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二十九章絕殺

第二十九章絕殺

    足球滾過門線,滾入普雷斯頓球門,一頭鑽進球網里,帶起一片網浪,普萊德球場也隨著網浪的掀起陷入一片死寂。

    只有短短不到一秒。

    這不到一秒的時間里,幾乎所有人,為數最多的德比郡球迷、隨隊而來的普萊斯頓球迷、媒體席上的記者、場上的兩隊球員以及觀看比賽的工作人員,兩隊的隊醫、替補球員、教練,甚至是英足總派來的官員,所有人,大腦都陷入了空白中。

    但當思維再清晰起來,普雷德球場立刻陷入瘋狂。

    就像上半場那名悲觀的球迷所說的,“沒人不想球隊成績好”,當時他是這麼說的,因為他認為德比郡不可能取得勝利,即便打進一球也沒用,那麼再進一球呢?

    他根本沒想過這個問題。

    現在他面對了。

    于是他瘋狂起來,他周圍的其他球迷也瘋狂起來,兩個球扳平比分的局勢,讓這些悲觀的德比郡球迷都看到了希望,有希望就是美好的,他們的喉嚨發出最大的聲音來為進球慶祝。

    在瘋狂的歡呼聲中,每個德比郡球迷都感覺不可思議。

    他們不是不希望球隊成績好,而是這球隊是在太令人失望了,在賽季初,球隊落後的情況下,他們也會對球隊抱有希望,但他們得到的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失望累加在一起,他們不敢去存在希望了。

    而就算以往的落後,都沒有上半場的局面更糟。

    對手先進了兩個球,自己一方的主教練被送往醫院,球隊落後又沒人指揮的情況下,想要扳平比分實在太困難了,至于勝利他們更是想都沒想過。

    他們感到不可思議的是,球隊居然做到了!

    下半場,兩個進球!

    真的做到了!

    整個普萊德球場的氣氛都跟著韋伯爾森的進球變得活躍起來。

    當德比郡球迷重新找到希望,他們就開始瘋狂的為球隊加油助威,比賽的氣氛再沒有沉悶,有的只是激情,熱烈的氣息遍布球場每個角落。

    ……

    媒體席上的記者也相當驚訝。

    其中有不少記者連比賽的稿子都寫好了,結果德比郡就扳平比分了?這前後的落差也太大了……他們本來想的是,德比郡沒有任何希望,甚至普雷斯頓再進兩個球都不奇怪,但球是進了,只不過進球的一方換成了德比郡。

    怎麼可能呢?

    直到這個時候,媒體記者仔細一考慮,才發現下半場這支德比郡,完全和上半場不同。

    之前他們還沒有注意這個,只是覺得德比郡落後兩球加強進攻也很正常,現在這麼一想,他們發現現在的德比郡進攻有章有法多了,而且是斗志十足,和上半場那個死氣沉沉,似乎從比賽一開始就沒精神的德比郡,完全就是兩支球隊!

    對,就是這樣!

    不少媒體記者開始仔細看比賽,他們覺得該找到點不同的內容里撰寫比賽,那麼帶給德比郡上下半場的改變是什麼呢?

    難道是……那個中國人??

    不、不、不!

    他們寧願相信是因為格雷戈里的離開……或許所有德比郡球員全都討厭格雷戈里,他一離開,每個人的表現都更好了。

    現在躺在醫院的格雷戈里,大概不會知道記者們私下里這麼編排自己,如果他知道記者們的想法,估計還要多吐上一口血才行。

    就算他帶隊成績不好,也總沒到每個球員都討厭他的程度吧……

    現在球場上也沒人有心思關心格雷戈里的情況,在韋伯爾森完成進球後,每個人都在慶祝,在他們看來能扳平比分都有些不可思議,而無論如何現在他們做到了,他們有理由歡呼。

    替補席上,伊恩-泰勒激動的上前一把摟住了萬勝。

    “我們成功了!成功了!”

    泰勒顯得很激動,他在中場休息時,也不太相信球隊真能改變局勢,現在看到球隊真的能扳平比分,他也感到很激動,這其中可也有他的一個進球功勞。

    萬勝也同樣激動。

    兩個人擁抱在一起體會著進球的美好時刻。

    攝像機指了過來。

    看到兩人的慶祝動作,剛才‘惡意’揣測萬勝和泰勒有矛盾的解說員,也只能承認道,“看來泰勒和那個中國人沒什麼矛盾,這只是德比郡的正常換人,泰勒畢竟已經三十二歲了,他很難堅持完成九十分鐘比賽。”

    “我們必須承認,這個換人還是很成功的。”

    “雷特之前名不見轉,他只是德比郡青年隊出身的一個年輕球員,但剛才在門前,他很沉穩的把球推給了韋伯爾森,而沒有選擇自己射門,這種為球隊的奉獻精神在年輕球員里很少見,我們可以期待雷特的成長……”

    解說員談到了泰勒和雷特,但其實他都說錯了。

    伊恩-泰勒一直在和萬勝做訓練,他的身體無論恢復還是體能都一直保持著狀態,現在的泰勒盡全力也可以完成九十分鐘的比賽。

    萬勝換他下場,只因為雷特更適合。

    另外雷特的助攻……

    在簡單慶祝後,萬勝也叫來了雷特,他仔細盯著雷特看了好半天,也沒有開口說話。

    雷特被萬勝看的有些心虛,他忍不住先開口,“萬勝先生?”

    “波頓。”萬勝看著雷特,“我覺得你應該踢的更放的開,更有自信一些。”解說員說剛才那個射門,是雷特擁有‘奉獻精神’,可實際上,萬勝很清楚那是雷特沒有自信。

    在足球訓練大師里,雷特的自信評價數值只有‘65’,相比其他人,他還是初出茅廬的球場小菜鳥,根本談不上什麼自信。

    像是這種情感方面的評價數值,還沒有任務可以幫助提高,也就是說,雷特想擁有自信,只能依靠自己。

    “波頓,你不比任何人差!”

    “你已經不是三個月前的你了,你在三個月里的成長了很多,你要相信自己,現在的你在英甲賽場上很強,比很多人都要出色,當你有機會射門時,你要去想,我一定能把球踢進球!就這麼想!懂了嗎!”

    萬勝說的很大聲。

    雷頓一直听著,等萬勝說完,他狠狠的點頭,“先生,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萬勝欣慰的拍著他的肩膀,指著球場,“去吧,要相信自己!”

    看著雷特的背影,萬勝滿意的笑了笑,在球隊里這麼長時間,他還是對雷特最滿意,一則是雷特最信任他,完成任務的次數也最多,二則是雷特最尊敬他。

    其他人都直接叫萬勝的名字,只有雷特稱呼他為‘先生’。

    他很喜歡這個稱呼。

    畢竟他可是球隊的教練,一個高大上職位的人,而其他人盡管年齡差不多,但總歸是他手下的球員麼,球員就應該對教練保持應有的尊重。

    “什麼時候我成為主教練,我一定先要所有人都叫我‘先生’。”

    萬勝堅定的想。

    ……

    很快比賽又重新開始。

    普雷斯頓完全沒想到德比郡還能扳平比分,他們本來以為球隊肯定能獲得勝利,就算剛才被德比郡攻的手忙腳亂時,他們也沒有改變想法,他們甚至還覺得球隊能依靠對方後場的漏洞再進上一球。

    但他們沒有等來好機會,等到的卻是德比郡的進球。

    而且是第二個進球!

    對方已經扳平了比分?

    到現在很多普萊斯頓球員還抱著‘我們肯定會勝利’的想法,對眼前的比分有些不能接受,結果當比賽重新開始,面對德比郡再次展開的進攻,他們表現的十分慌亂,後場頻頻失誤,前場進攻也根本打不起來。

    普雷斯頓主帥在場邊急的大喊。

    他和球員們的心思一樣,也覺得比賽沒什麼懸念了,可對方居然追平了,再看到場上球員笨拙的表現,他再無法安坐在教練席上--照這樣下去,對方再進一球都有可能,到時候連一分可都沒了。

    普雷斯頓主帥著急球隊的形勢,萬勝也同樣看出普雷斯頓的表現並不好,他站在場邊看著比賽,心里充滿了期待。

    他為球隊制定了進攻戰術,可具體效果怎麼樣,他也不能保證。

    現在的比分證明他的戰術很有效果,比賽時間所剩不多,但他還是希望球隊能再入一球!

    只要再入一球,就能拿到勝利,那才是最好的結果。

    ……

    比賽場上,雷特正和對方後衛較著勁。

    他一直在對方禁區附近跑動,但對方後衛不會讓他這樣隨意找好位置,尤其在爭點的時候,他們對雷特更是盯得很緊。

    雷特緊緊擠著防守他的後衛,眼神掃著足球的方向。

    足球在邊路韋伯爾森腳下。

    這幾分鐘德比郡的進攻,依然以長傳高吊為主,他們就是用高球突破普雷斯頓的密集防守,盡管一段時間都沒什麼成效,但德比郡還依然堅持這麼做。

    當韋伯爾森拿到球,並且晃開了防守後衛,他一腳再次把球吊向禁區。

    後點!

    當足球在最高點時,很多人都有了判斷,沖向後點包抄的李-莫瑞斯,他硬擠著對方後衛,用腳尖夠到了球,只可惜足球打在普雷斯頓門將腿上彈出底線。

    德比郡獲得了一個左側的角球。

    ……

    禁區里,兩隊球員已經各自站好位。

    負責罰球的是李-莫瑞斯,他是球隊腳法不錯的球員之一,右側的角球一般是右前衛韋伯爾森罰,左側的角球就都歸莫瑞斯了。

    雷特、馬庫斯、費丁南都在禁區里準備搶點。

    雷特在中間位置,他被對方防守的很死;費丁南在前點和對方爭著位置;馬庫斯則在後點,除了他之外,還有為外圍站著的韋伯爾森也隨時準備上前包抄。

    主裁判示意可以罰球,莫瑞斯看了眼禁區,後退兩步上前一腳悶在球後。

    足球劃著弧線高高墜向門前!

    “喔!看這個球!”

    現場解說員阿爾非也跟著高呼一聲。

    ……

    雷特正和對方後衛肉搏著。

    他是球隊唯一的高中鋒,對方對他的防守很嚴密,兩個球員一前一後的夾著他,根本不讓他有跳起的空間。

    雷特也像是被防的沒辦法一樣,就站在那里動也不動。

    他只是看著左側莫瑞斯罰球,看著足球高高飛起,然後……就在前後兩名防守球員沒反應過來時,他突然猛地一用力!

    前後一擠!

    這一下雷特幾乎用出了全身的力氣,他擠開了前後的防守球員,給自己留出了一點空擋,就趁著這個空擋,他猛的從草地上跳起!

    自信!自信!

    我要自信!

    他心里一直說著,萬勝的話仿佛就浮在眼前,‘你能行!你不比任何人差!’,是啊!我又怎麼會比別人差!

    現在我就要證明!

    足球近在眼前,雷特狠狠的咬著牙,對著足球猛地一甩頭!

    “就是這樣!”

    在擺頭時,雷特用盡全力擠出這句話,旋即他的額頭踫上的足球,兩者接觸只有一瞬,但雷特很清楚,這個球他頂上了力道。

    他控制不住身體,根本來不及看結果,但下一刻,普萊德球場的沸騰告訴他--

    你做到了!

    “球進了!波頓——雷特——”

    “絕殺!”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