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一百五十四章兩種不同的態度

第一百五十四章兩種不同的態度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理查德-史密斯現年56歲,他曾在世界著名的綜合性醫學期刊《英國醫學雜志》擔任過13年的編輯,如今是一家醫療科技公司的負責人。

    在世界醫學領域,史密斯還是有很大影響力的。

    不過史密斯被人廣泛得知,卻是在于他對癌癥死亡的特殊看法,“在我看來,患痴呆癥後或長或短的死亡過程是最糟糕的,因為那時你的記憶被慢慢抹掉,然後似乎突然之間死神就降臨了。而器官衰竭致死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並且這段時間內病人需要長期就醫、生活質量急劇下降。”

    由此,史密斯曾說過,“患癌而死是最好的死法。因為你會有時間向親友道別、反思過往、留下遺言、甚至重新回到某些特別的地方追憶過去,你還能听喜歡的音樂、讀美妙的詩篇、向你的上帝禱告……我承認,這種死亡的方式听上去太過浪漫,但卻是可以實現的。所以,讓我們遠離那些野心太大的腫瘤學家、停止浪費金錢治愈癌癥吧!”

    這種說法不出意外得到了廣泛的質疑和抨擊。

    有網友表示盡管听上去“離經叛道”,但他能夠理解史密斯的看法,“我的父親死于癌癥,看到他慢慢死去我們很難受,可我們也很慶幸有機會向他說‘再見’”。

    不過也有人斥責史密斯根本稱不上“醫生”,“他顯然沒有去過癌癥病房,沒有親眼見過癌癥病人有多麼痛苦。”

    但由此引發的爭議,也讓理查德-史密斯的名字廣為人知。

    這種名氣有些不太好,但沒人能否認理查德-史密斯在醫學專業領域的權威,他發表的專欄也能吸引很多專業人士觀看。

    在理查德-史密斯對萬勝的研究做出‘超越現有運動醫學20年水平’的評價後,其影響的就可以想象了。

    不出所料,萬勝的研究立馬受到了廣泛關注,很多科學和醫學界的人士,都紛紛對研究內容發表看法。

    支持和贊嘆的聲音有很多,“這真是超乎想象。他是怎麼想到這些的。用運動來做醫療恢復,想要實踐,並得出具體恢復數據,真是難以想象。現有運動醫學水平。也只能做一些簡單的恢復,而他的研究要深入的多!這項研究會給運動醫學的發展,指引了一個分枝性的大方向。”

    保持觀望態度的也有,“這項研究很具有創新性,但具體能到哪一步。現在還不確定。想把研究的內容運用到實踐,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不可否認,他的研究成果和研究方向是值得贊揚的。”

    當然,也少不了反對者,“這簡直是無稽之談!他說的理論都只存在于幻想中,根本不可能實現!”

    “……”

    在各種聲音中,有些體育、娛樂媒體,卻更加注意研究者的名字。萬勝,這是個中國世的名字,在西方幾乎不可能見到。卻有一個很有名氣的中國足球教練,也叫萬勝。

    曼城俱樂部主教練?

    對英超聯賽、世界足球有關注的人,都能把萬勝和曼城俱樂部主教練聯系在一起,于是很多非專業性的媒體就十分感興趣了,而這部分媒體才佔據絕大多數。

    各個新聞媒體紛紛刊載文章,不過他們並沒有確定是萬勝,所以很多標題都帶有問號,“是他嗎?”

    “確定是他?”

    媒體的收集信息能力是非常強大的,只經過半天實際那,調查就有了很多結果。許許多多的信息收集起來,全部都指向了一個答案,“這位叫做萬勝的研究工作者,正是曼城俱樂部主教練。也就是那個在英格蘭足球不斷創造奇跡的年輕中國人!”

    首先,最關鍵的一點就是名字,萬勝,這個名字99%是中國人,而中國人里叫萬勝的也不會多,其中能依靠自己的能力成名的就更少。

    其次。萬勝被稱為‘天才’,他在成為足球教練前,本就是名校倫敦大學學院畢業,現在也在攻讀倫敦大學學院的運動學碩士學位。

    名字、天才、運動學等等,許多信息聯系在一起,就不難確認這個人正是曼城的主教練萬勝。

    當然,最好的方法是找到萬勝本人確認,但想要采訪到萬勝並不容易,就算知道他入住的酒店也一樣,很多時候蹲在門口的記者,也很難見到萬勝本人,所以想得到真正的結論,還需要從其他人身上下手。

    很快,萬勝在倫敦大學學院的導師本-霍克華教練就成為了香餑餑。

    本-霍克華感覺很驚奇,但听到萬勝的研究內容和方向時,他根本不贊成這項研究,因為他認為這是不可能有成果的研究,可沒想到的是,萬勝在研究方面的進展順利,只用了兩年多時間,就已經有研究成果出現了。

    本-霍克華看了那篇論文,另外,他也有一些萬勝的研究詳細資料,正因為如此,他才會感到非常吃驚,他沒想到萬勝居然能研究到這一步,有了這麼大的成果。

    對此他只能感嘆,“天才就是天才!天才總是有化不可能為可能的能力!”

    要是他知道,萬勝沒研究的時候,就已經直接可以實踐,不知道會有什麼想法。

    雖然是依靠足球訓練大師系統才能夠真正去實踐,但萬勝的研究成果,至少為運動醫學的發展,指引了一條分枝性方向,也就是說,依照萬勝的研究成果去繼續探索,就可以在運動醫學的實踐發展上,得到一些成果。

    這只是運動醫學的一個分支,但就像物理學可以細分為電磁學、力學、量子物理等等方向一樣,一個分支的範圍就非常廣闊了。

    “我敢說這是運動醫學發展的重要一步!”本-霍克華接受采訪時臉色通紅,顯得非常激動,或許也因為萬勝是他的學生,他的學生有了受到世界關注的研究成果,他這個當導師的總會讓人高看一眼,不過他的話和他的做法卻截然相反,“他開這個課題的時候,我一如既往的支持他。是的,我一直在給予他支持。學業上、生活上,我對他說‘要專注一項研究,以你的能力就一定會有成果’,果然。他沒有讓人失望。”

    “他是個真正的天才。世界上天才有很多種,但他絕對是其中出類拔萃的。你們該知道,他還是擔任足球主教練,我一致認為他從事足球教練的工作,是世界科學界的重大損失。是人類文明的損失……”

    “他太過出眾,無論怎麼夸都不為過。”

    “我希望他能夠繼續在這個領域做研究,如果能讓他的成果廣泛運用于實踐中,那樣運動醫學會完全變了個樣子,你們能想象嗎?當你生病了,不用打針吃藥,醫生會給你開一張運動恢復的單子,你照著單子每天做運動,就能恢復健康了。這有些難以想象,但卻是運動醫學的發展方向。很多人都在為此努力,萬勝是其中一個,但我相信十年、二十年過後,他會成為其中舉足輕重的人物!”

    “……”

    本-霍克華作為萬勝的導師,那是怎麼夸自己的學生都不為過,就連遠在德國的萬勝,看到電視里本-霍克華的說法,都有些微微臉紅。

    不論如何,他的研究影響可沒到那種地方,他也沒有本-霍克華形容的那樣天才。但萬勝的感覺還是很好的,畢竟是被夸獎,听著這些話,他甚至有些飄飄欲仙。

    很快電視里又播放了其他在醫學有影響力的大人物。對萬勝研究的評價。

    英國大學及科學國務大臣david-illtts談到說,“這是跨科技水平的研究,不知道會有什麼結果,但我們鼓勵每個研究人員,都擁有開拓的思維,不要被傳統所固化。這樣科學才能取得快速發展。”

    中國著名運動醫學專家陳時益教授也對此發表了看法,“他的研究對專注于運動醫學領域的研究人士有很大的啟蒙作用。運動醫學是醫學的新領域,我們不能固化思維,要有開拓的精神。”

    最後他還說道,“我很高興看到一個中國同行能在運動醫學領域的研究,有如此豐碩的成果。我想,他的名字很快會廣為人知。”

    顯然陳時益教授並不關注足球,否則他不會說出最後一句,因為現在萬勝的名氣,可比什麼專家、教授大多了,在研究領域的名氣,肯定比不上他在足球領域的影響力,至少現在進行的世界杯,萬勝就是被關注的主角之一。

    世界杯即將進入決賽,參加決賽的兩支球隊分別是意大利和法國。

    在半決賽上,意大利強勢擊敗東道主德國;法國則是1:0小勝葡萄牙,挺近決賽。

    意大利和法國,都是萬勝之前公開說看好的,結果兩支球隊在決賽踫面了,這更讓萬勝的名氣上了一層樓,很多球迷已經把萬勝吹捧為‘上帝的化身’,因為他總能夠先一步知道哪支球隊會表現的更好,他看好的球隊往往都能夠進入最後環節。

    反之,他不看好的,比如英格蘭隊,就被‘黑馬’葡萄牙淘汰了。

    此時,無論是科學界的媒體,還是娛樂、體育媒體,都想要采訪萬勝。

    因為在運動醫學領域的研究,和世界杯的評論、預測,萬勝再次成為了夏天里的主角,只要隨便打開電視機,就很容易听到他的名字。

    雖然近幾天萬勝都沒有出現過,但他還是成為備受關注的焦點。

    不止是媒體,事實上,意大利和法國的球員也都在談論萬勝。

    萬勝的‘神奇’已經廣為人知,作為參賽的球員,他們自然也不例外。這個年輕中國教練,為什麼每次都能知道哪支球隊會獲勝?他在世界杯開戰前,就說看好他們的球隊,當時,作為球隊的一員,他們都沒把握能挺近決賽,可到現在他們確實做到了。

    這感覺實在有些太過神奇了。

    那麼現在決賽開始了,那個中國人又會看好哪支球隊呢?不然讓他來指點下怎麼踢比賽,或許勝率會變得更高?

    不少人想到了這一點。

    弗蘭克-里貝里在萬勝手下效力過,對萬勝的執教能力相當信服,尼古拉-阿內爾卡更是萬勝手下的一員,兩人自然是支持這個說法的。

    “讓萬勝來給法國隊指點一下,也許他們就能拿到世界杯冠軍了!”

    這種說法在意大利和法國兩支球隊里廣為流傳。

    不過決定這事的是兩隊主教練和其他管理人員,另外,更重要的是萬勝本人的意思,他要是願意來指點是最好,不願意他們也沒有辦法。

    法國隊主教練是多梅內克,他對萬勝沒有一點好感,因為之前萬勝就在媒體上,公開對他‘不啟用里貝里’表達不滿,還有現在的阿內爾卡,萬勝公開贊揚過阿內爾卡,可他就是覺得阿內爾卡不如亨利,上場也會是不穩定因素,所以阿內爾卡只能呆在替補席。

    這些事情結合在一起,多梅內克就對萬勝不滿了,因為他感覺這個年輕中國人是在對自己的球隊指指點點,同時,他也不認為自己的執教能力會弱于一個不到30歲的年輕中國人,所以‘叫萬勝來指點一下’簡直就是無稽之談。

    相反,意大利隊的態度就不同了。

    主教練里皮和萬勝幾乎沒有任何交集,不過萬勝之前還公開贊揚過里皮的執教能力,所以里皮對萬勝非常有好感。

    一個非常年輕,又會說好話的同行……誰不喜歡呢?

    于是里皮找到萬勝的手機號碼,私下打了過去,萬勝看到陌生號碼還有些狐疑,他擔心會是記者,但听到對面有些老邁卻中氣十足的聲音,他就確定不會是記者了。

    “里皮先生?”

    “是的,我打來電話,是想問問你對于我們和法國隊比賽的意見。我相信這會對我的備戰有很大幫助……”里皮很禮貌的說起了打來電話的原因。

    一個非常有名氣的前輩能如此客氣的詢問自己的意見,萬勝感覺還是相當良好的,于是他沒有閉龔自珍,直接說起了自己對決賽的看法。(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