輕人在薩阿進球後僅僅5分鐘就利用加里-內維爾的盯防漏人成功內切,接著將隊友庫奇的頭球擺渡用自己並不擅長的右腳抽進大門遠角。

    不過在曼聯難以取勝的同時,也可以看到,下半場佔據主動的卻換成了曼聯,盡管曼聯最終沒能把場面的優勢轉化為勝勢,這也說明現在的曼聯絕不容小覷。

    休斯賽後繞了個彎子抱怨斯泰爾斯沒能把“暴徒”史密斯紅牌罰下。否則“比賽很可能出現另一個結果”。

    弗格森則避開了這個話題,而是把人們的關注焦點引向了次回合比賽,“今天的結果令人滿意,但比賽並沒有結束。布萊克本不久前還在老特拉福德戰勝過我們,我會(次回合)好好提醒一下我們的球員。”

    然後弗格森就被問及到了即將到來的曼徹斯特德比。

    媒體記者想讓弗格森談談對德比的看法,對此老爵士顯得早有準備,他直接開口說道,“他們的表現很強勢,但我們有信心迎接比賽。借用他(萬勝)的一句話,這對我們來說是必須取勝的比賽。”

    這個答案讓媒體記者們苦惱。實際上,他們想讓弗格森說的是關于曼城最近的傷病情況,可弗格森顯然經驗豐富,他才不會給記者留下。“曼聯只能趁著曼城遭遇傷病取勝”的話柄。

    然後問題就被推到了萬勝這里。

    在和維岡競技比賽後,萬勝也立刻被問及了德比的問題,弗格森的‘必勝’也擺在了他面前。

    萬勝只是微微一笑,像是聊家常一樣說道,“他是這麼說的?真有意思,借用我的話。那是我的榮幸,但我認為,我的話只有我說才管用。”

    不少記者都跟著笑了。

    這些都是支持曼城的記者,他們最喜歡听到萬勝說曼聯的壞話了。

    然後又有記者讓萬勝談一下對曼聯近來情況的看法,這種提問還是第一次,萬勝听到時都愣住了,再一看正是個《曼徹斯特體育報》記者。

    在以前的時候,根本不會有記者讓他去談曼聯的情況,如果他這麼做,一定會被記者質疑,“他有什麼資格談論曼聯?”,至于他說的什麼根本不重要。

    但現在不同了。

    支持曼聯的記者,都想讓萬勝去談談曼聯,去評論下曼聯的情況。

    這說明萬勝已經具備了很大的影響力,甚至有資格去談論死敵。

    萬勝感覺很有成就感,于是他第一次微笑面對曼聯記者,針對曼聯的情況侃侃而談。(未完待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